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皇甫辰

祈天殿上,天子落座后,宴席上又恢复了一副热闹,可是心境已经截然不同的慕灵呆坐着,脸色煞白。此刻她的心中就像拧乱的麻花一样,为什么皇甫辰跟厉梦尘长得一模一样,是因为他就是皇甫辰,还是他孪生的兄弟?不管哪个结果,慕灵都不想看到。

跟皇上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跟皇上关系绝对不一般,而是皇上本人,更是她难以接受的。她从小就知道一个国家的皇帝有三宫六院三千佳丽,这样的厉梦尘,怎叫她安心的和他在一起?

慕灵呆坐在位置上,脸色变幻不停,连宴席结束了都未察觉,碧彤在旁连连唤了好几声,才回过神来。碧彤看着呆若木鸡怅然若失的小姐,一边小心搀扶着微微颤抖的她,担忧得问道:“小姐,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慕灵挥挥手,回道无事,只是自己有些头疼。休息一番后殿内没多少人了,她这才敢看向上面的那个位子,已经空空如也,就像那个人从未高高在上坐在那里,像不认识她一般。此刻,她只希望自己是因为太过于思念厉梦尘而看错了。

但是在慕灵和碧彤从道上出宫的时候,慕灵看到路间静静站着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背影。此人听到声响回头,是已经换上一身青色玄衣但仍显尊贵的厉梦尘,或者说是皇甫辰。此刻他用复杂而担忧的眼神凝望着慕灵,慕灵知道他一定有话要解释,可是她现在不想听。

她怎么这么笨,被人这样欺骗还傻傻的相信他,于是抓着碧彤的手就想绕开。没想到碧彤轻轻推开她的手,朝她投去一个祈求而怜悯的奇怪眼神,然后默默向厉梦尘鞠了一躬:“皇上吉祥。”皇甫辰点头,示意她先退下。

而这边的慕灵听到碧彤一声皇上吉祥,心底仅存的一丝希望都垮塌了。她没有开口质问什么,只是用充满质疑和愤怒的眼神看着皇甫辰。

皇甫辰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儿这样无声的指责,心里不禁噌的一跳,他的灵儿终究还是怪他。他连忙上前解释道:“朕,朕不是有意要隐瞒你,只是朕外出办事时都习惯用假名。到后来,只是觉得时机未到,才一直没有相告。”

他紧紧抱住慕灵,因为他感觉慕灵什么也不说只是不住的流泪,就像是要随时离开他一般:“灵儿,朕给你的承诺不会变,也许朕现在还没那个能力,但是你相信朕,一年只要一年,等你及笄,朕一定让你成为我的皇后。”

慕灵听了失望的说:“皇后,你以为我只是为这个?你太不了解我了。”说完挣开他的怀抱,转身欲离开。

慕灵反手被皇甫辰一把拽住,皇甫辰这下用了点内功,她根本挣脱不开。皇甫辰一把横抱起慕灵,看着拼命挣扎的慕灵,眼神有些阴沉:“无论如何,你都要留在我的身边。”说罢点了慕灵的昏穴,慕灵只觉眼前一黑,自己就软倒在皇甫辰的肩上,什么意识都没有了。

黑暗处的碧彤见了这般情景,疾身出来,跪身问道:“皇上这是做什么?”

“朕做什么与你无关,你只需继续潜伏在慕府听朕下一步命令即可。”皇甫辰冷冷道。

“可是皇上将小姐带走,属下不知,不知如何向户部大人解释。”

皇甫辰看着怀中在昏睡中依然皱眉的慕灵,冷酷的声音从他口中缓缓而出:“就说,慕小姐与连城公主于宴席相谈甚欢,应公主之求在宫中小住几日,无需挂念。”

“是。”碧彤应诺,竟施展轻功越墙离去。全然不似之前手无缚鸡之力、柔若无骨的女婢之态。

碧彤出宫后,思量一番后迎上在宫外等候多时的慕轩慕青两父子。两人见只有碧彤一人出来,不禁齐齐问慕灵的去向。

碧彤笑着说:“回老爷公子,小姐在宴上与公主结为好友,这连城公主好生热情,想邀请小姐在宫中多陪陪她。因此需在公主宫中小住几日,小姐她自己也同意了,让奴婢转告你无需担心。”

慕轩慕青两人不知慕灵和公主以前闹过不和,只当是实情,想来着宫中女子见到其他官家女儿有聊的投机得留宿一晚也不是少见之事,就并未多想。

碧彤这般解释后,离去时看向戒备森严的宫门,里面关着无尽的繁华,却也关住了无数少女的青春。碧彤眼里有些怜悯和阴霾,她自己也不知道小姐还能否出来。

这边皇甫辰将慕灵点晕后,将其关在了祈天宫一个偏殿中,并下令随身侍候的下人婢女不能将她在这的事告诉任何人,否则杀无赦。

慕灵从来就不是一个善于适应环境的人,她刚来这个时空的时候,也足有半月才能在自己闺房睡得安稳。如今被皇甫辰掳到宫中,换了一个床,她睡得极为不稳。慕灵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回到了小时候,自己爸爸妈妈还没有出车祸。她像往常一样回家吃饭,一进家里就闻到妈妈煮饭的香味从厨房飘来,爸爸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

一会儿又梦到爸妈背对着她离去,她拼命的想追上他们,拼命的叫喊,可他们就是不回头。慕灵哭着喊着一下子惊醒,她睁开双眼,只觉得脸上都是潮湿温热的泪水。

她起身,只见自己在一个十分宽阔而精致华丽的房间里,房间内有个香炉飘起一阵阵淡淡的香薰味。慕灵看着这陌生的房间,回想起来自己还是在古代,记得皇甫辰点了她的穴道后她就没有任何意识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是被带到哪儿了。

醒后又再次想到皇甫辰对她的欺骗,慕灵心里失落不已,在偌大的房间里开门想出去,打开后却发现门外两旁各站着一位宫女装扮的人,她们见慕灵想出去,伸手一拦,语气却很恭敬的说道:“娘娘,您不能离开这里。”

娘娘?慕灵听了心里仿佛压了一块巨石,这说明自己是在宫中了,皇甫辰竟然强制性把自己困在他的后宫中。

不知道为何慕灵对宫女说喊的娘娘十分反感,生气的回到:“我不是你们的娘娘,快让我出去!”却被两女坚定的拦住。

慕灵出去不得,只得气的摔门,在房间里气愤不已,便开始乱砸东西。她要见皇甫辰,她要质问这个男人,到底把她当成什么,是笼中的金丝雀吗?

门外守门的两宫女听到房间内之人咚咚摔东西的声音,不禁唏嘘道这房中可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这样摔着可真是浪费。

同时也不解慕灵的行为,当今皇上皇甫辰俊美不凡,又是高高在上的天子,登基以来因国事繁忙并未纳过一个娘娘入宫,这娘娘的身份可是多少宫里宫外的少女梦寐已久的。两人只觉慕灵行为颇为怪异,她们又岂能理解慕灵心中所想。这宫中生活固然是雍容华贵,可却没有任何自由。

皇甫辰进关慕灵的房间里一看,见本是整齐宽大的房间里一边狼藉,到处是些金玉碎片。看到在房柱角落蜷缩着的慕灵,不禁一阵心疼。他过去将慕灵抱回床上,仔细讲她全身查看了一番发现并没有什么被碎片擦伤磕伤的伤痕后,才松了一口气说道:“这些东西你要是不开心就随便摔,不要伤着自己就好。”

慕灵淡淡问道:“我要怎样,你才能让我出去?”

“嫁给我,做我的贵妃。”皇甫辰听了,心想慕灵是不是想通了。

慕灵听了不禁嘲讽道:“不是昨日还许诺要我做皇后?”

皇甫辰有些尴尬,他偏过头:“会的,只是不是现在。我如今在朝中实力不够,我与长孙丞相之女有婚约,应诺过许他之女帝后之位,这样丞相才会尽心尽力辅佐我。灵儿,再给我一年时间可好,待我将朝中野心动荡之人尽数除去,一定让你成为祈天国甚至是这片大陆最尊贵的女人。”

皇甫辰知道一年时间对自己来说很苛刻,但是为了留住灵儿他愿意尽力一搏。他想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拒绝这样诱惑的条件,却知慕灵听了他的承诺不仅没有喜极而涕,反而更加冷淡。

只见她冷冷说道:“对不起,我做不到。”

皇甫辰听了心里生出一股恼意,他已经承诺给慕灵他现在尽力能给的,为何眼前的女子如此固执,他不禁喝道:“灵儿,你怎地如此冷酷,你到底想要什么?”

慕灵说:“我要你这辈子只能娶我一人,我要你放弃这皇位,你能做到吗?”

皇甫辰听了震惊不已,他惊怒道:“我以前只道你性子随性洒脱不羁,但没想到你怎么会有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

“我不想每日每夜在你的庞大的后宫中苦苦等待只为你一夜的临幸,我不想跟几百上千个女人整日勾心斗角就为抢你这一个男人的心。我只想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白头偕老过一对平常百姓夫妻那样的日子。”慕灵说到这冷笑一声:“这样的要求,呵呵,或许这个时代的确有些大逆不道吧。”

皇甫辰听了她的话,仍是觉得不能理解,他继续许诺到:“灵儿,你放心,即使我娶了别的女人,我的心一直在这里。我娶她们都是为了政治利益,你一定是祈天国最受宠的国母。相信我好吗,你是欢喜我的,不是吗?”

慕灵看着眼前的男人,第一次觉得他执迷不悟,跟他无法沟通。她不理解皇甫辰到底是喜欢她还是他的皇位,只觉得心底无限失望,于是她狠狠说道:“不,我还是做不到。我就是这样自私,我看到你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我就受不了!”

皇甫辰只觉得眼前的慕灵失去了原来的乖巧灵动,变得无法理喻,他皱眉说道:“灵儿你怎么是如此善妒之人。”

慕灵一听,心中无限委屈,她第一次深深的感受到不同时代的两人之间时代的鸿沟:“是,我善妒,我自私,如果要我为了你放弃我的自由,对不起,我做不到!”

皇甫辰最后一点耐心都被慕灵磨尽了,他想自己可是祈天国堂堂皇帝,从未有如此放**份的哀求过一个人,更何况是一个女人。可偏偏他就是在乎这个不领他情的女人,但是他绝对不会放手。

于是他起身冷冷道:“朕让你做朕的贵妃,你就得做。抗旨不尊,不保的可不是你一人的性命。朕就再给你几天时间,你好好想想吧。”说罢颇为郁愤的离开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