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感情线

上官星点了点头,随即道:“对了,这是我朋友,还要麻烦你们帮他办一张会员卡,因为他也需要拍些东西。”

老者微微一愣,马上答道:“上官公子请放心,这是小事,待会这位公子的卡我们会立马送过来的。”

随即两人进了二楼最中间的一间房子。房子里头一切摆设,透露出一种高贵的气息,从茶具到椅子,再到缓缓燃烧着的镂空香炉,纵是上官星这个见惯了奢华的公子哥,也不禁觉得眼前一亮。

看来你这个上官公子的头衔不是白叫的啊——啧啧,这些东西拿出去,估计也能卖一个好价钱吧。刘山把玩着茶具,打趣地看着上官星。

对了,刘山,你待会想拍点什么东西?上官星觉得这个问题还是有必要问清楚,免得刘山需要的东西和上官家起了冲突就不好。

刘山一愣,放下了手中的茶具,疑惑地看着上官星问道:“想拍点什么?我怎么知道,我又不知道等下会拍些什么。”

额——哦,倒是我忘记了,你没有看那个单子呢,早知道应该把那个单子拿过来的,我把它放在管家那忘记拿了——诶——上官星这才反应过来,懊悔地拍着脑门。

单子?刘山一愣,看样子,这拍卖会也是提前把要拍的一些东西给送到一些大的势力手上了,摇了摇头说道:“放心,我们两个应该撞不到一块,再说了,就算撞到一块了,到时候再商量也不迟——嗯,我这人比较奇怪,一般的东西估计还真的看不上眼。”

呵呵——这倒也是——反正你身上那颗极品灵石,应该足够你挥霍几下了,哈哈——上官星一想到此次上官家拿出的资金,再和刘山这一个人对比一下,顿时觉得很是郁闷。

从二楼的雅间,可直接看到一楼大厅的拍卖台,自然也能看到坐在大厅上的各位买家。坐在大厅里的,几乎一个个是拿着一块面具遮住了模样,哪怕是几个好友结伴而来的,也千万不能坐在一起,免得被人猜出身份来,招惹上一些不必要的祸端。

对灵河学院里头的那些家伙,刘山自然不会以为他们是坐在一楼的大厅里面。倒也不用很担心,安心坐下来等着拍卖会的开始就行了。

几分钟不到,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刘山坐着没动,倒是上官星起身去开了门。

来人正是刚才的那位老者,他见到开门的是上官星,却是怔了一下,显然想不明白房间里头坐着没动的那位公子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还能让上官公子亲自来开门?

心里这般想着,嘴上却是不敢多说,只是恭恭敬敬地递过一张卡片,然后吩咐身后的小男童,端进来一壶上好的热茶,这才恭着身子告退。

拿着卡片在手上把玩了一阵子,刘山开口问道:“等下如果出价是怎么个出法?”

虽说他两世为人,却还真没有进过拍卖会场,对于前世倒是有些印象,你举一下牌子或者是按一下按钮就可以,可在这异大陆,他倒真有点搞不懂规矩。

上官星呆呆地怔了半响,也不再用白痴般的眼神看着刘山了,他告诉自己,这是妖孽,请淡定。

出价的方法很简单——喏,看到那两个东西么?那个贴在咽喉附近,可以改变你的声音,到时候,你随意喊就行了,至于是以五横币来加价还是用灵石,这就要看那物品的值钱与否了。

刘山听着,顺手拿过那个像纱布一样的东西,然后贴在了咽喉处,说了两声,发现声音果然变得浑厚又略显沙哑起来。

倒是看不出这异大陆,搞这些东西可比现代社会利索多了——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整个大厅黑压压地一片,几乎坐满了人。一排排的护卫站在台阶上,随时预防着起什么突发事故。

不过想来,应该没有人会在这里闹起事端,几乎整个盛唐王国的大小势力都聚集在此处,谁敢这么不要命的闹上一闹?

不知主办发商定好的时间是在什么时候,待得大厅所有人都就坐之后,门、窗,忽地一下全部关闭起来。不带房间暗下来,像是一条火龙般,一道火红的光线绕着大厅墙壁转了一圈,随即无数灯盏亮了起来,通明的一片,在火光的照耀一下,却莫名之间,显出了几分紧张的色彩。

各位,请安静!——五年一次的京都拍卖会,我们马上就要开始了。在此之前,我代表主办方有一点事情要向各位宣布,本次拍卖,全部采用灵石来叫价,身上没有这么多灵石的,如果不能在拍卖会结束之后立马凑齐到等价的灵石,还望三思。

待得大厅安静下来之后,一个中年男子,一身白衣,脸上却是留着一小窜山羊胡子,手中摇晃着一把黑羽扇,倒是颇有点世外高人的风范,可是从他嘴里说出一句灵石,却是大煞风景。

中年人话音一落,带着变音道具的各色买家,顿时用一种怪异的腔调讨论了起来。

这么多年的拍卖规矩,却是在今天这一届给改变了,有些人自然有些接受不了。虽说这灵石与五横币的比率关系,是四大王国联手制定的,可谁都知道,哪怕大陆再大,这灵石也总有用完的一天,随着武者的增多,以及武者所需的灵石越来越大量,总有一天,这灵石也会变成极其稀缺的资源。

看着下面那群人闹哄哄地讨论着,刘山倒是在思考一些别的什么,他不相信,这规矩的变化,会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和理由。延续了这么多年的规矩,却是在没有丝毫通知的前提下,突然地改变了,恐怕主办方那一面,也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才是。

你家里给你的是灵石还是五横币?见到上官星脸色有些不对劲,刘山忍不住问道。

嘿嘿——哈哈——上官星却突然傻笑起来,两眼冒光地看着刘山,好一阵子之后才压低着声音说道:“我家里给我的竟然全部都是灵石!如果没有估计错,本次某些东西的价格会变得低一些才是,毕竟不是每个势力都会存储很多灵石拿来拍卖的。”

刘山点了点头,心下却更是怀疑这一次拍卖负责商的动机,再次问道:“你知道你家里以前用的是什么吗?莫非也全部都是灵石?”

上官星摇了摇头,脸色也有凝重起来,他虽说平时莽撞了些,但终归对一些事理有着天生的**,沉声说道:“至少在我懂事以后,就没见过像这一次全部用灵石拍卖的。”

刘山不再做声,心中却已然明朗,说不准这拍卖会的背后,有着一个庞大的势力在*控也是极为可能的。

他们两人的隔壁房间,却正好是灵河学院里头风头最劲的大皇子一派的人物聚集在里头。

殿下,这次的拍卖,我总觉得有些事情不对劲。说话的是一个老者,老者坐在那号称殿下的年轻男子的下首,皱着眉头扫了一眼大厅之上,眉飞色舞的拍卖师。

男子并没有说话,脸上表情丝毫不变,只是那两道剑眉却微微地动弹了一下。

房间内一干人等全部都等着这位殿下发话,大气也不敢踹一声,安静地让人觉得空气都有些凝固。

好半响之后,年轻男子剑眉一挑,整个身子似乎都跟着这一道眉毛一起颤动了一下,说道:“这次我们的目标,不是别的,只为了那一株草药而来。”

尽管他没有把话完全说明白,但是所有人像是早就通过气了一般,同时点了点头,刚才的那位老者继续说道:“既然这次全部是用灵石来拍卖,想必那株草药应该很容易就能拿下,毕竟,这天底下,绝对不会超过十个人认识那一株药草,也不会清楚那一株药草的价值。”

其余人虽然不知道这一老一小到底在说些什么,但还是安静地坐在一旁,只管听着却不参与任何话题。就连那看似桀骜不驯地谷平,也坐在一个头发火红的男子下首安安静静地呆着。

在他们谈话的时候,拍卖会已然正式开始了。

各位,本次拍卖会的第一件物品,是一件内甲,名为天虎甲。由虎灵兽的皮革打造,属于惊系灵石内甲,品级判定为天级。起拍价为五个中品灵石开始,每一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个下品灵石。

中年男子手中羽扇一摇,随着山羊胡子的摆动,一件漆黑色的内甲从里堂被捧了出来,在无数灯火的照耀下,显得无比的厚实沉重,远远看去,不像是皮革,反而更像是一块玄铁。

天级的内甲?

刘山愕然,这京都拍卖会果然是不同凡响,第一件出手的就是天级的内甲,换做以前,他是想都不敢想啊,下意识地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心里却在念叨着:“咱身上这件龙鳞甲是什么品级呢?”

自从上次和谷平比斗受了点皮肉伤之后,刘山是再也不敢把那件连晓雪都无比惊讶的内甲给扔在一旁了,虽然穿在身上感觉怪怪的,但总比没穿的好。从得到这龙鳞甲后,他就一直没有见识过这件内甲的防御力到底如何,心里倒还真的有些变态的期待。

有了龙鳞甲,刘山对这个什么天虎甲自然是不感兴趣,这种纯属浪费钱财的事,他还不屑于去做。

可他没这兴趣,不代表别人没兴趣啊,好歹也是一件天级的内甲啊,不常见啊。

十个下品灵石就是一个中品灵石。眨眼之间,叫出来的价格依然达到了八个中品灵石之多,不得不感慨,来这里的,都是有钱的大爷。

但凡有点势力有些背景的公子哥们,自然对这个天级内甲看不上眼,虽说他们不一定身上穿了,但是家族里面肯定是有这个东西的。就比如晓雪,为了去参加一个五横秘境,上官家族更是直接请到了一位锻造大师来给她量身打造灵石装备,这才是真正大手笔。

天虎甲最后以九个中品灵石的价格结束叫价。叫价的,统统都是大厅里的一干人物,至于楼上雅座的一些主,鸦雀无声,像是在看戏一般,他们的焦点,总是放在重头戏上。

中年人拍了拍手掌,请出了一个银白色外表的卷轴,故作神秘的一笑,手中羽扇一摇,吊足了众人的胃口之后,才说道:“诸位,第二个即将拍卖的,是一本战技!”

他很恰当的停顿了一下,待看到反响起来了,才继续说道:“这本战技属于惊系情绪力的剑诀,剑诀里面的内容我们当然是不知道的,但是,它却足够你修炼到死门级别。”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