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劫持

得到爹爹慕轩的同意后,慕灵很快就拥有自由出入慕府的权利。这不,择日便与妙彤碧彤两丫鬟在繁华如龙的正街上闲逛起来了。慕灵听由碧彤劝说戴了一层面纱遮住了美貌,又因为年纪尚小,并未引起多大注意。

早就听说祈天国民生富庶,如今一见,果不其然。整整一条祈天街就有十里之长,期间还穿插着小街小巷,密密麻麻的布置着客栈酒家,衣铺药坊等等,还有许多小摊小户,吆喝着卖些杂七杂八的美食与物什。慕灵逛得眼花缭乱,不一会两个丫鬟和自己手上就挂满了各种小玩意。

妙彤和碧彤直喊太累,慕灵奇怪道:“爹爹不是叫那个什么初寒的来保护我吗怎么这半天了还没见个人影。过来帮我提提东西也是好的呀。”

妙彤不由鄙视道:“人家孟大哥可是慕府第一隐卫,是暗中跟随保护小姐你的,哪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身份。”

“咦?孟大哥?孟初寒?叫的挺亲密嘛,你跟他?”慕灵揶揄道。

本想继续追问妙彤和孟初寒的事,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大喊:“抓刺客,抓刺客啦!”慕灵就被身旁急速掠过的黑衣人撞了一下,被碧彤眼疾手快扶住。三人听了一惊,这种事好巧不巧就碰到了。碧彤妙彤连忙护住慕灵向人群汇集处跑去。

黑衣人来的方向处追来一伙人,领头的是两位丰神俊朗的年轻男子。一个身着鹅黄色镶金边袍子,一个身着纹花暗紫衣,两人一看便知身世不凡。只见紫衣男子运起轻功,飞檐走壁瞬间抓住了撞到慕灵的黑衣人,直让慕灵看得目瞪口呆,原来古代果真有轻功。还来不及惊叹几句,慕灵所躲避的屋檐上突然飞下另一个黑衣人,随手抓住慕灵就跑。

慕灵被黑衣人同伙粗鲁的拖在肩膀上,黑衣人急速的奔走让她头晕眼花,她连连暗叹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运,竟然被绑架作为人质了。

黄衣男子和紫衣男子见状齐齐皱眉,连忙追上劫持慕灵的黑衣人。上前打斗了几番回合,两人因顾及黑衣人手中的慕灵,下手颇为限制,被黑衣人借机会逃走。另一边的妙彤见状,急的哭了起来:“小姐,小姐她可怎么办啊!”

碧彤冷静道:“别急,初寒在暗中,以他的身手,定不会让小姐有事。想必已经跟上了劫持小姐的人。我们在这等着也不是办法,先回府通知老爷夫人为好。”说罢便与妙彤匆匆回府。

慕灵被黑衣人带到了城外一个偏僻的树林中,黑衣人这才停下。黑衣人警惕的望了望四周确定无人后,放下慕灵便想下杀手。慕灵一急,突然迅速扯下脸上的面纱。黑衣人看了不由得一怔,眼里瞬间闪过一丝不忍,但随即转为冷酷。

慕灵见状心里暗暗道:完了完了,此人竟无一丝人性,连我这么美丽的小女娃也要摧残。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慕灵听到“噗”的一下,是某种利器戳入肉体的声音。眼前高壮凶狠的黑衣人哗的一下倒在了她面前。

“啧啧,这么小的女娃就懂得用容貌惑人,可真是稀奇。可惜这鲁夫不懂得消受美人恩,倒是死得活该。”

一个白衣黑发男子突然出现在慕灵身旁,轻轻挑起她的脸,细细端详,眼前的女子年纪尚幼,眼神清澈却深若幽潭,有种不符合年纪的深沉和冷静。让人望了便不由得甘愿沉溺。心里不禁一阵感叹,的确是个资质颇佳的小美人,不然也不会让暗夜死侍这群心如止水的怪物都能呆滞一瞬。

白衣男子打量慕灵的时候,她也在同时打量眼前可能是自己救命恩人的人。只见眼前男子黑发与白衣一样飘逸,面如冠玉,漆黑的眼眸如黑曜石一般,略带邪魅的眼神深处却是寒冰一片。听到男子略带挑逗的话语。慕灵不禁撇了撇嘴:“只能怪我自恃容貌过高不能自救,还多谢公子举手之劳救小女子一命。不知道恩公是?”

男子听了哈哈一笑,正欲开口,慕灵像是想到了什么:“你……你就是那个该死的孟初寒吧!”白衣男子一愣,慕灵见他这样觉得自己猜得八成不错了,继续喋喋不休:“身为慕府的侍卫,就应该不离三步紧紧保护我这个慕府的千金大小姐,我就不应该遭遇今天这样的事,虽然你最终还是救了我,我可不会感激你,我的精神损失费惊吓费可怎么赔?待我回去禀告爹爹你的失职,哼!”

不待男子解释,慕灵正想像电视剧中的女侠一般甩袖而去,留给他人一个潇洒的背影。树上又猛地窜出一个青袍戴面具的男子,只见其刷的一下单膝跪在慕灵面前,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

“属下孟初寒来迟,请大小姐赎罪。”

慕灵顿感一阵乌鸦仿佛从头上飞过,有些不好意思的回过头,白衣男子抱着拳,正好笑着看着她。

“额……对不住,我认错人了。”慕灵觉得十分尴尬,刚才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实在是有些过分。

白衣男子嗤的一笑:“大小姐的道歉我可受不住,不过在下十分好奇,这精神损失费又是什么东西?”这,慕灵语塞,这现代的东西该怎么跟他解释呢?男子见慕灵不语,笑着摇摇头:“既然你的护卫已经到了,我也不便久留,告辞。”

“等等,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慕灵急问。

“厉梦尘!”声音未消,人已无踪。

“慕小姐,请尽早跟属下回去,慕大人和夫人在府中等得焦急。”孟初寒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慕灵看了看不远处黑衣人的尸体,一阵恶寒,正欲与孟初寒离去,这时刚才追寻黑衣人的紫衣男子和黄衣男子却姗姗来迟。

黄衣男子见到孟初寒正欲动手,一旁的紫衣人喝道:“洛耀,先别动手,此人不是刺客。”

慕灵连忙点头:“这个是我家侍卫,你们要找到刺客在那儿。”说罢指向黑衣人身亡处。洛耀上去细细查看了一下黑衣人尸体,向孟初寒问道:“这人是你杀的?”

孟初寒正欲回答,慕灵抢着说:“当然不是,是刚一个路过的大侠救了我。”洛耀还想问点什么,却被紫衣男子眼神制止了。

紫衣男子来到慕灵两人身前,客气道:“在下欧阳谦,府中聚会遭刺客偷袭,让小姐受到意外之惊实感抱歉,请小姐报上府邸名号,在下择日定上门送上歉礼。”

慕灵回应:“歉礼就不必啦,我父亲是慕轩,只要你跟他解释一下今日发生的事情让我免过责骂就行啦!”

“原来是户部侍郎慕大人千金,他日定上门致歉。我和洛兄还有其他事情,这就先告辞。”欧阳谦说罢便与洛耀匆匆离去。

回府路上,孟初寒一路沉默不语。慕灵向他旁敲侧击问了许多问题,孟初寒却都只是回哦,嗯,不知道这几个简单词汇。气的慕灵直咬牙,心想孟初寒一定是在树上听到她和厉梦尘的对话了,才会对她不理不睬。真是刻薄的冰山一座。

这边的慕灵气的咬牙切齿,孟初寒心里其实别有一番思量,刚才他在树上瞧得分明,自称厉梦尘的男子在黑衣人刚来树林的时候就和他一样在此了。

自己是一路追寻刺客而来,而厉梦尘却像是专门在此等人一般,他等的人会是谁?为何刚巧与劫持小姐的刺客相遇,孟初寒想着不禁皱眉,在慕灵看来以为是他害怕被老爷责罚不禁暗暗窃喜。

回到府中便是母亲上官澜惜的一阵嘘寒问暖和父亲慕轩看似严厉实则关心的责备。出乎孟初寒意料的是,慕灵对厉梦尘出现之事对慕夫妻两人只字未提。慕灵回到自家院落中,自然又是少不了两丫鬟的一段盘问。妙彤起初以为是她的孟大哥救了小姐,不禁开始喋喋不休对孟初寒的英勇神武用尽赞美之词。

慕灵一听气结,不由得再度好奇孟初寒与妙彤的关系,碧彤告之乃是多年前孟初寒曾救过妙彤一命,妙彤从此便芳心暗许云云。慕灵暗道:“不过又是一段英雄救美,美人动心的老戏码。”

如此与两女打趣一番,妙彤碧彤由于今日惊讶奔波有些乏了,便早早睡去。慕灵却是在床上辗转反侧,心中心思百转。终是起身,悄悄走到院落亭台。

此时古代已是深夜,但对过惯了现代人夜生活的慕灵来说时候还尚早。夜凉如水,一片静谧安详,荷花潭水深处有着些许蛙鸣。慕灵在这片安静和谐的环境下渐渐的有了困意,正想起身回房,察觉身后有人,着实吓了一跳。

斗胆转身一看,竟是今日所遇的厉梦尘!这厉梦尘换了一身黑衣,少了白衣黑发那股飘逸之姿,但一身黑衣显得越发冷峻邪魅,只怕自己心理年龄再年轻几岁,也要被这般勾魂摄魄的风姿迷住吧。只是这厉梦尘为何深夜在她府中出没?

说到厉梦尘这边,他今日的确早就在树林里,黑衣人刚要下手时他本无意相救,只是看到慕灵掀开面纱之举,心生趣意,才下手帮忙。他本不是侠义之人,今日下手已是破例。

没想到离开之后回想起与这个十二岁女娃的几番对话,对慕灵愈加不能忘怀,想到她曾自称慕家大小姐,便想夜深来慕府一探究竟。没想到随便进了一个院落就见到了自己挂念着的小人儿。

慕灵张口欲问厉梦尘来此之意,厉梦尘呼啦一声卷起娇小的慕灵,将其抱在自己怀中。施展起炉火纯青的轻功眨眼飞出了慕府。可怜这慕灵窝在厉孟尘怀里,又是一阵头晕目眩,心中却在大喊:老天爷,难不成我又被劫持啦?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