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没打过瘾

说完,邢伟就展开拳脚,也不讲究什么套路,连续猛烈地击打在那人身上。

云翔先是愣了愣,后觉得如此虐人也不错,发泄一下暴力情绪有益于身心健康,于是就加入虐人的行列。

两人就跟市井无赖打架一样,拳头挥舞着,两脚猛踹着,雨点般打在那人身上,传出乱糟糟的“砰砰啪啪”声。

不远处的两方人都惊诧地看着这一幕――突然冒出两个人来,实在大出他们的意料。

肖波第一个认出邢伟发出的紫火是紫印僵直,虽然他以前也没见到过,但他作为蓝紫帝国皇家护卫的头领,对本国的最厉害法技之一紫印诀还是比较了解的,即便那都是书面上的或者是口头传述的。

他不禁高兴起来,看着邢伟的背影,心想这人就应该是己方要找的那位邢伟公子,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习会紫印诀。

他所带领的五人也相继有了与他大抵一样的观感和猜测。

他说的是蓝紫帝国的语言,邢伟完全听不懂,只知道对方肯定是在问自己话。

他回过头用萨鲁语对肖波说:“你先等会儿,我还没打过瘾呢。”

““呃?”肖波不禁愕然,这位公子还真是个奇葩,性情异于常人,非得打过瘾才顾及别的事。

肖波以前经常执行外派任务,对各族语言都有一定了解,能够听懂邢伟所说的萨鲁语。

砰啪…”邢伟和云翔继续狠揍那人。

云翔打得一时兴起,竟忘了自己的淑女形象,撸胳膊卷袖,拳头挥舞得那叫一个猛烈。

被打的那个人趴在地上,早已嘴角流血,浑身肿痛,成了一副猪头样。

他倒是有反抗能力,曾经反弹起来意欲反击,但邢伟和云翔反应何等之快,他的身体刚刚弹起一尺多高,就被这对“夫妻党”各出一脚踩了回去。

直至打得那人鼻青脸肿、肋骨断折、再也爬不起来之时,这二人才停手。

云翔捋了捋额前的乱发,恢复了淑女的样子,看了看肖波等人。

邢伟回过身来问肖波:“你刚才问我什么来着?”

肖波用萨鲁语回答:“我问您是不是邢宇公子。”

“我是叫邢伟,但不知是不是你找的邢宇公子。”邢伟说“呵呵…”肖波笑起来,“那就对了,我们就来找您的。我们是蓝紫帝国的皇家侍卫。”

邢伟说:“噢,原来你们就是啊,先前小紫跟我说过,说有蓝紫帝国的人来找我们。”

“小紫?”肖波疑惑起来,一时没想到是蓝子英。

看出了他的疑惑,邢伟说:“小紫就是蓝子英。”

肖波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在蓝紫帝国里,除了太皇和皇上,每个人都得称呼蓝子英一声“尊者”,怎么到了他嘴里,就成了小紫。

“那个…”肖波的表情十分不自然,“紫印尊者去哪里了?”

“去救人了。办事一点不利索,到现在还没回来。”邢伟有些埋怨地说。

“你小子又在说我坏话!”

就在这时,邢伟背后的丛林里突然传出紫印的声音,谁也不知这家伙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大家循声望去,见蓝子英穿在一个女子身上,提着这个女子飘行,刚刚从两个树冠间钻出来。

那个女子正是明纤纤,她还没有醒过来,但看起来没受什么外伤。

“她怎么样子?”见蓝子英到了近前,邢伟问。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过一会儿就可能醒过来了。”说着,蓝子英就把明纤纤放在地上,脱离她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中。

“下臣肖波等人参见紫印尊者。”旁边的肖波他们齐齐向蓝子英行礼,说的是蓝紫帝国的语言。

蓝子英侧过身来看他们:“这些哩嗦的俗套就免了吧。主人有没有什么指示让你们代传给我?”它口中的主人是邢宇莫沉。

肖波说:“太皇要求尊者速速带邢宇公子回去。”

“我当然想快点回去,但也要看这小子的意思。”蓝子英指的是邢伟。

蓝子英飞回邢伟的怀里,从其领口处露出两个“眼睛”。

肖波转向邢伟,说:“敢问邢宇公子可愿立刻返回蓝紫帝国?”

蓝子英钻入邢伟怀中,两者立刻用紫印诀法力沟通,双方的信息达到互转,蓝子英能听懂的语言邢伟自然也就明了,邢伟想说什么话也可通过蓝子英翻译成各种语言,然后再转回来由自己说出口。

邢伟用蓝紫帝国的语言说:“我与人有约定,还未到期,所以暂时离不开海伦帝国。”他指的是以推轮椅的差事换取星辰剪、针的事。

“对方是谁,我们可以找他商谈一番,取消这个约定,然后速速回国。”肖波说。

“是海伦帝国的皇帝。但话又说回来,我本身也不想取消这个约定,因为我有利可图。”邢伟说。

海伦帝国的皇帝?!肖波等人全体惊讶,这位邢宇公子还真是一般,居然和海伦帝国的皇帝打起了交道,并且还能从中获得利益。他不会是在吹牛吧,但看他平静的样子又不像是自抬身价。

疑惑归疑惑,邢伟不愿言明详情,他们也不便多问,就暂时把接邢伟回蓝紫帝国的事放一放。

这时,那位公主和她的六个侍卫来到邢伟等人近前。

那位公主问:“邢宇公子,这里发生了何事?”

邢伟把自己一方与古丽拜等人交战的整个过程讲了一遍,但没有提及事情的起因。

听完他的叙述,那位公主脸上略现狐疑之色,但也没有继续问什么。

接下来,就是唤醒明纤纤等人了,云翔取来她先前采回的浆果,在邢伟几人帮助下,把浆果的汁水灌入明纤纤等人口中。

没过多长时间,明纤纤等人就都醒过来了,个个显得迷迷糊糊。明纤纤他们休息一会儿,每个人的大脑才清醒了许多。

这期间,邢伟不忘去收捡战利品,就是那些死亡魔法师的东西,其中有法杖、有光镜、有软甲….反正都一些装备和法器,但都不是什么极品,大多是月阶的法器和装备。

但对邢伟来讲,蚂蚱也是肉,白捡的东西能卖俩钱就行。

其实在市面来讲,月阶法器也不是什么次货,没有财力和背景的魔法师即便到达五级,也大都配备不上月阶法器。

那位公主看着邢伟的举动,觉得他有点像拾荒的,哪里有蓝紫帝国皇家之人的风范。

但她回头一想,这位邢伟本就怪异,就不能以常人的标准来审视他。

随后,她让一名侍卫去询问明纤纤那些魔法师袭击他们到底是为何。

明纤纤不可能告诉他因为乌金钢,就随便编了理由搪塞过去了。

见身中噬魂幽烟之毒的人大抵恢复正常,众人就开始相互之间帮扶着往回走。

在路上,邢伟问蓝子英是怎么将明纤纤救回来的。

在邢伟面前,蓝子英一向不谦虚,这次自是把自己吹嘘了一番,说古丽拜多么得不堪一击,自己只是一招就把他打跑了。

邢伟哪里会信,死缠烂打地*蓝子英说出真相。

最终,他达到了目的,蓝子英经不起他的缠磨,把事情的真实经过讲了一遍。

时间往前推移,回到蓝子英和古丽拜谈判的时候。两者各怀鬼胎,蓝子英想从古丽拜手中多骗些东西出来,而古丽拜则是在拖延时间,企望那两个风系魔法师在蓝子英回去之前抓到邢伟。

直至最后,他联系不到那两个风系魔法师,就知道对方多半遭遇了不测,心里才彻底放弃带走明纤纤的念头。在他心里,不拿邢伟作为要挟,蓝子英根本不会就范,即便他抓住明纤纤,蓝子英也不会有太多顾忌。

也就在此时,蓝子英突发攻击,使的是紫影凝固,产生大面积的紫光普照。

但古丽拜隐藏在明纤纤身后,只露半个头,且二人前面又有众多枝叶遮挡,照进来的紫光可谓是斑斑驳驳,只有那么一星半点落在古丽拜的头上。

古丽拜受到了那一星半点凝固紫光的抑制,但不是很厉害,其身体还是能够活动的。

他立刻启用了影遁之术,在蓝子英疾飘而至之前,融进了自己的影子里。他若是在慢上半拍,就肯定遭到了蓝子英的扼杀,所以他在那一瞬间根本来不及杀掉明纤纤,只能先逃命再说,何况他也不想让明纤纤死,他还没有从明纤纤口中问出乌金钢的下落,只要明纤纤不死,他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古丽拜逃走了,蓝子英没把握追上他,也没有这个心情,带明纤纤回去才是主要的。

听完蓝子英的据实而说,邢伟笑谑起来:“小紫,你办事能力下降了,连个人都抓不住,有愧于你宇阶魔器的名声。”

他没有采用心语交谈的方式,直接说出口,丝毫不给蓝子英留面子。

“你小子找打是不是。若不是我出马,凭你小子的本事,连自保都难,还有脸指责我。”蓝子英怒了…听到两人龃龉的人,除了云翔和明纤纤,都讶然地望过来。

他们不是一伙的吗?却为何打起了嘴仗,还谁也不服谁的样子。

特别是肖波等人,在他们眼里,蓝子英可是尊高的存在,整个蓝紫帝国只有一个人敢指责它,就是太皇邢伟莫沉,当朝的皇帝邢宇亢强对蓝子英说话也是客客气气,可谁想这位邢宇公子却对它丝毫没有敬畏之意,不但如此,还出言揶揄之,委实出乎常理。莫非这位邢宇公子真有本事,就连蓝子英也奈何不了他。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