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出境

“老身一人住在这里,也没什么好的饭菜招待,还望你们不要嫌弃。”老婆婆在厨房端出两盘清淡的小菜和一小锅米粥后,看着他们笑着说。

沈灵自然连连摇头:“哪里,我们连日跋涉好久都没吃过一顿饱饭,有吃的就心满意足咯。老婆婆你人真好,嘻嘻。”

说完见孟初寒在一旁冷冷的什么都不说,一点都没入状态,不禁瞪了他一眼,又突然反应过来他眼上缠了一块布什么都看不到,便与老婆婆这般解释道:“老婆婆您别介意,我这个夫君啊,不止有眼疾,他脑子这里……”沈灵指了指自己脑袋,绘声绘声的说:“也有问题,不太灵光。”孟初寒在旁听了不禁一脸黑线。

那老婆婆听了沈灵这般一说,嘴上不好多说,心里却连连叹道可惜,她见这个年轻人虽然衣裳简陋,却丝毫没有一般农夫那般粗鄙的气息,眼睛虽然被遮住了,却依然能感觉他是个俊俏无比的少年郎,只可惜遭天妒,又瞎了双眼,又坏了脑子,真是可怜啊。

这天晚上,老婆婆把他们带到一个简陋但很干净的房间,说道:“这里啊是我儿子和媳妇当年一起住的房间,不过自从我那个儿子参军多年未归后,媳妇就跑了。哎,这么多年我一直坚持打扫着这里,就希望着我儿子哪天能回来。”说完,神情带着些哀叹和悲伤。沈灵心一软,上前抚慰了一番。

老婆婆走以后,沈灵坐在床上有些感伤的说:“为什么国与国之间总是要靠战争来解决问题呢,一国之主了为了自己开疆扩土的一己之私,总是不停的打仗,可最终受苦的还是这些贫苦人家的老百姓。一旦开战,百姓流离失所,子散亲离。”

孟初寒这时已经摘下了眼睛上的黑布,在房间角落席地而坐后便听到沈灵这番言论,却只是闭着眼睛在那闭目养神,不置可否。

沈灵仍然喋喋不休的说下去:“其实国与国之间解决争端的方法还有许多啊,为何不派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去周游列国,从国家之间的共同利益下手,以言劝和呢?”她记得春秋战国时期,就有很多这样的游说家,常常几句话就能熄灭一场战火,言词的力量有时候可是很可怕的。

而这个时空的人似乎没有这样的经历,他们习惯用战争来解决问题,在这个武力为尊的时代,要是自身不强大,你不去侵略别的国家,别的国家也要来侵略你。所以战争从古至今都是一个难解的问题。

沈灵这般自言自语了一阵之后,见孟初寒丝毫没有搭理她的意思,便自觉无趣,躺在床上没一会就睡着了。而那边一直闭目养神的孟初寒却在沈灵睡着之后,突然睁开了双眼,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态。

第二日早晨,天刚刚微亮。沈灵就被院子外砰砰砰的敲门声吵醒了,正嘟嘟囔囔的嫌吵,却看见孟初寒早已经醒来,正扶着墙仔细听着什么。

沈灵凑上前,只听得门外有人大喊:“开门开门。”又听到老婆婆踉跄着急忙去开门的声音。

那敲门的不正是皇甫辰派来的那些追兵,他们见开门的是个老婆婆,便问道:“你有没有看到一男一女,男的身着黑衣戴着个银色面具,女的大约十三岁长得貌美动人?”

里面房间里的沈灵和孟初寒两人听了一惊,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孟初寒暗道不妙,立即带着沈灵,从后院悄悄翻出。

这边老婆婆听了侍卫的话,说道:“的确看到了一男一女,他们昨日就在我这留宿,不过不像是你们描述之人啊。”

那侍卫长听了老婆婆说的,想道进去看看再说,赶到两人的房间时,却已经空无一人了。老婆婆不住纳闷:“他们刚还在这里的啊。”

侍卫长看了看敞开的窗户,立即对手下的人喝道:“快追!”自己便向老婆婆细细询问两人的装着打扮。

这边沈灵孟初寒两人才安定不过一天,便又开始了奔波逃跑的生涯。他们在山林中跑了很久,确定那些追兵已经追不上他们了后,孟初寒这才停下来说道:“如今他们很可能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扮相,这样下去迟早会暴露,恐怕在祈天国我们是待不下去了。”

沈灵点点头,她也想离开祈天国,要不然天天过着这样逃命的日子,她可吃不消。瞧瞧她现在,已经好多天没有洗澡,昔日漂亮白皙的小脸此时憔悴不堪,身上还隐约透着一股臭味。再看看孟初寒,也比她好不到哪去。

沈灵偷笑,没想到自己最狼狈的一面,尽数被这样一个大男人看到了。以前也没有想过,自己有天会沦落到这般地步,而与她相依为命的竟是她以前颇为讨厌的冷木头孟初寒。

但是,沈灵如今已经家破人亡,这天下虽大,她又能去哪里?突然,她想起了自己哥哥新娶的妻子红莲,便说道:“孟初寒,你可愿意同我去北疆寻我嫂嫂?”

“属下为报慕大人再生之恩,定当誓死追随小姐。”

又是什么报恩,沈灵本以为这些日子和孟初寒培养出了些革命感情,见他又是像主仆那般客气,不禁有些失望。

知道追兵们已经开始注意到附近的村庄了,他们不敢再去村里留宿。夜幕降临后,便只能继续留在野外。这不,他们这次连个山洞都没找到,只能随便靠着一颗大树睡觉。

由于怕吸引追兵注意,他们没有生起柴火。深秋的夜晚已经带着几分寒意,只见一股夜风吹来,沈灵衣衫单薄一连打了好几个寒颤。见孟初寒在不远处又是闭目养神不理她冷冷的样子,心里不禁暗暗排挤了几句。

谁知沈灵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半夜由于睡不习惯突然惊醒,一看,身上披着一件衣服,正是孟初寒的。心里不自觉流过一道暖流,想到这家伙果真是面冷心热。却冷不防发现自己脚边不远处赫然有一只青花小蛇正在向自己缓缓靠近,她刚想脱口惊呼,却见噗的一声,那只蛇便被一只树枝精准的插中。

原来是孟初寒及时出手,沈灵大松一口气,看到孟初寒在月光下轻轻向她走来,只觉得眼前的人形象从未如此高大过,这就是她的保护神啊,两只眼睛不禁冒星星。

本以为孟初寒过来会像她想象中的童话故事那般,黑夜骑士英雄救美后,温柔的对公主说:“别怕,一切有我在,属下自会尽全力保护公主。”

但惨淡的现实活生生打破了沈灵的幻想,这孟初寒过来只是看了沈灵一眼,确定沈灵没什么事后,便走到那条**死的青花蛇边,一把拿起插着蛇的树枝,十分煞风景的话从他那两片薄薄的性感又好看唇中一字字吐出:“这蛇不错,当早餐正好。”沈灵一听一脸黑线。

然后,这两人就等着天亮的时候,生起火堆烤起可怜的花蛇来。

沈灵没想到孟初寒烤东西的技术着实不错,虽然她开始对吃蛇有些犹豫,但是自己实在是太饿了,想起革命先烈们长征时连皮带草根都吃过,自己有肉吃就不错了,便大胆尝了一口蛇肉,除了没有盐的调味有些清淡外,口感还是颇为不错的。

吃饱后,两人便又开始起身赶路了,孟初寒在慕府做了隐卫多年,自然也接过不少外出探查的任务,他知晓怎么走出这祈天国,当初一开始就带着沈灵到这片偏僻的山林是有他的目的的。这片山林虽然十分广阔,但只要走出去后再渡过一条江就是凤来国了。

沈灵跟着孟初寒在这林中兜兜转转又是几日,其间又遇到许多凶猛的野兽和毒蛇,但都被孟初寒轻松解决了,有个身手好又会烤肉的保镖就是方便。

沈灵正想着,却见得眼前密密麻麻的树林突然一片开阔,他们再走了段路,一条气势磅礴、广阔无垠见不到另一岸的长江,就像一条正在跳舞的巨龙般横踞在他们面前。

两人只觉江边吹来的江风清爽不已,瞬间拂去了这些日子来的疲惫与烦躁。沈灵欢快的跑到江边,脱去快要破掉的鞋子,用已经走出了许多水泡的双脚感受着清凉的江水,银铃般的笑声一阵阵随着清风传到孟初寒耳边。

孟初寒走到沈灵身边,建议她与他一起沿着江水找找有没有过江的船家。两人便这般沿着江水慢慢寻索着,没走多久,果然看到了一个中年船夫划着船,船眼看与江岸已经隔了十米有余。沈灵不禁急忙朝那船夫唤道:“师傅,师傅您等等。”那师傅不知是因为江风太大还是有点耳背,并没有听到慕灵的叫唤。

眼看此刻这在面前唯一能过江的机会就要溜走,沈灵急的在原地剁脚。却听得孟初寒在她耳边说了句:“屏住呼吸。”然后哗的一声,孟初寒竟带着她一起跳进了江里朝那船上游去。

沈灵不会游泳,在水里只觉得重力消失了,耳朵一阵嗡鸣,双眸由于害怕紧紧闭着,此时此刻,只有身旁紧紧揽着她,不让她随奔流的江水冲走的孟初寒让她感到真实。

两人在江水中这样游了一阵,还好那船开始行的不快。只见孟初寒在快靠近船上时,一个用劲,便将沈灵甩到了船上,自己随后一手搭着船沿借力跳到船上。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