第二章 神经?

看到手机上显示的“货物已送达”,陆涵悦能想象到傅斯年气急败坏的样子,却没有丝毫的开心。

她怔怔地看着路边的广告牌,一股深深的绝望漫上心头。

傅斯年口中“有小又破”的工作室,那是她的心血,她整整一年的努力……让她轻易放弃,抱歉,她做不到。

但,那是傅斯年。要收购她工作室的人,可是傅斯年!

想到他刚才对自己做的一切,陆涵悦感到气愤又屈辱,却无可奈何。

“唰”地一下,一辆外表十分骚气的红色跑车擦着陆涵悦的身子过去,一个漂亮的漂移,横在她面前,堵住了去路。

车主神经病啊!

陆涵悦惊魂未定,刚想骂人,跑车的车窗摇下,露出一张熟悉且可恶的俊脸。

傅斯年。

他生怕陆涵悦注意不到他,还特意按了几下车喇叭。

“陆涵悦,想要回你的工作室吗?”

陆涵悦点点头。

“上车。”他言简意赅地命令道。

迟疑了片刻,想想自己也无处可去,陆涵悦只好上了车。

上车后,她连安全带都没扣好,傅斯年就像玩生死时速似的,在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上飙起了车。

一路颠沛流离,陆涵悦被甩地七荤八素,胃里直冒酸水,傅斯年才停下了车。

陆涵悦几乎是从车上滚下来的,她晕晕乎乎地打量了一下四周,似乎是在半山腰。

“这是哪儿?”她有气无力地问道。

高冷如傅斯年,一向不理会她这些有的没的问题。

“陆涵悦,你是真的想拿回工作室。”

陆涵悦扶着车子干呕几下,没吐出东西,她瞥见傅斯年嫌恶的表情,一使坏,又干呕了几下。

傅斯年别过脸不看她。

陆涵悦觉得心里稍稍有点平衡了。

“我当然是想拿回我的工作室,不然——”她也嫌弃地看了看四周,“我跟你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干什么。”

“你为米亚时尚工作三年,任凭差遣,三年期满,我就把工作室还你,如何?”

“真的?”陆涵悦半信半疑,傅斯年真的有这么好心。

“呵。”傅斯年冷笑一声,从车里拿出来一份文件,又扔给她一只笔,“签字。”

陆涵悦头晕眼花,勉强看完了这份文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傅斯年收回一看,皱起了眉。

“真丑。”

“什么?”

“我说,你字真丑。”

说完,他坐回到了驾驶座,关门,发动车子准备离开。

陆涵悦眼疾手快地扒着车窗,“我还没上车!”

“你?”傅斯年将她上下打量一番,“松手。”

陆涵悦下意识地松开。

“你就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待着吧。”

红色的跑车风驰电掣地驶向山上。

陆涵悦追着车跑了两步,脚一崴,跌坐在了路边的草丛。

“傅斯年,你混蛋!”

她恨恨地骂道,揪起路边的草发泄。

现在怎么办?荒郊野外,举目无亲。

陆涵悦可怜巴巴地拿出手机,准备给男朋友陈起打个电话。

“低电量,手机自动关机。”

……忘了,她用最后的一点电,给傅斯年订了一个充气娃娃。

陆涵悦一脸悲愤,踩着八厘米高的高跟鞋,一步一步朝着山下挪去。

“我的妈,累死了……”

陆涵悦扶着扶手,几乎是爬到了自家门前。

她和男友合租的老式公寓,没有电梯,要靠自己的两条腿走上六楼。

……

第一次这么后悔,图房租便宜,租了最顶楼的公寓。

陆涵悦从山上走下来的时候,腿都要累断了,和男友一起吐槽这悲催的一天,是支撑她爬上六楼的动力。

她推开门进去,“我回来了。”

没有人回应。

玄关摆在一双男式皮鞋,和绝对不属于她的女士高跟鞋。

隐隐约约能听到男人和女人说话的声音。

家里有人?

陆涵悦脱下高跟鞋,循着声音走了过去。

“啊、嗯,陈起你好棒……”

“嘿,爽吧?我还能让你更爽……”

男人粗重的喘息配上女人的**……

她今天出门是没看黄历吗?怎么总是撞上这种事?

一男一女,在她和陈起的卧室,不用想就知道在干什么。

陆涵悦“咣”地推开了门。

床上,两具**交缠,空气中弥漫着石楠花的气息。

她的男友陈起,以及一个不知名的女人。

最先注意到陆涵悦的是那个女人,她勾起脚趾,踢了踢正在辛勤耕耘的陈起的腿。

“别忙活了,你女朋友回来了。”

陈起这次停止**,懒洋洋地问道,“你回来干什么?”

不知道的,还以为陆涵悦才是闯进来的第三者。

“我回我自己的家。”陆涵悦冷冷地看着他,“陈起,我看错你了。”

“你看错我了?”

陈起像被这句话激起了怒气,“噌”地坐起来,露出布满抓痕的胸。

“陆涵悦,谁他么看错谁了?”

“我出去求人保住工作室,你就在家里……做这种恶心人的事?”陆涵悦哽了一下,抽了抽鼻子,克制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老子也受够你了!好好的工作室不经营,整天吹毛求疵,还美其名曰什么追求品质。这下倒好,工作室也没了吧?你说说你,是不是特么自作孽?”

床上的女人娇媚地笑了笑,“起哥,这就是你那个设计师女友?”

“设什么计?她就是个要饭的。”陈起揉了一把女人的胸,看向陆涵悦的眼神极其冷漠,“陆涵悦,我没那个闲工夫跟你一起承担,趁早散伙,别连累我。”

散伙,呵,好一个散伙。原来在陈起眼里,他们只是搭伙过日子,连男女朋友都算不上。

陆涵悦把眼泪憋了回去。

“行啊陈起,散伙就散伙。散伙前,我送你们最后一句话:祝你们biao子配狗,天长地久,渣男配鸡,如、胶、似、漆!”

说完,她狠狠地一摔门,转身离开了出租屋。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