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吴奶娘

蒋少爷冷哼一声,淡淡的说道:“杜国锋,之所以我会这么帮你,不是因为你是多么厉害的人,而是我看到你身上有我利用价值,假如说有一天你对我没有用了,你放心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你给踢走的,我们蒋家不缺像你这样的人!”

话毕,蒋少爷就走了,留下来的杜国锋不知为何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在这微风拂过的春夜,他只感受到冰冷的雨水,和吃人不吐骨头的人类,有些害怕的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回到孩子身边的。

看着躺在简陋床上的孩子,反而让杜国锋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逆天而行!

蒋少爷离开后,派了两名暗卫给杜国锋,并且告诉他可以驱使他们顺利完成任务,而且还得保证计划必须成功,如若不成那这两名暗卫,就是他的催命符。

杜国锋虽然看到那暗卫很是害怕,但为了孩子,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收下了这个定时炸弹。

太阳缓缓升起,大地开始复苏,苏瑛和颜雪茹两人来到了皇甫姐弟两的客栈,他们早已准备好,只待苏瑛的到来。

苏瑛走进门,就看到一名中年妇女坐在自制的轮椅上,气色还算不错,可是第一印象给人的感觉就是有些病怏怏的。

随后皇甫素萍解释道,原来坐在轮椅上的是姐弟两的奶娘,他们叫她吴奶娘,当年姐弟两很是调皮,喜欢到处乱跑,一次在一片树林玩耍时,两人差点被毒蜈蚣给蛰伤。

幸亏站在一旁的吴奶娘看到了毒蜈蚣,把他们给推开了,可是自己的腿却被蛰伤了,从此落下个终身残疾。两姐弟觉得愧对于她,也从全国各地召集四方医师,就是想把她的病给治好。

但好像那只毒蜈蚣,是被人特意制作出来,要害这两姐弟的,因此好像并不是那么容易解的毒,就在他们无计可施时,他们的母亲突患一种罕见的疾病,卧病在床的皇甫夫人,已经快要奄奄一息时,杜家庄却传了好消息。

因此皇甫姐弟两先行来到杜家庄,而甘愿牺牲自己检验苏瑛的医术是否合格的吴奶娘走在了后面,所以现在的皇甫家比任何人都需要苏瑛的妙手回春。

苏瑛听了皇甫素萍说的这一番话,神情有些激动,内心有些狂热,但脸上除了淡淡的微笑,却无任何的表情,好听的声音从她的樱桃小嘴里一张一合的蹦了出来:“那你们有查到是谁要害你们吗?”

两姐弟同时向苏瑛摇了摇头,皇甫慕辰开口道:“奶娘受伤后,父亲也曾派一些人去调查过,但没有结果,后来,母亲也病倒了,这事就没人留意了。”

皇甫素萍接着说道:“但我们姐弟两觉得对不起奶娘,所以我们这次出来求医时,才把她带上,也是希望她能有个健康的身体,还希望苏姑娘不要介意。”

苏瑛微微一笑,从颜雪茹手里接过医箱,从里面的取出银针,就准备开始动手医治。

撩开吴奶娘的裙角,看到她那受伤的腿,基本上是乌紫的,腿上散发着浓浓的药味,估计是用了很多草药,检查了她的舌头,有些泛黄还有点点泛黑,可能是用了不同药的缘故,把了她的脉,气息还算平稳,但跳动得比较混乱,吴奶娘的气色还算可以,但嘴唇有些泛白,人稍稍有些精神不佳。

检查完毕后,苏瑛看着皇甫姐弟两问道:“你们知道之前吴奶娘有吃什么药吗,或者之前医师开的方子给我看看也行,毕竟你们奶娘的病应该有很多年了,前面开的药,我不清楚有没有药性冲突,给我查阅一下,或许她会好的更快。”

皇甫慕辰急忙说道:“你不是良医吗?难道就这病你都看不好,那杜家两兄妹的病你是怎么治好的!”

苏瑛收起手上拿的银针放到医箱里,解释道:“就算是再厉害的医师,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给病人开药,那不是在救人,而是在害人,况且药性冲突可大可小,搞不好你奶娘的病到现在都没好,就是因为吃了有相克的药材才会变成这样。”

皇甫慕辰还想说什么,但皇甫素萍抢先开口道:“苏姑娘说得对,我们这就把之前的方子拿给你看。”随后叫了身边的计艳,让她去自己的屋子里拿药方给苏瑛。

苏瑛得到药方,说了声谢谢就走了,然而站在一旁皇甫慕辰不服气的说道:“姐,你怎么能把方子给她呢?”

皇甫素萍摆了摆手,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吴奶娘,和有些暴跳如雷的弟弟,再看看四周,虽然这个客栈装饰得比较华丽,老板和店小二还算的上是尽心尽责,但心里那股思乡之情还是无法言表。

皇甫素萍心里清楚,母亲和吴奶娘都是她生命中比较重要的两个人,但如果希望他们能生活的健康快乐,姐弟两就必须求得良医,以保他们的安康。

就在皇甫素萍想要说什么时,坐在轮椅上的吴奶娘发话了:“慕辰呀,别怪你姐姐,你姐姐也是希望我能快点好,才会这样做的。”

两姐弟听了,很是羞愧,两人都蹲了下来,靠在吴奶娘的大腿上,近距离的倾听着她的“牢骚”,吴奶娘轻轻的摸了摸他们的头,低声说道:“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们都无法释怀,再加上你们还这么小,母亲就身患重病,这让你们倍感压力,就希望赶紧找到医师来医治我们俩。”

皇甫素萍抬起了头,想要说什么,但吴奶娘打断了她:“好孩子,你们不要有心理负担,奶娘我是志愿的,再说那个叫苏瑛的姑娘看起来挺可靠的,我们就试着相信人家,或许会有新的希望也说不定。”

皇甫慕辰撇了撇嘴,喃喃自语道:“之前我们那样对她,她会真心的帮我们吗?”

蹲在一旁的皇甫素萍立刻打了他的手,让他闭嘴,皇甫慕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吴奶娘一眼,立刻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重重的打了自己一个嘴巴。

吴奶娘看到这样,无奈的说道:“慕辰,以后你做事要稳重点,不要再这样啦,要不到时没人能保护你的。”

皇甫慕辰撒娇似的拉着吴奶娘的手,无辜的说道:“奶娘都是她的错,能怪我吗?以后我对她不那么凶就好了,再说有姐姐保护我,奶娘就不用担心啦!”

两人看到这一幕,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回到医馆的苏瑛,把从皇甫素萍那得到的药方,递给了颜雪茹,叫她一个晚上看出哪里有药性的冲突,而且要求明天一一说出来。苏瑛还说这是给颜雪茹的一项考试,要是不通过就让她把医书从头到尾背一遍。

颜雪茹接过药方后,顿时感到背后发凉,看着满屋子苏瑛种植的草药,个个开的很漂亮,那可谓争奇斗艳,百花齐放,在这个微风和煦的日子里,能有这一抹**那是多么的美丽,多么的惬意。

可是颜雪茹却没有时间多看这美丽的景色一眼,拿着苏瑛给的药方,走到医馆的前院,拉着一位厉害的医师,问东问西的,把自己不清楚,不知道的地方问了个遍。

外面的景色是那么的绿意盎然,**满园的日子里小鸟齐飞,花儿绽放,就连那树枝上都有鸟儿在那叽叽喳喳的叫着,愉快的欢鸣,给这春天的渐渐流逝,带来了最后一场盛宴。

但颜雪茹却没能参加这次的盛宴,虽然春天的风很是温暖,给人带来了享受的感觉,但现在的她却早已感受到夏日的酷暑和难耐。

颜雪茹很是努力和用功的和那位老医师学习药理,在这春风和煦的春天里,她并未能感受到春天的缓和,只知道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内心的**以及无法消失的急切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颜雪茹终于把一些药理,给梳理清楚了,她自己试着把苏瑛给的药方将里面所列出的药材一一分清楚,还把有可能会形成药性冲突的地方,给标注了出来。

晚饭时刻悄悄临近,可干得热火朝天的颜雪茹并未感到饥饿,这时医馆里的病人也渐渐少了很多,只是时不时的有人来而已。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