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遭遇土匪

就这样,他们一行人贯穿在绿树成荫的灌木丛中,鸟儿叽叽喳喳地站在树枝上唱歌,似乎为皇帝回城而感到兴奋。蜜蜂嗡嗡地围着花朵转,似乎要探索花蕊中的神秘,连小草都随着微风的吹过而开心地摇摇晃晃,整个树林都充满了生机。

没有丝毫不妥,蓝橙樱随着承阳公主和皇帝梁钰一同回京城。

只是路上的静默让人感动害怕。

微风丝丝吹过,吹起蓝橙樱的青丝,扰乱了她额前的碎发。

她不以为然,享受着风的清爽,却蓦然一督,看见梁欲竟紧紧握住腰上的宝剑,随时拔刀相向。

蓝橙樱皱了皱眉头,什么事竟然让淡定镇静的一国之君梁钰如此紧张。

莫非队伍中出现内鬼,随时出来刺杀皇上?蓝橙樱想着,却丝毫没有发现身边的士兵都已拔出宝刀,随时作战。

当蓝橙樱反应过来的时候,整支队伍已经停了下来,大战一触即发。

突然,身穿黑衣的人直直地从树林中飘出,一剑刺穿了一个士兵的胸口。

她倒吸了一口气,目光呆滞地看着那把从士兵膛中过的血剑。

一滴,又一滴,血慢慢地从士兵的胸口流出,直接那个士兵倒地不起。

“杀!”皇帝身边的御前侍卫发出一声怒吼,所有人都拿着剑冲向黑衣人。

突然,一众黑衣人突然出现,团团围住了他们。

“兄弟,咱们不为什么,只为钱财。交出你们身上的财物,我保你们不死。”一个土匪大声地说话,然后狂笑起来。看样子应该是这帮土匪的头头。

“你以为我们会怕你么。”梁钰冷冷地说出口,脸上毫无表情,冷漠得像是从地狱十八层冒上来的死神。

“那么……”土匪上一秒还是笑嘻嘻的,“都去死好了。”下一秒便阴沉得可怕。

“兄弟们,上!”土匪举起手中的大刀,发号施令让兄弟们冲锋上阵。

“啊!”一阵排山倒海的吼声从耳边响起,震耳欲聋。

皇上慢慢地拔出宝刀,然后杀敌。

蓝橙樱眉头紧锁着,这样的情况根本没有可能逃脱,土匪们都把他们的人团团围住,他们很不利啊。

只能够杀出重围,才有可能成功。

而且皇上为了低调,只带了十余人出宫,现在这样的情况,是否能抵抗土匪的打斗。

她不知道。

而且她和承阳公主只是区区两个弱女子,如果被攻击,必死无疑。

蓝橙樱突然失去了方向,然后跌坐在地上。

“起来。”突然一把阴冷的声音从头顶响起,她抬首,阳光亮得她睁不开眼睛,只能看见一个黑色的轮廓。

他不耐烦的一把拉起她,带着她一路冲出重围。

他紧紧地牵着她的手,她却忽然感觉有安全感。

忽然,她感觉到身后有丝丝的凉风。回头一看,让她大吃一惊,不禁尖叫出声。

黑衣人的刀已经高高举起,准备从她的背部劈起,她已紧紧闭上双眼,等到皮肉裂开的疼痛。

但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只听见梁钰的一声闷哼。

蓝橙樱蓦然睁开眼,却见到一只手稳稳地挡在自己的前面,当然上面还有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

“走。”梁钰忍着疼痛,带着还在发愣的蓝橙樱离开。

一路走,一路斩杀敌人,再加上手上的伤以及带着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弱女子,梁钰渐渐感觉到力不从心。

“蓝橙樱你先走,我断后。”梁钰气喘吁吁地对着她说,双手紧紧地握住剑,双眼却些许涣散,说明他已经力气耗尽。

“你发什么神经,要走一起走,而且要断后,一定是我来断后。”蓝橙樱一把夺过梁钰手上的宝刀,一副同归于尽的气势。

“……你会武功吗?说不定别人一刀就完结了。”梁钰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

“那就一起走。”这次换蓝橙樱紧紧地握住梁钰的手,然后开始狂奔。

渐渐听到后面土匪传来的追赶声,她知道土匪们离他们不远了。

而梁钰已经精疲力尽,如果在这里停下来的话,简直就是束手就擒。

不行,她不可以让他们落入土匪的手中。万一土匪知道梁钰是皇帝,不单止威胁钱财,一刀杀了他都没有人知道。

只要一想到万人之上的他要被别人剐杀,她竟于心不忍。

不能停下来!蓝橙樱默默地对自己说,可是遗憾的是,前方竟然是一条死路!

大片裸露的土地突显出来,隐隐约约看到对岸的景色,前方一片朦白。

蓝橙樱苦笑着,看来天都不给路他们走,前面竟然是一片悬崖。

蓝橙樱回头一看,隐约间已经见到黑色在树丛中飘浮。

“这次完蛋了……”蓝橙樱苦笑地看着梁钰,梁钰沉默不语,只是握着刀默默看天。

这个时候还要装帅吗?她不禁翻了个白眼,却不知道梁钰是作最后的斗争。

身后,就是悬崖。跳下去,基本毫无生存可言。可是如果要斩杀敌人,他们没有一点胜算。他已疲惫不堪,而蓝橙樱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打的过这十几个经验丰富的土匪。

看来,天要亡他,还有她。

“哈哈哈,还要走吗?走啊!”土匪们一阵狂笑,嘲笑他们无谓的逃走。

“乖乖地交出财物不就好了吗?干嘛要做无谓的斗争呢,两个笨蛋!”土匪大哥毫不吝啬他的笑色,引起身后小土匪的偷笑。

突然,土匪眼睛一亮,直直地盯着蓝橙樱曼妙的身材,流着哈喇子说:“哟,这里竟然有个小美人,乖乖!可真美啊!要不这样,你把那个女孩给我,我放你一条生路。”

只见梁钰一阵沉默,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刀,不发一言。

蓝橙樱忽然打了个冷颤,梁钰……他不会这么狠心,将她送给这群土匪吧。

如果她到了这群土匪的手中,会受到怎样的侮辱,她不会不知道。

只是想到这群丑陋的土匪会在她身上拱来拱去,她就觉得无比恶心,甚至立刻去死也不要这么侮辱。

“怎么样,决定好了吗?”土匪大哥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向前靠了一步,问梁钰的意见。

梁钰抬头看了一眼蓝橙樱,只见她拼命地向他摇头,示意他不要残忍地将她送去敌人的手中玩弄。

他噗嗤一笑,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傻,就算他怎么怕,也不会将身边的女人推向身边吧?

他这样拖延时间,只为能恢复一点体力,好与这班土匪好好作斗争。

梁钰邪魅一笑,抬首直视土匪大哥的双眼,诡异地说。

“你觉得呢?”

土匪大哥被他的气势震到,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梁钰冷笑一声,直直向土匪大哥劈去。

擒贼先擒王,这是每一个人都会这样做的。

当然,土匪大哥也不是傻子,立马举起刀,稳稳地接住了梁钰的破天斩。

而蓝橙樱只能默默地祈祷着,梁钰你千万不能有事啊,还有士兵快点来吧。

其实单凭梁钰自己一个,他是能完全走得掉的,只有打到一半,然后趁其不备,使用轻工逃走,只有他们反应不过来,他有信心能逃走。

可是……他身后还有一个蓝橙樱,所以他不能倒下!

只要一倒下,他就能想象到蓝橙樱被侮辱的场景。只要一想到这个场景,他就突然有了无穷的力量,大步地逼退土匪。

她紧紧地盯住战场,有时候有土匪卑鄙地从背后袭击,她也会大声吼叫提醒他。

土匪渐渐发现她也是个祸害,竟然将狠毒的目光转向蓝橙樱。

她来不及思想,便有一个黑衣人发疯般地向她冲了过来。

她尖叫一声,准备用手去挡,却看见黑衣人缓缓地倒下了。

而那把刀,也只离她一寸之远。

蓝橙樱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然后却听见梁钰的一声闷哼。

她紧张地抬头去看他,却发现他为了不让黑衣人伤害到他,竟然被卑鄙小人从背后斩了一刀,而且伤痕又长又深,差点就要了梁钰的命。

果然是经验老到的土匪!梁钰闷闷地感觉到喉咙的腥甜,咬牙将他吞回去。

如果现在吐血的话,无疑给了蓝橙樱一层心理压力,而土匪也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攻击他。

现在只有撑下去,才会有生路。

经过了弟一次的惊险,蓝橙樱知道自己应该隐藏起来,她眼神给了梁钰一个信号,然后躲进一块石头后面。

但是那块石头与悬崖边距离太近,只有五寸的距离,只要蓝橙樱一不小心,就会立刻掉下去。

她心惊胆战地回头看向梁钰,发现他身上的伤痕又多了不少,看来不能支撑多久了,还有不少黑衣人轮番攻击他。

无论梁钰武功有多高,这样车轮战的消耗,也终会倒下。

这可怎么办啊?蓝橙樱头痛地想着,她还不想死啊!

忽然,听见梁钰的一声怒吼,她蓦然站起身,却看见梁钰已经单膝跪地,已无力再能站起来。

“梁钰!你不要硬撑了!不行……不行我们就跳下去。”蓝橙樱心痛地跑过来,拉起梁钰的手,然后双眼发红地看向土匪们。

而他们却被这样一个眼神吓到了,趁这个空挡,梁钰不加思索,拉着蓝橙樱来到悬崖边。

“喂,蓝橙樱,你怕不怕?”他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竟然有前所未有的轻松。

听说每一个人死之前,都会感觉到很轻松,因为你将会逝去,什么都会放下。

她愣了愣,然后摇了摇头。

她不想死,可是她不怕死。

后面的土匪已经缓缓地走过来,梁钰一把搂住蓝橙樱,然后,缓缓向后倒去。

耳边的风嗡嗡地吹着,似乎要将他们的耳膜吹破,隐隐听见悬崖上的呼叫声,自己失重的心跳声。

蓝橙樱啊,你就这样完蛋了。

她感觉一切都停止了,黑暗来临,她眼前一片朦胧,然后昏迷过去。

等到她缓缓地张开眼,一切都变了。

她看见窗外的鸟语花香,还有一个人影不断在屋内走来走去。

强烈的头痛感不禁让她痛呼出了声,却引起男子的注意。

“你醒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