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恩怨

蓝橙樱愣愣地看着那个长衣飘飘的美男子。

他一身黑色长衣给人一种冷漠颓废的感觉,双眼下带着浅浅的眼袋,**的鼻梁,薄唇紧紧地抿在一起,而眉心更是无时无刻都皱着。

“你是谁?”蓝橙樱警惕地看着男人,双手紧紧握住被子。

“我是谁这并不重要。”他甩了甩袖子,气定神闲地转过身,双手负在背后,只能看见他潇洒却又淡漠的背影,带着几分忧伤。

“最关键的是,你为什么会和梁钰在一起?”

蓝橙樱目光一闪,心紧紧被握了一下。

“梁钰在哪里?”这时,蓝橙樱的目光更加警惕,双眼锐利得如鹰爪般狠狠刺穿男子。

而男子却没有再理会他,而是甩袖而出。

她目光一转,迅速穿好鞋子,跟随着男子外出。

蓝橙樱的直觉告诉她,他不是一个简单的归隐者,中间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才会让这个男人如此颓废。

并且她怀疑这中间,还会涉及到梁钰。否则这个男人不会如此紧张地问她为何与梁钰一起。

蓝橙樱决定探个究竟,遂跟随男子行走。

她倒要看看,这个男子与梁钰有什么关系。

男子来到了另一个房屋,并且快速地闪了进去。她心里愣了愣,才躲在窗外观看。

“梁钰,你该醒了。”男子的声音沙哑,还带着些许的愤怒。

蓝橙樱一惊,明明刚才男子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为何现在就算不看其神情,也能知其愤怒?

她竟然心虚,然后躲在窗外不敢再偷看。

“唔……”屋内传出男子的闷哼声,蓝橙樱惊了惊,该不会是男子打伤了梁钰吧?

仔细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如若男子真的打伤梁钰,起码也有点声音才对。刚刚在闷哼声之前没有任何声音。

她抚了抚胸口,先让自己把心定下来,做到心如止水。

然后,她再慢慢伸出头颅,窥看他们的状况。看见梁钰依旧安好,蓝橙樱的心才慢慢定了下来。

“你……是谁?”只见梁钰痛苦地捂着脑袋,抬首撇了撇男子。

“哟,这么快就忘记我了?”男人阴阳怪气的嘲讽让人听了心里不舒服,也包括梁钰。

“放肆!你是谁,竟然敢和朕这样说话!”梁钰愤怒地拍了拍床板,然后怒视着这个颓废的男人。

太阳从窗外洒进来,由于逆光,梁钰只能隐约地看出他的轮廓,却觉得其十分熟悉。

“梁钰,在我的地盘里,还轮不到你放肆!”男人高深莫测地回了梁钰一句,然后甩门而出。

男子看了看躲在一旁的蓝橙樱,不发一言便离**屋。

直至梁钰歪歪扭扭地从房子出来时,蓝橙樱才站起来,扶稳梁钰。

“是他!”梁钰语气里有着前所未有的激动,仿佛重见故人的那般兴奋。

“谁?”蓝橙樱不解地看着梁钰,不知他为何如此兴奋。

“他是我青梅竹马的兄弟啊!也是当今大将军的儿子――楚墨寒。”

蓝橙樱听完后倒吸一口气,怪不得他拥有这么强的气场,不过既然他是大将军之子,为何来到这个山谷归隐?

“那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照你这样说,他不应该是在将军府吗?”她说出自己心里的疑问。

梁钰摇了摇头,说:“我也不清楚……当年他突然失踪,连大将军都不知道他的去向,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他。”

梁钰轻叹了一口气后,拉着蓝橙樱一起寻找楚墨寒。

“墨寒,你在哪里?”梁钰双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双眼不停地搜索在这片山谷上。

可惜还是看不见那抹黑色的身影。

梁钰心急如焚地找着,而楚墨寒就像玩捉迷藏一样躲着他,似乎对他略有不满。

梁钰挫败地坐在地上休息。既然楚墨寒不愿意出来见他,那么就算他怎么寻找也没有用。

毕竟他在这片山谷住了这么长的时间,而他只是不小心在这里走过而已。

突然,梁钰想到了一个方法。但这个方法冒险太大,会触及到楚墨寒的雷区,如若他心情不好,就算与他有手足之情,恐怕也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为了见他一面,为了问清楚他为何逃离将军府,他唯有这样做。

想通以后,梁钰便站了起来,突然怒吼了起来。

“孙雨莲!”这叫声惊天动地,声音在这个山谷上回荡,久久不散。

“孙雨莲!”

“孙雨莲!”

“闭嘴!你没有资格叫她的名字!”突然一抹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眼前,快如一道闪电,手上的剑泛着冷冷的色彩,又准又狠地插入梁钰的胸膛。

幸好梁钰手急眼快,一个巧妙的转身便躲过楚墨寒的攻击。

蓝橙樱目瞪口呆,只能呆呆地看着楚墨寒。

“梁钰!你没有资格提她的名字!”楚墨寒双眼的疼痛与愤怒像是受伤的狮子那般狠厉,似乎想要刺穿他俩的胸膛。

“墨寒,这些年来,你都住在这里?”楚墨寒让梁钰不提,梁钰便绝口不提,只提及这些年他是否住得好。

“哼,”楚墨寒冷笑一声,“托你的福,我永远都不会好。”他双眼不再是无神,而是充满绝情与……

绝望。

“墨寒,你还为当年的事生气吗?”第一次,梁钰的眼眶中有了雾气。

“生气?不,这不值得我生气。我在那时已经发下毒誓要与你恩断义绝。”楚墨寒寒剑一挥,带起无数的落叶。

“雨莲……我想见见她。”梁钰愧疚的垂首说道。

雨莲?雨莲又是谁。蓝橙樱心里默默地疑问。

“你还有脸见她?”这次,楚墨寒没有过于激动,却冷淡得让人心酸。

“罢了,”楚墨寒冷漠地一甩手袖,冷冷地开口:“如果你想要见她,就跟我来吧。”然后,负手而行。

梁钰死死地跟着楚墨寒前行,而蓝橙樱紧随其后。

直到来到一座衣冠冢前,蓝橙樱才知道原来他们两人口中的雨莲已经死了。

“雨莲,朕对不起你……””梁钰看着雨莲的墓,声泪俱下。

“你还有脸说!”楚墨寒听了提起梁钰的领子,狠狠地说:“梁钰!如果不是你,雨莲就不会死!”

然后他甩开梁钰,梁钰直直地跌落在地上。

蓝橙樱惊讶地不能说话。区区一个君王,被人如此推倒,却只会无声落泪?

他们俩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使一个大将军之子这样毫不尊重一个君王。

时间像是停止了一般,显示出谷内独有的宁静,静谧得即使一根银针掉落在地上也能听见。

突然,楚墨寒拔刀相助,双眼通红,宝剑直指梁钰。

“楚墨寒你干什么!”宝剑发射出的银色光芒刺痛了蓝橙樱的双眼,她紧张地看着楚墨寒。

这个人……不会是想弑君吧?想着,蓝橙樱便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

一个连君王都能杀的人,试问他还有什么做不出的呢。

“我要干什么,不关你事。”楚墨寒冷冷地瞟了蓝橙樱,然后锋利的宝剑指着梁钰,钩破了他的衣服。

“你知道吗?当雨莲离开我身边的时候,我有多难过。”楚墨寒自挖伤疤,伤痛地回忆着。“她那时候已经奄奄一息,我带着她来到这个幽深的山谷,想帮她好好的休养一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她已中毒太深,毒素已经穿入她的心脏。那时候的她,只能数着日子等死。”

“你知道吗?死亡是不令人恐惧的。而等待死亡,才是令人感到心惊胆跳,精神上无法承受的痛苦。而你,却让她偿尽了这个中的滋味。”

“她临死前,还可怜巴巴地求着我,看在这么多年青梅竹马的份上,让我原谅你,也不要让你知道这件事的真相,让她静静的离开。”

“可是你呢,你竟然安好无恙地坐在你的君王之位,对她不闻不问。如若不是这次你坠入山谷,可能你这辈子都不知道孙雨莲离开的事情吧?梁钰,你就是这么铁石心肠!”楚墨寒咄咄逼人地炮轰着梁钰,令到梁钰无话可说。

“如若不是你非要娶她为妃,她就不会陷入宫斗,雨莲就不会死!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楚墨寒红着眼睛,宝剑的锋利已经刺穿了梁钰的皮肤。只要再稍稍用力一下,梁钰便死在这剑下。

而梁钰也好不到哪里去,不单止衣衫破烂,而且满脸的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时的梁钰已经悲痛欲绝,想不到当年的失误,竟然害死了自己青梅竹马的玩伴。

蓝橙樱也大概了解这件事的因果。因为梁钰要娶青梅竹马的雨莲为妃,让孙雨莲陷入宫斗中,不慎中了剧毒,当她发现时,剧毒已经攻心,就算扁鹊也无力回天,而孙雨莲没有责怪梁钰,并叮嘱楚墨寒不要让梁钰知道这件事,让他后悔一生。

而楚墨寒也是喜欢孙雨莲的,否则不会为她守墓守了这么长的时间。

蓝橙樱无言地看向天空。其实有时候世界就是这样,跌入山谷不死,却遇上了痛不欲生的事情。

“节哀顺变。”蓝橙樱拍了拍梁钰的肩膀,然后回眸看向楚墨寒。

而他只是冷冷地拿着剑,不发一言。微微垂首,根本看不清他的神情,似乎在发呆,又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

蓝橙樱不敢妄自行动,只能用目光在他们两个身上来回的扫射,以防楚墨寒突然要了梁钰的命。

我干嘛……这么关心他?蓝橙樱突然想到这件事,不禁脸色一红,思来想去,便找一个“国不可一日无君”这种借口来安慰自己。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