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兰贵妃

梁钰真的就是很是烦恼,但是也是无可奈何,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什么话也是没有说的。

这个时候,正巧就是在那皇帝的寝宫的外面,正好就是有着两个人,如果细细看来就是会发现是公主和蓝橙樱,她们本来是从那太后的宫中就是已经是出来了,在那夜里的御花园里面瞧了瞧那些花儿在晚上盛放的样子。

御花园果然就是那皇家的御用花园,里面的花朵的品种很是繁多,并且一盆盆的花朵养得都是很好的,所以就是在那里留恋了一下,并且又是想着,来到里宫里之后就是一直都是没有见过皇帝,所以就是想要前来拜见一下皇帝。

却是没有进去就是在门口听到了这样的一大堆的话,旁边的承阳公主就是叹了气了,对一边的蓝橙樱说道:“此次已不是第一次了,自从哥哥失去了莲妃之后,就是一直都未曾再招纳新人,这些年里面也是一直就是那几个旧人。”

瞧着一旁就是没有什么人,然后就是说道:“莲妃的事情是这个宫中的忌讳,是不要说出来的,不然就是会要挨板子了。此次太后又是来到了这个宫里,已经是很是愤怒了,看来这此哥哥是要同意了的,否则太后不会轻易就是松口的。”

这个时候在皇帝的寝宫里面,就是一直不说话的梁钰终于是看着自己的母亲,思考着刚才母亲对自己说的话,是啊,自己也是已经是不小了的,这个宫里却是一直都是没有子嗣,这个是不好的。

并且自己的那几个美人也是一直就是被贵妃死死地压榨着,自己以往不常去后宫,去了后宫也是只是去了贵妃那里。

并且前朝和后宫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若是后宫里面久久没有新人,前朝也是会是很是不安分的,而现在在前朝里面也是已经是出现了贵妃娘家的势力独大的倾向,是很是要用人来分担一下了。

但是他终究是不想要为后宫添置新人的,在这样的一个后宫里,恍若就是一个吞噬人的牢笼,是要把多少的女子的一辈子都是葬送到这里来了。

所以今后如果是他不喜欢,那么就是不碰就是好了,所以最后就是同意了了太后的说法,准备就是要寻了新人进宫来。

最后就是太后满意地就是回了宫去,太后自然是开心了,但是还是有人会不开心的,,就是在那当晚,便是那兰贵妃一直就是在不停地吵闹着,说着自己的肚子好疼,就是要让皇上过去瞧一瞧。

如今的皇上已经是非常的气恼了的,他本来就是不想是要去选秀的,但是已经是被逼着去进行选秀了,这个事情对他来说真的就是一个耻辱,但是却是不得不去做的,这个时候的兰贵妃就是这样闹着,他更是非常的生气。

要不是这个兰贵妃的肚子一直是没有什么动静,要不是她的娘家在前朝一直是那样的嚣张跋扈,他梁钰一个堂堂的皇朝皇帝,却是为什么就是要被这样地逼着去选秀!

所以当那些太监们前来禀报,说兰贵妃身子不适,希望皇帝前去陪伴的时候,他立马就是给回绝了,他自己还是在气头上呢,要他怎么去安慰那个兰贵妃。

公主和蓝橙樱老早就是在太后出来之前就是已经是走了的,她们刚刚听到那样的事情以后,就是知道此地不可久留,就是赶紧地就是溜回了瑶华宫了,生怕一个不小心殃及池鱼,她们两个就算不会小命不保,也是会有着一段时间的抑抑。

所谓宫中的抑抑扬扬,大概也就是这样了,后来就是听到消息说皇上终于是妥协了,便是几日之后就是要进行选秀。

这个时候的蓝橙樱却是很是为着梁钰而感到可怜,身为一个皇帝,却是要被逼着去选来自己不喜欢的女子,而自己所爱之人却是已经是长眠于地下了。但是作为一个皇帝,身上肩负的就是不仅仅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那子子孙孙无穷的基业。

所以是一定是要寻来几个新人,雨露均沾,那样才是可以使子孙绵延。而这样的宫中,想要把孩子生下来更是很是艰难的,不是那什么阴气之类的东西,而是认为的,不知道哪一天,一个原本肚子里面的小孩就是没有了呢。

听到承阳公主也是说过,在那几个美人之中是有着一个曾经是肚子里面有了小孩的,但是却是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掉了。

那个已经是一个已经成形的男胎,所以就是那美人最后生不如死最后招惹了皇上,才是被降了位分,如今也是仅仅只是一个美人罢了。

但是那兰贵妃却是得了雨露最多的,却是没有得到那样的子嗣,却是很是奇怪,或许是这宫中的是是非非太多了,所以才会是这样的有着那样的奇奇怪怪的事情。已经就是难以用常理来形容了。

但是常理又是什么东西呢,蓝橙樱不免就是笑了,只是因为她就是一个不合常理的事情。所以也就是笑笑,什么也没有说,在宫里,想要活得长久,就是不能随便地说话,不然自己脑袋怎么掉的都是不知道的了。

这个时候就是一直就是那些宫里的小太监和宫女们来来往往,似乎是要把另外的几个宫殿给清扫出来,最好是打扫干净了,用来为准备是新进来的女子准备的。

但是这个时候的兰贵妃已经是非常的生气了,没有其他的原因,就是因为在这个宫里,就是她一个妃子,若是有了新的女子进宫来了,就是会有新人来争了宠爱,那时她就不是最受宠的一个了。

更何况是在宫里已经是这么多年了,但是一直都是没有孩子的,这么久了,宫里的那些人也是早就有传言说她时已经是生不出孩子来了,这个就是让她更加地气愤了,什么生不出孩子了,只是她天生就是体寒,所以不容易受孕罢了。

只要她能够好好地留住皇上,那么总有一天就是会有生了孩子的那一天的!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把所有的宠爱都是归结到自己的身上,在之后的选秀的时候,一定是要好好地看看,若是能够把那些又老又丑的人给招进来自然是最好的,那个时候皇上看都不看她们一眼,那么宠爱自然就是在自己的身上了。

想着,又是叫一旁的人就是把那新进的胭脂就是给涂在自己的脸上,这样看上去会漂亮许多吧,应该就是看不到自己的苍老的意味了吧。

她自己本是生得很好的,也是很是年轻,只是这个宫里的人,什么样才算年轻呢,她也是不知道的,只是进宫了已是有几年的光景,自从那莲妃死后,宫里就是再也没有什么新人,并且那些老人们也是已经被她调教得很好了,所以也就是没有谁是能够争得过她的。

刚刚才是派人去和皇上说了,她的肚子疼,很是不舒服,平常这个样子的话,就算是皇上很是不情愿,也是会碍着她的面子就是过来一趟,所以是要好好地打扮打扮,又是吩咐了一旁的太医,让他告诉皇上就说是她晚上的时候吃错了东西就好了。

但是这次却是没有等到皇上过来,回来的就是只有一个颤颤巍巍地小太监,小太监说:“今日皇上甚是辛劳,便是睡下了,皇上已遣了太医过来,就是要让贵妃好好养病就是。”

听到这句话,兰贵妃已经是气得发狂了,什么叫做今晚上就是要睡下了,什么叫做遣了太医过来了。

她抓过梳妆台上面的胭脂,就是一把就是甩在了那个小太监的身上,小太监自然是不敢躲的,就是那一盒子紫红紫红的胭脂就是洒在了他的深蓝色的太监的衣服上面,那颜色真的是相当的对比的。

小太监依旧是低着头的,兰贵妃就是在自己的宫里一遍又一遍地走着,来来回回,一直在盘算着,看着那个身上有着胭脂的小太监又是觉得心烦,就是给了他一脚,道:“速速滚了出去,本宫瞧着你心烦!”

那小太监没有办法,就是抱着头就是学着一个球的样子,滚了出去。只是因为在这个宫里,滚出去便是真的像是那球一般的了,所以才是会有小太监这个样子。

他出了宫门口之后,就是赶紧地溜了,这样的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还是心里暗暗骂着,等到新人来历,自然就是有着兰贵妃好看的。

平日里这兰贵妃欺压奴才已经不是少见,所以听到准备就是有新人来了,就是赶紧心里面暗暗地祈祷,有一个新的宠妃能够代替了这跋扈的兰贵妃,将来等到这兰贵妃失了宠爱,他们这些奴才们才是要好好教训她一番!

这个时候的兰贵妃却是未曾想了那么多的,她此刻那榆木脑袋里面想的就是,皇上既然好似不来找她,那么她就是可以是自己去找皇上啊,如果皇上真的睡下了,那么她就乖乖回来,若是皇上还是未曾睡着,那么就是要与他行那极乐之事,自然是最好。

她想着就是要做了,叫了一旁的宫女来把刚刚打了那小太监的地方给收拾了,又是换上了另外一盒桃红的胭脂,反正她的娘家那边势力很大,想要多少盒的胭脂都是没有问题的,就算是拿胭脂把人打死了也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又是叫了另外一个巧手的宫女来给她装扮着自己的脸颊,换上一身喜庆的衣裳,就是出去了。

这个时候的承阳公主和蓝橙樱正在宫中散步,公主正带着蓝橙樱细细看来这宫中的风光,一不小心就是瞧见了这兰贵妃,见到那兰贵妃的头高高地昂起,就是用着鼻孔来看人的样子,蓝橙樱不免心里非常的好笑。

这样的话,就是会显得她的鼻孔特别的大,和那现代的那叫尔康的那人有的一拼了。公主说这人骄纵跋扈,与自己一向不对盘,就是准备要走。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