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出手教训

不远处的慕容兰,欣赏着御花园里的奇花异草,轻嗅空中淡淡的花香,一脸陶醉。

浅黄色的宫装将慕容兰较好的身材衬托的恰好其分,水红色的牡丹花抹胸包裹着她如凝脂般的**,青鸾金钗插在慕容兰的头上,繁杂的发髻使她更加尊贵。柳叶眉下一双桃花眼,勾人心魂,脸如桃霞,抹了些许胭脂的唇瓣很是魅惑。极美,却因扑了太多的粉,将她的美貌硬生生压下了几分,让人惋惜。

慕容兰听说皇上回宫还带回来一个不知身份的山野村姑。她是特地待在这御花园里,想看看这个野女人是什么货色。

远远的,慕容兰就看见了承阳公主身边跟着一个女人,太远了,看不清她的面容。

待她们走近些,她才看的清楚。慕容兰看见梁若伊以及未曾见过面的蓝橙樱,不禁有些愣住了。

她以为只是一个山野村姑,和她的美貌比起来,根本对她构不成威胁,可是她好像错了。

蓝橙樱淡蓝色纱衣,手挽同色轻纱,绝对可以担当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那纤腰盈盈一握,三千青丝也只是用淡蓝色发带系住,看似简单,平凡,却仿佛是蓝色中的精灵,不食人间烟火。确实是世间少有的美人,就连第一美人见了她,都得自惭形秽。纵使当年的莲妃国色天香,也都不及蓝橙樱三分。

她真的是很美。

慕容兰身边的婢女,看见自家主子失神,那边公主和蓝橙樱走的更近了,赶紧出声提醒兰贵妃。

慕容兰听见身边的婢女轻咳声随即回过神来。

看着蓝橙樱的美貌,慕容兰心中疯狂的滋长嫉妒之火。当年她比不赢孙雨莲也就算了,毕竟孙雨莲已经是死人了,对她构不成任何威胁。现在蓝橙樱如果也被封妃,那这宫中还有她慕容兰的地位吗?一个黄毛丫头也想爬在她的头上,做梦!

她冷哼一声,她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想都别想。

极强的嫉妒之火将她美丽的脸蛋变得狰狞恐怖,吓得她旁边的宫女都不禁后退。

慕容兰幽怨的目光看着前面的两个人。

梁若伊淡粉色的宫装让十五六岁的她更加可爱,还有漂亮的公主髻,插着些许珠花和步摇,身材未完全发育,但却带着青涩的味道。蓝橙樱站在她的旁边,两人像是一对姐妹花一样,羡煞旁人。

梁若伊看见慕容兰在前面,停了下来,蓝橙樱见状也停了下来,有些不明所以。她拉着蓝橙樱转身,抬脚就准备离开,不给慕容兰丝毫面子。

“公主殿下,为何见着本宫就急急的离开”慕容兰笑得一脸慈祥。

若伊并不理她继续往前走,连脚步都没有停一下。

慕容兰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在他们身后又继续说到:“若是皇嫂无意间做了些什么事让公主不开心了,还请公主谅解。”慕容兰优雅的笑着,向蓝橙樱和梁若伊他们面前走去。雍容华贵的笑意,大方的举止,却是有些手段。

慕容兰嗤笑,梁若伊你有什么可以跟本宫作对的,你终归是要嫁出去的,这皇宫只有本宫永远是女主子,后位只能是本宫的。

“皇嫂?”梁若伊脚步突然顿住,转过身,嘲笑的说:“本宫不记得何时有皇嫂了?兰贵妃是你吗?”

一个小小的贵妃,有什么资格做她的皇嫂,若不是她有他父亲和母后撑腰,又怎么会如此嚣张!

莲妃离开了,那么蓝橙樱若能做她的皇嫂倒也还不错!

梁若伊突然转头看向蓝橙樱,细细的打量着她,容貌没的说,绝对找不出可以与之媲美的,气质更不用说了,一国之母不为过,也够机智,配她皇兄简直就是神仙眷侣。梁若伊是越看越满意。

蓝橙樱别看得莫名其妙,本来她是看戏的,现在若伊突然看向她,让她感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慕容兰闻言差点破功,贵妃不是皇后一直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宽大的袖子下,慕容兰捏紧拳头,指甲陷进肉里,渗出点点血滴,滴落在衣袍上。因为慕容兰的刻意隐藏,所以其他人看不见,而蓝橙樱的角度上刚好看见这一切。

“公主殿下这话怎么说?本宫是皇上的妃子,不是公主殿下的嫂子吗?”慕容兰摘下一株昙花把玩,对着梁若伊说:“公主殿下还是看清实物一些,某些人就像这昙花一般,美,极美!可是却是昙花一现。”其实表面上是对梁若伊说的,可是都知道这是说给蓝橙樱的。

慕容兰说完,捏紧手,手中的昙花被捏碎。她又展开手,昙花落在地上,被风吹得到处都是。慕容兰抬起头看向蓝橙樱,雍容华贵的笑着,很是明媚。

“皇嫂只是针对皇后来说。你,说好听点是贵妃,说难听点就是一个**!”梁若伊不看她,看向众多花:“众多花再长久,再高贵,哪怕就是芍药长得那么像牡丹也比不上牡丹,更何况有些花,就连像都不像。”

梁若伊很善良,但是她不蠢,生在皇室太蠢可是活不长久的。梁若伊儿时见过许多不够聪明惨死,在那时她就告诉自己要学会保护自己,聪明,却不可以太过,否则木秀于林,必摧!

蓝橙樱看着梁若伊有点惊讶,但是不久也归于平静,皇室单纯的人是不可能存在的。一个人再单纯也会被这肮脏的后宫污水染黑,蓝橙樱不由得惋惜。蓝橙樱敛下眼眸,心中微微叹息。

慕容兰气急,但快速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看向蓝橙樱,讽刺道:“哟,这是谁啊?见了本宫也不行礼,到底是个野女人,连基本的规矩都不懂吗?来人,给本宫掌嘴,让这位姑娘好好学会宫中礼仪。不然冲撞了母后可就不好了。”慕容兰心中想,本宫治不了你这个公主,就连这黄毛丫头也治不了吗?小贱蹄子本宫迟早要让你去和亲,远嫁番邦,看你还怎么闹。

慕容兰看见蓝橙樱在那看戏一般的姿态不爽了,一个小丫头也想跟本宫抢皇上,简直就是做梦!慕容兰手里绞着手帕,嘴角咧开一丝残忍的笑意。

“是。”宫女立刻上前。作势就要伸手去打蓝橙樱,果然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丫鬟,狐假虎威。

她刚想伸手去挡住丫鬟打她的手。梁若伊也气着了,走上前,刚好将蓝橙樱挡住,量那丫鬟在大胆也不敢打当今皇上的亲生妹妹。当然除非她不要命了,也不顾自己的家人,还有兰贵妃她也没那胆,敢光天化日之下掌掴皇帝的亲生妹妹。殴打皇室等同欺君之罪。

蓝橙樱被梁若伊的动作感动了,本来以为,这皇宫烦闷,孤独,她只是她的一个玩物罢了,可是现在她的动作告诉她:她是真的拿她当朋友。那么她蓝橙樱的朋友是任何人可以欺负的吗?

梁若伊的动作让慕容兰也有些震惊,没想到这小贱蹄子还真维护这身份不明的黄毛丫头,而她进宫,不交好也就罢了,还处处和自己对。

好,好,好的很!

慕容兰越想心里越生气,眉头都皱到了一起,两只眼睛像是要冒火似的瞪着若伊和蓝橙樱。慕容兰捏紧手中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丝帕。气得牙痒痒,却不能奈何她。**不停的起伏,很是诱惑要是有男人在一定大饱眼福。

蓝橙樱抬起手轻轻将梁若伊推开。梁若伊担心她吃亏,忍不住叫了一句:“橙樱。”

蓝橙樱摆摆手,表示无碍。她的这个动作让梁若伊不自觉的去相信她,相信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她往后退了一步。给她让地方。

蓝橙樱抬起她那七分纯三分魅的小脸,看向慕容兰,轻笑。

顿时天地失色,万物皆成了其陪衬,众人都痴痴的望着蓝橙樱,就连隐在暗处的人也不例外,有些微微晃神。

蓝橙樱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如皇室中人的高贵气质,犹如天生女人中的王者,让所有女人不得不俯首称臣。

“贵妃娘娘,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罢了,哪里会懂得那么多繁杂的宫廷礼仪。”蓝橙樱绕过那个要打她的婢女,慢慢的向着兰贵妃走去。朱唇轻启,如黄鹂般悦耳的声音流转出来。

渐渐走近刚才想教训她的宫女身旁,嘴角笑意不减,很是明艳,带着危险的警告,在那宫女的眼中这明艳的笑意是多么恐怖。赶紧去自家主子旁边寻求庇护。

兰贵妃心中冷哼,你倒还有自知之明,不过今日本宫绝对不能放过你,一定要给你一个下马威,要怪就怪你的那张脸,那张足矣让所以男人爱上的脸。

慕容兰心中翻起疯狂的妒火,像是要将蓝橙樱烧成灰烬。

“那么就让那宫女教教你礼仪,见了贵妃要行礼。”看样子慕容兰是不准备放过自己了,那么她岂是任何人可以教训的,蓝橙樱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看到兰贵妃的眼神,婢女会意的走向蓝橙樱,那个宫女扬起手,卯足了劲,看样子是授意慕容兰的意思要将她毁容。

蓝橙樱心中冷笑,好一个高高在上的兰贵妃,好狠辣的心思。既然她想制她于死地,那么她也就不需要手下留情了。

“橙樱!”梁若伊惊呼,害怕那个巴掌会打到她的脸上。

眼见那巴掌就要落在她的脸上了,闪电之间,蓝橙樱捏住宫女的手。

只听“咔嚓”一声。

“啊――”随后一声惨叫,那宫女满脸大汗,就连嘴唇也没有丝毫血色。

慕容兰听见那清脆的断骨之声,被吓得脸色发白,毕竟她一个大家闺秀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那宫女的手腕处的骨头直接让蓝橙樱捏碎了,依照古代落后的医术,要想医好,难如登天!

蓝橙樱冷笑,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来招惹她,她蓝橙樱也不是好欺负的。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