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皇甫姐弟

来到苏瑛的房门外,那女人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听到了苏瑛说“请进”的声音,她才走了进去。

一进去,那女人被苏瑛的美貌给看呆了,站在书桌旁边的她明艳动人,而且肌肤雪白,一身碧蓝色的衣裙显得俏皮可爱,却不失干净利落,落落大方的她,给那女人的感觉是位冰雪聪明的姑娘。

就连同样国色天香的她,也觉得自愧不如,就好像别人是凤凰,而自己只是那小小的孔雀。

看到苏瑛这样子,那个女人就知道肯定是她的弟弟又惹祸了,所以这姑娘才没救治他,但护短的她还是有点微怒道:“你就是昨天不帮我弟弟治疗的那位姑娘?”

苏瑛听了这话想了想,回答道:“对,没错是我。”

“为何不帮我弟弟疗伤?”

苏瑛走过来,看着她的眼睛,铿锵有力的说道:“这儿虽然是间小店,但是我们有我们的规矩,在我的店里,看病是要排队的,除非你是病入膏肓,才有可能先行医治。可是,你那弟弟,只不过被毒蝎子蛰了,并且也不深,就在店门口大呼小叫的,吵到其他患者,你觉得我还能为他先医治吗!”

那女人听了,被这有力的声音震得往后退了几步,但还是从牙缝中挤出几句话:“被毒蝎子给蛰到可大可小,你怎么确定那毒没有侵入心脉?”

苏瑛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摆了摆手,解释道:“你弟弟来的时候,脸色很好,而且并没有疼痛的状态,连昏过去都没有,因此我可以断定,虽然他被蝎子给蛰了,但可能蛰得不深,要不是就是你们用过药了,只是想找个医馆检查一**体状况如何而已。”

那个女人被苏瑛这一番话给折服了,其实苏瑛说得没错,在自己弟弟被毒蝎蛰了后,她有亲自把过脉,觉得好像没有什么事情,但不放心的她还是找人把弟弟给抬出树林,让他们找个医馆给检查检查。

但她还是嘴硬的说道:“那就算这样,你也不能对病人见死不救呀!”

苏瑛又走近她,低吼道:“这位姑娘,请你搞清楚,我不是不救他,他的病没有什么大碍,只要凃点草药,即可消肿,但你要搞清楚我对他并无恶意,只是想让他排队而已,请你不要往我身上泼脏水。”

那女人被这话,更是深深的给定住,站在那不动了,这时门外传来古青豫的声音,让苏瑛出去诊治病人。

苏瑛又回到桌子边随手拿起桌上的一瓶药品,递给那女人:“拿回去,救你弟弟,只需要凃在伤口就好。”说完苏瑛走出了房门。

而那女人拿着瓶子,捏得很紧,脸上满满的不高兴,嘴里的声音更是小声得听不见:“苏掌柜,你就不怕,会得罪到皇甫家吗?”

原来来得人是皇甫素萍,离开了苏瑛的医馆,她迅速的回到了客栈,把那个瓶子给了下人,让他们去帮皇甫慕辰上药。本以为苏瑛会害他们,但没想到她的药还挺好,一个时辰后,皇甫慕辰的伤口已经好了,并且没有留下疤痕。

此刻皇甫素萍对苏瑛的那股怨气,才慢慢的散去,但这不代表她原谅了苏瑛。

兄妹两当晚决定,明天去颜家见见那个传闻中的颜雪茹,看看他是不是能救治他们的母亲。

深夜,皇甫素萍两姐弟都没睡,因为今晚来了个很重要的人,姐弟两接见完后,才得以睡下。

黎明很快的来到了,没休息好的姐弟两,也早已起床,洗漱完毕的他们骑上马就往颜家的方向走去,因为是春天清晨还有一丝的清凉,但兄妹两为了能够治好母亲,他们还是策马奔腾。

很快他们就来到颜家的大门外,把自己的来意说给门卫听后,门卫就进去通报了颜意。

这时,站在颜家门外的姐弟两,却远远的看见一抹倩影,人穿着淡蓝色的衣裙,肩上背着背篓,手里拿着一把镰刀。

走进才看清,那位佳人,有着绝世的容颜,倾国的姿色,身材娇小,但就这么漂亮的脸蛋,却让皇甫姐弟两很是愤恨,让他们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气愤的皇甫慕辰正想上去和那女人理论,可是颜家的门卫却先走向那她,很是焦急的说道:“苏掌柜,你可算来了,我们老爷都等你好久了!”

“好,我知道了,带我去看看他”苏瑛平静的说道,就在门卫要把苏瑛引进大门时,不服气的皇甫慕辰大喊大叫道:“凭什么她能先进去,我们得在门外候着呢?难道一个小医馆的医师,还不如皇甫家族的大少爷吗!”

那门卫不悦的回答道:“苏掌柜是我们大小姐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是大小姐的师傅,你说你又有什么资格和她相比?”

皇甫慕辰听了这话,被气得不行,想上去和门卫理论的时候,他的姐姐却一把拉住了他,让他少安毋躁,且看那个苏姑娘是不是医术高明的人,而这时门卫带领着苏瑛进入了门内。

看到这一幕的皇甫慕辰更难以咽下这口气,一直不服输的他,就在那赌气不说话。皇甫素萍看到自己的弟弟负气的模样,她知道怎么劝的都没用,只好对他摇了摇头,走上前去请求门卫赶快通报给颜老爷。

不一会儿,门卫就来告诉他们说颜老爷同意了,他们就跟了进去。来到颜家的大厅,站在离门很远的位子,却看见颜雪茹坐在颜意的对面,喝着茶,很悠闲的样子,而苏瑛却在那对这颜意的腿左看右看,忙得不亦乐乎,汗侵湿了衣服也不自知。

皇甫素萍很是疑惑的问问了身旁的下人,下人告诉她说,在给颜意治理腿的是杜家庄最好的医师,叫苏瑛,也是杜老爷两个宝贝儿女的救命恩人,更是颜雪茹的良师益友。

听了下人有些夸张,又有些真实的叙述,皇甫素萍却很是安静的望着那美丽的姑娘想着什么,可是皇甫慕辰依旧是不屑的看着在那卖力医治的女孩,眼神里透露出轻蔑,更是自大的说:“她也就只有那点医术,还比不上江湖所说的颜雪茹!”

那下人听了,有些嘲笑似的看看了皇甫慕辰,而他的姐姐只能在那哀叹弟弟的无知,以及鲁莽。

很快,他们到了大门口,刚好苏瑛治疗完毕,颜雪茹高兴的拉着她的手,撒娇的说道:“姐姐,你好厉害,以后就住在我们家吧!”

苏瑛弹了下她的脑袋,微怒的说道:“你胡说什么呢!难道你帮姐姐打理医馆的生意呀!”

颜意也是开心的说道:“好了,雪儿,你就不要难为你师傅了,你师傅志向远大,怎么可能留在这里,你呀就不要闹了。”

房门虽然大开,他们却没人注意到有人的到来,直到下人的声音响起,三人才注意到那两姐弟。

颜意示意让他们进来,而苏瑛两人却坐到了一边,一起喝着颜雪茹泡的茶。

皇甫素萍很有礼貌的说道:“颜叔叔,好久不见,却不知,叔叔今天有些不方便,小侄女却还如此打扰你,实在是对不起。”

颜意摆了摆手,很是歉意的说道:“无妨,不知素萍今天来有何事?”

皇甫素萍就把所来何事的缘由全部都告诉给了颜意听,而皇甫慕辰却一直在那瞪着对他视若无睹的苏瑛,而她却在那优哉游哉的喝着茶,让他不禁怒火中烧,就想冲上去杀了她。

在和颜意的谈话中,皇甫素萍才知道,其实江湖所传的这些病患,并不是他的女儿救治好的,而是苏瑛一手*办的,也是她把那些疑难杂症给医治好的,这让皇甫素萍不得不惊讶,更是不得不害怕。

皇甫慕辰也是惊讶得目瞪口呆,但不信邪的他,还是在言语上处处针对苏瑛,可她却安然处之的坐在那,一口一口的把茶送入嘴里,对着颜雪茹赞颂着茶的品质。

就在大家不知如何进行话题时,皇甫素萍温和的说道:“既然大家都不相信对方说的话,那我这里有一位有着病例奇特的人,假如苏掌柜能救治得好,那说明苏掌柜是一位医术精湛的医师,还请苏掌柜能不计前嫌,帮帮我们。”

苏瑛站了起来,毫不犹疑的拒绝了皇甫素萍的提议,而皇甫慕辰却在那耻笑她医术不好还在这装模作样的。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