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羞辱

转眼在宫中被困已经半月有余,慕灵也试过绝食此类的法子,但在皇甫辰以她爹爹一家的身家性命威胁过后,慕灵便停止了这类幼稚而并无实际用处的做法。她经过半月的时间,激愤的心情平静了下来。

慕灵对自己目前的形势冷静思考了一番,她曾暗中观察过监视她的宫女们的行事习惯,至今未发现一丝破绽可以利用。想着自己离家半月有余,也不知道皇甫辰是如何跟外人解释自己的,爹爹娘亲还有慕青大哥还不知道要怎么担心自己呢。如今之计,便只能先在这待着,看有没有其他可乘之机可以逃离这里。

“皇上吉祥。”

听到外面宫女通报的声音,慕灵赶紧翻过身去开始装睡。自那日把皇甫辰气走后,皇甫辰便再也不跟她说什么废话,不过他每日下朝后都要来她这偏殿跟她一起吃晚饭。一直看到慕灵乖乖的把桌上的饭菜吃的差不多了后,就在床上抱着她一起睡到第二日再去上朝。

第一晚的时候慕灵看到皇甫辰上了她的床吓了一跳,还想着自己贞洁不保要不要以死相逼的时候,发现皇甫辰只是将她紧紧按在自己怀中便没一会儿沉沉睡去,以后的每晚都这样。

慕灵便渐渐习惯了,她现在庆幸皇甫辰并没有真正对她用强,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好。有时候她晚上睡不着或是做梦醒了,就会偷偷看着皇甫辰在睡梦中依然紧紧蹙眉,心里不自觉有些怜惜,当皇帝一定很累吧。

今天皇甫辰来得有些晚,他进来的时候看到慕灵已经睡了。便更下外衣,上塌像往常一样抱住身旁温暖娇小的身躯,不一会就睡着了。他今天真的太累,北疆战事不断,朝中各种势力最近格外不安稳,只有在自己心爱灵儿身旁,他才能一下子安心的睡去,而不去想那么多让他劳累心忧的国事琐事。

慕灵被皇甫辰宽敞有力的怀抱紧紧锁住,待他呼吸渐渐平稳后,才慢慢转身,看到他日渐疲惫的面色,虽然对他强制困住自己的做法十分反感。

但眼前的人仍是自己心爱的人,见到自己心爱的男子这般劳累,慕灵却不能为他分担,她此刻心里汹涌着十分复杂的感情。突然,她看到皇甫辰面容变得十分扭曲痛苦,像是在梦中遭遇了十分痛苦的事一般,只见他紧紧抓住慕灵的手臂,嘴里喃喃道:“母亲,母亲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辰儿。”

慕灵一动不敢动,皇甫辰这样子过了好久,面容才平静下来。慕灵一看,自己的手臂都被他抓红了。

再看皇甫辰,眼角竟然流下一行清泪。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慕灵不知道他与他母亲之间到底经历了什么痛苦,竟让一个平日如此坚毅的皇甫辰如此难受。她心想,如果他是一个平民之子,该多好,或许就没有这么多皇族之子的悲痛吧。自己也能专心专意的跟他在一起,可惜他眼里只有他的皇位。这样想着慕灵也渐渐睡去。

慕灵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身旁皇甫辰在床上留下的余温已经冷了。昨日那么晚回来,这么早又去忙政务。也不知道最近朝中是有什么风云动荡,让他如此辛劳。

宫女陆续进来服侍她洗漱妥当吃完早点后,她便想起身去殿外的院里走走。因为这些日子她表现尚好,皇甫辰已经默许她可以走出房间,在院中活动。不过无论她做什么,身后总是有两个宫女寸步不离。

慕灵正坐在院中,看着天空时不时掠过的飞鸟,心里羡慕不已。她多么想长出一双翅膀,飞离这高高的宫墙。突然听到向来安静的偏殿院外传来嘈杂的推挤声和喝骂声。

她不由得好奇,走进了看,却听到一个高而尖的女声分外嚣张的叫道:“大胆,你们这些低等的下人,知道你们今天拦的人是谁吗?可是当今的丞相千金长孙小姐,小姐可是与皇上定过婚约之人,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小姐以后可是祈天国的皇后娘娘。以后这后宫可都是小姐所管,这一个小小的偏殿都进不了吗?你们要是再阻拦,我可记着你们了,以后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守卫犹豫了一下,还是回道:“请长孙小姐不要让我等为难,我们也是受命于皇上不能让任何外人靠近这院子。还请小姐回去吧。”

那长孙小姐名长孙若雪,只见长孙若雪看这护卫态度强硬,冷冷一笑,从袖中掏出一个暗黑色令牌,说道:“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吧。”

那守卫定睛一看,竟是皇上所颁的如意令。有此令者,可自由进出皇城任何地方,便只能低头恭敬道:“可以。”

这边慕灵听到这,就看到院门进来了几个女子。为首的一位身着淡紫色衣裙的女子,长得温婉秀丽,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尊贵之态。一双凤眼天生媚意,容颜倾城,并不亚于自己多少。想必这就是当今丞相千金长孙若雪了罢,是皇甫辰未来名正言顺的皇后。

这边长孙若雪一行人入了院门,便一眼看到了慕灵。长孙若雪看到慕灵美若天仙的美貌,眼里的嫉妒神色一闪而过。只见她径直走向慕灵,笑道:“早就听说辰哥哥近日偶得一绝色美人,金屋藏娇都不让我来见见。如今姐姐终于是见到了,果真是好新鲜的一个美人儿。妹妹以后也是跟姐姐一起服侍皇上的人,早日见得让我们姐妹两熟悉些也好。”

慕灵下意识就不喜欢这个长孙若雪,只觉得她笑里藏刀不怀好意。的确如此,一起抢男人的女人间怎么会有真正的友谊呢?看看,自己还没入宫,就有这样那样的是非来找上门来了。

她不想跟这些人有什么交集,只是冷冷的回应道:“怕是长孙小姐误会了,我只是在这做客一阵子,不久就走,何来与你姐妹之说。”

“你骗人!”

长孙若雪身后突然走出一个婢女装扮的女子娇声喝道,此人正是刚在门外十分嚣张为长孙若雪开势的婢女如月。这如月是长孙若雪身边最为亲近的心腹,平日自是仗着长孙若雪的宠信嚣张跋扈,连许多低品级的小姐都看不上眼。

如月见慕灵如此不待见自家小姐的模样,心生不满,咄咄逼人:“要不是你这个小贱人用了什么法子勾引皇上,皇上怎会夜夜宿于你这?连小姐亲自来问皇上,皇上都不愿告之你的身份。依我看,皇上将你藏于此处,不将你的身份光明正大的公布出来,一定是你身份过于卑微下贱不得见人!”

这如月说完还觉得不畅快,正想加点什么,却突然听到“啪啪”的两声,然后就感觉自己双颊麻辣辣的刺疼,原来是慕灵上前甩了她两巴掌,众人顿时惊呆了。

如月在这么多人面前当面被甩耳光,还是一边一个,气的发抖,便顾不得身份像疯了一般向慕灵扑去,想还回去。却料慕灵早有准备,如月扑了几次,都被慕灵敏捷的躲了过去。如月气不得,只能嘤嘤哭泣,向长孙若雪求助道:“呜呜,小姐,你看她,你可要为奴婢做主啊。”

长孙若雪刚见如月痛骂了慕灵一顿,心里只觉暗爽,现在见慕灵在众人面直接扇她的下人巴掌,在她看来就像扇了自己巴掌一般。也不禁带着怒意质问道:“不知妹妹这是什么意思?”

慕灵甩了甩有些微疼的双手,不经意的说:“我看到有只狗在这乱吠甚是烦人,便出手教训一下。”长孙若雪听了这话不禁怒极,心里这小贱人仗着皇帝哥哥暂时的宠爱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自己今天不好好教训以后还怎么有皇后的威严。

她不禁冷笑一声说:“妹妹或许是没得家教才会这般粗俗,姐姐今天就来教一下妹妹。”说罢,下令让自己的护卫上前把慕灵束缚住,护卫使力一踢,只听扑的一下,慕灵便不得不双膝朝着长孙若雪跪下,她只觉双膝生疼,定是与坚硬的石板蹭摔出淤血了。慕灵三番挣脱不得,只得恨恨的抬头对长孙若雪怒目而视。

长孙若雪见慕灵这般眼神,心里徒生一股怨气,她脱口骂道:“小贱人,你今天硬要敬酒不吃偏吃罚酒,我今日非要抓破你这张魅惑皇帝哥哥的脸,看你日后还怎么勾引我的皇帝哥哥。”

慕灵只看得长孙若雪扭曲着得意的脸向她走来,伸出起码长有三厘米长涂上了红丹寇的指甲的双手,看着她的双手朝自己越离越近,慕灵不禁闭上了双眼,暗想自己不会就这样毁容了吧。

只听得这时急那时快,一声厉吼突然从门外传来:“都给朕住手!”慕灵听了心里一松,他终于来了。

来得正是听了探子告知长孙小姐带了一行人去偏殿的消息而急匆匆赶来的皇甫辰,他进门一看,见得慕灵被两个护卫擒着,双屈下跪,一副柔弱的样子,想起刚听到长孙若雪阴狠的话,不禁怒道:“若雪,你这是做什么!”

长孙若雪见是皇帝哥哥来了,吓得一呆,暗道不好。脸上却装做委屈的样子:“皇帝哥哥,若雪只是想来看看妹妹,可妹妹不知为何突然出手打如月,若雪也只是想让妹妹知道什么才是宫中的规矩而已。”

皇甫辰听了冷冷回道:“一个贱婢而已,打了就打了。”长孙若雪听了心里一凉,面上却没有反应什么。

她栖身上前亲热的挽住皇甫辰的胳膊,笑道:“辰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若雪只是,啊!”只见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皇甫辰甩到一边,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她的皇帝哥哥何时这样对待过她,刷的一下眼里流出了委屈的泪水。

皇甫辰现在哪有心情理会长孙若雪,他看到慕灵被护卫释放后,衣裳凌乱黑发披散,一瘸一拐的正要走进房间,只想好好上前抚慰一番。又想到刚才长孙若雪所做所为,心底怒气突生,朝长孙若雪喝道:“都给朕滚!”

长孙若雪一听,又是惊讶又是委屈,随着侍女的搀扶下大哭着跑离了偏殿。众人知圣上正在气头上,知此地不宜久留,也陆续散去。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