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控制病情

傍晚时分,颜雪茹拿着写好的注解去给在医馆后院的苏瑛看。苏瑛看过后,连连称赞她用功和努力的成果,告诉颜雪茹她做得很好,基本上达到了苏瑛的指标,并且鼓励她再接再厉,希望让她更进一步。

颜雪茹听了很是高兴得手舞足蹈,拿着药方在院子里跳来跳去,而庭院里的草药被微风吹过,好像人们在点头一样,风儿轻轻吹,草药就随着风发出阵阵清香,让人觉得沁人心脾,就连颜雪茹都感受到那微风的清凉,退去了她身上的**。

苏瑛医馆的后院不是很大,但在这个四四方方的小院子里,她还是种植了很多稀有的药草,虽然药性可能没有山上的那么强烈,但至少可以媲美人们所种植的草药。

苏瑛是一个爱惜草药之人,不仅在医馆的后院种植,就连自家的院子也不放过,她在两个地方种植的药材品种不一样,但每当微风拂过,庭院里都会散发着药草的芬芳,很是好闻,就连种植药材的能手都称其厉害,毕竟很少人能在种植药草后,院子里还有这等的清香。

长年累月种植药草的苏瑛,身上也残留着淡淡的草药香,就连杨白都说:“苏瑛身上的味道,比起其他女人的胭脂水粉味,要好闻得多。”

就在颜雪茹欢快跳舞的时候,肚子很不识相的叫了起来,她就憨憨的对着苏瑛笑了一下,苏瑛没办法只好去街上买了些吃的东西给颜雪茹。

就在颜雪茹狼吞虎咽的时候,医馆里来了位不速之客,他大吼大叫的说要找苏瑛,而此时在后院的苏瑛听到前院的叫喊声,缓缓的走了出来。

定眼一看,原来是皇甫慕辰,看到苏瑛出来了,他想都没想拉着她就要往外走,好在苏瑛的内功深厚,立刻一个转身,甩掉了皇甫慕辰抓在她手臂上的手。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苏瑛语气平和的问道。

“你快去客栈看看,我奶娘她好像毒性发作了。”皇甫慕辰着急的说道,还在那直跺脚,又想上前拉苏瑛。

这次苏瑛没有退后,拿起桌上的药箱,就和皇甫慕辰去了客栈。

等来到客栈,进到房间内,只看见皇甫素萍站在吴奶娘的旁边,在那束手无策,而奶娘躺在床上痛苦的动来动去,一直在那嗷嗷叫着,而他们只能在那眼巴巴的望着病痛折磨着自己的亲人,却什么事情都不能做。

看到苏瑛来了,皇甫素萍立马让位给她,她从药箱里拿出银针,在吴奶娘腿上的穴位上扎了几针,不一会儿她就不感到疼了,人也不再叫唤了,安安静静的睡着了。

看着吴奶娘的沉沉的睡去,姐弟两松了一口气,但苏瑛的下一句话,却让他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苏瑛望着躺在床上很是安静的吴奶娘,面对皇甫姐弟俩语气稍微重了点说道:“我只是暂时稳住她而已,毒性已经开始蔓延到她全身,我看明早我得使用重药给她才行。”

两姐弟疑惑道:“什么重药?”

苏瑛解释道:“可能得给一种叫狼毒蜘蛛的动物给咬一口才行。”

皇甫慕辰听了,瞬间变了脸,抓着苏瑛的手大吼道:“你个庸医,什么狼毒蜘蛛,你胡说什么,你要是不能治疗就说不能治疗,亏我还这么相信你,没想到你和市面上那些庸医一样。”

皇甫素萍正想上前劝架,但没想到瘦小的苏瑛,居然甩开了比她还重的皇甫慕辰的手,只见苏瑛微微皱着眉头,双手搭在胸前,有些微怒道:“皇甫慕辰,你够了,你要是想我救她,就必须按照我的方法来做,要不我就走,你们自己来好了!”

皇甫慕辰不甘示弱道:“苏瑛,你以为你是谁,不就是个小小的医师,医术好又怎么样,你要是厉害你就治好她呀!”

苏瑛听了,更怒了,手由搭在胸前,变成拳头,脸色更难看了,只见她拿出原来他们给的药方,扔在桌子上,低吼道:“皇甫慕辰,今天我把话提前说明白了,你要是想治好你奶娘的病,就必须使用狼毒蜘蛛,假以时日定可以医好,要是再拖下去,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无法救她。”

还在气头上色皇甫慕辰也大吼道:“苏瑛,要是你说的那什么狼毒蜘蛛有用的话,你拿出来给我看看呀,你别以为我不知道狼毒蜘蛛是一种毒性很强的动物,你是想让我奶娘伤上加伤吗?”

皇甫素萍听了一愣,看了苏瑛一眼,但没想到就这样的情况,她还是很冷静的站在那,只听见苏瑛淡淡的说道:“皇甫慕辰,难道你没听说过有以毒攻毒这一说吗!你奶娘患的是冰蜈蚣之毒,此毒不仅会让你身体的每个肌肉冻僵,甚至会无法动弹,只有以火著称的狼毒蜘蛛才可以救她,只可惜之前你们浪费了太多的时间,而且庸医又在你奶娘的腿上放上相生相克的草药,现在的她已经是危在旦夕了,假如再找不到狼毒蜘蛛,你们就可以准备后事了!”

皇甫慕辰有些傻掉了,呆呆的站在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睛瞪得大大的,嘴角有些抽搐,双手紧握成拳,好像要把苏瑛给吃掉一样,好在皇甫素萍够冷静,语气平和的问道:“那苏姑娘,你所说的狼毒蜘蛛在哪里可以找到?”

苏瑛梳理着有些乱糟糟的头发,脸上微微一笑:“你说巧不巧,我这里刚好就有一只狼毒蜘蛛。”

两姐弟顿时愣了,这时皇甫慕辰又大吼道:“那你还不快去拿它过来!”

苏瑛瞪了他一样,人有些发怒了,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我说皇甫慕辰,是你匆匆忙忙把我拉来的,当时我可什么都没有准备!”

这下皇甫慕辰不敢再说话了,人也低下了头,脸上泛着阵阵红晕,随后皇甫素萍请求苏瑛能拿出那只狼毒蜘蛛,但苏瑛说,狼毒蜘蛛最好的效用是在午时,如果过早或者过晚效用都没那么好。

皇甫素萍知道只好等到明日了,在这期间苏瑛又给了她一份药方,让她先清理吴奶娘身上的其他毒素,好让明天直接可以解决掉冰蜈蚣之毒。

深夜,一个人都没有的情况下,很多牲畜都也停止了叫唤,一名女子住进了一间客栈,那名女子很是漂亮,有着**芙蓉的美貌,眉清目秀的,就连脸上的妆容也是微施粉泽,肤如凝脂,就连婀娜的小腰看了都让人沉沦下去。

手如柔荑,一张朱唇画得很是漂亮,一身粉色的衣裙,显得可爱美丽,手里拿着一把短剑,就这样她盈盈走来和客栈老板要了一间客房,住了进去。

朝阳升起,大地复苏,春天已经悄然的过去,夏天却慢慢来到,大雨冲刷过后,让小花小草们得到了很好的滋润,富人们开始穿上轻薄的衣裳,把厚厚的衣服给收了起来,等到来年再穿,郊外的池塘荷花正逐渐在开放,而树木长得枝叶茂盛,就连山上那些夏季花,也开得姹紫嫣红的,好不漂亮。

春蝉刚鸣叫过这个春季,夏蝉也渐渐的来到,夜里蝉的叫声不断,就连青蛙、蛇等一系类吃虫子的动物都出来觅食,夏天有些炎热,人们就算不劳作,还是会大汗淋漓,只怕有的人恨不得直接钻到水里,再也不出来。

太阳高高挂起,苏瑛一行人都来到医馆,就在苏瑛准备好要去客栈看看吴奶娘时,一位不速之客来到了她的店门口,

仔细一看,居然是昨天那位漂亮的女子,只见她直接走到古青豫的面前,拉着他的手,柔声细语的说道:“古哥哥,你怎么在这也不说一声呀!”

古青豫看了一眼身旁的杨白和苏瑛,尴尬一笑,接着甩开了那女子的手,低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那名女子被甩开手后,心里有些不甘和不高兴,走上前又要去拉古青豫的手,开心的说道:“古哥哥,人家找你找得好辛苦,好不容易才打探到你在这里,人家就赶过来找你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