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撼动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能修炼到死门级别的战技,绝对当得上是稀世秘籍了。要知道这大陆上,不是每个人都能无限靠近开门神一般存在的级别,无数人在达到死门,往往就是他的巅峰了,更何况,死门级别的武者,绝对也是能横着走了。

这回可不止楼下大厅,甚至在二楼的某些雅间里,也传来了激烈的讨论声。

中年人满意地捋了捋山羊胡须,继续说道:“这卷战技,由三十个中品灵石开始起拍。”

三十个中品灵石,换成是五横币的话,那就是三百万五横币啊。如果是用五横币来支付,那还不得麻烦死。头脑简单的人,倒是开始以为拍卖方决议以灵石来拍卖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行事了。

能修炼到死门的惊系剑诀?刘山摇了摇头,老头子随意传给他的电云就能够修炼到景门了,更不用提那威力无穷导致他不能修炼的无名剑诀。

虽然他现在很缺各个系别的战技,可也明白,买战技,要买就要买最好的,如果有别人免费来教他一种不错的战技,他倒是不介意去学上一学。

上次和谷平的那一场决斗中,除了龙鳞甲没有用上之外,电云剑诀的第三招,他也没有用出来,第一主要还是用情绪力达到的伤门,虽说能使出第三招的精髓,可总感觉有些气息不太顺畅;第二点,那就是为了保存实力了。

电云剑诀究竟如何,刘山不知道,但是能看得出,同级别的对手中,不管对方用的是何种战技,使出电云剑诀,绝对不会吃亏。

三十个中品灵石的叫价这话音才一落,争先恐后叫价的人,一个呼吸间,已然把价格叫到了八十个中品灵石左右。到了八十个中品灵石的时候,叫价的速度已然慢了下来。

刘山可不会平白无故地抬价或者是凑热闹般地乱叫一通,有时候人一无聊,往往能招来一些不必要的祸端,这一点,他深信不疑。

上官星朝着刘山贼贼一笑,开始了他的表演。

八十五个中品灵石!

刘山一愣,显然想不到上官星这小子会直接提高五个中品灵石。而大群参与竞价的,也被这种手段给震住了,毕竟,中品灵石可不是下品灵石那般容易见到。

一番沉默之后,从二楼的某一处包间里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八十八个!”

九十个!上官星毫不犹豫,没有丝毫停顿地喊出了九十个。

九十——二个!尖锐的声响,在叫出九十的时候,略微有一瞬间的迟疑。

上官星一怔,显然想不到对手还敢继续跟下去,不过脸上倒是不显得严肃,喊道:“九十三个!”

一本能修炼到死门级别的惊系剑诀,已然叫到了九十三个中品灵石。中年男人脸上止不住地流露出几分激动,就像是看到了大笔大笔的奖励。

一!一番沉默之后,中年男人开始读数三秒了。

二!

上官星气定神闲,就等着拍卖官喊出三的音节,不料——

九十五!

那道尖锐的声音就像是破口大骂一般,奋力的喊出了这一个数字。

顿时全场哄闹起来,要知道,一百个中品灵石可就相当于一颗上品灵石了啊,九十五颗上品灵石买一本只能修炼到死门级别的剑诀,已然是一个天价了。

这年头,灵石难得啊——

上官星脸色一变,有些气急败坏地骂了几句,眉头一皱,沉默了起来。

一!

二!

刘山有些急了,眼看这战技就要被别人抢走了,这上官星却是沉默了起来,刚想要说,你灵石不够我这里有,却被上官星抬手拦住了。

九十六!

中年男人硬生生地收回了嘴里即将要吐出的三字,全身止不住地激动起来,赚了,赚了,吗的,赚大了啊——

嘿嘿0——这叫心理战术——上官星一反刚才那沉默的样儿,嘻皮笑脸起来。

汗——刘山直接无语,表示鄙夷。

某个雅间里面的人,估计是终于放弃了。

中年男人再也不用激动了,直接一二三喊了出来,锤子一落,第二笔拍卖算是结束了。

一番议论之后,眼看第三笔拍卖即将开始,刘山却是扭头看着上官星问道:“你家里就要你买这本战技?这死门级别的战技,你上官家莫非还少了?”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吧——战技,从来都不会有嫌少的时候,我上官家有一个宗旨就是,收录全天下所有的战技。

上官星说到这,很是自得,似乎也在为完成了家族第一个任务感到高兴。

额——收录天下战技?刘山一翻白眼,心里暗暗嘀咕:“这上官家怎么随便在哪个世界都喜欢收录功法啊,那个叫上官复的家伙,他家族不也是这样么——”

对了,你家族有斗转星移这战技么?刘山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啥?斗转星移?——没听说过——

上官星有些疑惑地看着刘山,歪着脑袋又说道:“不过这战技的名字倒是很好听——嗯,我得回去问问我爹。”

刘山无语——扭头看着拍卖会第三场开始——

中年拍卖官扭头示意下人搬上第三件物品,清了清因为激动而有些沙哑的嗓子,说道:“各位,接下来的第三个物品,是一株药草——但是,我们拍卖方请了京都最好的炼药师,也没能分辨出这药草究竟叫什么——唔,大家稍安勿躁——”

待得药草搬了上来,中年人才继续说道:“虽然我们拍卖方不知道这株药草的名字和价值,但是,想必在场诸位,说不定会有人识得的。这药草的功用我们不是太清楚,不过很神奇的一点是,凡是靠近闻一闻这株药草,都会觉得神清气爽,精神大作,并且没有丝毫的副作用。”

殿下?刘山隔壁雅间里面的老者,对着那年轻男子,略微有些紧张的喊了一声。

男子嘴角露出淡淡笑意,做了一个不急的手势,才说道:“别担心,想必今天拍卖会场里,知道这株药草名字的人,都不见得多见,放心好了。”

而在见到那株药草的第一眼开始,刘山整个心神却都放在了那株药草之上。

龙涎草!?

刘山有些惊讶,想不到会在这个地方见到这株药草。他会认识这株药草,完全归功于老头子给他的那本小册子,小册子上,列举了天下最珍贵的十大药草。

而这龙涎草,刚好是排在了第十位!小册子上对这龙涎草的介绍,大意就是,此草是制造天金丹最重要的一味,而天金丹的功效,能在瞬间提高服丹之人两个个阶层的情绪力和肉体力量。

小册子上,连如何锻造天金丹的方法,都写的清清楚楚,详详细细。要不这样,刘山说不定还不会主意到这么多呢。

眼见珍贵无比的龙涎草就在眼前,刘山早就下定了决心,无论怎样,也要拿下这株药草。

一旁的上官星看着刘山这狂热的眼神,却很不明白了,问道:“刘山,这劳什子药草,你就这么想要?刚才那战技你都没丝毫兴趣,怎么独独对这药草这么感兴趣?”

刘山神秘一笑,却不说话,等待着拍卖官报出这龙涎草的起拍价。

他和那殿下一样,非常有信心,此刻在这拍卖会所里,知道这龙涎草名儿的,绝对不多。那么,价格也绝对高不到哪里去。

可一旦知道这龙涎草的作用了,想必这个价格竞争会变得异常激烈。

两个阶层实力的提高,如何能不让刘山激动?毕竟眼下,两年的时间,想起来,真的是太短了,想在两年时间里头达到灵河第一人的高度,虽说他自己信心无比,可这都是在建立对时间的期盼之上。

真要一步一步的算起来,他却是没有丝毫的把握。

而眼下,却是出现了一个可以快速提升自己实力的方法,并且这种天金丹,服用之后,不会对以后的修行带来丝毫的影响,这就更让他心动了。

但是眼下,他却不知道,有那么几个人,也在直勾勾地盯着那株龙涎草!

中年拍卖官,见到场面没有意想中的热闹,也是一个尴尬,心里头却在抱怨主办方拍什么不好,偏偏要拍卖这劳什子的药草,勉强一笑之后,喊道:“诸位,这株药草,以——以五个下品灵石的价格开始拍卖!”

五个下品灵石开拍这龙涎草?

傻眼的只有刘山和大皇子那几人,其余人都是破口大骂,劳什子药草要五个下品灵石?这不是坑爹是什么?五个下品灵石就是五万五横币啊,五万五横币你只要不乱用,绝对可以让你美美地游遍整个五横大陆。

刘山现在脸上的表情很怪异,龙涎草竟然只要五个下品灵石就开拍?特别是这看样子,估计还没几个人会出这个价钱,从现场这哄闹声看来,绝大多数人都没什么兴趣了。

这样更好——想不到今天还有这样的收获——刘山乐爽了,朝着上官星挤了几个眼色,说道:“我准备竞拍这药草,待会如果有和我竞争的对手,你要注意是在哪个包间里面的人。”

竞拍这——?上官星强忍住把后面的野杂草给略掉,看到刘山这么郑重的模样,心里虽然不明白,但还是点了点头。

在这妖孽身上,他觉得,一切举动皆是合理,一切行为都不是漫无目的的。

拍卖官灿灿地笑了笑,那一抹山羊胡须也不敢再去捋一捋了,见到整个场面显得有些闹哄起来,心想还是赶紧地把这该死的药草处理完才好,于是高声大喊:“一!——

二!”

他这回倒是聪明了,一二三之间,也不再拖着长长的尾音,生怕喊慢了会被人丢白菜。

六个下品灵石!

刘山刚想喊出来,却突然发现竟然还有人抢在他的前头喊了出来,尽管不怎么感到惊讶,但总是有些好奇,却不知道这报价之人,会不会真的认识这株龙涎草。

是我们隔壁的人喊出来的价。早在刘山说要竞拍这药草的时候,上官星早已把听力提到了极高点,虽然每个人都是戴着变声器在喊价,但是声音的来源处总归是不能变得。

隔壁?刘山若有所思,能上二楼雅间的,并且房间还是这么居中的,必定是身份极其尊贵之人,当然,这说的身份,自然是指单个人的身份,可不包括势力派系,比如学院世家派系那样的人物,他们就不可能有这么居中的雅间。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