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可怕的人

武者八门的后面几层口诀,几乎都是能卖出一个天价的吧。不是大一点的势力,根本就得不到这口诀,而得到这口诀的人,自然不会轻易透露出这口诀。

特别是最后的三层口诀,更是珍贵无比。虽然不是每个人能达到开门的级别,但是死门和惊门,还是有着一拼得希望,谁也不愿意自己停留在一个层次上就足够了,人的欲望,往往是永无止境的。

在心里头默念了一遍伤门的口诀,刘山便破开了生门,感受着那股强横无比的力量缓缓涌遍全身上下,再对比着伤门的开启方法,不断地琢磨感悟着---

橙色的光芒包裹着他的身子,光芒照亮了整间卧室,刘山缓缓地变换着指尖的手势,心里头却在冥想着暗劲的来源。暗劲不同于明劲,明劲仅仅是筋骨之间的最大潜能力,而暗劲,却脱胎于明劲,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潜能,叫他内劲、内力也不为过。

老头子之前就说过,只有拥有了暗劲,才算是真正开启了潜能的修炼一途。人体身上潜能的奥妙,哪怕是开门级别的高手,也不能全部摸透,可以想象,潜能之大。

修炼,从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这一点,刘山无疑做的是比任何人都好。当他感觉到力劲已然有些躁动不安的时候,便知道该停下来了。

于是收回了力劲,关闭了武门,却又开始了五横诀的修炼。

自从得到五横诀,每一个夜晚,他都不敢中断过对于它的修炼。虽然他知道,自己悟性高机遇也不错,可是却没指望着不播种就能收获。往往机遇和感悟,也只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一点,他深信不疑。

七种情绪力一种接着一种的从心底头泛起,又隐去。刘山心里头隐隐约约地觉得,五横诀应该不止五横切换这一种用法,他能感觉到,还有一种极为可怕地用法是他暂时没有摸清楚的,只是却找不到头绪不知道该从哪儿想起。

每一种情绪力的升起,他都会在心底头好好体味着那一番情绪力的滋味,人间五横,生离死别,酸甜苦辣,往往在修炼五横诀的时候,他都能够一一品尝一遍,一一感受一遍。

这样带来的好处就是,他的心志与精神力,要比同级别的人高出了一大截。

一番修炼之后,刘山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他的生活,看似复杂,实则简单的很,他现在需要做的,仅仅只是修炼,不断的修炼,两年的时间,看起来很长,却是在不经意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两年的时间,他需要成为灵河学院里头,学员中的第一人,第一的高手,这个任务,现在看来,还是遥远的很---可,时间往往能改变一切,奇迹往往就在时间的迁移中,发生了---

清晨起来,刘山便把三人都叫到了后院里头。

既然决定教上官星和白石二人,刘山自然不会避着王清为。对于这一点,他并没有很多的心眼,老头子既然没说过着体术不能外传,那也不需要雪藏了。

对于王清为,刘山还是希望他能够增强一**制。毕竟,吟游诗人,重在吟游,五横大陆这么宽大,谁也不知道哪里会有危险,所以还是增强一**制有一身防身的本领为上。

这一套练体术,是由一些很繁杂的姿势配合练习而成。不同于刘山所知道的五禽戏,也不是太极,而是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起初开始练得时候,对身体的柔韧要求度,非常之高,某些动作倒是有些像瑜伽,往往是头脚相接,手撑于地。

上官星和白石二人,学起来倒不是太难,而王清为却是连连痛哼。

在刘山的强制性帮助下,王清为的四肢筋络,就像是被他给生生拉断然后又接在了一起,为了一个动作施展的到位,硬是把王清为搞得脸色苍白,满头冷汗直流。

从来没有一种练体术能够起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刘山所教的这个练体术,却让上官二人,真正的看到了希望,仿佛那泛青,马上便可达到了。

一个时辰之后,上课的时间到了。

四人稍作收拾一番,商定好下课之后就先来院子里集合,刘山觉得有必要对这个生活节奏做一番规划,每天该做什么都需要有一个完整的时间安排才是,毕竟,时不待人啊。

今天的课,照例是林老来上。刘山还是神游他外,样子极其的认真,林老也不好说些什么,真要讨论点什么,他也有点不确定能否说得过这个妖孽般的小子。

向大头倒是没有带着一群人来找麻烦,大皇子那派和世家那一派,也没有人再来邀请刘山,他倒是落得一个清闲,早早地上完课,就径直回宿舍。

他现在等的就是,上官星那边的消息。有关图书馆与修炼馆具体位置的消息,本来,刘山是打算问一问林老的,可转念一想,还是决定不去打扰为妙,免得老怪物又抓着这个人情想出点什么主意来。

对学院里头的那些老怪物们,刘山觉得敬而远之是很有必要的。从蓝云那里,就知道,不是每个老怪物都像自己家老头子那样好说话的。

刘山,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上官二人神色古怪地走进小院子,冲着刘山就喝道。

刘山一愣,这两馆的地址也用得着好消息坏消息之分么?一翻白眼,你随便说好了。

额--上官星嘟囔了几句,大概是在抱怨刘山这小子一点也不好玩。

好消息是那两个地方的地址我已经打探清楚了---坏消息却是,在新生大赛之前,两馆暂不对外开放了。

不开放了?我--XX刘山顿时火大,这算什么情况?令牌到手了,那边却不开放了?这不是他吗的玩我么?要不要这样整人啊?

一阵无语之后,刘山也只得先把地址问到手再说。

在上官星一番详细的解说下,刘山终于是搞懂了那两个地方的地址,心里头却是暗暗咂舌,这两个地方藏的可够隐秘的,这灵河学院到底有多大啊?

想到灵河学院毗邻着盲山,不由得心里头打了一个寒战,这盲山--现在看来,还是别进去的好。

对了,你们两给我说说,这新生大赛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关于这个新生大赛,刘山一直没有弄明白,这我都是插班生,难道还有新生大赛?

在解释这些细节问题上,上官星从来就不是一个能说的主,往往不是这儿漏了说就是那儿忘了讲,这不,白石主动的抢在前头说道:“刘山,是这样的。你进入学院的时候,也不是很晚,一般来说,新生大赛是指在低年级开学一年之后,就会举行的比赛。”

那主要比赛些什么?刘山很是关心这个问题。

比赛些什么?白石一愣,随即笑道:“自然是比赛些三个学院里头的东西啊,武斗,诗斗,艺斗,就这三项啊。”

刘山点点头,看来这灵河学院的花样也不是很多嘛,又问:“那可以跨专业比赛么?额---也就是文院的学生可以去武院参加武斗么?”

当然可以,不过一般都是武院的学生参加你们文院,文院的倒是很少参加武斗,毕竟实力摆在那里---除了你这个变态,哈哈---说到刘山这个例外,白石就觉得不取笑一番实在有违天理。

额--那可以一个人同时参加几项么?刘山问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白石和上官星面面相觑,显然,他们两也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恐怕这种问题也只有像刘山这样的变态才敢问吧---

好一阵子沉默之后,白石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应该是可以的,毕竟,学院有过这样的先例,只是我们听说的比较少而已,毕竟没有谁能够在各个方面做到一样的优秀。”

嗯--这就好。解决了心里头的一个疑惑,刘山也算是放下心来不少。

至于之后的比赛规则,这个你是不需要担心,到时候自然会贴榜出来做详细的介绍的,报名的话,等时间一到,自然会有专门报名的地反,不过这个报名倒是有些繁琐,为了避免实力太差的也去比赛了,因此会在报名的时候,有考官顺便检查下报名人的实力。

白石想了想,又补充了一点。

对了,你们两人有什么安排计划没?总不能天天就这样混日子吧?刘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在他看来,两年的生活,总得好好安排下才行,也不能说完全是靠修炼就行了,其他些事情,总得去尝试尝试,比如--培养自己的势力。

上官星大大咧咧地答道:“还能有什么计划啊,不就是上课修炼睡觉这三点么--怎么,刘山你想做点什么?”

白石也是好奇地看着刘山,想听听刘山的意见。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上官星和白石对这个比自己小了很多的人,总是莫名的信服,什么意见不合的,往往是以刘山的为标准,这一点让他们二人私底下也是觉得奇怪。

如果单单说是旧识,那未免也太把人情想的太简单了些。好歹这两人也是世家出来的,并且这世界还不算小,什么人什么事没有见到过?

刘山微微一笑,说道:“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可不可?---虽然我不喜欢在学院里搞这些势力派系,可并不代表我不需要。我想在校外成立一个这样的组织,至于人员嘛,可以由校内选拨也可以在校外发展,势力并不针对哪一个方面。”

两人一愣,显然想不到刘山还会有这样的想法。

说到这些,刘山心里头其实也没多大的把握,毕竟眼前这两人在校园里也是要发展一些自己的势力,两人的身份背景又摆在那,虽说三人交好,可他却是没有丝毫的身份背景可言。

上官星和白石对视几眼,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同时一笑,先后对着刘山表了态,决定全意支持刘山这个想法行动。

刘山不禁愕然,这两人竟然答应的这样迅速是他始料不及的,待看到两人脸上真诚的笑意,心里头也不由得一暖,好!那就让我们好好地发展一番,两年的时间,我相信两年的时间是完全足够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