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回京路上

因为时间紧急,梁若伊思量着也没有时间去给蓝橙樱剪布做衣服了,正好自己的身材和蓝橙樱相仿,便叫灵珊拿了一条水粉色的绣花裙子,给蓝橙樱换上。

第一次穿古装,蓝橙樱心里惴惴不安的,可是在现代社会里一个人生活惯了,也不好意思叫人帮忙换衣服,便一个人在房间里研究起这件看起来漂亮穿起来却十分不容易的裙子。奇怪,这么长的带子是什么,腰带么?这没有扣子衣服怎么合上啊!蓝橙樱愁眉苦脸的,折腾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把衣服穿得稍微像模像样一点,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也不知道自己这么穿,会不会好看。看梁若伊穿这样的衣服那样漂亮,自己不会是东施效颦吧?

心里一边心思繁多,担心这担心那地走出去,蓝橙樱不好意思地开口:“抱歉啊,平时在家里干活都是穿你们之前看到的那种简单的工作服,都没有穿过像样的裙子,一时之间,不大适应。”

一句话说完,大概过了几秒,蓝橙樱都没有听见回声,忍不住好奇地抬头看了一下,见梁钰和梁若伊都呆呆的看着自己,怎么了?难道自己脸上有东西?下意识地伸手用力地擦了擦脸。

“噗”,梁若伊被蓝橙樱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给逗乐了,赶紧上前去,拉住蓝橙樱的手,亲热地夸到:“我本来还怕我的衣服你不大合身呢,没想到橙樱你穿起来这么好看!像仙女下凡一样,这衣服被你一穿,我以后都不敢再穿了!深怕比不上了!”说着,梁若伊闪亮着大眼睛,在梁若伊身上瞧来瞧去的,还凑上前去悄声说:“你看我皇兄都看傻了!”

一句调皮的话又一字不落地落进了梁钰的耳中,梁钰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别过了脸。这个女人,长得的确好看,换上了若伊水粉色的裙子,玲珑的身材更加显露出来,本来若伊穿着天真烂漫的衣服到了她身上,却有了江南水乡女子的温暖柔美。刚刚她出来的那一瞬间,自己的确有一刻,恍然失神了。

蓝橙樱被梁若伊说得满脸通红,真的很好看吗?她往自己的身上瞧了瞧,又偷偷拿眼睛撇了一眼转过脸去的梁钰,刚刚,他真的在看我看呆了吗?想到这里,蓝橙樱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咚”跳了一下,脸上更烧了。

这时候灵珊走过来,也被蓝橙樱的美震惊了,呆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俯身向两人行了个礼:“祭天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小姐可以去结拜了。”

“好啊好啊!”梁若伊兴奋地拉着蓝橙樱到供桌面前跪下,两个女子跪在一起,到别有一番风味,梁钰看着她们,心中若有所思。

蓝橙樱长梁若伊两岁,两个人就在客栈的后院里点了香,磕过头,结拜为姐妹。梁若伊改口叫蓝橙樱姐姐,蓝橙樱也随梁若伊叫梁钰皇兄。随即,梁钰向蓝橙樱表明的身份,没想到,梁钰竟然是这天霖国的皇上,也难怪一身霸气,气度不凡。梁若伊是承阳公主,是梁钰的胞妹,梁钰十分的宠爱她。

梁若伊得了个姐姐,整天开开心心蹦蹦跳跳的张罗着着要帮蓝橙樱长回家乡。蓝橙樱怕露陷,急急忙忙地阻止她:“若伊啊,我回家的事情,其实不急。”

“啊?为什么,姐姐你不想早日回到家乡吗?”梁若伊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一边的梁钰也看着她,眼神深邃,若有所思。蓝橙樱叹了口气,人家说的果然不错,撒了一个谎就要用好几个谎来圆。老天爷啊,这真不是我蓝橙樱的错啊!

这样想着,蓝橙樱定了定神,口气可怜,声音哽咽地说道:“其实,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从小在叔叔婶婶家长大。婶婶为人刻薄,她觉得我就是个拖油瓶,天天要我干活,不给我吃饱饭,还总是打我。我,这次我好不容易逃了出来,若是婶婶没有死,我再回去,一定还会折磨我的。”说着低头抽泣,蓝橙樱都觉得自己简直可以去做奥斯卡的影后了!

“这样啊……”梁若伊低头想了一会,抬起头来的时候笑得很灿烂:“姐姐你就跟我们会京城吧!你都是我姐姐了,哪有离开我的道理!肯定要陪着我的!你说是吧皇兄!”

灵珊一听这话就急得直跺脚,这公主怎么这样啊!随随便便跟一个陌生的女人结拜,还一口一个姐姐叫的开心,这样就算了。帮她找到家送回去也就是了,怎么还要把她带回皇宫!她怎么知道这个女人不是想攀龙附凤啊!要是想攀龙附凤也就算了,这万一要是什么乱党,进了宫,不就一团糟啊!想着就急急地拉了梁若伊一下。

“哎哟,灵珊你拉我做什么!”梁若伊喊了起来很不满地瞪了灵珊一眼,灵珊着急地看了蓝橙樱一下,却发现蓝橙樱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里,眼睛里闪着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蓝橙樱可没在意这么多,她一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皇宫哎,电视里的皇宫可到处都是金子,有看不完的美人,没事还可以调戏调戏宫女,更主要的是!不用工作还能有吃不完的美食!太棒了!“可以吗?”蓝橙樱也转头看着梁钰,蓝橙樱觉得自己的口水就要留下来了。

梁钰看着两双充满期望的大眼睛,无奈地叹了口气,点点头。

“耶!”

次日,梁钰就带着梁若伊、蓝橙樱上路回京城了。

蓝橙樱一路上和梁若伊说说笑笑,两人的感情一天一天的变好,好不快乐。原来古代的生活也没我想的那么不好嘛,蓝橙樱想。梁若伊靠过来,亲昵地把头放在蓝橙樱的肩膀上,还蹭了蹭,这种感觉让蓝橙樱想起在现代自己家里养的小猫,平时坐在客厅看电视,那只贪吃的猫也喜欢在自己的腿边绕来绕去,时不时地蹭两下。这么一想起来,也不知道现代里的那些朋友们怎么样了,自己就这样消失,会不会掀起轩然大波啊?

梁若伊见蓝橙樱不说话,就低声的自言自语了起来,声音酥酥的,挠得人心里痒痒的:“橙樱姐姐你知道吗,我跟哥哥从一出生就生活在皇宫里。那个地方很漂亮,人也很多,平日里有很多的宫女太监来来回回的走来走去,无聊的时候还会有舞女乐师来奏乐跳舞。明明就很热闹,可是我就觉得很寂寞。”

梁若伊的声音低低的,跟她平日里的天真活泼不大一样,蓝橙樱忽然有一点不适应,想开口安慰,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梁若伊没有搭理内心纠结的蓝橙樱,继续说着,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跟人说过心理话里:“他们每一个人都怕我,见到我,只会俯身行礼,特别礼貌地叫我一声公主,然后又退下,根本不敢跟我多说一句话。我去一趟御花园,明明御花园距离我的寝宫只有几步远,每一次都一定要有一大堆人跟着我,走慢了他们会担心我是不是心情不好,所以兴致不高,跑快了又会害怕我不小心跌倒受了伤。有的时候我都替他们觉得累。”

蓝橙樱想了想,递给梁若伊一个苹果,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橙樱姐姐你知道么,我从小就没有人陪我。灵珊是皇兄从一个奴隶贩子手里救下来的,皇兄说,当时灵珊看着他的双眼里充满了一股狠劲,明明已经被奴隶贩子折磨得奄奄一息了,关在笼子里,眼神还那么骄傲,那么有尊严。一下子就打动了皇兄,皇兄出手救下了她,让灵珊跟着武师习武,跟在我身边保护我。你不知道,灵珊的功夫可好了!宫里上上下下那么多人,只有灵珊一个人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唯唯诺诺的,我跟她也形如姐妹。”

说着,又开开心心地凑过去,抱住了在旁边一言不发的灵珊。蓝橙樱看着灵珊,暗暗吐了吐舌头,想不到这灵珊看起来身子板瘦瘦的,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果然啊,这人不可貌相啊!

“你们说什么呢,这么开心。”马车忽然停了下来,梁钰掀开车帘坐了进来,蓝橙樱急忙侧身往另一边挪了挪屁股,给梁钰让座。开玩笑,眼前这个男人可是皇帝哎!一不小心得罪了,是会掉脑袋的!古人还说过,伴君如伴虎,自己还是离他远一点比较好!

梁若伊却奇怪地看了自己的皇兄一眼,来的时候一路上皇兄都是在外面骑马的,谁叫他进来他都不肯,说是外面空气好,风景美。怎么这回去的路上,短短一天就要进马车好几趟呢?难道,真是因为橙樱?梁若伊这样想着眼睛滴流滴流的在蓝橙樱与梁钰之间转来转去,眼底有藏不住的笑意。

这个梁钰,蓝橙樱不满地在心里嘀咕,天天板着一张脸,他这一进来,马车里整个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不在外面好好骑马,总是往马车里跑做什么!真是是!不过话说回来,梁钰笑起来,还真是好看啊,那薄薄的嘴角往上一钩,就让人觉得整个世界都亮起来了。

明明笑起来那么好看,还那么吝啬笑容,想着很不满地瞪了正坐在身边惬意地吃着葡萄的梁钰一眼。却忽然想起梁若伊曾经说的:“姐姐你知道吗,这是这么多年来,我见过皇兄笑得最多的几天了。”这还叫多啊,蓝橙樱吐了吐舌头,看样子,这个梁钰平日里就是传说中的面瘫脸!

灵珊一开始很不喜欢这个突如其来的女子,总觉得她就这样莫名其妙成了自己家承阳公主的结拜姐姐。不过一路走来,也渐渐的接受蓝橙樱了,这个女子虽然身份诡异,但是确实是心地善良,有她在,公主也一直很开心,就连皇上也比以前笑得多了不少。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