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噬魂幽烟

邢伟很担心云翔的安危,就朝那个方向赶了过去,途中遭到其他魔法师的攻击,但都被他灵敏地躲了过去。

他赶到那团噬魂幽烟的附近,看见其内有一个黑影正在接近明纤纤,然而明纤纤却像傻了一般没有反应,看来是明纤纤中了噬魂幽烟的毒。

邢伟抬手发出一个电流击,射向接近明纤纤的人影,但那个家伙突然间一闪,消失在了邢伟的视线内。

他去哪了?

邢伟在心里发出疑问,而身体却仍在快速移动中,躲避着四处发来的攻击。

斜上方的一个大火团分解数个小火球,侧后方同时发来五道水剑,侧前方贴着地面疾射来一根藤条,数枚风刀迎面而来……这些攻击从各个方向而来,比之先前威力大了许多,完全将邢伟合围在内。

邢伟避无可避,亏得蓝子英及时出手,再次施展出紫化影透,把邢伟变成了虚影,这才化解掉这些攻击。

在紫化影透中,邢伟不能施展任何法技,因为他已不是实体,就连雷元矛也被虚化了,当然就不能孕育出法技,但他的移动、视力、听觉却不受任何影响。

这时蓝子英提醒他:“有个黑影从你后面急疾过来。紫化影透一结束,你就朝后攻击。”

“好!”邢伟应了一声。

在紫化影透结束那一刻,邢伟猛地转身,手中的雷元矛往地面上一戳,同时口中喝令:“点雷击!”

一道直径为一米的电柱子在邢伟面前冲天而起,擦中一个正欲袭击邢伟的黑影。

但那个黑影反应极快,在雷元矛戳在地上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了不妙,急忙向后倒翻,恰好避开电柱子的窜起,只是被擦中了一下。

但即便如此,电芒也是蹿到他的身体,使他的身体失去平衡,摔在了地上。

邢伟急冲上去,打算将摔在地上的那个人彻底击杀。

可那个人又突然消失,化作一个黑影贴着地面疾行,邢伟根本追不上他。

蓝子英及时提醒邢伟:“那是暗黑系的五级法技――影遁,就是把身体融进地面的影子里,随即驾驭着影子疾速地滑移。”

“他**,暗黑系的法技果然很龌龊。”邢伟骂了一句,随即察觉到后面又有攻击袭来。他倏然一个侧滚,躲过一个飞速转动的旋风。

其它方向不断发来攻击,邢伟连连躲避中试问蓝子英:“小紫,难道你真的没有办法将这些家伙迅速解决吗?”

“我倒是可以用紫印传送,将你送到某个对手的头顶上,给他来个突然袭击。可是那样的话,我们就顾不上明纤纤了,她中了噬魂幽烟的毒,一时半会儿缓解不过来,我们不替她防护,她八成就要送命或者被掳走。”

“这可怎么办!”邢伟颇为踌躇。

此时,那个化作影子的人遁行到了邢伟五十米以外,他的实体从影子里钻出来,现出了古丽拜大师的身形。

古丽拜也有些惊骇邢伟的实力,不仅能发出雷电系的法技,而且还会使用紫印诀,这让他想起在南苍郡时遇到的两件事情,其一是南苍郡守那次派兵解救他儿子,其中的三十人被紫印干化杀死了;其二是他们进山去寻找苦灵参,不料有人暗中打劫,把找到苦灵参那六个全杀,所用的手段是雷电法技和赤血咒。刚才瞥见这小子曾经发出一道红光,很符合赤血咒的状态,难道在南苍郡发生的那两件事就是这小子干的。

想到这,古丽拜大师火气上涌,大有杀死邢伟而后快的心态。

他怒喝一声:“暗影遮天。”只见他身上那件黑袍陡的飞起来,急疾地飘向邢伟的头顶,在其头顶上扩展成一张巨大的黑幕,长宽大约都在十米左右。

邢伟想凭个人能力逃出这张黑幕的覆盖面实在不可能。

那张黑幕罩了下去,遮住了邢伟的身影,然而却没有裹住任何东西,倒是有一个紫色的人影透出了黑幕。

古丽拜大师知道那是紫化影透,可以令一个人透过任何物体。他事先就想到了这一点,已在手中凝结一颗毒物弹,只要邢伟一现出实体,他就会将毒物弹抛出去。

毒物弹虽然很小,但爆炸时的覆盖面积大,邢伟很难完全避开。

可是邢伟一现身,他脚底就立现一轮紫色的光圈,向上喷射出紫光。

当古丽拜大师的毒物弹攻到的时候,邢伟已随着他脚底下光圈的消失了。

古丽拜大师心中一惊,这小子上哪去了?

但他随即就想到了…紫印传送!。

他连忙使用影遁,身体在融进影子的那一刻,他抬头向上看去,一轮紫色光圈乍现在他的头顶,邢伟就正从中钻出来,手持雷元矛向下击出一个雷元爆。

古丽拜及时缩进了他的影子里,避开那一记雷元爆,驾驭着影子疾速逃离,在距离邢伟较远的地方现身,随即收回了他的黑袍。

邢伟落在地上,猛地又向侧方弹跳,躲过从正前方袭来的一道火焰。

接着,又有其它攻击向他招呼过来。

邢伟暗骂:那帮王八蛋只敢躲在林草和树冠间对自己展开过来,有本事过来和自己面对面的打。

此后,那个古丽拜大师变得十分谨慎,不轻易向邢伟发出攻击,唯恐一击不中,便遭到对方诡异的反击。

他快速地游走,与邢伟保持着距离,试图接近噬魂幽烟的明纤纤。

杀不杀邢伟对他来说不重要,关键是掳走明纤纤,从她的口中问出乌金钢的下落。

但邢伟看出了他意图,岂能让他得逞,他只要朝明纤纤走过去,邢伟的电流击就接连干扰他,从不射击他的身体,只是挡住他的去路,他若向前走就必定被射中,假如停在原地,就丝毫不会受到任何威胁。

古丽拜大师倒是可以使用影遁贴着地面过去,但影遁收招的时候,也就是他从影子钻出来的那一刻,会有极为短暂的显体过程,大概是在0.1秒以内,在这0.1内他是不能动的,万一这时候他遭到攻击,根本无法躲避。

当然邢伟不知道这一点,只是古丽拜自己担心而已。

古丽拜考虑了一下,用感知力联系藏在四处的那七位魔法师,让这些人直接奔出来与邢伟近战,这样邢伟就顾不上阻拦他。

用感知力交流,需要双方先设定好一个“代码”,,通过感知力不同节奏的振动,来确定对方要表达的意思。

古丽拜早在监视明纤纤的时候,就商定好一套感知力代码。

本来隐藏在四周各处的那七名魔法师都冲了出来,奔行中朝着邢伟发动各种攻击。邢伟东闪西挪、前跃后跳,好一通躲闪,才将这些攻击避过。

那些人随即就到他的附近,最远的也没有超过五米,把他围在中间,各个都是使用起近身魔法,朝着他招呼过来。

蓝子英再次施展紫化影透,使得呈现于虚无状态的邢伟顺利地从包围圈中穿行出去。

随即,邢伟转体回身,蓝子英从他怀里跳出,二者一起发出攻击,一个使用焚化咒,一个使用紫印干化,红光和紫色流火并列发出,一左一右,覆盖面十分广大,彻底将那些人笼照其中。

但那些人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大都经历过大的阵仗,临战的经验和反应力都不弱,只是实力有高有低。一见紫光和红光笼照过来,除了两个风系魔法师用瞬间移动避逃之外,其他人都撑起了各自魔法形成的防护罩,使用藤条的那个魔法师,将藤条一圈一圈缠绕在自己周身,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就像给自己织了一个密不透光的笆篓;而火系、水系、土系的魔法师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能够使用元素形成盾牌或者屏障之类的东西。

但即便如此,两个魔法等级在五级以下的魔法师,也未防御住紫色流火的破坏力,被干化之气渗透了他们防御,侵染到他们的身体上,迅速变成了干尸。

而在焚化之光笼罩下的那两名魔法师则安然无恙,毕竟邢伟的法力尚浅。

一见蓝子英现身,余下那六名魔法师,都将它认出来,个个惊骇异常。

那可是宇阶魔器!他们万万不是对手,能与蓝子英对上个一招半式倒有可能,长期拼斗必死无疑。

他们都撒腿就跑,各自使出最快的逃命本事,朝着四处的林草疾奔。

蓝子英岂会轻易放过他们,追不了全部,却总能逮到一个两个。

它领口上的蝠牙剑发出一道极细的光线,首先射中那个使用藤条的魔法师,穿透了这人的心脏,送他命归黄泉。

紧接着,那道光线向一侧移动,扫到一个火系魔法师的双腿,一下子将其切断。

那人的上半截飞扑在地上,而他的两条腿则跑了两下才倒下。

他惨叫连连,疼得在地上打滚。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