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杨白的小计谋

不一会杨白再一次走了进来,指着躺在床上的黑衣人冷冰冰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黑衣人却很是傲气的说道:“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叫计都!”

杨白含笑了一下:“嗯!很有骨气,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说完,也不让计都在多说什么,就让杜诗鸣放了他,然后就走了。而计都本来是不想投靠杨白的,但后来他觉得这人还不错,得释放后,就去的房间找他,但杨白却让他去保护苏瑛,计都这人也很懂规矩,没问杨白为什么,就去了苏瑛的院子里。

黑色笼罩着一切,月色朦胧,树影婆娑,风儿轻轻吹,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那么的安静,那么的平和,但一个不和谐的音符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有又两名黑衣人想要闯入苏瑛的房间,本以为会有人拦着,但没想到大门居然是敞开的。

将信将疑的两名黑衣人,迈着小小的步伐前进着,两人在快要走到苏瑛房门前还四处张望了一下。

就在他们快走到苏瑛的房门时,突然前面带路的黑衣人“啊”的一声叫了起来,两人还来不及想发什么了事,却被一张大网网了起来。

这时一声带有穿透力但有些刺耳的笑声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两黑衣人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两黑衣人很是有默契的往门口望去,这时,有两人向他们走来,一位给他们的感觉文质彬彬,而另一个却让他们觉得有些冷酷。

两人走进了,黑衣人仔细一看,一名打扮得有些像书生,穿着一身白衣的他,显得干净利落,而且没有一点灰尘,脸很是精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手上的短剑却出卖了他,虽然在剑鞘里,却没能遮住它的光芒,让他变得很有气势,体内的内力波涛汹涌的向两黑衣人袭来,让他们有些抵受不住。

而另一位,虽然并没有使用内力,但他的步伐轻盈,轻功卓越,一下就飞到了很高的树枝上,俯视着他们。黑衣人仔细的看看站在高处的那个人,一张具有男性侵略性的面孔,略微上挑的眼梢带出缕缕魅惑,黑曜石一般的眼睛似是闪耀着星辰,那唇角的笑透露出丝丝的邪恶,却又那么迷人。

但他肩上的长剑却不能让人忽视,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被罩在网里的两名黑衣都被他们两的气势给吓得瑟瑟发抖,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这时,一名黑衣人看到另一名黑衣人的脚,正流着鲜血。

才知道,原来他被一根很尖利的竹子给插进了脚掌心中,此时一股凉风吹过,本是让人缓解那心中的**,但却让他俩觉得脊背发冷。

他们在大网中呜咽的求饶,但站在那里的两人却没有一丝的怜悯。

这时,站在树枝上的人却笑了,那银铃般的笑声,此刻在黑衣人的心理并不觉得好听,而是他们的吹命符。

杨白这时说话的声音有些悦耳,又有些魅惑:“你们应该受到教训了,不要以为我们真的不敢杀你们,下一次就不是单单的被我们擒拿,而是去阎罗王那报道去了。”

黑衣人听了,更是觉得胆战心惊,看着那两个人的脸,虽热年纪不大,可是却有如此的魄力,让那两黑衣人羞愧的底下了头,连声说了好几声对不起。

这时,古青豫发话了:“你们两个这就回去告诉你们的兄弟,我们已经是忍无可忍了,再有下次,定不留命!”

两黑衣人像小鸡啄米一样,拼命的点头,看到这样,杨白很是痛快的把他们放了下来,让他们滚蛋。

看着他们仓猝的逃窜,杨白俩人只能笑了笑,相顾无言。

古青豫走到苏瑛的门外,捡起地上的东西,佩服的说道:“杨兄,真是好计策,先在苏姑娘的房门外洒了很多带刺的竹尖,让他们受伤,接着用网网住他们,逼他们就范,这可是大家都想不到的好计谋,杨兄你真的是才貌双全呀!”

听了这话,杨白却板起脸来,有些不悦的说道:“彼此彼此,古兄何出此言,在我的印象中,古兄也是个才貌出众的人。”

就在古青豫还想解释什么的时候,杨白却走了,他只好又到了一个黑暗的角落里,继续守护着苏瑛。

回到房间的杨白,很是愤怒,桌上的茶杯,被他给捏碎了,只听见他怒吼道:“古青豫,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为了苏瑛,我才不会和你合作!”

夜,就这样悄悄的过去了,白天也这样默默的来到!

苏瑛这边,还不错,通过杨白带过来的一些药品,人已经醒了,脸色也渐渐红润了起来,气息也平稳了,脉搏也正常了,只不过还不能下地走路,但离下床已经不远了。

本来杨白还想和苏瑛见上一面,但父亲写给他的家书,让他不得不担心家里人的安全,所以他很早就回去了,但他留下了计都给苏瑛。

这几天的晚上,那些黑衣人照样来骚扰苏瑛他们,不过好在,有计都这个高手在,他们可以稍微安心的睡个好觉。

但不成想,古青豫却收到了家里家书,说自己的弟弟快不行,希望他快点把良医给请回来,但看着躺着床上的苏瑛,古青豫却犯了难。

古青豫知道本来苏瑛就没打算去,现在还生这么重的病,要她长途跋涉,根本不可能,到时还没到古家,人就已经不行了,还怎么进行治疗呀!

可他也清楚,弟弟的病拖不得,当年家里人也是求了很多良医却依旧不行,好不容易听说杜国辉的儿女被治好了,所以过来看看是什么样的医师,但现在根本去不了,该怎么办?

万般无奈下,古青豫只好选择给苏瑛一些时间,养好伤后,在和她谈谈去古家的事,当然,他也写了一封家书给他们,告诉他们事情,让他们稍安勿躁。

随后古青豫得到家里人的回信,那就是同意给一些时间,让苏瑛样好伤再来古家。

时间过得很快,冬至就这样悄悄的来临了,杜家庄里下起了鹅毛大雪,杜世琴和颜雪茹在院子里愉快的堆起了雪人,而苏瑛的身体也已经好了,现在的她正坐在亭子里,和古青豫两人喝着热茶,看着两个小女孩在玩。

杜诗鸣看着苏瑛感叹的说道:“苏姑娘,你看你这一病,就病了这么久,还以为你赶不上冬至节呢!”

苏瑛只是笑了笑,没搭话,一口热茶送进了嘴里,让这冷冷的冬天里,有了一丝丝的暖意。

这时,苏瑛想到什么问道:“对了,那些个黑衣人还有来过吗?”

古青豫放下手中的热茶,回答道:“只从你病好后,再也没有人来过!”

而苏瑛听了这句,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良久没有说话,这时,她站了起来,回她的房间去了。看着她单薄的背影,古青豫有些说不出的忧伤,眼神里透露出他以前从未有过的神情,但很快又恢复过来。

清晨,天还是很黑,而且外面还是大雪纷飞,但苏瑛早已起来,背着背篓就想要上山,本以为这个时间大家都在睡觉,谁知她刚出门没多久,就发现有个跟屁虫在跟着她!

苏瑛停下脚步,转过身,望着他,不难烦的说道:“你跟着我干什么呀!”

古青豫望着她,温柔的说道:“你病才刚好,就要上山,太危险了!”

“要你管,你回去吧!”苏瑛很不客气的说道。

“是,但是现在下着大雪,太危险了,我必须要跟着你!”古青豫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微怒了!

看着有些微怒的古青豫,苏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默不作声的上了上了山,他也默默地跟在后面。

山被大雪给覆盖,就像一座美丽的冰雕,处处都是洁白的雪花,人走在上面嘎吱嘎吱的响,就好像为这山上填上了一曲美妙的音乐。虽有点刺耳,但总比那撕裂般的风声要好听的多,太阳露了出来,温暖的阳光散满大地,挂着树上的纯白的雪变成了一滴滴小水珠滑落到地面,很是壮观,很是美丽!

这时,有两个人从山的一头爬了上来,女的背着背篓,蹲着地上扒开雪,细心的看着每一株地上的草药,男的也在扒开雪,但他每一次都只会叫那女孩过来看,因为他对地上的草药根本不熟悉!。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