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挡在他身前

当蓝橙樱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燥时,楚墨寒已经冷漠地站了起来,双眼狠毒地看着梁钰。

“梁钰,我觉得我今天不杀了你,我就给不了雨莲一个交代。”楚墨寒左歪右斜地走着,显然有些悲伤过度。他抬首,望着山谷上的天空,一阵疯狂的冷笑。

“雨莲,我终于可以为你报仇了……”楚墨寒孤傲地举起宝剑,直直地向梁钰刺来。

连蓝橙樱这种不懂武功的人,也看出这招式的厉害,杀气十分浓重。

梁钰则是静静地闭上了双眼,似乎等待死亡的来临。

是啊,是他愧对雨莲,曾以为可以给她一辈子的幸福。但是,她因为生于宫中,而被毒死。

一剑刺下来也好,让他和雨莲下辈子再续前缘。那辈子,他一定不要当一个君王,只和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蓝橙樱可定不下来。梁钰竟然毫不躲避?他疯了吗!他可是一国之君啊,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而任由他人宰割?

不行,就当为了承阳公主,为了天霖国的国民,他不可以就这样死去。

想到这里,蓝橙樱竟然满身勇气,脚下生风,飞奔到梁钰的身前,只为挡住楚墨寒的那一剑。

楚墨寒一惊,急急地收起宝剑,以免伤到蓝橙樱。

迟迟没有感觉到痛感的梁钰蓦然睁开眼睛,见到一抹飞扬的身影挡在自己面前,似乎带着坚定的决心。

“你走开,我不想杀其他人。”楚墨寒冷冷地挥了挥宝剑,示意蓝橙樱赶紧离开。

“不。”蓝橙樱倔强地看着楚墨寒,下定决心自己不会离开。

“蓝橙樱你干什么?这里没有你的事。”梁钰也冷冷地对她说,似乎对她的突然出现极为不满。

“梁钰我告诉你,你才是疯掉的那个人。”她气愤地转过身,抬首对着梁钰说,“你是准备让楚墨寒杀掉你吗?嗯?”

梁钰则沉默不语,抬头看天也不看蓝橙樱。

“那你想过天霖国的子民吗,你有想过皇宫吗,你有想过孙雨莲吗?国不可以一日无君,如果你就这样死了,整个天霖国就会陷入混乱。还有你后宫中那帮妃嫔,等着你这个知道真相的皇上去惩治她们。还有雨莲,你记得楚墨寒刚刚说过什么了吗?雨莲希望你永远不要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就是说她不想你愧疚,不想你难过!”蓝橙樱越说越激动,甚至拍打起梁钰的胸膛。

而对于梁钰来说,她仅是绣花拳腿,对他根本没有伤害。

她说的也对,如果自己就这样死了,天霖国怎么办?

楚墨寒愣愣地听着蓝橙樱的一番话。的确,雨莲让自己不要告诉梁钰,就是因为不想他伤心难过,不想他愧疚于她,她只希望他开心快乐,安好无恙地活下去。

楚墨寒抬头看向梁钰,双眼带着犹豫与不甘心。

是的,他犹豫,不知道是否就这样放走他。他又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放走他。

想起这么多年来,梁钰都不知道这件事的真相,楚墨寒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他又想起那时的场景。

她苍白无力,倒在他的怀里,连手都是冰凉的。令他心疼不已。

她呢喃着,他靠近她的唇边,想要听清楚她说些什么。

“墨寒……不要再追究梁钰了……这不是,他的错。”那时的她应该在回忆,想起梁钰,她便满目柔情,双眼焕焕生辉,双颊微红,完全不像一个毒已攻心之人。

温柔乡在怀,而眷恋的却不是他。他抬头,即使万里无云,他都只觉得满目疮痍。

“墨寒,对不起……下辈子,我一定补偿你。”她无力地抬起荑,抚摸他俊俏的脸庞,一滴眼泪划过她的脸庞。

“其实我也不想死,也,也想一直陪伴在他身边。我,我爱他,所以请你,不要再去追究。”荑被举得高高,淡淡的阳光从指缝中穿透,映射到她的脸上时,已经毫无光华。

正如她的生命般,很快就会凋零,香消玉殒。

直至她高举的荑像是被击中的小鸟一般急速堕落,直至狠狠地跌落在地上。

“雨莲!”楚墨寒悲痛地怒吼,紧紧地抱住雨莲,泪珠像是掉了线的珍珠,拼命往下掉。

楚墨寒结束掉了回忆。他静静得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他突然就想到,那个女人,会不会就是雨莲你让她过来保护梁钰的呢。

楚墨寒看着她的容貌,一点都不像雨莲,可是她坚定地挡在梁钰身前,倔强的眼神,与孙雨莲像极了。

既然这样……

楚墨寒突然扔下了剑,“嘭”的一声吓坏了挡在梁钰身前的蓝橙樱。然后只听见冷漠而沙哑的声音响起。

“你们走吧。”

梁钰双眼瞳孔放大,而蓝橙樱则是目瞪口呆。他们都没有想到,如此怨恨他们的楚墨寒,竟然选择放他们一马。

“别以为我不憎恶你。我只是想起雨莲曾告诉过我,不要再追究。”他转过身,专注地看着那块石碑。

过了许久,梁钰与蓝橙樱没有离开。

似乎还感觉到他们的气息,楚墨寒皱着眉头转身,用眼神询问。

……

蓝橙樱无言,拜托他们是掉下来的,如果他不告诉他们怎么离开,他们怎么会离开啊。

梁钰也是垂首思考,看不清他的神情。

楚墨寒一笑,摇了摇头,然后握紧剑柄,率先走在前头。

蓝橙樱见到后便精灵地跟在他身后,而走着走着,才发现梁钰没有跟上来。

她对天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转身跑回去,拉起梁钰的手,随着楚墨寒奔去。

难道是她的错觉吗?为什么拖着他的手,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心跳慢慢蔓延,从心脏带着节奏感开始游移,直到手心。

蓝橙樱脸又红了一下,没有多想,一直拉着他向楚墨寒跑去。

楚墨寒走得飞快,蓝橙樱渐渐地力不从心,跟不上他的节奏。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她欲哭无泪,只能拉着梁钰默默沉路。

“梁钰你说句话啊……我不会走了!”蓝橙樱无助地在这个大山谷上兜兜转转,终于忍无可忍,甩开梁钰的手,对着他发脾气。

终于,梁钰有了些许的反应,他抬头望了望她,又环视了这个山谷一周。

突然,梁钰牵起蓝橙樱的手,飞快向前奔去。这倒是让她惊吓了一下。

她又感觉到了他手心的温暖,一阵电流从她的手心流向其他地方,全身感觉都酥麻起来。

不行,不可以这样下去!蓝橙樱下意识地甩开了梁钰的手。

他愣了愣,停下脚步,挑眉回眸望着不知所措的蓝橙樱。

“我……我可以自己走!”蓝橙樱心虚地点了点头,然后佯装傻兮兮地笑着。

莫名其妙!梁钰督了她一眼,便继续向前走。

蓝橙樱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长吁了一口气,表情复杂地跟上了梁钰。

梁钰时不时回头看向蓝橙樱,每次看到她表情的变化,都不由得在心里偷笑起来。

而蓝橙樱当然不知道梁钰会偷偷看她,她只是苦思冥想着为何他一牵起她的手,她就感觉如此微妙。

她回想起微微的电流从自己身上各处都流过的时候,不禁打了个冷颤。

这种感觉轻飘飘的,像是……站在云端上的感觉。

可是站在云端上的感觉,不应该是幸福的吗?

如果是这样比喻的话……那梁钰牵着自己的手,自己就感觉到幸福?蓝橙樱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直到梁钰突然停了下来,蓝橙樱直直地撞到他的背后。

“哎哟!你怎么突然停下来!”她不满地拍了拍梁钰的后背,皱着眉头捂着脑袋说。

可是梁钰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盯着一个人的背影。

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唇一张一合,说了这么一句话。

“楚墨寒,跟我走吧。我们一起回京。”

现场的温度仿佛又低了几度,楚墨寒一直没有动弹,只是惯有的动作:负手背立。

有几只乌鸦在山谷上盘旋,传来一阵阵咿咿呀呀的声音,分外悲伤。

“你走吧。从这里出去一直沿着山坡走就可以了。”楚墨寒的声音冷冷淡淡,甚至比梁钰还要淡漠。

“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你不回京看看你爹吗?”梁钰步步逼近,皱着眉头问他。

“你们走吧,再不走,保不准我会反悔而杀了你。”楚墨寒冷漠地转过身,淡然潇洒的双眼隐藏着一抹忧伤。

突然他双眼定定地看向蓝橙樱,而恰好她也望向了他。

“帮雨莲好好照顾他。”她惊讶,竟然读懂了他眼神中的意思。

却不知道其实这是楚墨寒千里传音的效果。

他又瞟了瞟梁钰,似乎在说:兄弟,保重了。

然后淡然地向山谷深处走去。

“你先跟我回京一个月好吗,几天也可以!让你父亲知道你还在生,然后再回来好不好?”梁钰心痛疾首地呼喊着。毕竟这么多年真心相待的青梅竹马。

楚墨寒抬头望了望天,唇边挂了一抹苦笑,淡淡地说:“这样更好,倒不如让他知道我死了,这样他就不会苦苦牵挂了。如若我回京,他一定用尽所有方法将我留住,甚至软禁。所以,你不要跟他说我在这里,就让我古佛清灯,伴她一生吧。”

说完,他慢慢地腾步走回山谷伸处,直至消失不见。

“楚墨寒!你给我回来!”梁钰怒吼着,然后向山谷深处飞奔。

“梁钰,别喊了。”蓝橙樱脚下生风,用出吃奶的力气去追他,说道,“他……他不想走,你就不要逼他了,逼他只会让他更讨厌你!”

蓝橙樱的最后一句话让梁钰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哎,也罢。”他不再追楚墨寒,而是迈起步伐沿着树林走了起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