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蒋菡嫣

古青豫这一次躲开了,往后退了一步,看着眼前的女人,很是郁闷的说道:“蒋菡嫣,你快回去吧,呆在这里,你家人会担心你的。”

这话一出,苏瑛立马瞪了古青豫一眼,又看了一眼站在前面,比她矮了个头的蒋菡嫣,眼神里透露出满满的恨意,语气也变得凌厉了起来:“古青豫,你不用跟着我去吴奶娘那里了,你呆在店里就好。”

古青豫一听,不知道为什么苏瑛有些生气了,本来今天他想去见识见识苏瑛的医术,以后好知道她是怎样救治自己的弟弟,但她这样说,古青豫突然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刚想解释什么,还在门外的蒋菡嫣嚷嚷了起来:“你是谁呀你,你为什么命令我古哥哥呀!”

苏瑛冷笑一声,并未多做解释,转身看着杨白:“师兄,你也留在这吧,店里医师不够,还请师兄多帮忙照顾。”说完就要走出医馆。

谁成想,蒋菡嫣却拦住苏瑛的去路,拉着她怒吼道:“刚才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我要你现在和古哥哥道歉!”

可惜苏瑛并未转身看古青豫,如果她看了,或许可以看到他那关心和担心她的眼神,以及那很是厌恶蒋菡嫣的表情。

苏瑛很是用力的甩开了蒋菡嫣的手,没想到她没站稳,跌倒在地,接着苏瑛很是冰冷的语言响起:“你古哥哥的事情,和我无关,你想要撒娇找他去,不要来找我!”

说完就要往前走,谁成想,感受到屈辱的蒋菡嫣,站了起来拿起地上的剑就往苏瑛的方向刺去,就在要刺到苏瑛时,而且古青豫和杨白两人都想出手拦截时,苏瑛一个转身一掌打到蒋菡嫣的身上,并且她的剑也刺歪了,没有伤到苏瑛。

杨白两人当时就愣在那,他们都知道苏瑛身手不错,但除非是对付黑衣人,她从未这么狠辣过,可是怎么对这一位小女子下如此狠手,让他们都感到费解。

而倒在地上的蒋菡嫣有些在那瑟瑟发抖,不知是痛,还是害怕,这时她看见一件淡蓝色衣裙的一角引入眼帘,抬头往上看,只看见一张貌美如花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让她顿时觉得自己容貌的不堪。

蒋菡嫣虽然也有倾国之姿,但她的美貌,还得需要胭脂水粉来补助,才能显示出她那美丽的容颜,可是苏瑛却不需要,她的美貌属于天生丽质的那种,蒋菡嫣那化妆的美貌,又怎么比得上苏瑛的清新,让蒋菡嫣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容貌比不上别人。

刚才蒋菡嫣太过高兴能见到古青豫,并未注意到苏瑛的相貌,但现在看来是她输了一筹,坐在地上的她,咬着朱唇,眼神很是锋利的看着站在那的苏瑛。

而苏瑛那凌人的气势,也让站在那的古青豫两人感受到熊熊的怒火,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再次警告你,你要是想撒娇,找你的古哥哥去,不要来烦我!”

四人就这样僵持着,没人上去扶起蒋菡嫣,也没人注意到四人的心里就此发生了波澜,然而他们四人却不动**的选择了沉默。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颜雪茹从医馆里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拿着一个木盒就向苏瑛走来,把盒子递给她:“苏瑛姐,你忘了拿这个盒子。”

苏瑛接过盒子,打开看一眼,微笑的点了点头:“雪茹,谢谢你,我走了,你看着店啊。”

颜雪茹嘟着嘴,有些不高兴的说道:“苏瑛姐,你不是答应要带我去吗?而且我还想和你学习学习呢。”

苏瑛亲昵的摸了摸颜雪茹的头,微笑的说道:“乖,你呆在这帮我看店,我会很快回来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时,本来还有些不开心的颜雪茹转过身,看到一脸尴尬的站在那的杨白二人,以及还坐在地上比她还不高兴的蒋菡嫣,颜雪茹当时就一愣,呆呆的望着他们。

好在颜雪茹从小就是个乐天派,扶起地上的蒋菡嫣,拉着古青豫他们就往医馆里去,脸上带着微笑,嘴上还乐呵呵的说道:“这几天天气比较热,医馆里新进了一批好茶,我们趁苏瑛姐不在,把它喝光光,让苏瑛姐找地方哭去,谁叫她不带我呀,走我们去喝好茶去!”

三人才不情不愿的来到医馆里面喝茶,虽然都装作若无其事,但其实他们的心早已在九霄云外。

而苏瑛呢,人虽然来到客栈,可是心也不知道到哪去了。看她有些精神不振的,皇甫素萍还问她是不是生病了,但她摇了摇头,说了声没事。

两人一起走进了吴奶娘的房间,而皇甫慕辰看到她来,也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和她说太多话。

刚才苏瑛和皇甫素萍在走来的路上,问了一下吴奶娘的情况,皇甫素萍告诉她,昨天奶娘服用她开的方子,已经好了很多,也不再哼哼唧唧的叫唤,人也睡得很安稳。

会点医术的皇甫素萍,试着把了脉,发现比之前请来家里的那些郎中,吴奶娘病情要好得多,脉搏也比他们治疗时,要平稳许多。

苏瑛听了,心里的医疗计划立刻浮现在脑里,一只手里握着木盒,另一只手里拿着医箱,就走进了房间。

坐在轮椅上的吴奶娘见苏瑛来了,很是亲切的把她拉到一旁,感谢苏瑛为她所做的一切,但苏瑛摇了摇头,温柔的扶着她来到床边。

吴奶娘就躺在床上,等待救治,苏瑛让皇甫素萍给自己打下手,一切准备就绪后,医治就开始了。

苏瑛先是从医箱里拿出银针,在吴奶娘受伤的腿上扎了下去,不一会,取出银针,却发现银针已经变黑,而腿也由乌紫,逐渐变成黑色。

治疗还在继续,苏瑛大概用了十根银针后,吴奶娘的腿已经彻底变成黑色,而此刻刚好就是午时,苏瑛从皇甫素萍手里接过木盒,打开木盒,里面有一坨黑黑的东西就这样慢慢的爬了出来。

原来木盒里装的就是狼毒蜘蛛,只见苏瑛把它放到吴奶娘的腿上,它就顺着她的腿爬呀爬的,而奶娘看到如何恶心的物体,立刻昏厥了过去,

不知道狼毒蜘蛛是不是嗅到了天敌的味道,本来有些爬得慢吞吞的它,突然变得脚底生风,很是快速的爬到了吴奶娘腿部变得最黑的那一部分,毫不犹豫的下了它的嘴,只听“啊”的一声,奶娘醒了。

苏瑛见达到目的,就把狼毒蜘蛛给收了起来,还喂它一条小虫子,而吴奶娘被这一吓,脸色变得惨白,但人也不敢再睡着了。苏瑛从药箱里拿出一瓶药,涂抹在奶娘的腿上,然后用葛布包扎了起来。

随后苏瑛站了起来,把一瓶药给皇甫素萍,一边收拾医箱,一边说道:“吴奶娘的病,基本上好了,但要注意换药,你们每天给她换一次就好,药就是你手上那瓶,还有我可能三天后再来看看,这期间你们就多注意一下吧!”

皇甫素萍有些激动的点了点头,但苏瑛的下一句话却让她来了个透心凉,“你不要高兴得太早,要有长久作战计划的准备,吴奶娘病就算好了,以后还得喝补药,身体没有可能好得这么快。”

皇甫素萍微微一笑,还是很感激道:“我知道,这已经算是比较好的结果了。”

苏瑛看着比自己高一个个头的皇甫素萍,哀叹一声,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现在你什么都别想,好好照顾她吧!”提起箱子就离开了房间。

望着苏瑛的背影,皇甫素萍不知如何对她说接下来的话,心里就只剩下感激,看着躺在床上的吴奶娘,她知道,奶娘的病有些好转,因为她的腿没有之前看起来那么乌紫,并且她刚刚把了脉,脉象和正常人基本上一样了。

皇甫姐弟俩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了,望着窗外天色还尚早,大大的太阳高高挂在空中,虽然午时已过,但闷热的天气还是笼罩在杜家庄的上空,大地已经被这火辣辣的太阳给烤熟了,人们不再上街,而是都在家里,或者在树荫底下乘凉。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