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皇宴

欧阳府。

此刻已是午夜,万籁俱寂。欧阳谦在屋内静坐,看似在悠闲的品茶,却时不时抬头向远处凝望,似乎在等待什么消息。只听“啾”的一声,一只飞鸽从黑暗处的高空急速降落,径直飞到欧阳谦手上,欧阳谦熟练的解开信鸽腿上所绑的纸条,扬手轻轻一甩,那鸽子便扑拉着翅膀又遁入了黑夜的高空之中。

只见欧阳谦打开信条,一目十行浏览完信的内容后嘴角不自觉扬起,让刚进来的洛耀诧异不已。洛耀好奇道:“不知欧阳兄有什么喜事,笑的如此开心?”

欧阳谦回答:“刺客的事有着落了,除此之外,我还知道了一个秘密,这秘密对我们以及主上的大事极为有利。”看到洛耀询问的眼神,欧阳谦缓缓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我在户部侍郎慕府上安插了几个探子日夜监视,发现慕府小姐与一个陌生男子交往甚密,这陌生男子很可能就是那日插手刺客事件之人,可惜这男子行事谨慎,行踪诡异。直至今日,才被我们抓到空隙,成功跟踪到这个男子,发现他是皇宫之人。”

“皇宫之人?”洛耀诧异,心想这样事情就复杂了。

欧阳谦说道:“探子回报,此人不仅进了皇宫,还进了祈天殿。”祈天殿便是当今皇上的寝宫,如此深夜出入皇上寝室,多半此男子是皇上身边的人。洛耀知道,洛家近年来,富甲天下,世间百姓都有宁为洛家仆,不为皇家奴之说。

自古以来,无论是权势大的还是财富多的人都会被皇帝忌惮,上个月皇上突然下令查封洛家在苏州一带贩盐的商店,以各种理由禁锢洛家生意。这便是要开始打压洛家了的警告了。洛耀为处理这些产业,日夜奔波,心底郁闷不已。

如今得知那日刺客竟很有可能跟皇上的人有关系,不禁脱口大骂:“这该死的狗皇帝,那个神秘男子八成是他的亲信。”

欧阳谦摇摇头,说道:“我看,并不只如此。这男子行事虽谨慎但随意洒脱很不合规矩,而且他与慕府小姐似乎关系暧昧,你觉得一个只负责办事的亲信能这么出入自由吗?”

洛耀听了暗自思量了一番,猛然醒悟,忍不住脱口而出:“你的意思是,这神秘男子,是他?”

欧阳谦点点头,提醒道:“此事先别伸张,我暗敌明,才能够出奇制胜。我们明天就将此事告诉主上。”

第二日。慕府这边,慕灵正与妙彤碧彤两女在院中玩耍,却听到下人通报洛公子来访。许久没听到这个名字,慕灵对洛耀的名字都有种陌生感了。不过此时的她并不像之前那般担心害怕自己的未来,因为她已经有了厉梦尘的承诺!想到这,慕灵决定跟洛耀说清楚她的心意。

于是,在看到洛耀依然顶着一副风流不羁的脸进来还未开口说出什么的时候,慕灵便上前一反之前冷漠之态,郑重说道:“洛公子。”说完还像模像样的据了一礼:“实不相瞒,洛公子对小女子的心意慕灵心领了,但慕灵已有心仪之人,还请洛公子另择佳人罢。”

洛耀虽然已经知道厉梦尘跟她的关系,但听她这么亲口一说,心里还是有些刺刺的不舒服,他挑眉问道:“喔?我听闻慕小姐向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心仪之人是如何结交的?慕小姐可否告知洛某他府上名号,让洛某瞧瞧自己倒是有何处做的没他好?”语气不自觉之间已经带着股醋味。

慕灵看着洛耀平时吊儿郎当的神情突然带有着些许落寞,心底有些不忍,但想到厉梦尘,还是坚定的说道:“洛公子还请回吧。以后请都不要来找慕灵了。”

洛耀听了,心里怅然若失。他此刻很想让慕灵知道厉梦尘的真实身份,但欧阳谦的嘱咐又在耳边响起。洛耀想到自己这些日子忙的脱不开身,好不容易有空便想来看慕灵,却被对方不屑一顾。自己以前何曾对一个女子如此上心过?越想越不甘,却又别无他法,只得黯然离去。

时间飞逝,转眼间慕灵在这个时空半年有余。而今天正是这个时空的慕灵十三岁生日。幕府千金大小姐的生日对慕府来说可不是小事,要知道这慕灵不仅深得慕轩夫妻和慕青的宠爱,这半年时间,同府中上下高低贵贱之人都混了个熟。

府上下人都感叹小姐没有一点娇惯之气,十分喜欢她。还不到午时饭刻,这慕灵的房间里就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礼物,让慕灵兴奋不已,前世她就最爱做这种拆礼物的事。

上官澜惜和慕轩夫妻两人本想请祈天城有名的戏团子来府上为慕灵庆祝,可没想到刚过饭时,宫中有御上圣旨来报。

面对宫里来的公公,众人都匍匐在地,只听公公用尖锐的声音念着:“皇恩浩荡,今晚皇上将在皇宫宴请诸位要臣及儿女家眷,请户部侍郎带上令千金和公子按时赴宴,钦此。”慕轩起身领旨,待公公走后,众人都觉得奇怪,这皇上怎么突然偏偏在慕灵的生日当天聚宴,真是不巧。

慕轩却乐观道:“灵儿这么大还没进过宫中瞧瞧吧,正好趁今日入宫长长见识,看看朝中哪位公子入你的眼,明年爹爹好上门跟你说亲。”

说完引得慕灵嗔怪连连,她这爹爹别的还好,就是对她的终身大事特别牵挂,生怕自己嫁不出去似得。虽说这古代是十四岁及笄就可以嫁人了,但自己明明才刚满十三岁呀。

这第一次进宫,可不比别的,穿着打扮上自是要好好思量一番。堂堂户部侍郎的女儿,若是打扮得寒酸了不免被他人闲话,但若是过于高调,也少不了闲话。因此慕灵和两丫鬟思忖再三,终于挑上了一件满意的服侍。

她打扮妥当入厅的时候,只让慕青眼前一亮。只见面前的妹妹一身青色镶银边衣裙,头上耳朵上戴的是相同配色的首饰,显得清雅淡丽,不失低调的高贵之气。再看妹妹与他刚回来见到相比又长高了不少,身姿越发苗条多姿,叹道自己的妹妹终于长成一个含苞欲放的少女了,这次入宫不知会吸引多少大臣公子的眼球。

爹爹慕轩是朝廷要职,每日入朝,去皇宫可谓是轻车熟路家常便饭,因此面色如常。哥哥慕青也经常得见天子真颜,加上他是历经沙场的将军,什么阵仗没见过。

可慕灵就不一样了,她坐在马车里激动得不行,今日不仅可以去瞅瞅繁华的祈天宫,还可以见到传说中的祈天国在位皇帝皇甫辰,这就像能在现代亲眼见到了国家主席一般。

听说这皇甫辰幼时并不得宠,可不知为何太上皇驾崩之际最终将皇位传给了他,没有传给当时十分得宠的皇甫辰异母同胞的哥哥皇甫澈即如今的怀亲王。也不知这皇甫澈是否心有不甘。

不过这皇甫辰上位才两年,连连颁布新政,勤政为民,这也让许多起初质疑他上位的亲王党少了很多闲话。这两年来,怀亲王也很安分,不问朝政,时常留恋于**之地,两年来府中已纳了十几房小妾,着实让慕灵鄙夷之,可怜了自己的上官韵若姑姑。

她慕灵虽然憧憬皇宫生活的奢侈繁华,但也是看看而已,她不想像上官韵若一般,整日在宅中与一群女人争一个男人的心。

她有着现代人的思想观价值观,即使是在实行一夫多妻制的古代,她也抱有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愿望。而慕灵之所以心倾与厉梦尘,就是因为他自称身世低微。这样也许自己以后提出不许纳妾的要求时也不会过于被动。

这般思索着皇宫便到了。慕灵跟着慕青慕轩两人身后,一同由着指路的宫女走向正殿。只见两旁连绵不绝的灯笼将道路照映得宛如白昼一般,走进殿门,只见殿内白玉为地,玉石为墙,檀木为梁,琉璃瓦,水晶灯将整个大殿渲染得金碧辉煌。而殿内已经坐满了大臣及其家眷等人,觥筹交错之间一番热闹奢华之景。

由于女眷和男眷需要分开来坐,慕灵便与碧彤朝不远处嬉闹不已的女眷处坐着。这次宴会不宜带太多女婢,由于碧彤行事较为稳重,就只带上她,让妙彤好生哭闹了一番才罢。

慕灵挑了较为偏僻的一处位置坐了下来,一看碧彤,她在自己右后方黑暗处静立着随时等候自己的吩咐。

慕灵在这些大臣子女间并不认识几个人,虽然有不少试探的目光不时的朝她这边传来,但却无一人上前攀谈。她只得默默欣赏眼前铺满的美食佳肴,可是没看到有人动口她也不敢吃。

在圣上面前可不像家里,万一哪个不小心就人头落地了呢。慕灵知道自己得小心行事。只不过她坐了许久,也没看到长桌尽头的那个空荡安静的高位上坐着人,这皇上果然是大架子,慕灵摸着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美食就在眼前,自己却只是干看着,可真是活受罪。

这时,只听得一声尖锐的经典公公嗓子刻意拖长了语调高声唤道:“皇上驾到。”下方刚刚还在敬酒攀谈的大臣和家眷们瞬间安静下来,然后同时起身,拘礼后齐声回到:“恭迎皇上。”

慕灵自然也同样模仿着,不过她心里暗暗觉得好像,这情形怎么那么像她读小学的时候,老师来了说同学们好,同学们就会站起来说:“老师好!”

待众人坐下后,慕灵才有机会悄悄打量已经在高位上坐好的当今祈天国皇帝。只见他穿着一身暗金色黄袍,上面印有栩栩如生的龙纹图案,再往上看去,只见这皇帝双目如炬,幽深若潭,这眼睛这鼻子这嘴巴,等等,怎么这么熟悉?慕灵不禁揉了揉双眼,定睛一看,这赫然就是她日思夜想的厉梦尘!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