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些邻里们自小生活的简单,在他们眼里非黑即白,此刻见赵平翠和洛氏确实看起来可怜,就都怒视着洛茹歌。

  “呜哇——!”许是被吓到了,怀里的孩子突然啼哭起来。

  洛茹歌小心地把他抱进怀里,温声地轻唱起摇篮曲。

  赵平翠一看,心里以为洛茹歌不把她放在眼里,气得跺脚,不顾形象地大吼说:“大伙看看这个没羞没臊的贱货,村长,有她在,咱们村也跟着丢人啊!”

  “呵呵…”洛茹歌抬头和从头到尾都绷着脸的村长对视了一眼缓缓道:“怎么做都随你们。可县衙刚发的通告令,浸猪笼属于违法行为,参与的各位恐怕是少不了吃牢饭了。”

  犯法这两字实在太有分量了,不说其他人,单是村长听了都变了脸色,立马点头:“这话倒是没错……”

  “那也不能随便洛茹歌这么为非作歹!她只会越来越嚣张!我不同意!”赵平翠见不得局势倒向洛茹歌,忙喊道。

  村长这边看两眼,那边瞟一下,半天也说不出到底该怎么办。

  “既然大娘这么急着求个公正,”洛茹歌看怀里的孩子重新睡去,脸色的温柔尽数褪去,眼底只有寒光:“那我们就好好算算我们的账。”

  “你们鸠占鹊巢,占着我家房子和粮地,还游手好闲,把我娘亲,弟弟和我当做佣人使唤。这些零零散散折合下来几百两银子跑不了。”

  “哦对,吃喝穿衣我就看在爹的面子上算了,只是我娘亲的嫁妆对她意义非凡,还有我弟弟辛辛苦苦挖的人参,这些都得还回来,嗯…就算你们三白两好了。”

  洛茹歌默了一会像是在计算些什么,一会才继续说:“大娘一家就五百两吧,其余的我也不多要,权当一点孝心送你了。大娘要把钱给了,那我听从村长处置,绝不反抗。”

  周围人七嘴八舌地小声议论开来,洛家大媳妇喜欢贪小便宜的事人尽皆知,可没想到心这么黑,居然吃了洛家这么多钱,这换谁早翻脸了,也就洛茹歌一家这么忍气吞声的了。

  “我呸!”赵平翠啐了口唾沫:“这些都是你爹的东西,娘生了他,这些本就属于我们自己人的,你和你娘算什么东西?应该是你们感谢我们的施舍才是!”

  这话别说是原主本人,就是重生来的洛茹歌听了都觉得心头冒火,她不客气地直接拎起地上的凳子砸了过去,只是力道没把控好,砸到了一边的洛祖母身上。

  “哎呦喂!你这个不孝子孙,是诚心要杀了我啊!”洛祖母痛呼,屋里更是乱糟糟起来。

  村长趁着大家没注意到,兀自退后站在了最不显眼的角落。

  赵平翠扶起洛祖母,眼底闪过阴狠,她看得出洛茹歌今天不同往日,现在对付她有些困难,不过这又如何?整死洛茹歌的法子,她们能想出成百上千种。

  她这么想着也就开了口:“娘,咱们干脆把她卖给村头的王贵。”

  “嘶——”

  赵平翠的话音刚落,人群里已经有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

  王贵,村里出了名的流氓混子,嗜酒赌博样样沾,喝醉了就喜欢打女人出气,谁嫁给他,还要帮着和讨债的斗智斗勇。

  他娶了三个老婆,个个非死即伤,赵平翠摆明了下决心要弄死洛茹歌。

  “大娘这是想改嫁啊?那你嫁去呗,我不嫁!”洛茹歌冷言。

  可赵平翠不但没生气还笑嘻嘻地回道:“那可由不得你,王家的银子我们收了,你人就必须过门!”

  洛茹歌只觉得耳鼓嗡嗡作响,她双眼眼眶有些泛红,不过是因为生气,要不是现在身体不适,她真想站起来狠狠地揍死这几个小人。

  没等她反驳,人群里已经站出来几个粗壮的女人,一看就是平时干惯了粗活的,她们虎视眈眈地和赵平翠一起扑上来。

  刘婆婆不忍心,可她被几个人拦住也帮不了忙。

  洛茹歌被几个妇女钳制住身体,眼看着赵平翠那张得意的脸越来越近,尤其看到她趁势将她尖锐的指甲伸向自己的脸时,洛茹歌暴走了,强烈的愤怒让她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踹开了按住她左边的妇女。

  她顺势揪住赵平翠的头发用力一甩,赵平翠失了重心砸在右边的妇女身上,两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赵平翠气的跳起来就要继续干架,洛茹歌也一副随时准备迎战的姿势,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洛敏秀急迫的声音。

  “娘!不好了,王家来讨银子了!”

  一提到钱洛氏反应比谁都快,她慌忙拉着洛敏秀追问:“为什么?之前不是都说好了吗?!”

  “诺!”洛敏秀像是在看一个垃圾似的头朝洛茹歌的方向点了点说道:“还不是她不知检点,王贵家来话了,就是这辈子不娶媳妇也不会娶个**回家!嫌丢人,让咱们赶紧还钱,不然对我们不客气。”

  赵平翠呸了一声:“丧门玩意,我看,直接把你卖给**抵债得了!娘,头几天不是有个县里来走亲戚的**看上这贱货了吗?咱们卖给她!”

  “呵,行啊!”洛茹歌眼底都是寒光:“到时候我每接一个贵人,就把你们做的恶心事说一遍,我看到时候哪家权贵愿意娶洛敏秀!钓金龟婿?哈哈哈做梦去吧!”

  “洛茹歌!你敢!”洛敏秀气急了,她可是从小就希望嫁给有钱人家享福,洛茹歌的话直戳她心坎去了。

  她拉过赵平翠,小声地在她耳边说:“娘,洛茹歌就留着我们继续使唤,她生的拖油瓶我们可以卖给富家生不出孩子的少奶奶,孩子还小,反正什么都不记得!”

  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怀里的孩子又开始啼哭起来,而且这次小手还抓着洛茹歌的衣领不放,像是害怕和娘亲分开。

  洛茹歌心软的一塌糊涂,她亲了亲孩子,然后温声细语地哄着。

  她意识到洛敏秀说了什么,于是眼眶里流出几滴眼泪,配上她那楚楚可怜的眼神说道:“乡亲们,求求你们可怜可怜我们母子。赵平翠母女要卖了我不说,还要卖了我的孩子,你们也有当了娘的,这是我心头剐下的一块肉啊…孩子什么错都没有啊…”

  大家一听,心里都很动容,纷纷点头。

  “这洛家媳妇怎的如此做人?太不近人情了!”

  “就是,孩子什么都不懂,有什么错呢!”

  “心黑啊这对母女…”

  赵平翠剐了一眼洛茹歌,这事抖出去了,肯定没有人愿意买这个贱人生的孩子了。

  洛茹歌抽噎了一会慢慢继续说道:“前些日子,奶奶和大娘说让我上山有事,非逼着我去。难道就是为了让我失去贞洁,今日卖了我和孩子?奶奶可曾想过洛家的列祖列宗会发怒!”

  洛祖母僵了身体,半截身体埋在土里的人最怕老祖宗降罪,往后死了是要下地狱受罪的。

  这时周围一阵**,一个戴斗笠的老大爷走到第一排说道:“照这理,俺之前确实看见洛家妹子哭着往山上走,那都深更半夜了,俺倒了夜壶问她话,洛妹子也没听见。”

  “看来洛家妹子说的是真的啊!”

  赵平翠眉眼一跳,感觉大事不妙,手舞足蹈地大声喊叫道:“我呸!你这贱货不要往我头上扣屎盆子,分明是你自己偷溜上山见男人,不要脸!”

  屋外的风从窗口吹进几片落叶,洛茹歌眼神冰冷的看着赵平翠,就在后者快顶不住这眼神的时候,她秀眉一蹙轻缓地开口。

  “见男人隐秘的地方比比皆是,后山猛虎野兽凶狠异常,我何苦为此搭上自己的性命?”

  洛茹歌看着赵平翠黑下去的脸心中冷笑连连,她既然借此身体重生,就有必要还原主一个清白。

  “呀!”一个渔夫猛地拍头:“我记得了,我也瞧见过洛家妹子从山上哭着跑下来,那脸上还淌着血,吓得我赶紧回家拿药,结果一出来人没影了!”

  “洛家这几人真不是个东西……”不知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大家的态度也都偏向洛茹歌起来。

  各人你一言我一语,洛氏只觉得受尽了白眼。因为有洛茹歌爹留下的可观的钱财,她生活的一直有头有脸,何时像现在这般,如同一只过街老鼠。

  她气的也不顾什么脸面了,瞪着洛茹歌道:“王贵的三十两已经花掉了,现在他来要钱,你自己做决定,自己留还是留你儿子!”

  洛茹歌握紧双拳,额间是隐忍的青筋。现在她的身体太虚弱,根本不是赵平翠和洛氏的对手,可就这么任由她们欺负,她不甘心!

  “洛家祖母,这三十两我出了,不过得让你家妹子嫁给我儿子为妻!如何?”说话的人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可怖的刀疤,是村里最近搬来的罗老汉。

  他跛着脚走近,脸上的神情平静的好像刚才说话的不是他。

  “你说的是真的!?”洛祖母激动地追问。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