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老虎很重,一路拖着很吃力,等洛茹歌快走出山了,柳梅儿都已经到家听说她山上后,又跑着来了。

  看见洛茹歌柳梅儿先是松了口气,可目光触及到女儿身后的老虎时,她惊吓地愣在了原地,处于母亲地本能,她才头皮发麻地走近。

  “茹儿,这是怎么回事?”

  洛茹歌觉得刚才的男人太过危险,最好不要和他有任何牵扯,于是索性没有提及。

  “这只老虎受伤了,我看他趴在地上快死了,于是给他最后一击。然后去附近的猎户遗留的草房里找来刀子给他切开了。先不说了,娘咱们吧它带回家,够吃好些天的!”

  “好好……”柳梅儿惊得都快没法思考了,可帮忙前也还是先找了草药给洛茹歌抹上。

  到家时,洛勉正和胡秀的儿子一起陪晟儿玩,看见老虎两个孩子也是吓了一跳。

  然后就是胡秀的儿子回家,洛茹歌一人打死一只老虎的事情闹得全村皆知,很多人还特意跑来看看真假。

  洛茹歌对此有些窘迫,毕竟抢了别人的风头,还是很心虚的。

  柳梅儿和洛茹歌一起处理了老虎。

  洛茹歌出主意,和柳梅儿说把老虎的前半身一锅炖了,柳梅儿虽然心疼,可思量再三也照着女儿的意思做了。

  大锅是从刘婆婆家借的,洛茹歌让洛勉喊上胡秀和刘婆婆一家还有罗老汉,大家在外面摆起了大桌,热热闹闹地坐在一起。

  胡秀是个直性子,这次来开心地带了许多大米,刚坐下就开始夸洛茹歌。

  “柳妹子你可真是生了个宝啊,你看看咱村,谁能打死一只老虎?还是茹歌有本事!”

  没有哪个母亲听见别人夸自家孩子不开心的,柳梅儿一边烧汤一边和胡秀有一句每一句地搭话,刘婆婆在一边帮衬着洗碗筷,胡秀丈夫在教自己儿子和洛勉识字。

  晟儿已经可以睁眼了,他的实现一直被锅里升起的大片白烟吸引,尽管周围人多又吵闹,他也丝毫不受影响般的安静乖巧。

  罗老汉坐在旁边,一边喝酒,眼神不是一次看向晟儿了。

  洛茹歌发现后,小声地问道:“罗伯伯要不要抱抱晟儿?”

  这话问出口,洛茹歌就觉得自己太蠢了,正想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结果罗老汉双眼放光,反而不确定地反问:“可以吗?我把给孩子弄伤了…”

  “没事的。”洛茹歌呆愣了片刻后回道,然后看着罗老汉将双手在干净的白布上擦了又擦才小心地抱过孩子。

  晟儿感觉到陌生的气息,也只是一瞬间的惊讶,眼镜滴溜溜地看了看罗老汉,尔后又盯着白烟不动了。

  罗老汉看着他,微醺的黑脸看起来竟又几分慈祥。

  “老罗啊,这孩子水灵灵的,讨喜吧?”胡秀适时地开口。

  “是,这娃娃好哇……”罗老汉满意地点头。

  一直注意这边动静的柳梅儿不自觉的舒了口气,她一直担心孩子会是罗家的一根心刺。

  洛茹歌对罗老汉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突然开口问:“罗伯伯,您的儿子在镇里做生意?”

  “是!不过他会时常写信给我,等下次,我就回信告诉他,他这臭小子成家立业了!哈哈哈!”

  洛茹歌嘴角抽搐,她本意只是想了解下镇里情况,以后也好带着自己一家在镇里开个店过日子。

  而且镇里什么样的姑娘没有,说不定罗老汉的儿子早已有心爱之人。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啊。

  大家吃的很尽心,一直到半夜才各自回家,老虎肉还剩许多,洛茹歌就把它们分成等分给村里人送去。

  这么以来大家心里自然就更偏向洛茹歌,赵平翠一家倒显得更不是东西了。

  吃的事情解决,就要考虑洛勉读书的事情了。

  之前吃饭,洛茹歌早就看出来洛勉对学习有极大的兴趣,饭间一直和胡秀丈夫挨着坐,听他讲字。

  洛茹歌打算将洛勉送去和胡秀的儿子胡聪一个学堂,也好有个人照应,这样想着也就联系了那的老夫子。

  听完洛茹歌的来意后,赵老夫子表示绝对赞同:“我之前也看见这孩子躲在后门口偷偷学习,他要来我非常欢迎。”

  “只是,学堂的用具我们是按照人准备的,老夫知道你们的情况,那就只收你们二两行吗?”

  二两,洛茹歌心里知道老夫子已经是通情达理了,她连忙感激着送赵老先生离开,只是心里也为钱犯愁。

  她大不了可以去赵平翠那把属于她们的钱偷回来,可读书人讲究一个清清白白,干干净净,要是洛勉知道,肯定心里也会难过的。

  她想了片刻,还是背上小破篓向后山走去。

  这次洛茹歌谨慎了许多,通过催眠周边的小动物走安全道路。

  一路走走停停,偶尔摘些果子放进背篓中,就在洛茹歌觉得一无所获打算回去的时候,眼前突然有一片大树丛,洛茹歌看了几秒,下意识地走上前拨开大片的叶子,眼前豁然出现一片深深浅浅的红,其中还夹着些许白色。

  “是海棠花!”洛茹歌兴奋地喊出声,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

  洛茹歌一拍脑袋,激动地自言自语:“对啊,我可以把这些花做成天然胭脂卖!”

  她想起每次看见洛敏秀,她的嘴巴上都有一层亮亮的东西,乍一看还好,但根本经不起细看,而且时间一久就容易干巴巴地黏成一个个小粒子,丑的不行。

  纯花提取的胭脂正好可以克服这一缺点,而且海棠花调配出的颜色极为好看。

  有了赚钱的门路,洛茹歌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为了装下更多的海棠花,她把之前摘的果子都拿了出来,直到背篓装不下了,才心满意足地哼着小曲往家走去。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