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议论

凳子上坐着的一干人等,纷纷扭头看着首位的男人,等着他的吩咐。

你们派人去查查坐在那两间包间的是什么来路,对了,切忌不要轻举妄动,里面那些人,我们还惹不起。

一颗上品灵石啊,一百多年来,整个五横大陆才出产了多少完好的上品灵石?估计在场众人心里都有着一个明白的数目,顿时纷纷猜想,待会那个人是要用什么付账呢?难不成真的出一颗完好的上品?

这个问题,刘山也想到了,他倒不是在为这个价格犯愁,而是在担心,自己身上只有极品,没有上品,这个咋办?总不能叫拍卖方找给自己上品吧?

要知道一千颗上品才比得上一颗极品,这还是许久以前的兑换率,如今看来,这极品远远不止这个价钱了。

想了想,刘山朝着上官星问道:“上官,你家里有给你上品灵石么?”

上官星一愣,点了点头。

刘山一笑,这就好。这样吧,上官,我给你一颗极品,你们兑换给我上品行不行?

啊?上官星惊的跳了起来,狐疑地看着刘山问道:“你真打算兑换?要知道按照那比例你可是亏了,再说,现在的极品是越来越少啊。”

呵呵呵——放心。刘山很高兴,上官星能这样提醒,就说明这个朋友是值得交得,继续说道:“没事,亏一点就亏一点好了,不过,等下估计你就得给我几个上品灵石,不然没法付账了。”

见到刘山说没问题,上官星也是高兴,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身上的上品灵石给了刘山,他就没法继续拍下去了,因为,如果他能兑换到一颗极品灵石,就算这拍卖会不来,都能让家族内部对他刮目相看了。

这年头,一颗上品灵石都能让人当宝贝一样的藏起来,更何况是一颗极品?在这大陆上,极品是用一颗就少一颗啊。

极品之所以这么珍贵,并不仅仅是因为它的价值,而是在某些方面,是非极品不可,哪怕你用再多的上品灵石来替代,也是无用的。

因此,一颗极品灵石的价格,可想而知了。

殿下,我们——我们手头上的灵石不多了——

尽管难堪,可总得面对这个现实。老者语气有些低落,等待着他这殿下的回话。

大皇子脸上的淡定,早已经不见了,长这么大,这还是他第一次碰到自己不能掌控的事情。按照他先前的猜想,对方在接近一颗上品灵石价格的时候,就应该会放弃,却不料,刘山却是率先喊出了一颗上品灵石的价格。

失了面子不要紧,关键是如果得不到那株龙涎草,他原本对此设想的一系列计划安排完全就施展不开来,一对剑眉紧皱,眼眸内早已是怒火一片,日后,这整个盛唐王国都将是我的,竟然还有我得不到的东西!可恶,可恶,实在是可恶至极!

可他终究现在还只是一个大皇子,一个父皇未死自己还没登基的皇子而已。好不容易理了理思绪,他才说道:“尽量吧,能出到多少就出到多少——唔,谷焚,你过来一下。”

那一位满头红发的男子顿时站起身来,恭敬地走到大皇子跟前,沉声道:“殿下,有什么吩咐?

而刚才坐在这谷焚下首的谷平却是神色不变,只是看着这谷焚的背影,眼神有些复杂起来。”

大皇子招了招手,示意谷焚附耳前来

两人压着声音嘀咕了一阵子,谷焚却是没事人一样的回到了座位上,只是神色却有些凝重起来,眉宇之间流露出了丝丝杀气。

价格突破到了一颗上品灵石的范畴,谁都不敢用上品灵石为叫价单位来喊价,真这样的来的话,那就是疯子。

可这世界上,的确有疯子。

刘山就是这么一位,如果说之前叫价,他倒是觉得有些意思比较好玩,那么时间一长,他就开始不耐烦了,眼看隔壁又喊出了一百零一颗中品灵石的价格,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泯了口茶,润了润喉,头朝着窗户外,大喝道:“两颗上品灵石!”

疯了,全都疯了。

上官星更是一口茶喷了刘山一脸,气急败坏地叫道:“哥啊,就算你是有钱的主,可你也得为我着想啊,上品灵石不是这么花的啊——”

拍卖官早已经神智不太清醒了,此刻再听到刘山喊出来的价格,顿觉双腿发软,若不是觉得身后有人在盯着自己,恐怕真会倒下去。

大厅之上,心理素质好的,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在他们眼里,压根就没有把喊价的两个主当做是正常人,而那些心理素质不好的,早就闭塞了听觉安心等待着这株药草尽快结束拍卖。

隔壁雅间内,一片默然,老者嘟囔着嘴想说些什么,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两颗上品灵石,对这一个未登基的皇子来说,无疑有些太沉重了些。也并不是说他拿不出两颗上品灵石,而是在他的计划安排里,对这株龙涎草最高的预算,是有限度的。

眼看隔壁那疯子直接叫出来了这样的价格,大皇子脸色顿时苍白了一下,好一阵子才回复正常,叹了口气,看着那老者道:“算了。”

算了?老者显然不甘心,他心里十分清楚这株药草对他的主子有多大的价值,不相信地再次问道:“殿下,真的就这么算了?”

大皇子嘴角浮上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轻声说道:“当然,在这里——算了。”

在这里——算了?老者不解地呢喃了几遍,到了后头脸上也是露出几分笑意,只是在他那皱纹遍布的脸上,这一笑,就像一朵秋菊原本在破败的时候还要绽放一下,无比的妖异。

在刘山两颗上品灵石的强势喊价下,再没有喊价的声音响起来。

那一位中年拍卖官,在主办方某人的隐蔽提醒之下,恢复了他应有的风采,举起一把锤子高高扬起,似乎与一二三几个数字有着深仇大恨一般,咬牙切齿地开始报数。

一!

二!

三!

砰的一声响,一锤定音,这一株药草的拍卖,总算是结束了。

拍卖官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整个人快要虚脱了一般,再没有之前的神色飞扬。

而那些闭塞了听觉的人,在见到锤子落下的时候,已然恢复了听觉,却听到拍卖官嘴里喊出:“这株无名药草,最终以两颗——咳咳,两颗上品灵石的价格成交!”

这些人刚一恢复听觉,就听到了拍卖官这一个喊报声,顿时觉得胸口一阵绞痛,两眼一黑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刺激昏迷了过去,好在拍卖会还要继续,不一会儿倒是一个个又清醒了过来。

估计从此以后,在这些人心中,药草会成为一个抹不去的阴影。

价值两颗上品灵石的药草,在这拍卖会场上,乃是史无前例的一次。后台某处的管理人员已然开始行动起来,不管这株药草的价格如何,总之,他们需要安全的把货物送到客人手上,并且也要确保收到足够的金钱。

这一场京都拍卖会,估计成为了前所未有的一场闹剧,一株药草成为了最出风头的一件东西,甚至是压过了最后几件压轴的物品。当然,结局还是圆满的,所有物品都以一个非常好的价格卖了出去,只能说,所有人猜到了结局,却没有猜中过程。

上官星同样圆满,不,他是超额的完成了家族吩咐给他的任务,眉飞色舞地付了帐,把家族需要的东西交给了上官家前来接应的几位护卫,一把拖住刘山,就往外头跑去。

刘山当然不会忘了拿上那一株宝贝的不得了的龙涎草,心里头那叫一个爽啊,尽管他不知道该怎么配药,可药方子摆在那,想必也不会难到哪里去吧——心里如是这般想着,脚下走的飞快。

殿下?一头红毛的谷焚站起身来询问着。

大皇子脸上闪过几分狠芒,点了点头,并不做声。

谷焚立即明白,转身朝着谷平使了一个眼色,两人顿时展开身形跑了出去。

要你们查的情况如何了?还是那一张长桌,首位的中年男人丝毫不为这一场拍卖的大丰收而欢喜,沉着脸问道。

查到了。最后得手的,是上官家的公子,上官星。而与之叫价的,是——大皇子殿下。

好长一阵沉默之后,中年男人终于做出了判断:“既然如此,那就不需要再去理会这事情了,记住,千万不要派任何一人去打探。上面还不允许我们提前暴露。”

通天街上,刘山和上官星二人并排走着。上官星眉飞色舞,高兴地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刘山倒是冷静的很,心里十分清楚,那株龙涎草的风波,应该还没有结束才是。

毕竟最开始时,他就猜到了隔壁叫价的人是谁了,敢这么叫价下去,显然是明白了这龙涎草的价值,却不料对方在两颗上品灵石的地方结束了叫价,这反倒让他更加担心起来。

一个首位继承权的大皇子,如果说连两颗上品灵石都拿不出,说出去谁信?至少刘山是不信。因此,出了拍卖场的大门,他就开始紧张起来。

这年头,杀人劫货的事儿,处处有。他可不觉得,这大皇子殿下素质能好到哪里去。特别是在见到谷平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的事情,远远不会那么简单了事。

见到刘山一脸的紧张神色,上官星非常不解地问道:“我说刘山,都拍卖结束了,你还这么紧张干吗?再说了,在拍卖的时候,我也没见到你紧张啊。”

刘山摇头苦笑,心想这上官公子心思还是太过于简单,只得说道:“你知道刚才在我们隔壁的人是谁吗?”

上官星一脸疑惑,反问:“难道你看到了?”

汗——刘山无语,看来这么提醒是起不到作用了,直接说道:“在我们隔壁的,就是大皇子那几人。”

什么?大皇子?上官星压着声音惊呼了一起来,想到这里,他也算是明白刘山为何紧张了,不安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他们会来截杀你?”

确切的说是,杀人越货!

两人一阵嘀咕之后,找了个人多的地儿停足不前了。刘山仔细观察了一番,却是没有发现任何有人追踪的迹象,朝着上官星使了几个眼色,只得硬着头皮,加快速度往学院方向赶去。

灵河学院既然是紧邻着盲山而建,又如何会处在闹市之中?说它是在郊外的郊外也丝毫不为过。

走在人潮拥挤的闹市中间的时候,刘山还不怎么紧张担心,一旦脱离了闹市,他就觉得有一股危险的气息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来。

刘山和上官两人,上官星的实力还是要高上一点,早在刘山和他在扬州一品香里头交手的时候,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