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全城公敌

慕灵正在亭台坐着,听到本来聒噪不停的妙彤突然安静下来。就知道谁又来了,回头一看,果然是洛耀。洛耀今日一袭水蓝色长衫,衣领是金色木槿花镶边,头戴羊脂玉发髻,腰束金玉带,在慕灵看来就是一副暴发户打扮,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家有钱似得。

偏偏这暴发户生有一副风流俊逸的脸,特别是他一双勾魂的桃花眼,时时刻刻都在放电一般。怪不得引得全城少女妇女为他疯狂。旁边的妙彤早就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要说是别家小姐,见到洛耀来访,定是开心不已,可慕灵却觉得烦不胜扰。自从那日将洛耀一人抛在自家花园后,洛耀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天天来慕府找她。

还时不时带些劳犊子新鲜玩意儿来哄她,前儿个说是送上南疆移植过来的曼珠沙华,昨儿个送上凤来国出产的连城玉璧珠宝。

这今儿个,慕灵瞅了瞅,这洛耀竟提了一把古琴来,直接将其往石桌上一摆,废话不说二句就开始弹了起来。琴音虽好,慕灵这个现代人可不懂这些,她向来听不进去高雅的丝竹之音。这琴音倒像是催眠之曲,慕灵无奈得听着,心里暗想:洛耀啊洛耀,就算你是俞伯牙,我也不是你的钟子期呀!

这边洛耀一曲终了,心里正得意。自己的琴素来是祈天城一绝,多少官家小姐千金求之。

可他抬头一看,不由得一脸黑线。这慕灵竟然睡着了!

不知是不是慕灵那日在洛耀的琴声中睡着打击到了洛耀。这几天洛耀乖份了许多,没有像往常一般日日来扰,这倒让慕灵清闲了许多。人一清闲就容易多想,这不。又是一个深夜,慕灵来到上次遇到厉梦尘的地方,心里想着,这厉梦尘自那日将她送回院落后就再也没有来过。

慕灵不由得再度感叹古代人联系方式的匮乏,如果厉梦尘不再来找他,自己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呢?心里想着愈加失落。这时妙彤碧彤匆匆跑来,妙彤惊喜得说道:“小姐,你快去你院落看,真的好美!洛公子真是有心。”

慕灵一边寻思这洛耀清闲了几天不知道又鼓捣了什么花样,心里并没有多少期待,可回到自家院落进门一看时,顿时惊呆了。准确的说,是被自己院落的情景美呆了。

只见自己并不大的院落里密密麻麻布满了飞来飞去的萤火虫,起码有上千只。在黑夜这片最佳的布景下,院落变得犹如梦境一般,真的是美极了。

慕灵两世为人也没有见过这种阵仗,只见洛耀从深处走出,在月光和萤火虫微微的绿光下,他的肌肤透着如玉的光泽,一双桃花眼显得分外深情款款。

洛耀缓缓走向呆住欣赏美景的慕灵,道:“喜欢吗?我跟手下一起在郊外连夜捕捉了三夜,才刚好能将你的院落填满。如果不喜欢,我可要伤心死喔。”

慕灵看到他依然放电的双眼下浓重的黑眼圈,心里有点感动倒是真的。于是轻轻说了声:“谢谢。”

洛耀听了正高兴,慕灵又冷不防浇了盆冷水:“告诉我你接近我的真正目的吧。”

她才不信洛耀口中所说什么才子佳人一见钟情的说法,那日洛耀明显想从她这打听厉梦尘的消息,不过被自己回绝了这才想花样来讨好她。慕灵不免yy这洛耀钟情之人八成是厉梦尘也说不定。

萤火虫不知是被洛耀用了什么法子,在慕灵的院落里徘徊了好久才渐渐飞走散去。洛耀当然不会说出实情,依然嬉皮笑脸的贴着慕灵说:“慕小姐这样说可真是让洛某伤神,洛某自树林一别就对慕小姐你念念不忘,第二日便上府求见小姐。我对你的感情绝对是日月可鉴,天地可明。”慕灵自然不会把这话听进去,看到美景不在,就进屋了。

只是这洛耀说完后,自个心里却变得迷茫起来。自己百般讨好接近慕灵,真的只是因为那个目的吗?

自萤火虫一夜后,洛耀不再时不时登门,但珍贵稀有的衣锻首饰仍是源源不绝的送来,还加上一个新玩意——每日一封情书!

慕灵起初还十分好奇情书的内容,看了几天后发现不过都是一些男子对女子多么倾慕等等的浮华诗词云云,接到信后就直接放房间角落一丢便再也不看了。本想着洛耀不来能过个太平日子,想着哪日和妙彤碧彤两人再出府玩玩。

经过绑架风波已有一月,慕灵在府中把能打发日子的活动都用上了,再待着就憋出病来了。可曾想慕灵刚向两人提起,妙彤又是连连摇头。这次她的理由可不是家门规矩,而是:“小姐,妙彤劝你近期还是不要出去了吧,出去多半是性命难保啊!”

慕灵讶异。碧彤笑着解释道:“还不是洛公子追求小姐你的事闹得,现在全祈天城都知道祈天城五公子之首的洛少对小姐穷追不舍黯然**。其他小姐们都嫉妒着了。”

经过详细了解后慕灵才知道,原来自己以前足不出户未曾出席过任何宴席等公众活动,素有无才无貌的臭名声。慕灵十分了解其他官家小姐们的心理,像她这样一个资质平平的小姐,凭什么得到祈天城第一高富帅的垂帘还嗤之以鼻呢?这自然引起了公愤。

这不,她就因此出名了,听妙彤说这几天她府外常有一群群高低贵贱不等的女子集聚等待,只为见她这个传说中的慕小姐一面。

果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想不到她慕灵也有这天,她竟成为了全祈天城女性的公敌!

这不,连爹爹晚上吃饭的时候都来好奇问她与洛耀的关系,还连连赞叹洛耀是个难得佳婿让她好好把握。慕灵不竟气的吐血,这洛耀此番败坏她的名声,这在现代还好,在古代她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晚饭时分将爹爹打发过去后,慕灵在闺房中愁眉不展,唯恐爹爹哪天就把她卖给洛耀了,洛耀一看就是风流成性的人。自己以后难不成就过着天天与洛耀的妻妾争风吃醋的日子吗?她可不想自己重生的日子变成这般涂地。

想着突然听见窗口黑影一闪,心中磕的一跳,有刺客!转眼慕灵就被捂住了嘴巴,她正想挣脱,却听到久违却日日思盼的声音响起。

“别叫,是我。”是厉梦尘。

慕灵此时见到厉梦尘,心里十分复杂,又喜又气,气他这么久才来找自己一点音讯都不给,喜的是自己终于再次见到了他。

厉梦尘见慕灵不说话一副生气的可爱模样,心里柔意顿生,他温柔调笑:“怎么,不想我吗?”

“你这些日子去哪儿了,怎么,怎么这么久才来。”慕灵不敢说出才来找她,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气,人家跟你也不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一定要来找她呢?

厉梦尘听了双眼微眯,心想慕灵这怕是怪自己许久不来找她了,心里一阵舒畅,他突然伸手抱住面前身量仅达自己肩膀的小人儿,说道:“我要是再不来,只怕你就要成为他洛耀的人了。”

“不会的,我才不喜欢他,爹爹一定不会让我嫁给我不喜欢的人。”慕灵撇嘴道。

听到自己牵挂的人亲口说不喜欢别的男人,厉梦尘心底的郁闷才消散了不少。自护城河那晚一别,自己总是有处理不完的事,虽然很想再来找慕灵,总是不能如愿。

自己只能派探子打听慕灵的消息来缓解思念之情,没想到最近总是听到首富之子洛耀和慕灵纠缠不清之事,心底想着愈发放心不下。

其实对于慕灵的感觉厉梦尘也思索了许久,当听到她与洛耀扯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奔腾的情感便再也掩盖不住了,自己年纪不小了,知道这便是喜欢了。

喜欢上一个十二岁的女娃,可能有点稀奇。但是自己可以等,再过两年,等她及笄。到时候自己的大事也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厉梦尘这般想着,便说了出来:“我不会让你嫁给其他人,因为再过两年,我一定上门向你爹爹娶亲。”

慕灵一听呆住了,听到厉梦尘的告白心里是欣喜的,但同时又有很多忧虑。她担心爹爹看不起厉梦尘的家世地位,又担心着两年时间太长厉梦尘会不会变卦。

毕竟他们认识不久,慕灵是个生性多疑**的人,她不知道自己这段前世今生来说都是第一次的感情是否能长久,对于自己的未来也是一无所知,自己要是梁柯一梦突然回去了怎么办?

可是这一切忧虑,慕灵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跟厉梦尘诉说。因此她对厉梦尘的许诺沉默以待。

厉梦尘见了,突然扶住慕灵的肩膀,温柔地说道:“一月不见,甚思之念之。快让我好好瞧瞧。”

慕灵撞见厉梦尘幽深的眼眸此刻正专注而深情的望着自己,不由得心神都陷了进去,不由得暗骂自己,沈灵啊沈灵,愧你还是个思想开放的现代人,这么扭扭捏捏的像什么样子。罢了罢了,就如林宥嘉的那首歌所说,为将来的难测,就放弃现在这一刻吗?

慕灵不想回避,她只觉得此刻,厉梦尘温暖的怀抱让她无限依恋。默许了厉梦尘的许诺。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