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洛茹歌轻笑着接过孩子抱在怀里,原主体弱,没有奶水,好在刘婆婆帮忙,给孩子喝她家奶牛的奶水,这才解决了宝宝的温饱。

  “茹儿,孩子还没起名字吗?”柳梅儿也真心喜欢这个孩子,这会逗逗他的眉眼,慈爱地问。

  “嗯……那便唤他晟儿。”洛茹歌沉思了一会,说出了这个名字,然后又连叫了几声晟儿,怀里的宝宝好像也很开心的样子,裂开了小嘴。

  宝宝的睡眠时间长,刚才还精神充沛的样子,这会就已经憨憨地睡着了。洛茹歌把晟儿轻轻地放在床上,看着他的睡脸。

  “洛二娘子,你给我出来说理!真是好心没好报,我之前就不该给你们东西吃,娘的,给我出来!”

  门外突然传来骂骂咧咧的喊叫,柳梅儿和洛茹歌皆是不明所以。

  “秀姐?!”

  门口站的是胡秀,原主的记忆里,她是养鸭的,为人老实,对原主一家也还不错。

  柳梅儿面上露出疑惑的神情,上前问她:“秀姐,发生什么事了?”

  她这一问,胡秀似乎更生气,她双手叉腰阴阳怪气地说:“柳梅儿,我胡秀做人算得上心善,以前看你们一家可怜,鸡下蛋了还特意给你送俩去,可你们倒好啊,我家里的正需要鸡汤补身体,你们就来偷我的鸡!”

  洛茹歌心头一跳,这误会真是大了:“秀姨,你消消气,你对我们的好,我们都知道,怎么可能偷你的鸡呢!”

  此话一出,胡秀也是有些迟疑:“可你们一家刚被赶出来,上哪弄的银子买肉吃?”

  柳梅儿和洛茹歌心里了然,柳梅儿什么都没说就进去把那只鸡抱了出来。

  这鸡浑身羽毛还沾着泥土,羽毛颜色艳丽,胡秀不会看不出这是一只野公鸡,心里的怒火也慢慢消散了。

  “洛家二娘子,这……”

  知道她是心里羞愧不好意思了,柳梅儿和善地拍拍她的手:“秀姐,平时我们一家多亏有你关照,我心里感激的紧,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绝不会去做!”

  胡秀闻言面上的尴尬缓了些,只是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她反握住柳梅儿的手,语气诚恳地说:“柳妹子你不要见怪,只是我家那位砍柴伤了腿,我急着煮鸡汤给他补身子呢!这关心则乱啊……”

  洛茹歌邀请胡秀进屋,还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秀姨,您喝口水休息一下!”

  胡秀昨晚赶集刚回来,洛家的事情也多少听说了,这会看见洛茹歌礼貌又文静,心里的同情也上来了。

  “洛家妹子,你刚生产完要好好休息。唉,你也受苦了。不过你放心,阿辰是个好孩子,我相信你们在一起会过好自己的日子的!他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你说的是罗伯伯的儿子?你见过他?”听到是关于自己那未见面的未婚夫的,洛茹歌心头不自觉产生一些异样。

  胡秀点头算是回答,然后想了想说:“我有次不是上街卖鸭遭人抢劫吗?是罗老汉的儿子帮我抢回了鸭,那孩子心热,是个好人。你嫁给他,真是嫁对人了!”

  洛茹歌没什么兴趣,比起罗老汉的儿子,她更关心胡秀丢的鸭。

  “秀姨,我家的鸡是罗伯伯一大早提来的,可我们住的是山脚下,他现在应该还没到村里,你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我们家有鸡呢?”

  胡秀也是一愣,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拍大腿说道:“我真是急坏了,今早看见洛臣修,他拉住我说看见柳妹子在村里东张西望的,走的时候还提了一只鸡。我这就误会了!”

  她说的洛臣修是赵平翠的大儿子,不学无术的废柴,仗着脸有几分姿色就天天勾搭人家小姑娘。

  洛茹歌蹙眉,洛家的这几只臭虫还真是不让人安生了。

  “秀姨说的话自然可信,这肯定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我们。洛臣修一定不止和您说了,说不准正在村里四处说谎骗大家呢!”

  “唉,我们都已经如此地步了,没想到他们还是不放过我们。我今日身体不适,这事还请麻烦秀姨,明天喊来大家,我一定要给自己争个清白。”

  胡秀今日这么闹错了人,眼下也把这笔帐算在了洛臣修头上,怪他误导自己:“洛妹子,俺最讨厌这种人。有我在,我一定和大伙解释清楚,你们不是这样的人!”

  柳梅儿看向洛茹歌的眼里有着很多情绪,这会跟着应:“麻烦秀姐了,我现在这个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不如这样,过几日我们煲鸡汤,喊上你的儿子一起来,也和我们勉儿交个朋友,两人做伴。早知道秀姐儿子聪明,多教教勉儿也好!”

  村里大多不打猎,一年才吃这么几回肉,可胡秀不贪这口,但话说的好听,谁能不开心,她笑眯了眼,点头回家了。

  洛茹歌等她走后,只觉得腰背四肢酸痛,还好原主之前也做多了粗活,让她不至于虚到没力气。

  在床上睡了个回笼觉,三人就把罗老汉送来的兔子吃了,柳梅儿给刘婆婆送去了一些,剩下的本打算都给洛茹歌,可洛茹歌死活不愿意,柳梅儿和洛勉这才喝了汤吃了几口肉。

  晚上洛茹歌用柳梅儿打来的热水擦拭好身体后就躺在床上了。

  她看着窗外一片漆黑,眼前似乎闪过原主被人夺去清白的那晚。

  那人是逆着光的,虽然看不清他的脸,可他腰间透彻的绿色玉佩却让人难以忽视。

  从玉的通透和光泽看,此人一定非富即贵。

  头有些疼,洛茹歌停止回忆,她温柔地抱起孩子,虽然是第一次为人母亲,可大抵是因为流着相同的血液,她很爱这个孩子。

  等过段时间修养好了身体,洛茹歌打算动用现代知识,在这个时代做出一些成就来,让娘和弟弟过上好日子。

  至于孩子的生父,她没有兴趣探究,她自己会给晟儿最好的!

  怀中的孩子不知是不是感应到了来自母亲强烈的爱意,一直攥着的拳头慢慢展开,嘴角也不易觉察地有些淡淡的笑容。

  洛茹歌亲吻了一口孩子的脸颊,寻找一个舒适的位置和晟儿一同睡去。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