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老汉不说假话!”罗老汉说着立马从随身的包裹里拿出三十两银子。

  “收下钱,洛妹子就是我罗家儿媳了!”

  乡亲们各自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十分精彩了,三十两不是笔小数目,这洛家妹子是可怜,可到底没了清白身子还有个拖油瓶,很多人都觉得罗老汉是人傻了。

  洛茹歌没有表现的多开心,她本来想拖延些时间,好逼迫赵平翠交钱,没想到有人先出来打破了她的计划。

  眼看罗老汉的三十两就要交到洛氏手里,洛茹歌连忙制止。

  “既然我是罗家人了,那这笔钱还是由罗大叔您亲自给王贵家吧,免得失了礼数。麻烦你了!”

  到手的鸭子飞了,洛氏不满地呵斥道:“洛茹歌你什么意思?不相信我?”

  “呵,怎么敢。只是那三十两银子谁吞了,就不用我明说了。大娘和奶奶敢对天发誓没碰那钱吗?

  屋里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无形的压迫让洛氏和赵平翠两人皆是头皮发麻。

  “说…说就说!要是我吞了你的钱,就让我掉光了头发成尼姑!”这时候赵平翠还是在乎面子,硬着头皮开口了。

  不过说完她就得意自己的聪明,这咒根本不会实现。

  洛茹歌嗤笑了一声,也不急于一时叫她难堪。

  “女儿!你们都走开,不准欺负我的闺女!”门外有女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这声音几乎是刻进脑海里的,洛茹歌自己都没想到她居然一听到声音就红了眼眶。

  匆匆进来的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她的眼底满是焦急还有浓烈的保护欲,在她左手边牵着一个男孩,看起来骨瘦如柴,是长期缺乏营养导致的。

  来的是柳梅儿和洛勉,原主的娘亲和弟弟,也是她唯一的依靠。

  昨日洛茹歌被带走前,柳梅儿就揣上自己全部的钱要去远村给洛茹歌请哑巴接生婆,而洛勉年纪太小,根本不是那两人的对手,尽管他拼命阻拦,也还是被打倒在地上,现在他的嘴边还能看出来青紫色。

  “娘…”

  洛茹歌眨眨眼,尽力不让滚烫的泪水落下。

  赵平翠看的心里有刺,扬手就要打人,柳梅儿快她一步,一巴掌落下将赵平翠的脸打偏过去。

  “无耻!你不是说,只要给你地契,就会放过我们吗?你现在又是为什么如此逼迫我的女儿!”

  赵平翠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因为被一直逆来顺受的柳梅儿打了她气的要死,第一反应就是想打回去,结果一边的洛勉用力一推,直接把她撞倒在了肮脏的地上。

  “以多欺少啊!你们一家都是白眼狼!”她索性就坐在地上叫骂。

  她越喊越觉得自己委屈,竟直接哭起来:“没心没肺的狗东西,**这是造了什么孽娶了你,还生了两个小畜生。连娘和嫂嫂都欺负!”

  柳梅儿不是牙尖嘴利的人,她不想和别人争吵,只是护住洛勉和洛茹歌,干脆地说道:“房子你们想要那就拿去便是。只是要给我一块地,我们也会离**子!”

  洛茹歌和洛勉此时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认同。

  赵平翠马上站起来:“说出口的话可不许反悔!”

  “我不是你。”柳梅儿这话说的异常讽刺,她一直责备自己看不清人心,这才害的女儿和儿子吃了这么多苦,今后她会尽最大的能力给他们好的,至少不受委屈。

  不过赵平翠脸皮厚,根本无所谓,她不知从哪搜罗来了纸和笔,要柳梅儿一家立字据,这才心满意足地和洛氏一道回去了。

  一出好戏落幕,大家伙这才想起来手上的活,也三三两两离开。

  洛茹歌支撑了这么久,终于长长舒出一口气,面色发白地躺在了床上。

  “姐姐!”双眼一直黏在她身上的洛勉第一个扶住她。

  “姐姐没事,只是困了。别担心。”她借力半坐起来,她们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但好在有一块地,等身体好些了,她勤奋些,一家人也不至于饿死。

  而且,洛氏和赵平翠也别高兴的太早,属于她们的东西,迟早她会亲手抢回来!

  刘婆子看着她们一家,同情地开口:“二娘子,这突然你们也没地方去。离这不远还有一间我以前住的破茅屋,要是不嫌弃,你们就暂且在那住下来吧!”

  “谢谢婶子,你帮了我们太多了!”柳梅儿感激万分,连鞠了三躬。

  刘婆子扶起柳梅儿,然后帮忙一起收拾茅屋。

  屋子虽然破旧,不过给柳梅儿三人避雨睡觉已经足够了。几人忙来忙去,等一切都差不多了也已经是半夜了。

  洛茹歌支撑不住,疲惫地沉沉睡过去。

  竖日,外面细碎的说话声传进耳里,洛茹歌慢慢睁开了眼睛,透到屋里的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身上非常舒服。

  “勉儿,是谁在外面?”

  洛勉小跑地出现,手里还端了碗温水给洛茹歌:“是罗伯伯,他打了些野味,拿来送给我们!娘正在外面感谢他。”

  一碗水入喉,洛茹歌的声音没那么沙哑了,只是心思却有些飘忽。

  罗老汉的这份恩,她只能牢记在心,日后以别的方式报答,至于嫁给他的儿子,洛茹歌是不愿的。

  外面柳梅儿留罗老汉进去喝口水,不过被婉拒了。她手里提着一只死了的兔子和活的鸡进门。

  “娘。”洛茹歌喊了声道:“这兔子死了我们就吃了,鸡先养着,多张点肉给勉儿补营养。”

  柳梅儿觉得有理,点头应允,但是她没有立马动身,而是犹豫了半会:“茹儿,你和娘说真话,嫁给罗老汉的儿子,你怎么看?”

  她是刚知道自己的女儿因为赵平翠卖给王贵不成功,又被卖给了罗老汉。

  “虽然罗老汉是好人,可到底他的儿子……”柳梅儿后面的话没说出口,只是摇摇头说:“娘还藏了些首饰想给你做嫁妆,咱们再等等,攒够了钱就还给罗老汉吧。”

  “娘,勉儿到了上学的年纪了,那些钱给他留着吧,我的事情我有分寸!”

  洛茹歌安慰柳梅儿,洛勉正好抱着宝宝走进来:“姐姐,宝宝好像想你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