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事不关己

接下来,三人又开始兜圈子,邢伟避让,另两个人追堵。

随着时间的延长,那两个风系魔法师得出这样的结论:直接抓捕邢伟很难,只能另想办法。其中一人的目光扫视一圈,见不远处的草丛里露出一只人脚。

他立刻奔了过去,见草丛里面躺着十来个人。

这十来个人,自然是明纤纤的那些朋友,先前中了噬魂幽烟的毒,后来被邢伟从各个隐藏处搬出来,并排放在一片草丛里,等待云翔找水回来。

此时,这名魔法师看到了他们,心中顿生一计。

他快步走到草丛里,将一个人搬出来,用手掐在这个人喉咙上,对着邢伟喊:“小子,你赶快束手就擒,不然我杀了你朋友。”

邢伟循声看去,心中登时一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以纤纤的朋友作为要挟,自己还真是不能不管。

但他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依然在快速游走,与另外一个魔法师保持着距离。

他朝那个要挟他的魔法师喊了一句,用的是萨鲁语:“随便你杀,反正我和他们也不熟,这次只不过是搭伴游猎而已。”说完,他把头偏向别处,不在看那名要挟他的魔法师,而手里的雷元矛却已蓄满了电流,准备给那人来个加强版的点雷击。

“既然你如此说,我就杀给你看。”那个魔法师恶狠狠地说。

随即,他掐着那名人质的脖子,将其提起来,打算捏段其喉骨。

蓦地,邢伟向这边一个甩手,一道强大的电流疾速射来,眼看就要击中他的大腿。

他松开人质,猛地向一侧蹿出,但还是晚了一步,那道电流从人质的脚下而过,擦中他的大腿,虽然没有全中,但也电得他下半身一阵发麻。

邢伟疾速地赶过去,意欲借此机会救下明纤纤的那位朋友。

另一名魔法师朝他前面发来一个旋转的风圈,企图阻止他,但他一个飞身纵,就从那个风圈上方跳过去,凌空又是一个点雷击,击向挟持人质那名魔法师。

此人刚刚缓解掉上一个点雷击的效果,就又被这个点雷击射中,身体再次进入触电状态。

邢伟很快就到他眼前。

但另一个魔法师速度也不慢,他使用了瞬间横移,堪堪挡在邢伟前头。

“雷元爆!”

“风龙天击!”

两人几乎同时发出法技,邢伟的雷元矛刺出,爆出一个大雷球,而这名魔法师就直接使出风系魔法的七级法技――风龙天击。

只见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在他周边升腾而起,一下子将那个大雷球和邢伟卷了进去,但大雷球的边缘已经触到他的前胸,他不可避免的遭到电击。

而邢伟却被龙卷风卷到了天上。

风力很大,疾速旋转,身在其中的邢伟,就像甩干筒里的衣服,眨眼间就转了数十圈。

等龙卷风停下来,邢伟已被送到了五十米的高空。他头晕目眩,胃里一阵恶心。

这是人在疾速旋转下的必然反应。

邢伟开始向下跌落,口中惊叫起来,由上至下拖出尖锐的长音。

很快,他就要砸在地上了,不能自救的他似乎就有死路一条了。

而那两名风系魔法师却不能让邢伟死,因为邢伟是古丽拜大师点名活捉的人。他二人想从古丽拜大师那拿到更多的佣金,就必须把活着的邢伟交给古丽拜。

先前身中电流击的那个魔法师先回复过来,发出一道风圈垫在邢伟的身下,减缓了邢伟落地的势头。

邢伟随着那道风圈转了两下,就落在了地上,口中吐出早晨吃的食物,身体勉强能动,但绝对站不起来了。

此时,另一名魔法师也恢复过来,见自己的胸前一片焦黑,心中不免惊骇,这小子的雷电法技委实厉害,自己只触到雷球的边缘,却也被电击成这般模样。

他们两个来到邢伟凡人身边,见邢伟已经没有了反抗能力,都不禁得意起来,其中一个说:“小子,你还是毛嫩呐,终究未斗过我们这两个老家伙。”

“哈哈…”两人一同笑起来。这时,一条长长青藤伸了过来,贴着地面即快又轻地向大笑的二人接近。

这二人正在得意当中,笑声又掩盖了周围的轻微动静,所以他们没有察觉到身后的这根长藤。这根长藤伸到其中一人脚跟底下,猛地向上抬起,就像眼镜蛇一样骤然发出攻击。

这根长藤的前端很尖锐,一下子刺进那人的后腰,从小腹透了出来。

“啊――”这人发出一声惨叫,疼得无以复加,脸部的肌肉都扭曲起来。

两人几乎是同时向后看去,一个是转头,一个是转身,看见那条长藤是从一片草丛里伸出来的。

那条长藤迅速回收,从那名魔法师的身体里抽离,带出一道血水。

那名魔法师前后喷血,很快就失去了知觉,软软地瘫倒在地。

另一名魔法师怒不可遏,朝着那根长藤伸来的方向狂奔。他知道这根长藤名叫青韧藤,原属于他的一个同伙,但他的那个同伙已经死在蝠牙剑下,肯定是有另一个人拿走了这根青韧藤,并懂得使用青韧藤的方法。

青藤蛇舞!

那个女子将青韧藤一圈一圈套在身上,就像呼啦圈一样疾速旋转,将袭来的逆风圈给绞碎了。青藤蛇舞是魔植系的**法技。

魔植系盛行于绿然大陆,与其它任何魔法都大不相同,严格来说它不能算是一种魔法,只不过是一种*控植物的一种技法。

*控者利用感知力与一种植物进行沟通,使其能为自己所用。但不是每种植物都能*控,最起码这种植物本身就要有一定的灵性,而且具有较强的攻击力,不然也不能拿来作为武器。灵性越高、攻击力越强的植物,都会被习练魔植系的人视作珍宝,比如说云翔留在那个山洞里的轮回法葵。

它长到一定地步,就会拥有灵智,其内逐渐孕生出一种独特的魔法,随着它的长大,这种魔法的等级也越来越高。

青韧藤与其相比,就要差上十万八千里,可以说是污泥之别――轮回法葵堪比宇阶魔器,而青韧藤只能和月阶法器相提并论。

那女子用青藤绞碎了逆风圈之后,迅速的展开反击,使用一招“直藤横振。

那根长藤在她感知力的驱动下直刺出去,在那名风系魔法师侧身躲过之后,猛然横向摆动,犹如闪电剧烈扭曲,藤条的一处击打在那名风系魔法师的胸膛上。

“啊!”这名风系魔法师一声痛叫,飞摔出去。

那条青藤追击过来,噼里啪啦一通乱抽,幻出无数道“鞭影”,将那名魔法师笼罩在内。

魔植系五级法技之一:青藤鞭挞!

那名风系魔法师在地上连连滚动,躲过多次青藤的抽打,只中了那么一两下,但身上也现出了深深的血痕。

他躲避中发出一记风刀,射向那个女子,不求伤到对方,只求打乱对方的进攻节奏。

他的目的达到了,那记风刀致使那女子的攻势缓了一下。

他趁机站了起来,手中法杖往前一指,在那女子的左右形成一个风系的六级法技――双风错!那女子两侧的空气骤然凝成两片厚厚的风墙,并不是相对的,而是相互错开一些距离,假如它们对冲过去,正好将那个女子夹在中间。就如同两烈火车交错而过,同时挤擦中间的一个物体。

它们威力也就在于此,就是利用错擦之力击杀目标,但这不是双风错的最大优势,能够有效的防止对手前后移动才是它的关键所在――两道风墙各从一侧交错相冲,目标无论是往前进,还是往后退,都会被其中一个撞上,当然目标也可以向上跳,但风墙是无形的,只有在发动时,才暴露出威势,倘若目标这时发现,就已完了。

然而,那女子却好似未卜先知一样,在风墙没有交错而来之前,就拔身而起,窜到三米之上,那两道风墙恰恰从她脚底错过。

那女子之所以能事先预料危机,全凭她灵敏的感知力,虽然她本身不具备法力,但感知力却优于一般魔法师,就算不是有意释放感知力,也可以察觉到周遭细微的变化,这正符合魔植系高级魔法师的特点。

那名风系魔法师立刻补招,法杖向那个女子一指,打算使用风之束缚。

他觉得那女子身在空中,没有借力点,就无法躲过这一招。

可那女子的青藤击向地面,绷得笔直,仿佛变成了一根棍子,支撑她飞向高空,而后从空中俯冲而下,迅疾地收回青藤,又使出青藤鞭挞这一法技,幻出翻飞的鞭影,击向那个风系魔法师的周身各处。

风龙天击!

那名风系魔法师仓促间使出七级法技,在自己周边升起旋转的龙卷风。

那女子知道不敌,急忙收招,将青藤密密匝匝环绕在身上,意欲编织成一个密不透风的“笆篓”。

但是她的“笆篓”刚刚编织到多一半,她就已经撞进了龙卷风里,随着疾速循环的风力转起来。

她的身体失去了平衡,意识却没有紊乱,迅速地将那个“笆篓”编织完成,使她基本与外面的龙卷风隔绝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