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蒋菡嫣的心思

走了一段时间后,古青豫见她安静了下来,给她解了穴。

血还是没能止住,就连抱着苏瑛的古青豫的手,也被血给染红了,他的心更是揪了起来,本来只是用跑的,现在他都已经改用轻功飞了,只希望能快点回到医馆,救治苏瑛。

苏瑛本就身体虚弱,此刻她强打起精神,人已经变得越来越没有力气,手有好几次都从古青豫的手臂上滑落,基本上现在她根本都没有在抓着古青豫,而是任由他抱着。

虽然从庄口到苏瑛的医馆,距离不是太远,但此刻两人却感到是漫漫长路,虽不需要跋山涉水,依旧还是感觉到路途的艰难,两人都想快点结束这一段不是很愉快的旅程。

其实苏瑛很轻,可是不知为何古青豫看起来这么费力,豆大的汗珠一直往下流,两只手紧紧的抱着苏瑛,很是害怕松开。

很快两人回到了医馆,颜雪茹赶紧把他们引进屋,古青豫把苏瑛放到床上,就在他转身要走时,她拉着古青豫的手,捂着身子,声音很是颤抖的说道:“你……你去叫……叫顾长云来……来,我……我好像是……是旧病复发。”

古青豫温柔的放开抓在他手臂上那苏瑛的手,改成握着她的手,轻声的说道:“好,我这就去,你先在这好好休息,等着我回来。”说完给她盖好被子,就转身离开了。

这时,杨白收到苏瑛回来的信息,也赶回来,看到古青豫急急忙忙的跑出来,拦着他问道:“苏瑛呢?你把她带到哪去了?”

古青豫见是杨白没有理会,就直接走了过去,杨白见他如此无礼,又走向前拦住他的去路,声音很是大声的问道:“我问你话呢,苏瑛呢?”

古青豫看了他一样,一副我没话和你说的表情,利用轻功腾空而起,骑上在不远处的马,就离开了,这一幕被站在一旁的蒋菡嫣看见,“呵”的一声走进了医馆的后院里。

而杨白也很生气的走进医馆,问了一下丁老板有没有看到人,丁老板告诉他说,颜雪茹也跟着他们去找苏瑛了,但人还没有回来,至于苏掌柜倒是是回来了,但好像是生病了,人在后院休息。

杨白一听苏瑛病了,赶紧冲到后院,来到苏瑛的屋外,推**门,映入眼帘的是苏瑛的睡颜,杨白有些看待了,美丽的眼睛就这样闭着,就好像睡美人,但愣了一会,他就走到床边,给苏瑛把起脉。

这时门外出现一个人影,她有些不甘心的望着里面,甚至看像躺在床上的人,这个人影很是瘦小,手握紧拳头,脸上除了愤怒,就只剩下那浓浓的恨意,她的脸变得很不好看,咬着嘴唇,很是气得直跺脚,最后小声的冷笑一声,离开那里。

杨白把过脉后,就去前院的的药材柜里捡取了一些草药,正准备想去熬药时,颜雪茹回来了,手里拿着苏瑛的医箱,很是着急的拉着丁老板问东问西的,就在丁老板要解释什么的时候,杨白一把她拉了过来,告诉她所有的事情,还把需要熬的药草给颜雪茹拿去煮,而自己却留在那捣鼓一些药材。

颜雪茹虽然有些不同意杨白的决定,本来她知道实情后想先去看看苏瑛的,但居然木已成舟,她也没多说什么,撇了撇嘴,就去干活了。

夜里,天空中下起了小雨,古青豫淋着雨骑着马往杜家的方向赶去,医馆里,因为苏瑛受了伤,天气又不是太好,没有太多人来,所以丁老板决定早些关门,而杨白两人一位在细心的捣鼓药材,一位在专心的熬药,只为能给苏瑛治病,就在大家专心致志的做事情的时候,一个人影悄悄的来到苏瑛的房门前,

那人推**门,拿着匕首直接来到床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苏瑛,神情很是痛快,提起匕首,就在要刺下去的那一刻,却被后面的人用武功给推开了,顺势倒在地上。

仔细一看,要来刺杀苏瑛的居然是蒋菡嫣,而那位救了她的人是杨白。杨白手里拿着草药,眼神很是凌厉,看着倒在地上的蒋菡嫣脸上表现出不悦,很是冷冷的说道:“你为何要来刺杀苏瑛,是不是之前的杀手都是你派来的?”

蒋菡嫣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很傲气的说道:“我来是为了刮花她的脸,谁让她长得这么漂亮,还勾引我家古哥哥,我就是要让她变丑,让古哥哥不再爱她。”杨白凝视着眼前的人,很是半信半疑的他,疑惑的问道:“那你和之前的黑衣人有关系吗?”

蒋菡嫣很是自信的高昂着头:“没有,之前我又不认识她,她的事怎么和我有关。”

杨白走到桌子边,放下药材,背对着蒋菡嫣,有些试探性的问道:“那为什么我师妹一见你,对你的意见就这么大,还出手伤了你?”

蒋菡嫣撇撇嘴,很是无辜的说道:“我怎么知道,我和她也是第一次见面,而且她只是个乡间的小丫头,再说我是蒋家的嫡传子嗣,怎么可能见过这样的黄毛丫头。”

杨白拿着制作好的药草走到苏瑛身边,一边给她的伤口上药,一边又若无其事的问道:“你说你和那些黑衣人不是一伙的,那申炎又是怎么回事?”

原来,申炎被古青豫赶走后,在返回的途中,不巧被杨白发现他的行踪,杨白跟了过去,来到一个院子里边,却发现这个院子竟然是苏瑛的医馆,而且杨白用内力去听他们说什么,只听见他们在说苏瑛受伤的事情,气得他稍稍往前走了几步,这几步,让杨白清清楚楚的看清两人的脸,一男一女,女的就是蒋菡嫣。

蒋菡嫣依旧自信的说道:“那是我的暗卫,和你所说的黑衣人无关。”

杨白更纳闷了,但还是耐着性子问道:“我觉得你和那一拨人一样,都是要害苏瑛的人,你说又怎么无关呢?”

蒋菡嫣信誓旦旦的说道:“我承认我是不喜欢她,但我只是叫申炎去把她绑架来,给我划伤她的脸而已,其他的我什么都没干。”

杨白给苏瑛上好药,帮她盖好被子,拉着蒋菡嫣走出门外,她摸着被杨白弄疼的那只手,很是通红,两眼泪汪汪的,眼神很无辜的看着他。杨白带有点威胁的口吻说道:“蒋菡嫣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假如让我发现,你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那么以后就不单单是警告这么简单了。”

蒋菡嫣不耐烦的说道:“你放心好了,只要她不接近古哥哥,我就不会对她怎么样。”说完就走了,杨白望着她的背影,陷入深深的沉思,但随后也离开了。

再后来,颜雪茹也送药给苏瑛喝,她的病情稍微好了一些,脸色也开始红润了起来,至于古青豫,冒着小雨赶到杜家的他,很是麻利的把顾长云给请了来,虽然雨在哗啦啦的下着,可是为了能尽快救治苏瑛,就连身上的白衣,被雨水弄得污秽不堪,平时极为注重仪态的古青豫,此刻也完全无暇理会了。

两人都在策马奔腾,只希望能在黎明之前赶回医馆,救治苏瑛。

躺在床上的苏瑛,做了一个很美妙的梦,梦里她看到一个美丽的中年妇女,在那向她挥着手,苏瑛很是亲昵的叫了那女人一声“妈妈”,两人在宽阔的草坪上嬉戏打闹,就在她和“妈妈”玩的高兴的时候,那女人突然变了脸,眼神变得阴狠毒辣,只见她用力一推,苏瑛就从高高的山崖上跌落到地上,山崖上传来那女人恐怖的笑声,那声音响彻整个山谷。

苏瑛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两行泪从明眸里流了出来,就在她觉得是撕心裂肺时,一位中年男子出现在她的眼前,看到他苏瑛的泪水更是决堤了,抽泣的叫喊道:“爹爹。”原来出来再她面前是苏瑛的养父。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