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被绑

  女子将那木盒捧过,细细端详着里面的胭脂,淡淡的花香从中飘散出来,使得她喜意漫上脸庞,这胭脂又香,色泽又美,质地也不干涩,可以说是市面中的上品了,纯花制作的胭脂口脂实在太少。

  洛茹歌笑了笑,将那胭脂用手蘸取后便轻抹在了自己的唇上,本来淡淡的唇间立刻染上粉樱,把人显得更精神,更加温婉。

  这一试色让女子眼前一亮,立刻掏出了荷包,从里头取出了二两银子,放在了洛茹歌手中,“两盒,包起来吧。”

  洛茹歌瞬间喜笑颜开,连忙用油纸把两盒胭脂给包了起来,绑好,交递给了那名女子,这么一会儿便把洛勉的学费给赚到了,那岂不是很快就能回家了。

  “您慢走,仙女姐姐。”“你还挺会做买卖的。”女子轻笑一声,接过胭脂便离开了洛茹歌的小摊。

  洛茹歌顺了一口气,她这也不是第一次出来摆小摊了,前世的时候为了赚点外快,她也经常去闹市里头去摆卖衣服,虽然经常被城管给赶跑,但是还是让她积累到了挺多经验的,总之一定得嘴甜,使劲儿夸就对了。

  歇着气的时候洛茹歌才发现,挺多别的小摊在偷偷的瞧着自己这边,虽然她望过去别人就马上移开目光了,但是还是让她察觉到了。洛茹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确定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便开始向旁边的大伯问道,“大伯啊,我是哪里很奇怪吗?”

  一旁的大伯瞧了她一眼又立刻转过头去了,并没有回答她,只留洛茹歌一个人在原地发愣。

  罢了,他人看他人的,又关她洛茹歌什么事呢,别影响到她卖胭脂就行了。

  “卖胭脂,纯花的胭脂咯!”歇了一会儿以后洛茹歌便继续开始叫喊吆喝。

  不得不说,做生意还是非常累人的,洛茹歌只是吆喝了半天便觉得嗓子有点哑了,不过好在收获颇丰,下午的时候便只剩下两盒了。

  洛茹歌啃着半个大白馒头,继续叫卖着,她再努力努力,就能带回十两银子,不仅能解决洛勉的读书问题,还能让家里宽裕一些。

  “你这卖胭脂的,还敢卖到老子头上来了啊?!”

  洛茹歌蹲坐着,面前出现了一双脚,她抬起头,看见一个满口烂牙的男人,引得洛茹歌嗤笑一声。

  “这条街还能是你的不成?谁不知道市集里头,谁来得早就是谁的位置,我来这一天也没见你来啊?”语毕,洛茹歌便开始收拾起了自己的包袱,虽然嘴里说得正气,但是实际上她也并不想惹事,她还得早点家呢。

  “你这小嘴还挺能说。”那男人抬脚就踩在了洛茹歌的小摊布上,“我看你这小嘴等会儿还能说什么!”说着那男人手一挥,身后便出现了三、四个喽喽,把洛茹歌围住。

  洛茹歌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么多人,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直到贴着墙,“干什么,你们光天化日之下,想要干什么?!”

  男人一笑,露出一口满是黄渍的烂牙,“我们虎刀帮,想干什么不就干什么吗?”话刚说完,其中一个小喽喽便抬起了手,把洛茹歌给打晕了过去。

  “带走吧”

  微弱的光亮,模糊的视野,眼前一片灰暗,脑袋的晕眩也阵阵袭来。

  洛茹歌好不容易醒了过来,想要揉揉自己发晕的脑袋,却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被绑了起来,无法动弹,她侧躺在地上,眼睛微眯着,微弱的月光透过窗子撒在地面上,也是略显微凉。

  “有人吗!”洛茹歌费劲全力喊道,这么一看,自己果然是被下午的那伙强盗给绑走了。洛茹歌忍着在心里把这一伙地头蛇连同他们的三代内亲戚都骂了一遍,然后又缓缓叹了一口气,家里娘和勉儿晟儿都还在等着她回去呢。

  “吱呀——”门发出的声响将洛茹歌的思念拉了回来,她抬眼定睛一看,果然是今日的那个恶心的男人,他后面还是跟着三四个喽喽。

  那男人扬了扬下巴,便上去了一个喽喽将洛茹歌扶了起来。“看你精神不错啊。”

  一边说着那男人一边走向了洛茹歌,蹲了下来,维持在跟她一样的高度,细细的打量着洛茹歌,又道,“你今儿占的那地儿,是我们虎刀帮的地盘,平时都是我们在那收钱,保护商贩的。”洛茹歌侧头哼笑一声,不过就是收保护费的地头蛇吗。

  男人咂咂嘴,对洛茹歌这一态度颇有不满,单手便钳住了洛茹歌的下巴,令她不得不正视着自己。

  “你今天在那叫卖,不就是不把我们虎刀帮放在眼里吗,公然违反我们规矩,照道理,当然是得罚你呀,你说是不是?”男人再次露出了他的黄牙,让洛茹歌看得直恶心,忍不住蹙起眉头。

  “你到底要说什么?”洛茹歌瞥过眼去,不去看他那令人作呕的脸庞。

  男人冷笑几声,便道,“把你卖去烟雨楼去吧,这样你也不用出来做生意,我们也能拿到补偿,岂不是一举两得?”此话刚落,洛茹歌便感觉自己背后已经是冷汗直冒了,只能瞪着他不做声。

  “以你这姿色,我估摸着混个头牌也不成问题。”男人的目光在洛茹歌身上滑动着,最后落在她胸前的衣领上。

  “不如,拿去卖之前,先让兄弟几个尝尝鲜儿?”说完那群喽喽的眼神便立刻亮了起来,都立刻向前站了几步。

  “呸——”洛茹歌眼底闪过怒气,冲着这虎刀帮首领的面门便是一口痰,把这群人都给吓懵了。

  那首领愣了一下,抬手狠狠地抹去脸上的污渍,冷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我看你这贞洁烈女等会儿会变成什么样!”

  抬手便开始撕扯洛茹歌的衣衫,吓得洛茹歌赶紧抬起自己被绑住的双腿往男人裆部一踹,只见那男人立刻躺倒在地,捂着自己的**一阵惨叫,“好你个臭**,哎哟,哎哟!”

  几个喽喽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靠近洛茹歌却又不敢,只好傻愣在原地。

  洛茹歌深呼吸,试图让自己逐渐平静下来。

  “谁在这大呼小叫的,没点规矩。”门再次发出吱呀的声音,伴随着沉稳的声音和脚步,引得洛茹歌再次抬起眼来看向门口。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