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往事

梁钰想打破这尴尬的局面,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低着头思考,过了一会儿,梁钰想到了什么,思考了一下,然后道:“我跟你讲讲我和雨莲的故事吧。”

这才让尴尬的气氛有一丝缓和,蓝橙樱看着梁钰,她知道他是个有故事的人,也很想倾听她的故事:“你说,我可以当你的倾听者。”

梁钰笑了笑,随后又严肃起来,开始说起他和孙雨莲的故事。

梁钰慢慢的讲起“我和雨莲还有楚墨寒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和雨莲也算是青梅竹马,我一直很喜欢她,墨寒也是如此。雨莲是孙家唯一的孙女,从小家里就很宠爱她。我想取她,立她为皇后,但是母后极力反对,甚至以死相逼。我也是被逼无奈,才妥协立她为妃。但是自从我娶了雨莲之后,雨莲开始变了,雨莲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但是我知道她并不开心。”

蓝橙樱听罢,觉得雨莲真幸福,从小备受宠爱,又有两个护花使者一直在身边,虽然自己从未感到有一丝得不适,但是看着梁钰讲得如此伤心,却能和自己藏开心非,让她很开心,于是慢慢得问道:“后来呢?”

梁钰的脸色有点发白,眼睛里写满了忧伤,看着蓝橙樱道:“后来我娶雨莲过门的第三天,母后就告诉我雨莲是个不祥的女人,我知道母后不喜欢雨莲所以自己编的,想让我休了雨莲,我知道幕后的用意,自然也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雨莲刺死了一个宫女,而这个宫女是她自己从家里带来的人,很是喜欢这个女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惹得雨莲要刺死这个女人。”

说到这,梁钰的脸变得更加惨白,蓝橙樱轻轻的握住她的手,给他鼓励。梁钰缓了缓又道:“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雨莲变的心狠手辣,我在她那里过的几日雨莲表现的很是默然,这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我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不可思意。”

蓝橙樱觉得雨莲也很可怜,但是心里想着,既然是孙家的唯一孙女的话,太后应该不会不同意才是,怎会这么对待雨莲呢。

于是就道:“我看太后好像不是不喜欢雨莲吧,中间是有什么事情吗?”

梁钰的额头邹了起来,很显然他不想过多的去想过去的事情,但是他很想在去爱一个人,很想释怀。不想让自己在有任何的不好心思了。

梁钰想了想,于是就道:“我知道,自从雨莲对我有明显的疏离之后我就派人去查了,不是雨莲的错,跟雨莲没有关系的,又是母后在背后做的鬼,但是我不能因为雨莲和母后作对,毕竟她是我母后。”梁钰讲到这有些生气但是也很无奈。

蓝橙樱听的有些糊涂了,她母后到底在背后搞了什么,让梁钰这么生气,于是小心翼翼的问:“后来怎么样了?”

梁钰看蓝橙樱对自己的事情好像很感兴趣,觉得自己又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就坦白道:“后来雨莲一度的疏远与我,甚至不和我见面,见了我也开始绕道,我很伤心,但是也越来越觉得奇怪了,我派的人也没有查出是什么原因,所以我只能慢慢的观察着雨莲的一举一动,但是雨莲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我甚至不敢想象,以前那么温婉的女子却像个泼妇一样摔东西发泄。一日兰贵妃找她麻烦,雨莲被宫中的勾心斗角弄的心烦气躁,变得更加暴躁,甚至开始打骂宫内的宫女。”

梁钰痛苦恩低着头,很伤心的回忆着往事,显得很是无助,嘴上却还在讲着“那些宫女被打的有一个差点死去了,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去告状,都怕被发现后换来雨莲更狠的毒打,可是没有不透风的强,太后终于还是知道了这个消息后,母后就立刻赶到了雨莲住的宫殿里。”

“那时的我还在宫外处理部队中训练一批新兵的事情,本来这样的事情根本用不着我这个皇帝亲自出马,但是确是母后亲自下令让我去监督,我只好出宫。这也是母后调虎离山之际,我自己却蒙在鼓里,等我得到消息的时候,母后,母后已经赐了毒药给雨莲,雨莲丝毫没有犹豫的喝下了那杯药。或许她早就想这么做了,但是一直有太多的牵挂,所以她才没有寻短见。但是母后赐死,我又不在宫中,雨莲知道她求也没用,于是就毫不犹豫的喝了毒药。”

“母后看着她喝下了药就离开了,我得到消息后,快马加鞭的赶回皇宫,我命令太医救活她,那群太医吓得跪在地上求我饶命,我抱着雨莲,看着她嘴角流出鲜血,而我却无能为力。在雨莲生命的最后时刻,她告诉我,她爱的是楚墨寒而不是我。因为我是皇上,孙家不想违抗圣旨,才逼着她嫁给了我……”

听着梁钰的话,蓝橙樱心里很是担心的拍打着梁钰的后背,梁钰抬头看着蓝橙樱道:“都怪我,我要是早点看处理雨莲喜欢的是墨寒,她就不会死了。”

梁钰提到往事跟伤心,整张脸都皱到一起。

蓝橙樱听后却觉得很奇怪为何那个叫楚墨寒的会如此恨他,问题放在心里实在是难受,只能如实的问了出来,梁钰叹口气看着蓝橙樱道:“诶,雨莲是一个很可怜的人,我对不起他,要是我早知道连于会因为宫中的斗争而死的话,我是不会娶她的,即使我是多么的爱她。”

梁钰顿了顿,又继续说:“墨寒本是楚大将军的儿子,但是他生性自由,不喜欢被约束,这让他的父亲很是着急,因为他父亲好似知道自己的儿子喜欢雨莲,但是却也知道我也喜欢雨莲。因为我是皇上楚大人而不敢提,我也是在雨莲死后楚墨寒来找我的时候才知道的。”

梁钰说完动了动有些发酸的身子,好让身子舒服一点,没想到这么一左竟然坐了那么久,看着蓝橙樱,嘴巴好像有些干燥了,不自觉得舔了舔嘴唇,蓝橙樱看着她性感的动作,很快就知道了他是什么意思,只是不好意思问而已。

赶紧去拿昨天剩下的一点露水递给了梁钰,梁钰看着水好奇的道:“这时什么水?从哪弄的?”难道是雨水?梁钰心中想。

蓝橙樱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以为是雨水了,于是好笑的点着梁钰的额头道:“你傻了么?我怎么会给你弄雨水喝这是我昨天收集的一点露水。”

梁钰尝了一下,果然有点清甜,不似雨水那么腥。

梁钰好奇了,因为他还从来不知道这样还能喝到水,于是就傻乎乎的问道:“那这水从哪弄的?”

听着梁钰好奇的问话,让蓝橙樱一阵好笑道:“还真是皇宫里长大的人,一点常识都不懂,难道你没学过在野外生存的事情吗?”

梁钰更加的好奇了,转头看向了蓝橙樱,蓝橙樱被这一看就知道了,这人是因为自己的话而赶到好奇,想了想,也是,宫里的人也不用学这些东西。

叹了口气,没有回答梁钰,梁钰见此便也没有在说话了,这话说出来真是舒服多了,突然一道闪电打了下来,蓝橙樱很害怕的就搂住了梁钰,梁钰很奇怪的感觉突然从心底起了。

头脑中突然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要娶她做自己的妻子,但是想法一出很快就被梁钰甩到脑后了。

看着梁钰突然甩起自己的脑袋,让蓝橙樱觉的好奇道:“你做什么?这么甩会出问题的。”

见蓝橙樱担心自己的身体觉得心里一阵的舒心,却想到了雨莲,心里在想雨儿,你在天上过的好吗?

蓝橙樱看着梁钰说道:“睡一觉吧,晚上在出去找吃的,养足了精神明天我们在继续走。”梁钰点点头,楼着蓝橙樱就闭着眼睛假眠,睡在梁钰怀里的蓝橙樱。像小孩子一样嘟着嘴巴,梁钰看了心里一阵好笑。自己心里爱的是雨莲,虽然雨莲和墨寒本是两情相悦的,但是他当时也只是很伤心,为什么自己做了那么多但是雨莲依旧不爱自己。

你会喜欢我吗?看着蓝橙樱的面容,梁钰在心里想着。

想着雨莲因为宫廷斗争而变得连自己都不敢想象,梁钰犹豫着要不要带蓝橙樱进宫,他知道他对不起雨莲和墨寒,也一直对这件事心存愧疚,一直放不下。

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放下这段往事了?就这样,梁钰不停地想着这些事情,渐渐进入了梦乡之中……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