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惊艳

短短几个时辰,朝廷就经历了两场剧变,直教在场许多大臣惊魂不定。那些刚对皇甫澈称臣的官员们此刻早已脸色苍白,战栗不已。刚才有哪些官员偏向皇甫澈,哪些官员保持中立,哪些偏向自己,皇甫辰自然暗暗记在了心里。

殿外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电闪雷鸣之间,这天注定要被许多人深深铭记。怀亲王带头谋反,当场处死,皇上念其手足之情,得以保留全尸。其下中书省、吏部侍郎、户部侍郎等结党营私之人按照律法应株连九族,皇甫辰却下令先只将他们关于天牢,卸其官职,封其府邸,择日行刑。

却料当晚,户部侍郎长子慕青竟企图劫狱被当场抓获,混乱之中被乱箭射中身亡。慕轩听闻肝胆欲裂,在牢狱中畏罪自尽。

听到这里,慕灵已经是泪流满面,自己虽不是真正的慕府小姐,可这一年来在慕府的生活早已经让慕灵把慕轩慕青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她心中悲痛不已,想到其余留在慕府中的人,抽噎着问道:“那,那我的娘亲还有慕府又是怎么回事?”

孟初寒继续说道:“慕大人上朝前就将慕小姐在宫中之事告知属下,但只是命令属下在府中静候,如若慕大人今日没有按时回来,便让属下再去救出小姐。晚上慕大人果然未归,而且整个幕府里外都被宫中侍卫包围,夫人听到慕大人和慕公子之事,悲伤不已,当场撞墙自尽。而妙彤,她为了掩护我逃离慕府,竟为我挡下一箭。碧彤也不知所踪生死未卜。”孟初寒说到这,也不禁带着恨意和感伤:“我回头看见,那箭头正好射中妙彤的心口,她却只是一个劲叫我快走。”

孟初寒的叙述其实很简短,但字字句句在慕灵看来都是掏心剖肺一般,自己所珍惜的亲人朋友在转眼之间就与她阴阳相隔。她此刻多么想问问老天,为何两世都要让她经历同样的痛苦。

慕灵只觉得在慕府那一年无忧无虑的日子仿佛历历在目,父母亲打情骂俏的恩爱情景、大哥慕青给她兴奋的讲述边疆趣事的情景、妙彤喋喋不休在她耳边絮叨的情景。这一切都像是昨日发生的一般。

孟初寒看着眼前哭泣不止的慕小姐,虽说他不善表达感情,生性冷漠,但这并不代表他是铁石心肠之人。他孟初寒从记事起就一直在流浪乞讨,无父无母,直至被慕轩收留,此后便努力学武,成为了慕府的隐卫。

慕轩一家对他来说有再造之恩,此刻见到自己的恩人一家受到如此灾祸,心里自是十分难过。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慕府唯一活下来的小姐周全。

只见慕灵哭着哭着便晕了过去,孟初寒眼疾手快接住了她,小心将她安置好后,便走出山洞,想找寻点草药来医治自己身上的伤口。他感觉皇甫辰似乎对慕灵有着不同寻常的感情,绝不会对她善罢甘休,这山洞估计没几日就能被皇甫辰搜索到。只有自己伤好了,才能带着慕灵安全离开这里。

慕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下午了,她发现洞中只有她一个人时,不禁感到十分害怕,回想起慕府一夜之间家毁人亡之事,只觉得无边的无助溢满了她的胸腔。而孟初寒在外面寻得所需物品回来时,看到的便是坐在原地蜷缩着,散发着无尽可怜之态的慕灵。看着平日天真无邪的慕灵如今这般模样,他心里顿生一丝怜惜,可是他天生口拙,也不会说什么安慰的话。只能说道:“额,我寻得两只野兔和一些野菜。”

慕灵见孟初寒回来了,松了一口气,收起那些糟糕的情绪,自己早已经饥肠辘辘了,便连忙接过孟初寒手中的食物,和他一起烤起来。

两人就这样将就着过了两日后,孟初寒的体力也逐渐恢复了大半,只是伤口还需要更多药来调理,不然仍有发炎的危险。经过几日山洞的相处,两人之间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慕灵说慕府既然已经不在,两人就不是主仆关系,从此以后要孟初寒唤她沈灵,并要与他以患难朋友身份相待。

孟初寒对这些身份的变化当然不会太在意,只是还是坚持唤慕灵为沈小姐。这几天慕灵的情绪恢复很快,即便是感情波动从来不大的孟初寒也有点讶异。

要知道慕灵在现代就是个天生的乐天派,她在前世的时候,父母也是双亡的那年才十岁,自己也是一个人这样坚持生活了过来。她懂得把心底的悲痛放在一边,因为悲痛不是生活的全部。她现在只希望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既然皇甫辰设计让慕灵这个身份假死,那么她就假戏真做,从此以后,她便不是幕府小姐。她要做回自己,那个不管遇到什么都能挺过去的沈灵。

洞中第三日,沈灵正与孟初寒商量何时离开,突然听到洞外传来嘈杂的叫喝声。孟初寒赶紧拉住沈灵,急忙走出洞外,施展轻功与她悄悄躲在了洞外一颗枝叶密集的老树上。只见他们刚藏好,洞外就集聚了一群人,正是宫中的侍卫们。

侍卫长进洞探看了一番出来说道:“这洞中像是有人活动过的痕迹,皇上要找的人一定就在这附近,我们再去附近搜搜。”说完便同侍卫离开。

看着他们离开,沈灵这才敢正常的呼吸。刚才她一直用手捂着嘴巴和鼻子,唯恐下面侍卫发觉她由于紧张而沉重的呼吸声。而这一放松,沈灵发现自己正紧紧抱着孟初寒,两人姿势十分亲密惹人遐想。她不禁脸上飞红,可惜孟初寒一直戴着面具,她看不到他的神情。

孟初寒此刻当然也十分尴尬,他刚由于情况危急,带她上树的时候并没考虑到太多。待搜寻他们的侍卫走后,他才发觉怀中沈灵温暖柔软的身躯正紧紧贴着他,他身体僵硬,从未如此庆幸自己有面具来遮掩他尴尬的神情。

两人这般僵硬了好一会,沈灵这才轻轻咳了一声,说道:“那个,他们应该走远了,我们该怎么办?”

孟初寒也恢复了冷静,他不动**的和沈灵拉开了点距离后说:“这里不宜久留,我们只能先离开。”说罢带着沈灵飞了下去。

趁着夜色,孟初寒和沈灵在丛林的掩饰下躲过了好几拨追兵的搜索。他们发现了一条小路,沿着这山路走,他们竟然发现了一个小村庄。

沈灵望着这村庄,又看看孟初寒和自己,两人皆是衣裳破落狼狈不堪,这般进去只怕会让人怀疑。突然,沈灵灵机一动。她决定让孟初寒去村中偷两套村中人穿的衣服,两人再乔装一般,这样就容易混进去了。只不过,这孟初寒戴着个面具,实在是太不方便,这不是明显要让那些追兵们知道他就是孟初寒嘛。

孟初寒一听要摘掉面具,有些犹豫。这边的沈灵却兴奋不已,她早就想看看这张面具下的脸了,曾经自己还跟妙彤打趣过,孟初寒一定是长的颇为丑陋才天天戴面具。想到妙彤,沈灵心里又是一阵难过。

她回神抬起头时,这孟初寒已经摘下了面具。沈灵只觉得眼前一亮,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看到孟初寒脸的那一刻亮瞎了她的钛合金狗眼。不过自然不是被丑瞎的,而是被美瞎的。

没错,孟初寒身为一个身手不凡的幕府第一隐卫,竟然长得这么美丽。只见他有一双这边的人罕有的碧蓝色的眼眸,五官有一种令人震撼的美感。沈灵不禁嘀咕着,这样一张全世界的女人都会嫉妒的脸竟然长在一个男人身上。

还好孟初寒天生有一股冰冷的气质,让整个人少了点美艳之感,而呈现在孟初寒身上这种中性美又正是让女子所欲罢不能的。

沈灵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孟初寒老戴着一个面具了,估计是自己长得太美太过吸引人,怕自己在慕府众护卫面前没有威严吧。这让她想起自己在现代了解过的一个历史人物兰陵王,这兰陵王是一个将军,也是因自己长得太美才天天戴面具。只不过这历史上的兰陵王她没见过,不知和孟初寒的美貌相比孰高孰低呢。

孟初寒脱下面具的时候本就颇为不自在,见沈灵又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盯着他不住打量,嘴里还嘀咕着什么,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他冷声提醒沈灵不要忘了正事,沈灵这才惊得拍了拍自己的头。

约莫半个时辰后,两人已经乔装完毕,只见两人俨然一副农村夫妻的打扮,不过沈灵觉得孟初寒那双碧蓝色的眼睛实在太过显眼,便用一块布包住他的眼睛让他装瞎子。

两人便好似夫妻一般,相互携伴着寻得一间农屋。敲了几声门后,农屋里出来一个老婆婆,听了沈灵解释后,只道他们是初入祈天城迷路的夫妻,又见孟初寒双目失明,只觉可惜。便热情的收留了他们。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