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二天的早饭是洛勉去地里挖来的,照例分了些给刘婆婆。

  柳梅儿抱着晟儿和洛茹歌一起坐在了门口。

  “茹儿真的长大了,这些为人处事的道理也会了。”柳梅儿的声音里有些岁月的沧桑。

  “有了孩子,才知道娘不容易。以后我保护你们,没人会欺负我们的!”洛茹歌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柳梅儿听了这话只觉得心酸苦楚,还有说不出的心疼。

  胡秀说到做到,吃过饭了就带着闲着的村人挤在了洛茹歌的门口,众人都等着洛臣修出现。

  时间不断流逝,马上就到午饭时间了,也不见洛臣修的身影。

  洛茹歌眼神四处瞟,最终定格在不远处的草堆,冷笑说:“大家还是回去吧,我这大哥从小就这样,没一点担当。”

  周围人都等的心烦,这下都同意洛茹歌说的,洛臣修听了气愤地跳出来:“你别再在迷惑人心,我这就来了,你能怎么样?”

  “秀姨都说了我们没偷她的鸭,我倒是想问问大哥,洛家离胡家这么远,你怎么这么闲情惬意溜达到那去,还和秀姨说看见我娘了?”洛茹歌字字尖锐。

  洛臣修心虚地挪开了眼神,摸了摸鼻子,嘴硬道:“就是你带着你那废物弟弟挨家挨户地搜东西!难道大家都没少东西吗?”

  大家的脸色都黑了,村里的都是熟人,各户的门都生锈了,要真有人有意进去行窃是根本拦不住的。

  洛臣修就是想到了这个,所以愈发口无遮拦,变本加厉地往洛茹歌的身上泼脏水。

  洛茹歌不带意思温度地盯着他,突然走近乘机将事先准备的花粉洒在了洛臣修身上。

  在现代,她是名心理师,而奇妙的是她发现自己可以催眠一些小动物。

  “既然大哥这么不讲理,那不如就让鸭子告诉大家,它们的同伴去哪了!”

  洛茹歌说着就走到不远处一小群小鸭子在的地方,这是她提前让胡秀从家里赶来的鸭。

  周围有人已经和洛臣修一起笑起来了,大家都以为洛茹歌生孩子,把脑子也生没了。

  只见女人蹲**,将一只小鸭子安抚好,她背对着众人嘴里说了些什么,然后站起来大喊一声:“去吧,把你的同伴找回来!”

  接下来的事情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小鸭子居然真的开始往某个方向走去,大家都好气地紧随其后。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大家看了看鸭子停下的地方,入目就是洛臣修的家。

  “秀姨,你快看看,你的鸭子是不是在里面。”

  “你这是违法的!”洛臣修慌了神,想拦在门口却被看见满地鸭毛异常激动的胡秀一巴掌扇开。

  她踹开里门,再看见大锅里还漂着几片鸭肉时,胡秀彻底不受控制地红了眼,顺手就抄起一边的扫帚打向洛臣修。

  “狗娘养的,我让你偷我家鸭!你们一家都不是好东西!我打死你!”

  洛臣修一边叫疼一边想说这是自己买的,不过很快就被村里承包卖菜和肉的李大叔戳穿了谎言。

  “我看你还怎么狡辩!”胡秀用力一抽,洛臣修疼的倒在地上,一边的小鸭子欢快地跳到他身上踩来踩去,留下一堆黑脚蹼印子。

  洛臣修听着大家的嘲笑,再看看一边气定神怡的洛茹歌,恶狠狠地指着她说:“妖怪,你不是洛茹歌,大伙想想,哪有人能和鸭子交流的!”

  洛茹歌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一个跳梁小丑,早就想到洛臣修会这么说,洛茹歌没管大家投来的异样的眼神,只是眼角湿润地看向胡秀。

  “秀姨,你最清楚我们一家在洛家过的什么日子,我大哥一直都喜欢偷鸡摸狗,每次我告诉他不要这么做,他就会打我。这次他冤枉我,我也是怀疑他,所以偷偷一路洒了些谷粒,把鸭子引到了这里。”

  说完她还摊开右手露出剩余的谷物。

  大家一下全明白了,胡秀打抱不平地又打了洛臣修几下:“我呸!满肚子坏水,诚心想害死你妹妹!”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