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生离死别

竟然决定好要做这个事情了,三人自然得好好商量计划一番。

于是也不急着去吃午饭,泡上一壶热茶,热火朝天的商量算计起来。

刘山的名头,在一夜间红遍学院各个角落,却也不见得所有人会继续谈论他。几天之后,自然平静了下来。至于谈论泛青的,或者是狠揍向大头的,只不过又成为了许多人津津乐道的话题而已,没有谁会那么狂热和崇拜,天天去跟在他的后头,求个签名什么的,这些都是浮云。

在这灵河学院里头,每个人想的最多的,还是如何强大自己的力量,不管是自身力量也好,还是自身势力也罢,终归,各人都有各自的路要走。

这几天的时间,刘山倒是过得很安逸,每天早上带着三个人一起练体术,然后上完林老头的课,就去武院打打木头人,下午偶尔会去京都城里逛一逛,或者去艺院那个小竹林里,听听悦耳的丝竹之声,不过,那一位绝美的女子,倒是没有再碰到。

几天时间下来,京都城里各个角落,刘山也算是逛了个八成熟,不说是一个京都通,好歹走出去也能闭着眼睛不会走错路。

至于大皇子和世家那一派系的事情,刘山暂时没有去想,口头承诺终归是口头上的,什么时候去请,全看他的心情罢了。

倒是和上官星讨论的那个组建自己势力的事情,也算是有一点点头绪了。

按照上官星的意思来说,那就是狂砸钱,一万砸不死那就十万,十万砸不死那就一百万,当然,也得看看这个人值不值得砸。

这让刘山想起了葛大爷的一句话,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换做这个异大陆上来说,人才同样如此重要。至于高门高级别的武者,暂时是不用去考虑的,因为没这么多钱砸啊。

这一天,上官星风风火火地跑进院子来,一把扯住正在看书的刘山,刘山,刘山,快快,我们快出去。

刘山一愣,这上官星虽说莽撞了点,但也不至于会显得这么慌忙啊,怎么回事,你这么急干什么?

拍卖会——京都儿有拍卖会!走,我们快去看看再说。上官星随拿过茶几上的一杯温茶,神情有些兴奋还有些紧张,看样子,这所谓的京都拍卖会应该是极为不寻常的才对。

刘山有些疑惑,你这京都拍卖会和我们最近要做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我说上官星,你是不是闲的无聊了?无聊了那你就去拉点人才过来,拍卖会有什么好看的。

上官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咬牙切齿地道:“你不懂,这京都拍卖会号称是盛唐帝国最顶级的拍卖会,里面什么好东西都有,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或者是顶级的战技都能买得到,这可是五年才举行一次的拍卖会啊。”

里面什么东西都有?刘山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他现在什么都不缺,因为还没有突破到伤门,所以身上的那些极品灵石倒是还用不到,可唯独有一个东西是他急缺的,那就是战技,七种情绪力,七种战技,直到现在,他都只学到了两种,一种还是无名的,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情绪力的战技,老头子没说,他自己也弄不清楚。

特别是在这几天单独一个人练习剑诀的时候,每次练习那无名剑诀的时候,就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感觉非常的不好受。以至于他只能在心里慢慢体会那些招式,可哪怕是在心底临摹那些招式的时候,都觉得一股冲天的剑意和杀气在心底头泛起,每次都是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的从冥想状态中回过神来。这样的后果就是,他不得不先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了电云剑诀之上。

上官星肯定滴点了点头,一副很是不以为然的样子,开玩笑,好歹也是盛唐第一拍卖会,自然是什么东西都有的,当然,不值几个钱的东西还是没有的。

刘山也不知道能不能碰到几个好一点的战技,但是好歹也抱着这个希望去吧,反正呆在院子里头没什么事情做。

于是两人匆匆地出了门,在路上,上官星一个劲地对刘山描绘这京都拍卖会的情况。

你说学院里那些大小势力都会来参加这拍卖会?刘山暗自惊讶,想不到这学院里的派系竟然这么早地就和社会上挂上钩了,这倒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原以为只有大皇子那一派的人物,是直接和皇室挂钩的。现在看来,这些势力派系远远比他想象之中要来的复杂。

上官星点点头,当然,学院大小派系,其实说出去,也就是外面一些势力的缩影罢了。不过这一点,你倒是不用想的很复杂,管他们做什么,我们只管我们自己的事情就行。

这一点刘山自然明白,也不多说话,两人除了学院大门,径直往京都有第一街之称的通天道赶去。

通天道,是位于京都城里东北方向的一处街巷,只不过,这一条街巷远远比一般的街道要来的宽阔,不仅宽阔许多,就连房屋建筑,也气派的许多,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而在这里开办的一些店铺,往往只是面向于权贵阶层开放。寸土寸金之地,可想而知,所谓的通天,是何意思了。

对这些大小势力,刘山很有些头疼,按照他原本的打算是,绝对不参与到这些事情里面来,毕竟他在外头可以说得上是毫无背景和根基的,可不知道是不是经过了向大头那件事之后,他突然觉得有必要组建一支属于自己的势力队伍。

京都拍卖会,五年举行一次,自然规模之大,是超乎常人所想象的。从门卫到存放各种宝物的密室,几乎是重重保卫,死门以上的武者,估计是数不数胜数。

刘山,你身上带了多少灵石?

上官星走在前头忽然停住脚步反过头来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也是,两个人急匆匆地从学院里赶出来,若等下进入这拍卖会场,却发现随便一件东西都不是他们能够买的下的,那还不得郁闷死。

嗯——一颗极品灵石值不值钱?刘山也不确定自己身上这些灵石到底有多大的分量,毕竟,从詹台城出来到京都,他一向都是用五横币来支付。

上官星停住了脚步,眼睛瞪的老圆老圆,吃惊地看着刘山:“你说你身上有一块极品灵石?”

这倒是不能怪上官星如此惊讶,如果刘山回答的是一颗上品灵石,估计他还会比较淡定,最多也就是有些许吃惊罢了,可极品灵石却不同了,虽然极品灵石的价值也就是上品灵石的一千倍,可就算你有一千颗上品灵石,也不见得能换到一颗极品灵石。

如果是很多年前还好,可最近一百多年,极品灵石的出现是越来越少,最多的是上品灵石罢了。所以,物以稀为贵,这上品和极品的折算率,自然是不能按照以前的模式来计算。

看到上官星如此惊讶,刘山先是一怔,随即很淡定地点了点头,嗯——我有——

好吧——看来在这方面,你也是怪物来着。上官星无语了,他终于下了决心,以后无论在什么方面,都把刘山当做怪物看待,不要以常理来思考就行。

如果他知道刘山的身上,远远不是一颗极品灵石,不知道会不会疯掉——

通天路,刘山不是第一次来。可每一次来,这儿带给他的感受又都不一样了。

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他在思考这条街是不是相当于前世的南京路或者是王府井,第二次来,他又觉得这儿是盛唐的华尔街,而今天则是第三次来,看着路上各式各样的行人都是威风八面的往拍卖会场走去,却感觉到,自己如今的势力太过弱小了点。

上官星倒是没有思考这么多,他今天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抢到几件不错的东西,就算完事了。上官家倒是对他放心,直接从扬州派了一个管家带着大笔的灵石过来交给他,吩咐他需要拍到些什么,而对某些物品的最高价的承受能力在哪里,基本上都是说的清清楚楚了。

他,只需要走一个过场,甩甩威风罢了。上官家倒也不用担心他把这个事情搞砸,如果连这点照着吩咐办事的能力都没有,估计他这个二公子是混到头了。

至于他为什么会来通知刘山,其实他心里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就好像他觉得,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把刘山叫上,无疑是个不好的举动。

上官星是代表上官家来竞拍,自然,学院里诸多势力,也同样代表了盛唐王国其他各个地方的势力。可以说,在这场拍卖会里头,是灵河学院势力争斗的一个小战场,只不过,主角是不是他们,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至少灵河学院的这一代人,代表了盛唐帝国各个势力家族的年青一代,说是缩小版的盛唐王国也不为过。

大清早的,大皇子一派以及世家子弟一派,几乎是全员出动。集资,出谋划策,好不热闹,但是说道集资这一方面,估计大皇子那一派,是怎么比,也比不上世家子弟一派的。

虽说这些世家比不上上官欧阳两家,但是,这么多家的实力融合起来,也算是一个极为恐怖的联盟组织了。

刘山暂时没去想这些,他刚才突然想起,由于走的匆忙,在小院子里看的那一本书却是忘了要好好收起来。那本书不是别的,正是老头子吩咐他好好研读的小册子,自然,小册子上记载的是那些珍惜无比的药材,没读过那本册子的人,估计是绝对不会认识那些药材,也不会知道那些药材的珍贵之处。

这么一本珍贵的书,他倒是真有点不放心,好在他认为没有谁敢私自进入自己的院子里头,暂且安慰自己先不要去想了。

咦?那不是谷平么?刘山,你快看。即将走到拍卖会场的门口,上官星眼睛贼,一下子就发现了人群堆中的谷平,头一偏示意刘山看过去,他自己脸上倒是一副很厌恶的神情。

嗯——看样子大皇子那一派的人,应该已经进入会场了。刘山点点头,径直往会场门口走去,这个时候,还不是找谷平算账的时候,第一,时机不恰当,第二,谁赢谁输还说不定呢。

他两人能看到谷平,谷平又岂会没有发现他们两的道理?两眼一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也往会场内部走去。

有了上官星的带领,刘山自然不需要什么所谓的令牌或者是入场费。倒是进入之后,立马有一个老者恭敬地迎上来,上官公子,欢迎您的到来,这边请,我们已经替您安排好了雅座。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