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洛臣修抱着头求救,可是压根没人搭理他,甚至还有人出来补上几脚。

  洛茹歌满意地看着这个局面,然后默默从一条小路溜回了家。

  还没走近,远处看见她的柳梅儿就急着迎了上来,要不是照顾晟儿,柳梅儿也想跟着去,免得自家闺女受了委屈没人帮衬。

  “茹儿!他们有没有欺负你,你告诉娘,娘亲帮你!”

  “娘,这事我已经解决了,大家也都知道洛臣修不是个好东西,我们的清白要回来了!”

  “好好好!你累了吧?快进去休息!”

  洛茹歌点头,和晟儿玩了一会就睡觉了,只是没想到这一睡竟然染了风寒,本就不好的身体,此刻更是岌岌可危。

  刘婆子来来回回帮忙照顾,足足过了四天,洛茹歌才挺过了这关。可她也发现柳梅儿身形更加消瘦了,洛勉也总是在灌凉水。

  “勉儿,姐姐吃饱了,你吃完吧!”她看着碗里没多少米粒的清粥,心里有些凝重。

  洛勉直摇头,还用手捂住嘴巴,闷闷的声音从手心里传出来:“我不饿,姐姐你要养好身体,快些喝了吧!”

  无论洛茹歌怎么劝说,洛勉愣是不肯喝一口,无奈之下,洛茹歌只好全部喝了。

  “咕噜噜——”

  洛茹歌看见洛勉又在大口大口地喝凉水了,她眼底抑制不住地心疼,声音染上了鼻音:“勉儿,娘怎么不在家?”

  “娘去地里找吃的了,姐姐,晚上娘带回来吃的,咱们就不用饿肚子了,你不要担心!”洛勉乖巧地回答。

  这不是长久之计,可是她身无分文,要怎么才能在这山村里赚钱呢……

  洛茹歌有些担忧地摸了摸洛勉的头,决心不能坐以待毙,她起了身:“勉儿照顾下晟儿,姐姐去找些吃的。”

  洛勉摇头不肯,担忧地看着洛茹歌。

  洛茹歌心头一暖,温言细语地说了好久,洛勉才终于勉强地点点头。

  出了门,洛茹歌找来一张大油纸铺进一个破旧的背篓里,然后拿上一把小镰刀就往后山走去。

  山上有些野果,可以摘下晒干了给洛勉垫肚子。

  因为下了雨,山路不好走,所以洛茹歌走的很慢,过了许久,她才终于摘了半背篓的野果子,掂了掂分量,她打算先下山。

  “吼——”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吼叫,洛茹歌心跳停滞了一秒。

  她心里打鼓,仔细地看了看周围,想要悄悄地开溜,只是天不遂人愿,才刚迈出一步,她就踩到了干枯的树枝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一个矫健的身影猛地扑来,洛茹歌踩到那刻就想移动了,所以堪堪的躲开了老虎伸出的利爪。

  “给我停下!”她强迫自己冷静,试图催眠这只老虎,可对方身形太大,洛茹歌一点把握都没有。

  老虎落地的瞬间似乎停顿了一下,但随即又气势冲冲地扑了上来。

  尖锐的利爪这次毫无悬念地抓破了洛茹歌的衣衫,鲜血立马溢了出来,染红了一片。

  又要死了吗?

  洛茹歌心里发怵,可她根本不可能一人之力和老虎搏斗。

  做好了九死一归的打算,她用力把镰刀甩出去,有些钝的刀锋还是划伤了老虎的左爪,它似乎彻底发怒了,眼睛也更专注地盯着洛茹歌。

  洛茹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也死死盯着老虎的眼睛,厉声呵斥道:“坐下!”

  原本蓄势待发的老虎瞳孔倏然扩张,抬出去的前爪顿在半空,然后慢慢地放了下来。

  “坐下!”她再次下达命令。

  老虎看着她的手,慢慢地往地下坐去,可是下一秒又恢复了凶狠的模样,快速地扑了过来。

  巨大的恐惧让洛茹歌闭上了眼。

  可下一秒,她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深吸口气睁开了眼。

  眼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个男人,在他面前是奄奄一息的老虎。

  “你能控制它。”他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什么控制?”洛茹歌的声音有些颤抖,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

  “呵。”男人冷笑了一声,蹲**,手指轻轻摩挲着洛茹歌的耳垂:“我都看见了。”

  在洛茹歌打算解释前,他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我很期待,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下一秒他抽出匕首顺手把洛茹歌刚才催眠过来的竹叶青砍成两半然后消失在了最深处。

  洛茹歌后背出了一身冷汗,她缓了好久才挪到老虎身边给了他最后一击。

  她没走,而是找来了结实的藤编,打算把老虎带下山。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