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纯花胭脂

  洛勉搬来刚从井中打上来的凉水放到洛茹歌脚边,抬头看着洛茹歌正在摆弄着她从深山中摘下来的海棠花。洛勉并不明白自己的姐姐正准备做什么,但还是听话的将洛茹歌需要的水打来,“姐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过会儿你就会知道了,勉儿,过来帮忙。”洛茹歌笑笑,将自己的袖衫撩起,又把刚采下的海棠花放入井水里过一遍,大朵饱满的海棠花被水洗净后还沾着些许水滴,犹如清晨刚盛开的一般。

  洛勉刚想夸赞这海棠花的美,下一秒这朵海棠便被洛茹歌放进了石钵中捣碎。洛勉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洛茹歌对着那海棠反复杵槌。

  洛茹歌转头看了看他,发现他呆滞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石钵,发问道,“怎么了,勉儿?”

  “没,没有。”洛勉回过神,立刻学着洛茹歌的动作,将海棠过水、捣碎。

  石臼磕碰研磨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两人一同发力,没过一会儿就将洛茹歌今日带回的海棠全数碾碎成浆汁,然后拿到太阳下晾干汁液。

  看着满盆的殷红,洛茹歌长舒了一口气,她前世也做过类似的胭脂,虽然只是做来讨个乐趣,但是还是让她累得不愿在尝试一次,只不过这一次是为了她现在的弟弟与自己的家,她必定是要拼尽全力的。

  洛茹歌拿出勺子,将海棠细碎从盆中舀出,盛放到她准备好的模子里,这模子是她托村里的木匠李大伯给她做的,只是一些小块的边角料就可以做成小盒子。本来洛茹歌想同李大伯承诺之后定会予他钱财,但却被李大伯推脱拒绝,洛茹歌便没有再强求,毕竟她前日子也给李家送去过些许老虎肉,不过若是这手作胭脂卖出去还需再做的话,她可能就要考虑同李大伯一同合作了。

  想到这里洛茹歌便不自觉的笑了起来,欢喜爬上她的嘴角,手中的动作也没有丝毫减慢,盛起花瓣细末,将木盒填满、压实,再滴上一些桂花油,纯花所制的胭脂便做好了。

  这时洛勉才明白自己姐姐做的是女子所用的胭脂,他一直觉得洛茹歌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却总觉得从产子那日以后变了许多,比起以前更加坚强自立,现在竟然还能自己做胭脂,放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无法想通这些事情,便只好将其都归于,为母则刚。他觉得洛茹歌更加像母亲了,甚至比母亲更为坚强。

  “勉儿,想不想去学堂?”洛茹歌抬手用方才已被脂花染红的袖衫抹了抹自己额角的汗珠,使得自己的脸又添了几道红印,看向同样也是灰头土脸的洛勉。

  洛勉的眼神一下便亮了起来,随后又立马垂下去,学堂是他一直想却又一直不敢想的事情,现在这二字从洛茹歌的口中问了出来,他却又有些退缩,如今的家境并不好,姐姐才产子不久,温饱问题都勉强才能解决,他又怎么敢奢望能够同一般孩子一样去学堂读书。

  洛茹歌望着面前还在思索沉默的孩子,她知道洛勉一直是一个孝顺懂事的孩子,自然明白他的顾及。“勉儿,你只要说想还是不想就可以了。”

  洛茹歌抬起染红的手在洛勉的头上轻抚几下,洛勉便低下了脑袋,小声道,“勉儿自然是想的,只是家中……”

  “那就去吧。”洛茹歌对着洛勉莞尔一笑,“明日姐姐就上镇里,将我们做的这些胭脂水粉全都卖出去,这样你就可以去读书了,家里也会宽裕一些。”

  “真的吗,姐姐!”洛勉一听自己上学的愿望很快就有能实现,立刻喜笑颜开,染上了海棠颜色的脸与笑容重叠,让洛茹歌也不自觉的扬起嘴角。“自然是真的。”

  二人的笑颜仿佛殷红的海棠,笑意写在脸上,溢出愉悦。

  “勉儿,茹歌,快来吃饭了!”屋外传来柳梅儿的声音,叫唤着两人。辛勤的两人早就忘记了饥饿,母亲的呼唤和饭菜的香味这时才将二人忘却的感知还原,姐弟二人的肚子不约而同的响了起来,使得他俩更是哭笑不得。

  将制作好的胭脂拿出一盒,其他尽数收好放在床头,洛茹歌同洛勉便马上向着饭菜走去。“来了,娘。”

  柳梅儿刚将碗饭筷子安放好在桌上,抬头一看自己的两个孩子,脸上和衣衫上全染上了红色,吓得愣住,“这!你们俩这是去哪里遭了伤吗?难道又是那洛家欺负你们!”说罢便气不打一处来,捞起自己的衣袖准备走出门。

  姐弟二人连忙上前拉住她,“娘,不是的!”洛茹歌制止住柳梅儿后,从身后拿出装满胭脂的小木盒打开给她看。

  “您看好看吗?”柳梅儿看着木盒,愣了一下,随即便立刻露出了笑意,“你们俩啊……”说着立马拿来浸湿的手帕,为姐弟两人擦拭脸颊,一家三口温馨的气息萦绕在屋内,直到罗老汉的咳嗽声响起。

  “咳、咳。”

  被打断的三人马上坐到自己的座椅上,罗老汉也抱着小娃娃坐下,一口一口的给他喂着米粥。洛茹歌看着一老一小,也是倍觉温馨。

  罗老汉一下逗一逗那小娃娃,又一下将米粥凑到孩子嘴边,耐心地将米粥尽数滑入他的口中,像待着亲孙子一般宠爱。

  这娃娃也不哭不闹,被逗时便会立刻展露出笑颜,眨巴的眼睛眯起弯成一条月牙,咯咯的笑着。

  柳梅儿觉得,如果如此温馨的时刻能一直持续下去便好,她一直期望着自己的儿女能够家庭美满幸福,虽然这几年一直都受着洛家那群人的欺压,但是如今这一刻,她是真的觉得女儿是可以在这个家里幸福的,这么期想着,柳梅儿的眼眶便泛起了红色。

  “娘,怎么了?”洛茹歌望着柳梅儿,发现她眼里闪着些许的泪光,不禁疑惑起来。

  “没事,只是想起了你爹,和我们以前。”柳梅儿拿出手帕,抹了抹她忍不住落出来的眼泪,洛茹歌听了有点五味杂陈,便放下了碗筷,正襟危坐。

  “娘,我明日会去市里去。”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