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小贼”往哪里跑

颜雪茹决定不再胡思乱想了,敲了敲房门,门是半掩着的,就走了进去。

苏瑛坐在房间里一手拿着白瓷茶杯,一手拿着医书在看,这时她看见颜雪茹这般冒失的进入自己房间,却并没有计较的意思,她将书轻轻地放在桌上,只是随口说道:“你来啦?”

站在那的颜雪茹微微的点了下头,只是应了一句苏瑛的话。

苏瑛走到颜雪茹的面前,拍了拍颜茹雪衣服上的灰尘,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雪茹,我决定教你学医,不知你愿不愿意?”

颜雪茹顿时高兴的不知所错,只是站在一旁一个劲的手舞足蹈,但苏瑛还是耐心的和她解释医学的难处,但她听了依旧是不管不顾的一定要学。

苏瑛听了,也只是安静的摇了摇头,随后把一些医书交给颜雪茹,让她拿回去看,而颜雪茹捧着苏瑛给的医书,愉快的离开了苏瑛的房间。

苏瑛看着眉飞色舞的颜雪茹,静静的望着天边的云彩,显得有些内疚,又有些无奈,手握紧了拳头,锋利的指甲划伤手,可手上的痛有怎能比上心里的痛,苏瑛毫不在乎手上一点一点留下来的血,但是她却不能不在乎对自己好的人的性命。

夜里,很是宁静,困倦的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就算是那些猫猫狗狗也没了身影,只剩下打更人在打更。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掠空而过,驾轻就熟的绕过无数的大街小巷。如此翻来覆去,就算是打更人也难以发现飞梭在房梁上的人。站在房梁上的他,眺望着这个不大不小的家庄,眼神中散发着煞气,让人不寒而栗,那种孤傲和不满,更是这肩上的长剑极其锋利,好像在宣誓着主人的威严。

就在这时,黑衣人突然发现了什么,他蜻蜓点水般的一起,却又犹如老鹰滑翔而下的势头,直接落在了一个小院子里。站在院子里的黑衣人,看着四周的他,不知为何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很享受这种感觉。

院子里无数药草散发着清香,黑衣人走了过去,抚摸着药草的枝叶,不是为何的,他笑了,无声的笑容,他很满意这些药草的长势。他又走到旁边的水桶旁,摇起了一瓢水。就在这时,突听一利器,划破长空,他却不慌于逃窜,只是一身侧步躲开了这暗器。

接着一鞭咻咻声传来,他手轻轻一抬,一个起步,已经跳向另一边。看到他武功如此高强,也无事办法。只见房间之内突然冲一人,上来就是一掌,他直接没有多做考虑,只是一等着这人过来,伸出一掌,两人对掌后,黑衣人突然身体一软,瘫软在地上,眼前逐渐模糊起来。

黑衣人渐渐醒来,他艰难的睁开眼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四周,就看见他躺在一张床上,绣花床帘,房间也是很温馨的样子,陈列着很多东西,渐渐的放松了下来。就在这时有一个人走了进来,声音很是温柔的说道“你醒了?”

黑衣人扭头一看,原来是一身碧蓝色衣裙手里端着一个托盘的苏瑛,黑衣人打趣的说道:“我说小师妹,你下手可真狠呀!你简直就是想要了师兄的命呀。”

苏瑛坐在床边,把药端给她的师兄,无辜的说道:“我说杨白师兄,你穿着黑立马求的衣服,在我的院子里鬼鬼祟祟的走来走去,我能不做好防备嘛!我还以为是坏人呢!”

杨白把苏瑛接来药,一饮而尽,然而他听了这话,就尴尬的坐那,摸着后脑勺不知怎么解释是好。苏瑛只是微微一笑是,收拾完东西,示意要走了。没想到杨白话锋一转,毫不掩饰的问道:“苏瑛,为什么今天我去师傅那,却听庄上的人说师傅一家人被害死了?”

苏瑛听了这话,手上拿的托盘有些不稳了,手一直在那发抖,眼神一下凌厉一下又很是惆怅。最后她冷冷的回答道:“杨白师兄,你就不要问了,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说完她就离开了。

而杨白本想去抓住她问个明白,可是这身体却还是没有力气,他只能眼睁睁的看苏瑛就这样了离**间。

而回到房间的苏瑛,却在房间里痛哭了起来,拿着苏字的那块玉佩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不断滴落其上,她反复摩擦、打湿的玉佩依然如故,被连绵不断泪珠侵润得晶莹剔透、机位动人,然而苏瑛的心情却没有随着如此的美丽而好转。

太阳如约而至,苏瑛也起了床。坐在梳妆台的她,望着镜中那双红肿的双眼,很是无奈,只能如同往常一样用胭脂水粉掩饰着她的双眼,也掩盖着她玻璃般的心脆弱的那颗心。

杨白端着早餐来和苏瑛一起吃,早餐就在两人的沉默不语中就这样流逝,双方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但没有一方愿意先开口,所以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吃着早餐。

过后苏瑛告诉杨白她要前往杜家给杜国辉的儿女治疗,杨白闹着也要更去,苏瑛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了。

大概过了早餐有一个时辰的时间,颜雪茹也来到了苏瑛那,三人就一起去医馆等杜家派人来接他们。

路上颜雪茹俨然就像是一个唧唧咋咋的小鸟,一会问医学上不懂的问题,一会又问杨白这个大帅哥的来历。而苏瑛对于医学的问题那知无不言言而不尽,而对于杨白的来历,那是闭口不谈。杨白看到这样,就一直在旁边说苏瑛的坏话,不过他也亲自把自己介绍给了颜雪茹认识,而颜雪茹也把认识苏瑛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杨白。

就这样三人说着说着就来到了医馆,他们就坐在医馆的里面喝着茶,平静的等待着,快到午时时,杜家的人终于派人来接他们了,苏瑛麻利的拿上医箱,和他们一同坐上马车离开了。

马车上三人愉快的聊天,马车外车夫在努力的赶着路,就这样兜兜转转的来到了杜家。进到杜家,苏瑛三人就闻到了淡淡花香,苏瑛对杜庄主的印象有了改观。这时,马夫告诉他们可以下车,三人就下了车。

下了马车的苏瑛三人,就看到杜国辉很是愉快的走了过来,身旁还带来了一个人,杜国辉哈哈大笑道:“你们终于来了,老夫等得好幸苦呀!”

苏瑛上前低着头,抱歉的说道:“杜老爷,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请见谅!对了,这是小女的师兄,名叫杨白,还请杜老爷允许我们两一同治病。”说着还指了指身边站在一旁的杨白,还让杨白往前站了站,让杜国辉看得更清楚。

杜国辉看着眼前站着一个衣着偏偏的男子,点了点头,显然心情很好的说道:“没问题,只要能救我子女一命,这点小事老夫还是可以答应的。”说着也指了指身边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年纪估摸有着三四十穿着一身青白镶嵌的衣服的男人说道:“这是顾长云,老夫家中的专职医师,我儿女的病也一直由他负责,有任何不清楚的问他即可。”

苏瑛三人望着那位男人,点了点头,而那个男人很是傲慢的回了一个冷眼给了他们。但不知道为什么仔细看了他们三人后的那个男人,却突然收起了冷眼,惊讶的眼神却一闪而过,但很快的又摆起了脸,眼神也是直勾勾的看着他们。

随后他们三人跟着杜国辉安排的人去熟悉了一下杜家,就回房休息了。

夜里,苏瑛正在给颜雪茹进行辅导,这时有一个下人拿着杜国辉的两个孩子的病例给苏瑛看,苏瑛就让颜雪茹去杨白那继续学习。

捧着厚厚的病例,苏瑛却一点都不觉得困倦,一点一点的从第一页看起,慢慢的去了解他们两人得病的经历和他们曾经得过怎样的治疗。苏瑛就这样看到深夜,而她也基本掌握了他们的得病的来龙去脉,就等着明天的治疗的到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