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计都

苏瑛用凌厉的眼神望着他,看得皇甫慕辰有些往后退,汗也流了下来,她还毫不留情的说道:“我的医术好不好,用不着你说,大家心里清楚就好,何必那么大费周章的宣传,没必要去做一些我不喜欢的事情。”

说完苏瑛头也不回的走了,而皇甫素萍却感到事情有些不受她控制了,站在那束手无策的她只好拉着弟弟离开了颜家,有些无力的她突然很想哭,觉得她所做的一切只能感受到自己的没用和无助。

回到客栈,皇甫素萍让下人去查查杜家庄所发生的一些事情,结果可想而知,救治杜诗鸣等人的并不是江湖上所传的颜雪茹,而是苏瑛。随后,她把这事和皇甫慕辰一说,两姐弟顿时觉得这事可能没戏了。

但轻易不言败的他们,打算再试一试,因为家人真的很需要苏瑛的妙手回春。

夜里,大伙都沉沉睡去,一名男子从苏瑛的院子里飞了出去,而另一名女子却是从皇甫素萍的客栈里出去的。

两人同时都来到一片森林里,漆黑的夜里,虽然都看不到对方,但却用内力感受到了对方的存在。

那名男子率先开口道:“姐姐,多年不见,你当了别人的护卫,弟弟应该恭喜你才是。”虽然语气有些冰冷,但却有些按耐不住那小小的兴奋。

可是那名女子却很冷淡的说道:“弟弟,看到你过得好,姐姐就很开心了,但居然我们各为其主,你就好自为之吧。”

说完那女的就用轻功飞走了,而那名男子有点恋恋不舍的看着她,但最后还是离开了那里。

那女人并没有走远,看到弟弟离去,她又重新返回了原地,两行泪就这样从眼睛里留了下来,带着无尽的哀思,坐在了地上,默默的哭泣。但很快,她收起了眼泪,其实她很抗拒这样的身份,做护卫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因为她跟的这个主子好,或许她早已不在这世上,可能也由于她想要寻找弟弟妹妹的下落,因此她才没有这么快离世。

但不管是那个原因,或许那是支撑她活下来的唯一信念,她想要的只不过是简单的一家人团圆,但就这小小的心愿,老天爷都没能帮她实现。

她虽然不认命,但就在此刻她多么希望自己的命很硬,硬到足以克服任何困难,能保护自己的家人。这次她真的飞走了,飞回了那个属于她的“牢笼”里。

那名男子,也回到了苏瑛的院子里,就在他漫不经心的打开自己房门时,突然感觉屋内有人,不知道是谁的他,悄悄的拔出剑,但此刻一声清脆的声音,让他放宽了心。

“计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原来是苏瑛。

“苏掌柜,我…我有事出去了一趟,看看是不是有人要来害你”计都含糊其辞的说道。

苏瑛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站在她前面,有些局促不安的计都,她并没有拆穿他,从她知道计都看到那女侍卫起,他就显得有些异常,常常望眼欲穿的看着医馆的门口,而且人也变得有些萎靡不振。

前些天,她去颜家时,刚好那女侍卫也在,苏瑛不禁多看了两眼,却发现,那个女侍卫还真长得有点像计都,所以她怀疑那女侍卫可能和他有点关系。

而今天,她回来后,从来都没有坐在院子发呆过的计都,不知怎么破天荒的呆在了院子里,直到苏瑛故意在他面前说那女侍卫的事情,他才显得有些精神。

计都的所有行径,苏瑛都看在眼里,但她知道,只要他做得不太出格,那么她倒是无所谓。

苏瑛看着心神不宁的计都,好声好气的劝解:“计都,如果你想离开,我不拦着你,反正我这也没什么大碍,你要是想走,就和我说一声,我能理解的。”

计都站在那不说话,眼睛不敢望着苏瑛,就向做错的事情的小孩一样,很是委屈的在那一言不发。

苏瑛上前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整理好他的衣服,心平气和的说道:“你今夜好好想想吧,我不会强求的。”说完就走开了。

计都愣在那,久久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最后他选择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计都来到姐姐那里,本以为姐姐会很高兴,但没想到她却大骂他忘恩负义,把他又赶回了苏瑛的身边,而且还警告他好好呆在主人身边,不要东想西想的。

计都虽然很想和姐姐呆在一起,但她的一席话却让他豁然开朗的起来,最后和姐姐说了些话,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她。

计都走后,他的姐姐陷入了沉思,她知道主人皇甫素萍正有求于苏瑛,但经过两次见面,双方都闹得不欢而散,本来她是想让自己的弟弟帮忙求求苏瑛,可是他却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她,这样让她有些为难了。

黎明悄悄来临,折腾了一宿的计都姐弟两,都没能睡个好觉,但他们依然神采奕奕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吃过早饭,皇甫姐弟两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由杜国辉出面帮忙缓解两边的气氛比较好,毕竟他们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只认识杜国辉和颜意这两家人,如果有他们的帮忙,相信事情会很顺利的进行,而且还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很快,他们来到了杜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给杜国辉听,希望杜老爷能助一臂之力,帮他们达成心愿。

热情的杜国辉,二话没说就拍着**答应了,叫了杜世琴去把苏瑛给请了来。坐在椅子上的皇甫姐弟两很是喜上眉梢的在那手舞足蹈,怡然自得的他们甚至在那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但没想到苏瑛来了后,她依旧是拒绝皇甫姐弟两的提议,以至于苏瑛自己都不知道她是多少次向杜老爷和颜老爷他们发火了,生气的她,一点都没有逗留在杜家,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苏瑛这一生气,谁都不理了,就连本来答应古青豫的事,也随着她的怒火,给抛之脑后了,眼下是谁都不敢再劝她了,知道她怒气未消,只好依着她的性子来。

就这样过了一周,不单单是皇甫姐弟两在那望眼欲穿,就连古青豫也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就当大家觉得快没希望时,一身马蹄声却给了他们一丝丝的盼望。

杜诗鸣赶紧去山庄外迎接他的到来,远远的就看见一身天青色衣服,骑着棕色的马儿款款而来,长着一张有些像女人脸的杨白,笑起来却让人觉得平易近人,但有点蔫坏的样子,可是这不妨碍他那可爱的本质,和邪魅的气质。

杜诗鸣把引进庄里,他下了马,改步行。看了四周的一切,他感叹道:“我离开好像不久吧,这里怎么都变样啦?”

杜诗鸣微笑道:“杨兄,这都是苏姑娘的建议,她让我父亲给这些农民减了税,而且还增添了些医馆,药材呢也是苏姑娘亲自教他们种植的。”

“难怪我一进来,就闻到这芬芳的药香,比其他的庄上好多了,人家的那庄上不是人臭味,就是马粪味,不管是什么都是臭烘烘的,还不如这的药材香。”杨白撇撇嘴说道。

杜诗鸣听了只能在那笑而不语,杨白也不再多做解释。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杜家门外,古青豫见杨白他们来了,热情的上前打了个招呼,可是杨白却看都没看他一眼,这让古青豫无言以对。

站在一旁的杜诗鸣看着这两个英俊潇洒的男人,感叹着他们的容貌,如果说杨白的脸属于那种女性的俊俏美,那古青豫是属于男人的那种俊美

古青豫虽然不知道杨白为何这样对他,但从他的眼神中,古青豫可以收到他所要表达的讯息,那就是轻蔑和不爽。

突然,杨白的面前出现一身白衣,原来是古青豫拦住了他的去路,率先问道:“杨兄,小弟做错什么,让你这么不待见?”

杨白没有说话,只是冷哼了一声就走了,而古青豫只能在那无奈的摇了摇头,也离开了此地。

到了杜诗鸣的房间,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和杨白说了,杨白听了,只能表决心说:“他也只能试着劝劝苏瑛,但不保证她一定会点头答应。”

杜诗鸣却安慰说,苏瑛现在是谁都不搭理,难道还有比这更坏的事情?就让杨白大胆的去做,是好是坏全凭他的本事。

杨白利用了这一个晚上的休息时间,好好考虑了杜诗鸣的话。一夜没睡好的他,决定明天去看看苏瑛。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