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奇怪的中毒

有些自嘲的古青豫,只能站在那苦笑,心里默默的哀伤,却无人能来解救他的心灵,听到里面没有了动静,而且也看到杨白坐在椅子上,像是睡着了,他才离开了此屋,有些微冷的春风吹在他的身上,感觉有点凉,但心好像比这更冷。

古青豫走后,杨白却睁开了眼睛,望着门外的他,有些气愤,有些恼怒,但为了不再影响到其他人的休息,他并没有追出去,但他的手已经是青筋暴起,脸也是憋得通红,但再一次望着苏瑛时,眼神又变得很温柔,心里默默的许下了一些誓言。

看着躺在床上的苏瑛,杨白或许多多少少明白,自己心里的那股依赖,和眷恋是从那来的,但现在他只能默默守护着她,仅此而已。

清晨,微风阵阵吹着,在这个明媚的春天里,还有些凉爽,丁老板却不顾一切的跑到苏瑛的家,敲门声咣当咣当的响着,就连那叫喊声也像是催命符一样,把苏瑛给叫醒了。

苏瑛醒了后,看到不远的椅子上杨白已经醒来,她先是一愣,随后跑了出去,把门打开。

丁老板急吼吼的说道:“苏掌柜,大事不好了,昨天不知乡亲们吃了什么东西,今早他们病怏怏的来到医馆,而且把了脉好像是中毒了!”

苏瑛听了,立刻问了丁掌柜他们的症状是如何的,他大概把自己看到的情况描述给了苏瑛听,她做了判断后,就走进屋内,拿出一瓶药,递给丁老板说:“你拿着药,先过去,我随后就到。”

丁老板拿着药,匆匆忙忙的就往药馆的方向跑去,而苏瑛他们收拾了一下,随后也来到了店里。

幸好情况不是很严重,大伙虽然都中了毒,但苏瑛给的那药还算药到病除,只不过可能还掺杂着其他毒素,所以大伙才会看起来不怎么好。

当苏瑛把坐在店外的老百姓给救治好后,走到店里一看,皇甫两姐弟,以及计都的姐姐都在里面的小角落坐着,脸上很是痛苦,很是难受,三人都捂着肚子哼哼唧唧的叫着。

看着姐姐痛苦的样子,计都一直想拉着苏瑛先给姐姐治疗,但店里店外都是病人,他却无法下这个狠心,只好耐着性子一个一个的发着丹药,然后等待着苏瑛给他们治疗好后,才轮到姐姐他们。

皇甫三人,吃了计都给的丹药后,算是缓解了他们的痛苦,但这并未代表,问题已经解决,他们还是觉得疼痛难耐。

这时,也正好轮到他们这组,大度的皇甫姐弟两,先让计都姐姐去。计都看到是姐姐走了过来,就扶着她来到苏瑛的面前。

苏瑛帮她把了脉,告诉她可能掺杂的毒素是什么,随后她把抓药的方子写给了计都的姐姐。

但写好后,苏瑛并未让她走,而是突然问了她的名字叫什么,当计都姐姐还在疑惑的时候,他却发话说道:“叫计艳。”

计都话音刚落,计艳就瞪了他一眼,而他却羞愧的地下了头,随后她问苏瑛为何问她姓名。

苏瑛解释道:“没什么,就是每个来我医馆的人都要说名字,以免弄混其他人的药材。”

说完,苏瑛又多给了一张方子,指着它说道:“这是治疗你背上那剑伤的药,抓好药后,后面几行药是涂抹的,前面几行是内服”

计艳听了心里一愣,眼神里透露出满满的疑惑,但忽然她想到什么,也就不再纠结了,可是在旁边的计都,却拉着姐姐来到一旁,问东问西的,而计艳被这嘘寒问暖的形式给弄烦了,反而站在那什么都不说。

计都看到姐姐有些不高兴了,只好扶着她来到取药处,把方子给药童,让他们取药,药童们得到药方,麻利的捡齐药材给他们。

另一边,皇甫姐弟两也来到了苏瑛的面前,本来他们是想去杨白那接受治疗的,但杨白那边已经有人过去了,而苏瑛这边却没人来,所以他们只好过这边来治疗。

苏瑛也没理会他们那尴尬的表情,自顾自地做事情,帮他们把脉,开方子,就在他们要走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声音给了他们救皇甫夫人的希望。

原来苏瑛告诉他们,她已经决定去看看那个奇特的病人,随后再去医治他们的母亲,皇甫姐弟两听了,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就连身上的病,也不再感觉痛彻心扉,阳光洒在还有点还冷的春季里,依旧是那么的温暖、和煦。

就在大家伙正在热火朝天的干活时,杜国辉来到了苏瑛的医馆,他悄悄的让人把她叫了出去,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窃窃私语的和她说了一会儿话,就离开了,而这一幕刚好被正要出去的计都给看见了。

苏瑛把计都也叫到一旁,吩咐了一些事情后,他拿着剑,悄无声息的的离开了。

忙忙碌碌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好在苏瑛的医馆里有几个厉害的医师,才没用把这件事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回到家里,苏瑛陷入沉思,她有点捉摸不透事情的发展方向,甚至她有点无法揣摩出一些人的心思。

桌上菜杯被苏瑛转来转去,她却无法平复心情,茶也一口一口的往嘴里送,但坐在椅子上的她,却一直忐忑不安。

就在苏瑛艰难的等待时,计都敲响了她的房门,她赶紧打开门,问他情况。

原来,今天乡亲们发生中毒事件时,杜国辉想起了呆在茅草屋的弟弟,他害怕弟弟会受到伤害,所以带着家丁就去那看看,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了,他就派人四处去找找,但都没有发现,他以为弟弟会去苏瑛那,但杜老爷去找她的时候,她的回答是没有。

就在杜国辉着急的找弟弟时候,觉得事有蹊跷的苏瑛,派了计都去调查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却发现,原来毒是杜国锋下的,他乘着大伙都乱糟糟的时候,无声无息的带着儿女逃出了杜家庄,至于他去哪儿了,计都并没有查到。

有些失落的计都,低下了头,不敢面对对他信心满满的苏瑛,但她还是安慰道,他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要太过于纠结,要想知道杜国锋在哪,那是早晚的事,不必太过慌张。

计都听了,和苏瑛相视一笑,放下了心里的那颗大石头,随后他听说苏瑛已经答应了计艳主人的请求,更是高兴得难以控制,跑到院子里不知道是在耍剑,还是在跳舞。

看着身边的人各个都是高兴的模样,苏瑛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望着天上的月亮,心里在默默的祈祷,也在述说着衷肠。

满天的繁星很是美丽,就好像人的眼睛一样一闪一闪的很漂亮,抬头看着夜空,被那数不尽的星星给吸引住了,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漫天的星辰是如此的浪漫而美好。

但在苏瑛的眼中却显得那么的惆怅和迷茫,她看不到那夜空的美丽,也看不到繁星的魅力,她只看到天空中有一大片的乌云向她袭来,然而她不知道这将会带给她的是怎样的惊喜,还是怎样的阴谋。

一间比较简陋的屋子里,杜国锋再一次接见了那个穿华服的男人,那个男人很是嚣张和炫耀式的诉说着自己的计划,而杜国锋站在一旁努力的倾听着,不敢多说一句话,但眼神透露出不满,以及不耐烦的情绪。

过了很久,那个男人终于说完了,拍了拍杜国锋的肩膀愉快的说道:“杜老爷,只要你做好这件事,那我一定找机会给你引荐我的爷爷。”

杜国锋唯唯诺诺的回答道:“少爷说得对,老夫一定会好好干的,争取能让老爷看得起我。”

那个穿华服的男人听了,更加放肆的大笑道:“杜国锋,你知道吗,在本少爷眼里,你连给我父亲提鞋都不配,上次你事情办砸了,要不是本少爷及时补救,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吗?告诉你如果这件事再搞砸了,相信你应该知道你是什么下场!”

杜国锋听了,脸色立刻变了,有些不高兴以及不甘心的情绪在里面,但很会审时度势的他,还是很谄媚的说道:“蒋少爷,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