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太后

瑶华宫里面自然是富丽堂皇,那个楼阁屋宇就是已经是不是一路上来看到的那个样子了,在太阳的招摇下一片片的光辉。

这个瑶华宫之所以得瑶华这个名称,就是因为在那瑶华宫中有着的就是一个大大的瑶池,瑶池上面就是各种各样开得甚是好看的荷花,所以才是有着瑶华宫这样的称号。

而他们一步步地最了进去,就是更加发现此处之华美,所有的器具都是由着那金丝楠木制造的,而那些的杯盏之类,若不是白瓷就是白玉打造,又是看着在梁若伊身上叮叮当当响着的那些手环之类的东西,就是更加地奢华了。

梁若伊带着她就是穿过了各种各样的廊道,最后到达了一件小屋子前面,道:“此西厢房就是今后你居住的地方了,并且此女翠儿做事很是稳妥,今后就是跟着你了。”

有事把一旁的小宫女翠儿引见给了她,看着那翠儿也就是十六左右的年华,看着也是很是喜欢的,所以就是握了她的手就是把她给牵了过来,说:“我本就是一个民间来的女子,现在也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说赏给你的,就是先是记着,如果以后我蓝橙樱飞黄腾达了,就是给你赏了好东西。”

那翠儿本就是一直是侍奉宫里的人的,哪里见过像是蓝橙樱这样的有趣的人,就是“扑哧”一声就是笑了,梁若伊见她们两个相处得也是很是融洽,就是现实回去了,毕竟这一路地车马劳顿,是要好好地休息了。

这个时候,就是蓝橙樱对着翠儿大眼瞪小眼了,翠儿看着她,就是说道:“主子为何如此看着我?叫翠儿甚是不好意思。”

蓝橙樱就是笑笑道:“因为翠儿你长得漂亮啊,以后你就是不用叫我什么主子不主子的了,就是叫我橙樱就是好了。”

但是那翠儿怎么肯,就是要跪下,蓝橙樱看着就是知道这样的奴性不是一天就是可以改掉的,只是听到翠儿说着:“在这个宫廷里面,必要的规矩还是要有的,什么都是不能少的,否则一个不小心就是会掉了脑袋的。”

听着翠儿说得这样的严重,蓝橙樱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就是任由她怎么叫了,但是在私底下的时候,还是直接就是叫她的姓名就是好了的,并且平日里还是要让翠儿教教她这个宫里的规矩,否则是将来是怎么死的都是不知道的了。

翠儿也是见着这个主子好相处,虽然出身并不是高贵的,甚至是可能比她们这样的大臣家的不得待见的庶女还是不如的,但是还是细心地和她说来,毕竟在这个宫里,若是一个不小心或许就是会毙命,又是一个不小心就是能够飞黄腾达也是不一定的。

想着这个宫里已经很久都是没有来过女子了,这个时候忽然就是来了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情况也是不知道的,就是更加地恭敬了。

在晚上的时候,公主就是来了,说是用了晚膳之后就是把她给带去给那太后瞧瞧,毕竟太后是他们的母亲,所以事事都是要去和她说了才是,如今就是在路上捡了一个女子回来,也是要给太后瞧瞧的。

当天晚上就是一同是去见了太后,她跪在毯子上面,不敢抬头,这个太后的气势很是厉害,就算是比那梁钰也是厉害了许多的,她不知道应该如何言语,就是等着太后开口。

太后细细打量着这个女子,道:“你就是皇上和公主在路上捡来的那个女子?”现在太后已经是开口了,所以她也就是没有办法了,只能细细地声音答道:“民女蓝橙樱,参见太后,太后金安。”这句话还是结合了在现代看的电视剧还有是在刚刚的翠儿的嘴巴里边打探出来的。

那太后瞧着,很是温和的样子,道:“听若伊说,你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所以就是在这宫里面住下了吧,就是把这里当作你的家里,有什么需要尽管就是和我说来。”

说罢又是令一旁的嬷嬷给赏了许多的首饰还有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之类的,就是让她走了,但是看起来这太后是很是温和的样子,却是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她这个时候的心里是在想着。

这个女子只是说着自己是无父无母,又是忽然就是在皇帝的回程的途中就是遇到,并且又是正巧遇上了贼人,并且那贼人就是追赶不到他们,她又是与皇帝在那个山洞里面,并且照顾了皇帝一个晚上,如果是别国的奸细就是大大的不好了。

于是又是唤来了一旁的嬷嬷过来,给了她些许的银两,就是让她派人去好好查探,看看这个女子的身后到底是有着什么东西的,若是真的是那别国的奸细,定是不会饶了她的。

于是想了一想,这个时候,宫里如此寂寥,是时候要劝劝皇帝是要新纳几个妃子了。

于是就是叫了一旁的嬷嬷,扶着她一同就是去了那皇帝的寝宫。这个时候的皇帝梁钰正是在看着奏折,奏折上面写的东西往往就是会让他感到厌烦,要不然就是说那个地方就是已经是发生了灾祸,像是要让皇帝打开粮仓,但是那个时日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了。

虽然那折子会每天都是会送到他的跟前,他也是每天都是会细细地查看,到那时这个折子是今天才是看到的,这么多天了,那里的百姓都是已经是什么样的情况了,真是令人担心。

但是却是不得不看的,这样的奏折每天都是会有着很多,但是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他已经是把其中的官员换掉了很多次了,但是还是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个时候他就是忍不住右手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面:“如此奸臣,简直就是没有把百姓的安危放在心上,没有把朕放在心上!”

一旁的小太监看到这样的情况,又是觉得十分的惊恐,他看到这样的情况已经是很多次了,并且从朝中也是知道了,每次这样的情况下,就是会有着朝中大臣即将是被要革职了的。

所以就是打算一会儿就是给外面透露出风声去,让诸位大人们就是一定是要小心了,他本就是大臣们想尽方法才是能够送到皇上身边的探子,如果他做的不好,那么他这样的一个没有根的人,在这样的深宫里是活不下去了的。

就是这个时候,就是外貌有了动静,似乎是太后驾到了,这个时候的梁钰正在气头上呢,但是自己的母亲来了也是要上前去迎接。

“母后今日怎的就是得了空闲,来儿臣这里了?”梁钰就是在一边搀扶着,太后进来,也就是瞧了一瞧,但是什么也没有说着,就是看了看他桌子上面乱糟糟的奏折。

似乎是过了一会儿,就是叫着一旁的小厮道:“奏折这样的乱七八糟,还不赶快就是去帮皇上整理一下!”很是严厉的模样,那小太监很是紧张,就是赶紧地冲了过去,手指头都是还是在颤抖着,就是把那些奏折一本本地就是捡了起来。

梁钰自然是看不得自己的小太监就是这样没有由头的就是被惩戒了,但是这个是自己的母亲,他又是有着什么样的办法,就是只有叹了一口气,就是领了太后往外面去了。

让另外一个小太监给太后就是倒了茶,就是坐在了她的身边,太后看到这个宫里的都是一些小太监什么的,就是没有一个宫女,很是不放心,就是说了:“皇帝如今年纪也是不小了的,但是宫里就是只有一个妃子还有几个美人,确实是不好的。”

然后就是停了下来,她时知道梁钰的心里一直就是有着莲妃,当年莲妃的事情,也是这后宫的隐**情,太后自然是觉得对不起莲妃,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是在皇帝后宫,如果是没有着一番功夫,自然是生存不下去的,当年的太后也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当中成为了胜者,才是有了如今的地位的。

但是等了许久也是没有见到皇帝回话,她知道皇帝是知道她想要说什么的,但是就是故意避过,但是现在是必须是要挑明了的,她说道:“皇帝的宫里也是应该添置一些新人了,老师瞧着那些旧的面孔毕竟也是不好,并且这么久了,也是一直没有子嗣,这个对皇家的繁衍是很是不好的。”

这样的一大段话在皇帝的脑子里面一直都是在转悠着,这个事情太后已经是和他说过了好多次的了,但是他一直是不想放在心上的,他一直都是只是喜欢着莲妃一个,所以这么久了,也是只有剩下的那几个老人了。

他不想有着新人入宫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不喜欢他们的,所以有了新人他也是不会去到她们的地方的,所以就是只会耽误了他们的终身,还不如让他们寻了自己的如意郎君,共度一生才是和乐的。

又是另外一个方面的原因就是如果就是有了新人,这个宫里自然是又是争宠之类的事情很是连续不断的,所以就是会把本来已经是平静了的生活又是弄得一团的糟糕。

综合这两个方面,他是很是不愿意让新人入宫的,于是就是说道:“儿臣实在是不想让新人进来了,现在的妃子还有几个美人都是伺候得不错的,何必又是大费周章让新人进来呢。”

但是太后却是不允许的:“来来回回地都是宫里的这几个老人,你不腻味我都腻味了,皇帝的后宫就是要各式各样的女子都是要有的,所以就是要进行玄修,就算是皇帝不乐意,也是一样的。”

太后换了一口气,道:“这个是为了皇帝的子嗣,是为了我朝能够千秋万代,不是皇帝一个人就是想或者是不想就是能够解决的事情,这件事情是必须要做的,皇帝也是已经不小了,已经不是淘气的年纪了,要顾全大局。”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