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星石牢笼

二人说话间,又有数个飞轮、七把飞剑和一个巨大的圆盾从树丛中飞了出来,却没有直接加入战场,而是漂浮在“星石牢笼”外围。

随后,从树丛中蹿出六个人,五男一女,所穿的衣服大抵一样,紫色上衣,蓝色长裤,胸口都带着一枚勋章,好似绽放开来的邢花。

看见六人胸口勋章,云翔说:“他们是蓝紫帝国的人。”

“呵!”邢伟高兴起来,“不会是我的援兵吧?”

不错,那六个人正是拿着法令寻找蓝子英的那六位,邢伟先前听蓝子英说过,蓝紫帝国派人过来了,所以他便有了这种猜测。

云翔看他一眼,说:“先看看情况再说。”

蓝紫帝国的六人也注意到附近的尸体,都露出惊讶的神情,随即各自不禁担心起来,当看清七个死者中没有一个年轻人,他们的心才放下了一半――他们来海伦帝国的目的,就是接应和蓝子英在一起的年轻人。这是临行前蓝紫帝国皇帝交代他们的重中之重,并告诉他们那个年轻人叫邢伟。假如现场的死者中有年轻的人话,他们就不免担心自己所要接的人有可能死了。但此时看来,没出现他们担心的那种情况。但也不能完全令他们放心,也许邢伟在其它地方遭遇不测也说不定。

他们暂时抽不出身去验证这件事情,需要先解决被“星石牢笼”困住的四个人。

这四人在“星石牢笼”里不断反抗,各展所能急欲打开一个缺口。其中有一个雷电系法师,他发出一个雷光阵,在同伴数个火球配合下,终于将“星石牢笼”攻破了。

但他们见到眼前的情景,都有些傻眼了,对方所有的武器团团将他们围住,他们不管往那个方向走,都有武器等待他们。

他们干脆不动了,其中一个朝对方色厉内荏地说:“你们不要*人太甚,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们为什么要伏击我们?”对面六人中的肖波问。

原来那逃命的四个人是古丽拜一伙的,他们原本是六人,在古丽拜的吩咐下,去阻击从后方过来的不明来路的六个人。

可他们即将动手时,那六个人却已通过感知力发现了他们。

双方即刻展开大战,实力倒是一时难分高下,但时间一长,蓝紫帝国的人逐渐占据了优势,将阻击的他们六人中的两个杀死,其它四人就逃跑了。

而这时,海伦帝国的那位公主,也带着他的六个侍卫赶到。先前,他们察觉到这片山区发生法力拼斗,不止一处,分别在两个地方,他们于是顺着山路速速行来。

但那位公主行动不方便,必须由她的六个侍卫抬着她和她的轮椅行进。等她们赶到第一个战场,肖波六人已经打完了,正追着那逃跑的四个人而去,都顾不得理会刚刚赶来的她们

此时此地,听到肖波的问话,对方四人中说“兔子急了也咬人”的那个人说:“这只是一次误会,我们把阻击的目标搞错了。在这里先给各位道个歉,希望各位不要计较。”

他这话当然是敷衍之词,他们虽然不知将要阻击的目标是何人,但只要是往这个方向来的,他们都会想法拦截住,以防来人有可能妨碍古丽拜的主要计划。

“搞错了?哼哼…你们不搞清楚就下杀手,就更该死!”肖波冷冷地说。

双方无法和解,就只能用战斗来解决,两方人都拉开了架势,眼看就要开打。

就在此时,那位海伦帝国的七公主和她的六名侍卫赶到了。其中一名侍卫高声喝止:“且慢,你们都是些什么人,竟敢在我们海伦帝国境内私自斗杀,简直目无吾国法纪。”

听到那位侍卫的喝问,肖波转过身来,问:“诸位难道是海伦帝国官家的人?”

那名侍卫掏出一个令牌,展现给肖波看。

肖波略微一惊,原来这些人是海伦帝国皇宫的大内侍卫。

他朝那个侍卫行了个拱手礼,随后也亮明身份,言明己方来这的目的,以及他们为什么要追杀那四个人。

“噢,原来诸位是来找邢宇公子的,我等不知,不免有些失敬。不过,诸位不管是何理由,在吾国境内私自杀人总是不对的。即便对方是邪恶之徒,也应该活捉交予吾方处置。”。那名侍卫先施以礼数,后义正言辞地说。

肖波解释起来,说他和五个同伴也是无奈,阻击他们的人下手不留余地,他们若不以牙还牙,就很难自保。

那名侍卫倒是相信此话,对肖波说:“那么,现在这件事就交给我们处理吧,你们就不要再围杀那四人。”

接着,他对那四个人说:“你们即刻放下手中的法器,束手就擒,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那四人来自八丈岛,原是多个国家潜逃的重犯,一旦海伦帝国查明他们的身份,一准会被遣送回国,接受应有的惩罚。

投降也是死路一条,还不如搏一搏呢。但这四人都心知肚明,硬拼肯定是不行的,只能另谋他法。

他们向四周看了看,见那六名侍卫围绕着一个坐轮椅的女孩,想来这个女孩定是个重要人物,假如把她抓到手作为人质,大抵就可使己方安全脱身。

这四人迅速地用感知力交流了一下,各自先在体内形成法技,随即一名火系魔法师出手了。他双掌分向两方人推出,发出两个火球,火球在运行中爆开,形成纷乱的火雨,覆盖面很大,袭向肖波等人和公主的六个侍卫。

水之屏障!

分盾术!

这两方人分别展开防御技能,那公主的一个侍卫结出一面宽大而又坚固的水之屏障,而肖波一方,确是由驱动盾牌的那个人,将厚重的盾牌分解成多个,紧密地拼接在一起,彻底将那些火雨遮挡住了。

也就是在此时,对方的另外三人展开行动,其中两名是雷系和风系魔法师,这二人各自使出群攻的法技,分别朝着两方人轰出。

而另外一名是光系魔法师,他使出一个“彩虹之桥”,把自己传送到那位公主的头顶上。

只见一道彩虹从他头顶升起,在他与那位公主的头上架起一座七色的“桥梁”。他顺着这座“桥梁”疾速地穿梭,瞬间就到了那个公主的上方。

那公主的六名侍卫来不及防范,这位光系魔法师以为自己就要得手了,不料,那位公主突然出手,右手猛地向上一指,口中轻叱:“盐晶封锁!”

她的右手指尖上乍现出一团白色氤氲,迅速凝结成透明的盐块,恰好将那名光系魔法师包裹其中,犹如水晶一样禁锢住一个人,情形奇异诡谲。

紧接着,她把那个大盐块往前一甩,砸在了地面上,同时口中喝令:“盐晶爆散!”

那个大盐块轰然爆开,激射出无数碎屑,横冲直撞,形成一朵针状的盐花,其内的光系魔法师已被盐晶的碎屑攒刺的千疮百孔,在爆散力的冲击下,飞上了天空,由下至上划出一声惨叫,而后重重的摔在地上,痛苦地扭曲了两下,就不再动了。

不远处,躲在草丛里的邢伟看到这一幕,不禁瞠目咋舌。

这丫头看来弱不禁风,没想到如此强悍!

他旁边的云翔直接轻声叹异:“海系魔法果然厉害,不愧是海伦帝国的镇国之技。”

“什么是海系法技?”邢伟问。

“海系魔法是在水系魔法上衍生出来的,两者有相同之处,却也有大的区别,总得来说,海系饱含的更广,不仅可以*控水质,也可以引导海水里包含的物质,比如说盐分。其威力也比水系魔法要强上许多。”…….二人说话间,场地边缘的那位公主已经发出命令:“你们六个一起攻过去,活捉那三人。”

虽然是命令,但她说话的口气却是平平淡淡。

“是!”她身旁六名侍卫郑重地应声,其中五名立刻朝前奔去,而另外一名却犹豫了一下,说:“公主,我们都过去的话,您的安全……”

他没说完,那位公主就明白他的意思,说:“我可以自保的,你去吧。”

“是。”这名公主的侍卫和肖波等人联手向对方剩余的三人攻去,结果可想而知,那三人本就势单力薄,单挑倒有可能打赢,却无论如何也经不起这么多高手的围攻,没有对抗几下,三人就顶不住了,纷纷朝各处猛逃,但十二位高手,又怎么可能让他们逃走。

他们没奔出几步远,其中两人就分别被水系和驱动系法技击中,先后栽倒在地,再也起不来了。

而剩下的那人是风系魔法师,他使出了一个瞬间移动,顺时就蹿出五十米远,侥幸躲过了身后的全部攻击。

但他不幸的是,他所去的路径正好从邢伟和云翔旁侧经过。

当他从这二人身旁疾速而过时,邢伟猛然转身向后,发出一个紫印僵直,追着他的身影而去。

他在前方二十米处,恢复了正常速度,刚要拔腿就跑,却被一星紫火击中了后背,身体立时被紫火包裹,变得僵硬麻木,在惯力的驱使下,向前栽倒。

邢伟和云翔跳起来,朝着他奔去。

云翔本想用青韧藤直接杀死这人,但到了近前,邢伟却阻止她:“先胖揍他一顿,再杀。”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