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杨白的怒火

清晨,鸟儿鸣叫,太阳微微露出半个头,杨白站在苏瑛的医馆门口,等她半天了,可是今天不知怎么着,到了午时苏瑛都没出现,问了店里的伙计,他们也不清楚她去那了。

就在杨白等得满头大汗,心里备受煎熬的时候,却看见苏瑛和古青豫成双成对的回来了,两人在那有说有笑,蹦蹦跳跳的正往着杨白的方向走来。

杨白看到他们如此亲密,有些说不出的感觉,顿时火冒三丈,立刻跑上去质问他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瑛看到杨白先是一愣,接着解释道,原来清晨古青豫已经在她家的屋子外等着她了,本来还在气头上的她在上山的路上一直都没有和他说话,而古青豫也很识相只是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并没有言语。

直到后来,苏瑛不小心摔倒,扭到了脚,古青豫很是紧张的把她抱下了山,往杜家的方向跑去,在杜家上药时,杜老爷去看了她,告诉她一个故事。

原先,有一次杜国辉拿着一些金银财宝给一伙土匪,是因为他的弟弟被那伙劫匪给绑架了,本来他是想用钱把杜国锋给赎回来的,但半路遇上了古青豫。

古青豫告诉杜国辉说,可能就算你把钱给土匪送去,那帮劫匪也不见得一定会把杜国锋给放回来,最后,他用了一个小小的计谋,成功把自己的弟弟救了回来。

古青豫的做法是他悄悄的混入土匪窝里,跟着最低下的匪众们称兄道弟,通过了解他知道,其实这些底层的人们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对上面的头领们颇有微词,却不敢讲,他就对那些匪徒们许下诺言说,只要他们能反,他就会想办法给他们一个好去处。

后来他们真的反了,还成功的把杜国锋营救出来,古青豫也说话算话就把他们安排到古家去,让他们保卫古家。

那些匪徒们去了古家后,古青豫并没有怠慢他们,让他们有着和古家兵相同的待遇和相同的礼遇,现在他们过着吃饱穿暖的日子,很是**和安逸。

杜国辉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苏瑛一直拒绝皇甫姐弟两和古青豫的求助,还因此生这么大的气,但他明白什么叫医者仁心,就连古青豫都能对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为什么你苏瑛就不可以?

苏瑛听了一愣一愣的,最后她静下心想了想,坐在床上的她摸了摸身上一直带的那块苏字玉佩,最后她想到养父的一句话,那就是“孩子,把家族的医术传承下去。”她才下定决心要医治他们所说的病人。

所以,苏瑛的伤好点后,就和古青豫有说有笑的一起回了医馆,就是想把药给拿回来,然后去看看皇甫姐弟两说的那奇特的病人。

杨白听到着,脸色有些微变,看着站在旁边的古青豫,他的怒火不知为何就是难以消失,可是看着眼前的苏瑛,一身淡蓝色衣裙的她美丽动人,端庄又可爱,让杨白的怒气就这样随风消散。

杨白很是温和的问苏瑛她的下一步计划,她说先去见见皇甫姐弟两所说的有着奇特病的人,然后可能就和皇甫姐弟两去他们家救治皇甫夫人,最后她会从皇甫家出发去古家看看古青豫的弟弟。

两个男人听了,都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他们表示完全赞同,就在此时,杨白却发现苏瑛的腿有些红肿,强行抱着她去了医馆疗伤,所以她的计划就延后了一天。

夜里,苏瑛在房间里复习着医术,看书看累的她,就在床上打坐修炼,内力在她的身体四处游走,微风吹过,很是凉爽,就连身上的汗都带着院子里的草药香。

就这样苏瑛一直很安静的在房间里打坐修炼,很是轻松和愉快,就连房梁角落里的小燕子也悠闲的欢鸣着,很是悦耳动听。

苏瑛这里很是安静,可是古青豫的房间里却是冰火两重天。

古青豫的房间里,杨白很是不客气的闯了进来,他微吼道:“古青豫,你太过分了!为什么让苏瑛受伤,还让她走这么长时间的路,你是忘记她身上有伤吗?”

古青豫放下手中的书,对于这不速之客的无礼的行为,他并没有太过生气,而是很有耐心解释道:“杨兄,你应该知道,我们当中没有谁是想要害苏瑛的。”

杨白听了更是来气,脸色变得很难看,就连原来的微吼也变成了嘲讽:“看来我不在,你和师妹处得是挺好的呀,刚来时,你叫人家苏姑娘,现在你都已经改口叫苏瑛了啊!”

古青豫也变得愤怒起来,走到杨白面前,低吼道:“杨白,你说得过火了啊!你可以这么说我,但不要毁了人家姑娘的清白!”

杨白听了,大笑了几声,指着古青豫骂道:“古青豫,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你觉得你配得上我那美若天仙的师妹吗!”

这时的古青豫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但受过良好教育的他,却没有太过发怒,只是把手握成拳头,眼神中透露出满满的杀机,身体里的内力也随着他的调动汇聚到手上,顷刻间杨白就能感受到对方的暗流涌动。

看着比自己稍微矮一个个头的古青豫都能有如此深厚的内力,杨白也不甘示弱,把自己的内力给释放出来对抗对方,两股势力暗暗较劲却把屋内的东西都给弄得一塌糊涂,所有的东西都被他们给震碎。

内力太过强大的他们,屋子里的窗被吹得噼里啪啦的响,古青豫房间的门也瞬间被关上,而院子的小树,不知是因为太过靠近他们,还是春天里的那阵阵微风,被吹都东倒西歪。

但两人的较量并未停止,双方的内力更是一浪高过一浪,虽并未使用武器,可是那强大的气场,就连院子里的家禽都躲到自己的窝里,不敢出来。

杨白的心里顿时觉得,古青豫这人不好对付,武功不在他之下,之前是不是都隐藏了自己的功力,而站在他对面的古青豫虽一直在抗衡,但他也是这么想的。

但在屋子修炼的苏瑛,还是听到了门窗碰撞的声音,叮叮当当的声响让她有些疑惑,收回了内力,走出房门,只看见有一间屋子亮着光,因此她往那走去。

来到屋外,苏瑛立刻感受到强大的内力从那屋子里散发出来的,她试着抵抗那股强大的内息,但却把她弹开了。

从地上坐起来,有些生气了的她,摸了摸嘴角上的血,想也不想,没有使用内力对抗,就直接踹开了那扇关着的门。

对战的古青豫两人,看见门外站的人,虽然心有不甘,但双方都还是停了手,看到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嘴角上分明就有抹去血的痕迹,两人明显感受到自己做错了事。

苏瑛走进屋,有些生气的她拳头握得很紧,身体被气得微微有些颤抖,声音不大,但依旧可以听出带有些怒火的言语:“你们很无聊吗?大半夜的比试什么内力呀?”

两人看着苏瑛都不敢说话了,他们知道自己欠缺考虑,这个时间点大伙应该都休息了。

这时苏瑛感觉内息有些混乱,头重脚轻的她,险些站不稳了,就在她要跌倒时,杨白却把她抱了起来,苏瑛这才昏了过去。

杨白抱着苏瑛,回了她的房间,给检查了一下,才知道刚才站在门外的她,被他们两的内力给连累,导致内息混乱,身体不适而昏倒。

杨白给苏瑛吃了些药,就坐在她屋子里的椅子上,想在那过这一夜。

看着睡在床上的苏瑛,杨白显得很安静,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温暖的春风吹进自己的那颗小心脏,而她的睡颜,更是让他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都有些无法控制的感觉。

杨白坐在椅子上,显得有些坐立不安,但他又不敢走到床边看看苏瑛,他害怕会有不好的情愫在里面,因此干脆就留在这边安安静静的睡去。

而古青豫看着他两走后,有些不放心的他,悄悄地跟着他们来到苏瑛的屋外,透过那小小的纸窗,他看到杨白在里面所做的一切,然而他却无能为力,当下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无用的人。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