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另一波的黑衣人

天气虽然炎热,可苏瑛的心却感到凄凉,虽然已经医治好了吴奶娘,但她就是不愿意回到医馆。有些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苏瑛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尽管有自己的家,但此刻她却不想回到那个地方。

停在离医馆很远的地方,很多人都在医馆外面等待救治,虽然看不到里面,但苏瑛知道杨白他们在尽心尽力的医治每一个病人,但她就停在那里,一步都没有再迈过去。

烈日当空,苏瑛站在那有半柱香的时间,可她却没有想过去的意思,最后她还是决定转身离开,

苏瑛一个人来到了山脚下,在山脚下进行采药,考虑自己拿着医箱,而且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所以她并没有去到很远的地方,只是在山脚下,捡了些药材,就离开了。

医馆里,杨白他们忙开了,今天来了很多病患,都是那天中毒的人来复查的,他们很有耐心和细心的把每个病患都照顾好,好不容易到了傍晚,终于可以吃上热腾腾的饭了,却发现苏瑛没有回来,他们每一个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没吃上一口饭的杨白和古青豫听到这消息,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而蒋菡嫣却在那闷闷不乐的吃着饭,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的眼睛,脸都快和米饭有亲密接触了,还不愿意抬头。

颜雪茹本来还吃着饭的,但听到苏瑛没回来的消息,直接把饭放到一旁,一直站在医馆门口,静候苏瑛回来的消息。

夜里,苏瑛从山那边慢慢的走了回来,有些饥肠辘辘的她,闻到挨家挨户的米饭香,不禁让人想流下口水,渐渐地脚步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了,心情也有些舒畅,稍微开心的苏瑛很是大步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这时,苏瑛突然停住了匆匆的脚步,转身往后看了一眼,可是背后却空无一人,苏瑛摸了摸腰间上的鞭子,对着灼热的空气冷笑了一声,整个气氛急转直下,就连那炎热的夏季,此刻却呈现出冰冷的雪花。

苏瑛不做多想,就往前走去,这时一把锋利的短剑却从她的背后刺了过来,本以为会很顺利,结果苏瑛眼疾手快的从腰间拿出鞭子,甩了出去,而那黑衣人却给躲开了!苏瑛又向他甩了一鞭,那黑衣人却飞得更远了,她腾空而起,站在和他对面的树枝上,握着手里的鞭子,再次向他扫了一鞭,而他居然迎难而上,果断的抓住了鞭子,苏瑛冷笑一声,迅速抽回鞭子,“啪”的一声,打得黑衣人的手上留下红红的鞭子印。

看到那红红的印子,黑衣人怒了,拿出剑就向苏瑛的方向劈了过来,而苏瑛迅速往后退,高高的举起鞭子向他抽了过来,而黑衣人用剑缠住了她的鞭子,两人开始互相拉扯。

这时黑衣人一个扫剑,突破了苏瑛的鞭子,而苏瑛当机立断收回鞭子给了他一掌,黑衣人应声倒地,就在苏瑛这一边形势大好时,一阵阵痛,让站在树枝上的她,跌落下来,重重的摔到了地板上。

苏瑛痛苦的捂着身体,鞭子也滑落在手边,绝世的容颜在此刻显得有些苍白,而此时,黑衣人已经站了起来,看到近在眼前的苏瑛,脸上阴险的笑了笑,提起手边的剑朝着苏瑛的方向而来,嘴里时不时的发出狠毒的笑声。

而苏瑛虽然觉得疼痛,但理智清醒的她还是拿起手边的鞭子,再一次挥了过去,可惜力度不够,这一次并未够着黑衣人。

而黑衣人看见鞭子甩过来,冲上去夺走了苏瑛的鞭子,还把鞭子扔到一边,不过黑衣人却没有往前走了,冷冰冰的语言就这样毫无预兆的蹦了出来:“苏掌柜,如果不是你得罪了我们蒋家的小姐,我也不会下此狠手,黄泉路上希望你一路走好。”

说完,拿出一枚飞镖,对准苏瑛的方向就扔了出去,苏瑛坐在地上手伸进衣裙里,艰难的拿出银针,两人毫不犹豫的都对对方使用了暗器。

苏瑛为了躲过飞镖,直接倒在地上,而镖就这样擦身而过,那黑衣人并没看见向他飞来的银针,因此银针准确无误的插进了他的穴位,但可能是银针的毒药没有那么快起效用,也有可能是黑衣人的武功高强导致暂时没事。

黑衣人还是屹立在那不倒,看到苏瑛没事,他又拿出两枚飞镖掷了出去,刚才那一下,苏瑛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才躲过去的,但现在她就像待宰的羊羔,任由猎人百般虐待,却无法还手。

就在这时,一身白衣出现在苏瑛的眼前,手里拿着青色的短剑,手轻轻一挥,黑衣人飞过来的两枚飞镖立刻被弹开了。

只听见他有怒吼道:“申炎,是你家小姐派你来的吗!”

申炎一见此人立刻下跪,双手抱拳,低下头:“属下不知这是古二少的朋友,还请古二少责罚。”

古青豫看到背靠在墙边的苏瑛,衣裙有些破烂不堪,嘴角上还有留着血,就连手上都有擦伤的痕迹,血暂时还没有止住,不停的流出来,看到如此狼狈的她,让他有些心疼不已,更是想上去把她抱回医馆医治,但看到跪在前面的申炎,他觉得自己的怒火快抑制不住了。

怒发冲冠的古青豫,突然出手给了申炎一掌,申炎没抵抗,就跌倒了,只听见古青豫用警告的语气说道:“申炎,回去告诉你主子,不要太过分了,从小到大,她胡闹得还不够吗,非要弄出人命,她才会罢手吗?”

申炎立刻反驳道:“古少爷,小姐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苏掌柜刚才反抗的太激烈,属下一时没把持住,才会伤了她。”

这时,“啪”的一巴掌,打在了申炎的脸上,可是他却默默的忍受这一切,古青豫还是那般警告的语气:“这一巴掌是告诉你,主子的话是让你去执行的,而不是质疑的,难道蒋家的暗卫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吗?”

申炎无话可说,就站了起来,看了他们一眼,就离开了此地。古青豫见他走了,走到苏瑛身边,把她扶起来,柔声问道:“你还好吧!”

苏瑛有些气愤道:“死不了。”说着甩开了古青豫的手,还向前走了几步,但很快就要跌倒了,古青豫立马上前扶住她,埋怨的说道:“你看看你,伤得这么重,你就不能好好听人劝吗?”

苏瑛一把把古青豫给推开,指着他,有些愤怒的说道:“古青豫,你离我远点,我不想和你这样人接触。”

古青豫有些无辜的说道:“苏瑛,你怎么了,我是做错什么啦?你对我意见这么大!”

苏瑛靠在墙边,身体有些止不住的往下滑,但她还是强硬的支起身体,脸色很是惨白的她,有些恼怒,又有些苦笑道:“古青豫,我们的友谊就到这,到时我医好你的弟弟,我们两就算扯平了。”

古青豫听了,先是迟疑了一会,接着上前拉住苏瑛的手,苏瑛很想反抗,但身体虚弱的她,只能任由古青豫拉拽,他有些微怒道:“苏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究竟发生什么事,你要这样对我,难道我们之间一点情谊都不讲吗?”

苏瑛听了,更是火大,用尽全身的力气,再一次把古青豫给推开,不过这一次她却只能依靠在墙边,动都不能动了,双手轻轻的捶打着墙,黑夜里,要强的她咬着嘴唇,不想让泪水滑落。四周寂静无声,只有在不远处的人家有着欢声笑语,那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安静,两人就这样互相对望没有言语。

红色的血触目惊心,可是两人好像都忘了苏瑛受伤的事情,直到那血色染红了古青豫的眼睛,他才记起她的伤势,他走上前,并未去碰触苏瑛,而是用商量的口气说道:“我们先回去疗伤吧,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苏瑛靠着墙抿着嘴站在那不说话,血有些止不住的往外流,如此触目惊心的一幕,让古青豫顿时觉得胆战心惊,强行把她抱了起来,就往医馆方向走去,而苏瑛很是反抗,连连几声叫唤,让古青豫把她放下来,可是他却点了她的穴道,她只好安静了下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