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过节

慕灵回到房中,只觉心里隐隐作痛,有种自己被心爱的人抛弃的背叛感。她不禁怀疑这是慕灵这个本主身体的本能反应在作祟,可是为什么慕灵会在听到自己的哥哥慕青成亲的消息反应这么奇怪?

慕灵猜,原来的慕灵对这个哥哥的感情肯定不一般。不由得感叹这个慕灵思想前卫,很可能爱上了自己的哥哥,而那个慕青显然没察觉到自己的妹妹这种喜欢。

怪不得慕灵以前总是积郁成疾,多半是被这段不被世人承认的畸形单恋所折磨的吧。慕灵这般想着,心里的难受感渐渐淡了去,自己的心绪又回来了。

且说这慕青这次回来主要受圣上命令回来领功的,慕青在边疆百战百胜,捷报连连。皇上一高兴,将其连升两品,如今在朝中武官地位极高,正是朝廷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别说这慕青是一介武夫,但他却也是祈天城一大名人,他这一回来,的确是如慕灵所说不知勾起了多少少女的思春之情。

正晚时分,慕灵和慕青一道回见上官澜惜和慕轩时,慕青这才正式向他们提起自己在边**自娶亲之事。只见慕青对慕轩席地而跪,郑重的说道:“请父亲赎罪,儿子不孝,未曾遵循父母媒妁之言就擅自娶妻。只是内人在边疆任劳任怨在边疆服侍慕青多年,儿子也与她两情相悦,”

说到这,慕青脸上浮起一丝思念和幸福的笑容:“又碍于当时情形,便与她结为连理,请父亲母亲成全。“说罢又磕了两下头。

慕灵看到慕青脸上的笑容,心里那股怪异的感觉又浮上来了,赶紧暗暗压制住,却曾想母亲上官澜惜竟向她投去担忧的眼神,慕灵脑中咯噔一下,看来母亲是知道她女儿心中所想的。那父亲?慕灵看向神色如常的父亲,心中甚安。只能向母亲抛去一个我很好的眼神。

慕轩听了慕青的消息后并不是很惊讶,只是问了句不知慕青所娶之女的身份,得知只是在边疆服侍慕青的侍女后,皱了皱眉:“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娶妻了。只怕这样的身份做我儿的正妻,怕是有些为难吧。”

慕青一听刷的一下又跪了下来:“慕青今生只愿娶红莲一人为妻,还望父亲成全。”

“父亲,世上难得痴情种,难得哥哥这么喜欢一个人,就答应他吧。”慕灵不顾心中那股莫名的愤怒和妒意,也下跪求道。

这时,上官澜惜发话了:“老爷,既然青儿与那红莲是情比金坚,这身份什么的也不要太看重的好。正如我们当初一样,你这般坚持,难不成当初老爷看上的是澜惜身后的家室?”

慕灵听府上人说过,当年父亲不过是区区九品芝麻官,却不知为何受母亲上官澜惜青睐有加,娶了门下省千金上官澜惜后才连连升官到至今户部侍郎高位。

慕轩听了这话,这自己宠爱有加的夫人怕是误会了,连忙哄到:“澜惜这说的是什么话,为夫看上的当然是澜惜这个人啦。”回头看了慕青还在一跪不起,只得叹道:“罢了罢了,就这样吧。”说完连忙带着上官澜惜回房好好哄着去了,这夫人生气了那还了得。

慕灵和慕青两人见父亲这般在意母亲的样子,不禁相视一笑。

慕灵回到房中,空荡的房间让心里那股醋味愈发浓重,她只觉自己脑子里反反复复就是哥哥慕青那句:“我慕青此生只愿取红莲一人为妻。”慕灵觉得脑子都快要炸了,她不禁在心里呐喊,慕灵啊慕灵,你当初就不该喜欢上你不能喜欢上的人,如今你哥哥找到自己的幸福,对你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不是吗?

两种思想在如今的慕灵身上斗争良久,最终慕灵只觉两眼一热,两行清泪就这样从她眼里流出,慕灵心里那股莫名的情感与情绪逐渐消散了。慕灵松了一口气,想着这估计是真正的慕灵终于完全离开这个身体了吧。她静静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叹道这慕灵也是一个可怜人,她似乎能看到一缕少女的孤魂从自己心底离去。

正在擦拭着泪水,慕灵听到耳边响起自己魂牵梦萦的厉梦尘独特的性感声音:“怎么了,我的灵儿宝贝,受了什么委屈,跟我说说?”

原来是厉梦尘又翻窗进来了,此刻他正紧张关切的看着自己,慕灵想着自己跟厉梦尘每次相会好像都这样偷偷摸摸,想着厉梦尘每次都小心翼翼进来看自己的样子,不禁破涕而笑。惹得厉梦尘诧异不已,连连叹道少女心海底针。

“灵儿,我好想你,你可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是连心节。”厉梦尘笑着说道。说罢,便带着慕灵到了正街上。

只见平常到了晚上就会变得安静的街上此刻竟比白日还热闹。街上人山人海,在路上慕灵听厉梦尘解释了解到连心节应该相当于她那个时代的乞巧节,俗话说就是祈天国的**节。

街上各摊各户门上都挂上了红色的灯笼,到处都是牵着手相依相偎的情侣们,有的羞涩,有的热情。甚至还有许多人抱着几岁的小娃娃来凑热闹。

摊户也摆上了许多情侣之间常用的信物来贩卖,慕灵逛了几个摊子。只见都是同心结,玉佩等玩意,有不少廉价却颇为精致的东西。

不过慕灵却没有买一个,厉梦尘问她,她甜蜜的说:“我有你送我的玉佩就够了。”厉梦尘听了,觉得十分感动,看着娇美动人的慕灵,心底只觉无限柔情,在慕灵饱满光滑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他们在街道逛了良久,发现有个地方挂满了红色的条子,许多情侣在条子上抒写情话,然后挂在上面。厉梦尘看了,在伙计那儿拿了两条子,慕灵接着一条,想来想去不知道写什么,只见那边厉梦尘已经写好挂上了,她凑过头去一看,却见他写的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矣。

慕灵看了心底一暖,思忖了一下写道: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这句李之仪的诗句最能表达慕灵此刻心中的感受,她就不好意思借鉴一下啦。

两人在一片灯火中紧紧依偎,只觉此刻无限温暖。相信很久以后的他们都会怀念这温暖自由的一晚。

跟以前一样,厉梦尘抱着慕灵回到慕灵的院落,见厉梦尘一副熟门熟路像是回自己家的样子,慕灵又是无奈又是想笑。她不知道为什么厉梦尘从不以自己真实身份,就如洛耀一般正大光明的直接来找他。

厉梦尘自那次护城河跟她谈心后,便再也没提过他家中的事。慕灵想估计是他的身份尴尬或是有不方便的原因吧,她选择无条件相信他,既然他承诺了两年之约,那她就等着。

“什么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高大的人影就飞到他们面前。竟然是慕青!

厉梦尘暗道不好,轻轻在慕灵耳边附语:“我下次再来看你。”

说罢便施展轻功离去,慕青见了正欲追去,被慕灵一把拽住,慕灵急忙解释道:“哥哥,这个人是我的朋友。”

慕青闻言停住,他皱眉问道:“我刚在你院中等你,听到奇怪的声响,出来一看便是你两从墙外进来,灵儿,你经常这样夜里偷偷出去吗?你那个朋友是否可靠?妹妹还是小心点不要被心存不良之人利用了就好。”

慕青刚并没看清隐藏在黑暗中的厉梦尘详细的面貌,但觉得此人身影十分熟悉,他想了很久也没想出此人是谁。若真是自己熟悉之人,为何见到自己不正面相迎?不免担心,如是开口提醒道。

慕灵知道自己掩饰不过去了,也不欺骗慕青。只得脸红解释道:“刚才那个人叫厉梦尘,你可能不知道他曾救过我一命,他,他也是灵儿心属之人。他一定可靠,他刚离去是因为我们地位悬殊,他说他还没有做好让父亲同意我们的准备。还请哥哥先千万别跟爹爹和娘亲说。”

慕青见慕灵脸红羞涩的样子,知道慕灵并没有说假话,这个厉梦尘他从来没听过。不过看自己的妹妹十分喜欢厉梦尘的模样,自己或许要多替妹妹查查这个厉梦尘的身份。

慕青向来宠爱慕灵这个妹妹,见到妹妹撒桥请求,最终还是答应先不跟慕轩和上官澜惜说此事,因为他自己略有同感。自己擅自和红莲结亲何尝又不是先斩后奏的主?不过答应是答应了,慕青却要求慕灵下次把厉梦尘带给他来瞧瞧。

这边厉梦尘逃离慕府后,不禁暗自自责。自己竟忘记身手并不亚于他的慕青回来了。厉梦尘和慕青自然是认识的,只不过这关系有点复杂。只怕下次见面,自己就不得不告诉慕灵自己的真实身份了。

厉梦尘本想等时机成熟了再告诉她,他不确定慕灵知道他对她有所隐瞒是否会生气。还是先回去再说,想到这,厉梦尘便起身回去,他所去的方向,遥遥一看,赫然是在黑夜中威严耸立的祈天皇城!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