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市集

  柳梅儿望见洛茹歌突然正坐严肃,有些许不解,更有些微怒,“你到市里去作何?”她的女儿可是才生产不过多久,本就已经东奔西走,经历如此多的事情,现在还想去市里,虽然知道家中家境并不好,但是还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在家中修养一段日子。

  “我想去把这些胭脂卖了去。”洛茹歌将那木盒子再次拿出来,摆在饭桌上。

  柳梅儿和罗老汉愣了一下,相继对视一下,“这是你今日做的?”洛茹歌点了点头,表示还有洛勉也帮了她的忙,随即再道,“这可是纯花做的,比那些廉价的粉脂要好得多,我拿到集市上去卖,一定会人相中的。”

  柳梅儿低头思索了一番,她还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在家中休养,但是她也知道家中并无多少钱财,自己也不想女儿一昧依靠着夫家生活,女人还是需要一些底气。

  “娘,我想让勉儿去读书。”洛茹歌声音严肃起来,的确,无论是什么年代,读书都是很好的出路,她之所以想要支持洛勉去学堂,是因为洛茹歌自己知道,读书的确是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的,更不要说是自己聪明善良的弟弟了,为了他以后能更好的生活,一定要送他去学堂。

  柳梅儿拿不着主意了,她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过上好日子,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洛勉对书的兴趣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母亲的她自然早就看在眼里,可是一直因为家里的条件,不敢提及。

  洛茹歌看着柳梅儿紧紧皱起的眉头,对她莞尔一笑道,“娘,您放心,我连老虎都能打死,定能照顾自己的,只是去市里将这胭脂卖了便立刻回来了,您放心吧。”洛勉点了点头,放在以前的话,自己一定也是同娘一样反对姐姐去这么远的地方的,更何况姐姐的身体没有得到静养,但是如今的洛茹歌却让洛勉刮目相看,坚强而机敏,让他觉得现在的姐姐能够撑起现在这个家,让家中的娘亲和他的侄子都过上好日子。

  柳梅儿看着洛茹歌自信的脸庞,虽然依旧十分担心,但是往长远想,补贴家用是无可厚非的,现如今茹歌有了赚钱的法子,又何尝不能让她试一试呢?

  “那你就去吧,千万注意安全啊……”柳梅儿叹了一口气,有点气恨自己没有办法让这个家变得更好,她本来也只是一个普通女人,自从孩子他爹去世以后,她就一直坚持着挑着家里的大梁,没想到却让自己与子女沦落到有家不能归,还得依靠自己的女儿去挣钱养家。

  罗老汉拿帕子将娃娃嘴角的米粒擦去,望着洛茹歌,眼里闪着些许赞许,这女子经历如此多的事情,不仅没有失望,甚至更加坚强起来,今晚这一幕,让他在心中更对洛茹歌赞赏有加,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让罗云辰同洛茹歌相见了。

  “既然如此,我娘和勉儿还有晟儿就有劳罗伯伯多多照顾了,我明日一早便走,会尽量早归的。”洛茹歌说完便又开始继续动筷子,她今日的辛劳,当然是没有这么快就能够填满的,本来身子骨也不是很强健,更需要多补充体力,更何况她明日就要赶到市集去,将这一批纯花胭脂早日卖去。

  罗老汉点了点头,将晟儿轻轻的递到柳梅儿怀里,便离开了饭桌。

  此时晟儿已经吃饱了,大眼睛眨巴着,在外婆怀中看着自己的娘亲狼吞虎咽,摆弄着自己软糯的小手,伸长想要去触碰洛茹歌。

  洛茹歌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孩子,乌黑明亮的眼珠子里印着自己的身影,泛着浅红的小手晃动着,好不惹人怜爱。

  洛茹歌将晟儿接过去,眼眸都温柔化了,摇晃着,轻抚着他。她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家里变得更好,为了晟儿也好,她希望她的晟儿将来不会经受这样的痛苦。

  将晟儿哄睡以后,洛茹歌便开始收拾自己的包袱。她将今日制作好的胭脂都放到布匹中,绑好,放在床头。明日还要卯时早起赶到市集去呢。必须要赶上早市,不让就没有位置让她就地叫卖了。

  次日,洛茹歌起了个大早,正是卯时,月牙还挂在夜边,洛茹歌顾不得其他的事,只是看了看小床上还在熟睡的晟儿,便马上提起自己的包袱往村外赶去。

  包袱里放了两个大馒头,是柳梅儿去胡秀家讨来的,胡秀一听洛茹歌要去市里,自然是大方的给了。

  洛茹歌一边啃着大白馍馍,一边朝着集市跑去,因为没有马车,所以她只能以步行的方式去市里,早起也是为了赶早市。

  然而步行这点速度又怎么能赶得上早市呢,洛茹歌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早市早就过了,大家叫卖的位置也早就定了下来,洛茹歌只好慢慢寻找着空隙。

  找了许久,终于看见一个空位,说来也奇怪,那个位置也算是个旺口,却没有人去占下那里,洛茹歌一看见便走到那个位置上去,将自己的包袱打开,把里面的胭脂摆了出来。

  “纯花胭脂!纯花的胭脂咯!卖完就回家!”洛茹歌也并不害臊,蹲下便马上开始叫唤了起来,用比其他的小贩更大的声音。

  “哎,你这个胭脂怎么卖啊?”果不其然,声音大的更能吸引别人注意,洛茹歌正得意,又连忙凑上前去。

  发声的那女子一袭鹅黄色绣衫罗裙,青丝披落,一根樱草色发带将其系着,杏眸浑圆,唇间点上樱色,虽不是倾国倾城,却越瞧越美。

  “一两银子一盒,仙女姐姐。”

  “一两银子?为何这么贵。”那女子微微蹙眉,虽然被称为了仙女,但是这价格还是令她有些为难。

  “哎,这您就有所不知了吧,这胭脂啊,是小女子从山中采来的纯花所制,您看这颜色,是不是同市面上的那些胭脂俗粉不同,我这可是海棠花呢,是不是又艳却又不浮夸?”洛茹歌说完便打开那盒当作试用品的胭脂。

  用手一抹开来,带着些许花香,不仅不发干还更润滑,色泽更是一绝,多抹便是艳丽,少抹即是淡雅。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