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顾长云的秘密

就这样,过了三周后,杜国辉的两个孩子,已经醒了,但身体还是比较虚弱,苏瑛根据他们的体质,更换了他们的药方。颜雪茹也时不时的去看看他们,在这期间,颜雪茹和苏瑛学习到了很多医学方面的知识,比起刚开始来杜家的时候,颜雪茹成长了很多。

苏瑛觉得杜诗鸣他们已经快好了,所以也打算准备离开杜家,杜国辉也告诉苏瑛。那天拿着她给的药,喂给了那黑衣人吃,那黑衣人已经招了,是他的弟弟杜国锋做的这事,人他已经处罚了,让他的弟弟去做了家里最苦的苦力。苏瑛听了这事,本能的觉得除了杜国锋还有一个真正的幕后黑手在里面,但在杜国辉的面前她又不好多说什么,只能默不作声的接受了杜国辉的安排。

回到自己的房间的她,却听下人说顾长云来找过她,让她过去见他。苏瑛觉得很是奇怪,她和顾长云基本上没说过什么话,他又会有什么事要见他呢?带着疑惑的心态,她跟随着顾长云派来的下人,去了他的院子里。

来到顾长云的院子外面,淡淡的草药香,瞬间扑鼻而来,闻着这沁人心脾的味道,苏瑛的心情瞬间豁然开朗了起来,就连刚来时还有些紧张的心情,也瞬间被磨灭了。

来到了顾长云的房间外面,下人先去通报了一声,紧接着一身淡蓝色衣裙的倩影划过了一扇门,走进了房间。

这时的顾长云,手里拿着一本书,背靠着书桌,望着窗外若有所思,好像在等什么人来。

就在这时,苏瑛进来了:“顾前辈,找我来有何事?”

转过身,看着眼前那一袭淡蓝色衣裙的姑娘,顾长云有些失了神,他不知为何今天会是如此失态,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欣赏,盘绕心头。

等了片刻,苏瑛也是有些奇怪,这人叫自己来,却不说话了,只是如此无礼的上下打量着她。

苏瑛拍了拍书桌,这才让神离的顾长云回了神。

顾长云却是不慌不慢,丝毫没有羞愧之意:“当日,为杜老爷儿女把脉,就是你一手*办这银丝把脉的好戏的吧”

苏瑛听了这话,有些呆愣,只是上下打量着这个人,这个到底隐藏多少事情的男人。

还不及苏瑛说什么,顾长云却又是说道:“你不必说什么,老夫我自是一个明白人。一个连醒梦丹都可以炼制的人,把得出杜老爷儿女的病,也是情理之中。”

苏瑛愣住了,本是不明原因,丝毫没有防备,却不由得自己退后三分。她心里更加明白此人不简单。

但此时的苏瑛也只是站在那,不知说什么,顾长云看了看她:“你的师兄看来,也不是等闲之辈,这家势之大,老夫也是有所耳闻。”

顿时,苏瑛有点忍无可忍,他一边很是好奇这人为何知道的如此之多,另一边也是慢慢聚集着身体的内力,只怕那一时之需是,自己没有过多的防备。

顾长云自然也是老谋深算,他拍拍桌上的一本书:“何必如此的粗鲁,女儿家的,这么凶狠,恐怕是不太好吧。”

见顾长云如此一说,也是慢慢散去身上的内力,她知道杜府之内,这人不敢动手。

顾长云见苏瑛散去内力,则是说道:“杨白的父母,我也是有些交际。今天叫你来,只是想给你一本书罢了。”

顾长云把书递去,苏瑛却被这本突如其来的书,有些懵了。她双手接过,看着这本有点老旧的书,不禁有种迫切的欲望。

顾长云却是微微弯**子,坐在一把长椅上,突然呼出一口长气,那像是如斯重负,又像是想说着什么。

就这一声轻轻一声长气,却引来了苏瑛的注意。顾长云没有看着苏瑛,只看着那一扇镂空花窗说着什么。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可是里面的两人却有着说不完的话,直到天已擦黑,苏瑛才离开了。可是离开后的她心情却视乎难以平静,就连晚上给颜雪茹辅导功课都没有之前那么的用心。虽然颜雪茹抱怨了苏瑛几句,但颜雪茹却很识相的没有问她今天的事情。

又过了一周,杜诗鸣他们是彻底的好了,杜世琴却也学起了颜雪茹,想和苏瑛学医,本以为苏瑛会拒绝,但没想到这一次苏瑛却答应得很痛快。

就这样,苏瑛收了两个貌美如花的徒弟。在杜家,苏瑛过得很开心,每天都过很快乐,自己也感觉到在杜家她的笑容变多了,人也开朗了许多。而杨白家里出了点事,早已离开了杜家。顾长云从那次和苏瑛谈话后,也时不时的和她两人一起探讨医学上的事情,两人还经常为了医术方面的问题,争得面红耳刺,但最后,顾长云都会因为苏瑛那些新颖的想法给吸引,从而导致他的医术突飞猛进。

杜国辉也有意向苏瑛伸出了橄榄枝,但苏瑛拒绝了。苏瑛还时不时的回到医馆里照看医馆的生意,也坚持着每天都会上山采药,以及自己种植草药。小日子就这样和和美美的过了下去,但苏瑛的心里却一直惦记着一些事情无法放开。

那些黑衣人自从威胁了苏瑛后,虽然再也没有出现过,但苏瑛明显的感觉到时不时的会有人在后面跟着她,而且店里也偶尔会有不三不四的人来医馆。当然他们都是来求医,但苏瑛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他们不单单只是来求医而已,但来着是客,苏瑛也没说什么,只不过对于那样的病人苏瑛从来都没有亲自救治过他们罢了。

日子也算是在和平安然中度过。

这一天风声甚微,天空也早已黑去,一个简陋的小屋子里有两个人影在窗前晃动,仔细一看居然是两个大男人,而且小屋子的外面有两个暗卫在暗中观察着四方,两个暗卫散发出来的内力,不亚于在里面那个穿着一身华服的人的气场。

里面的一个人穿着破破烂烂的男人居然在唯唯诺诺的和那个穿着华服的人在说话,不知道他们最后达成了什么协议,穿华服的男人很是高兴的走了出来,脸上的笑容不知道该说是冷笑,还是愉快。而穿着破烂衣服的人,在这个庄上没有人不认识他,他就是被杜国辉安排去做苦力的弟弟——杜国锋。而那个衣着华丽的男人,离开小屋子后,沉着夜色离开了杜家庄,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这一天,苏瑛按照平时的作息,来到医馆施医。就在这时,颜雪茹匆匆忙忙的跑到了苏瑛的医馆,拉着她骑上马,就往颜家跑去。

一问才知,今天颜家来了一个贵客,这个贵客是来求医的。原来那次苏瑛把万年病王的杜诗鸣兄妹两给救好后,江湖上的人很快都知道了,人人都对了苏瑛的医术很是佩服和敬畏。但没想到的是,那次的救治苏瑛是打着颜雪茹的名号去做的,所以其实江湖上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苏瑛的大名,而这次来的贵客,却是点名要求颜雪茹救治,颜雪茹慌了,才急急忙忙骑着马跑到镇上去,把苏瑛给请过来。

颜家里,颜意在那焦急的等待,虽然他坐在那和那名贵客情切的交谈、喝茶,但也无法压制心里那股焦虑的心情。他时不时的往外看,有时贵客说什么,他还因为分了心,没听清他说什么,有时稍稍不耐烦的他,只回答出了“嗯”的声音。

贵客看到这样,好几次问颜意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去做,让他先去,不用理会他。但颜意只是笑笑说他今天的工作就是陪好他,没有其他的事情。可颜意却一直漫不经心的回答着贵客的问题,自己的眼睛却一直在望穿秋水。

马蹄声渐渐靠近了颜家,坐在大堂里的颜意,也逐渐放下心来。只见颜雪茹拉着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走了进来,一身碧蓝色的衣裙,显得清新淡雅,脸色虽有些苍白,但却不失粉黛。而那位贵客,看到这一幕,不知不觉的看呆了……

颜雪茹看到坐在堂上的颜意,高兴的和他述说着她的来意,颜意也是很愉快的向他们两位介绍互相的身份。

原来来求医的这位贵客叫古青豫,是三大庄中,最厉害的古家庄的二少爷,他听说杜家庄里有人医术高明,所以是为家弟而来。只是没想到,杜家庄里最厉害的并不是颜雪茹,而是苏瑛。

而苏瑛知道是为古家三少爷救治,立马当场翻脸,离开了颜家,连颜雪茹都没办法让她回心转意,而且还得了苏瑛的警告,如还有下次,她将再也不理颜雪茹,甚至师徒情分也到这。

颜雪茹听了,眼泪不停的滑落,但却没换回苏瑛的一句安慰。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