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再回首

养父很是疼爱的把苏瑛扶了起来,给她上药,就在她以为可以快活的过这一生时,面前的养父却在痛苦的抽搐,倒在地上,却无法减轻痛楚,而站在那的苏瑛更是束手无策,眼泪又再一次不争气的流了出来,而养父就在样在痛苦的挣扎中离她而去。

就在苏瑛觉得人生再也无法进行下去时,一个一个熟悉的面庞出现在她的眼前,定眼一看居然是养父的族人,养父名叫孟令成,是那小小的村庄里,唯一的大户人家,而他在收养苏瑛后,大家都对她没有敌意,很是照顾着这个没有血缘关系,但身世可怜的孩子。

苏瑛在大家伙的照顾下,很是健康快乐的成长,大家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来看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苏瑛踏出孟府的门外,转身一看,里面却燃起了熊熊烈火,她拼了命的想进去救人,但是有一股力量却牵引着她,让她无法进去,呆在那的苏瑛,眼睁睁的看着族人被大火给活活烧死了。

这下苏瑛彻底崩溃了,跪倒在地上,声泪俱下的她大喊着老天的不公。

这时一位身穿黑衣的人,站在苏瑛的面前,低着头,还用衣服遮住了脸,让苏瑛根本看不清那人的样子,只听见那人哈哈大笑,很是轻蔑和冰冷的口吻说道:“苏瑛,有本事你就来杀我呀!”说完那人一直在笑,没有停过。

苏瑛站了起来,美丽的脸庞此刻也是变得很是狰狞,一手变成拳头,一手指着眼前的黑衣人低吼道:“我不管你是谁,只要你伤害过我身边的人,那么你就等着我的报复吧!”

而那黑衣人并未答复,只是笑着笑着就离开了,苏瑛的梦就醒了,缓缓睁开眼睛的她,发现天已大亮,阳光洒满整间屋子,而身边却没有人在,枕头已经被打湿,回味着那梦,苏瑛不知该说真实,还是梦境,躺在床上的她只留下了淡淡的苦笑,随后又沉沉的睡去。

再一次睁开眼时,是顾长云和古青豫在身边,只见古青豫很是担忧的看着她,眼神很是着急,而且站在那有些惴惴不安,原本是一身白衣的古青豫,此刻却是脏兮兮的,就连他也没注意到自己现在是蓬头垢面的,比起之前文质彬彬的模样,差了很多。

而顾长云坐在床边帮她把着脉,还在检查着其他被申炎伤过的地方,看看有没有伤上加伤。但是顾长云的形象却比古青豫好的多,至少衣服整洁,而且人也比较精神,只见他神采奕奕的为苏瑛治疗,没有一点疲倦之色。

古青豫见苏瑛已经醒来,柔声问道:“你醒啦,身体感觉得怎么样?”苏瑛看着像落汤鸡一样的古青豫,很想“噗嗤”一笑。但现在的她却没有力气,只能用微弱的声音说道:“你……你去换换衣服吧。”

这时,古青豫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脏乱,有些不好意思的他,说了声抱歉,就离开了,他走后,顾长云才对苏瑛说出了实情。

原来昨天古青豫冒着小雨去杜家找顾长云,为了不让他淋雨,古青豫让杜老爷安排了马车,而自己心甘情愿的骑着马回到医馆,在路上下着雨,而且道路泥泞,回到这他也不休息,直接和顾长云一起过来看看苏瑛,人都没有时间去梳洗,当然也就邋邋遢遢。

苏瑛听了欣慰一笑,但这一笑,立刻感到疼痛,眉头皱了起来,双手捂着身体,过了一会,疼痛感才渐渐消失,这时听见顾长云长叹一声,苏瑛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顾长云有些惋惜道:“好孩子,你的病实在是拖不起了,恐怕叔叔要救不了你了。”

苏瑛听了,转过脸,只是给了顾长云一个很勉强的微笑,很是虚弱的她,望着床顶,语气很是缓慢的说道:“没事,我自己知道我的身体是怎样。”

顾长云哀叹道:“好孩子,之前你和叔叔提过七情花的事,叔叔也帮你留意过,但七情花始终是不常见的神花,而且还需要你亲人、朋友和**的眼泪,切不说你现在还没有谈恋爱,单单亲人的眼泪这一项,你就难以做到。”

苏瑛不说话了,望着天花板一直在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自从知道了顾长云的身份,苏瑛和他就没再那么生疏了,简直把他当做一位长者来看待,很是尊敬和仰慕他,而顾长云呢,也把苏瑛当做自己的闺女,很是爱护和袒护她,两人就好像两父女一样。

这时一声银铃的般的声音从门外响起:“苏瑛姐,你好点了吗?我拿药来给你喝。”

就在苏瑛想说话的时候,顾长云却嘱咐她好好休息,人却已经站了起来,把门打开,让站在门外的颜雪茹走了进来。

颜雪茹端着药来到苏瑛的面前,一口一口的把药送进她的嘴里,苏瑛轻轻的抓着颜雪茹的手,小声的问道:“杨白师兄呢,他离开了?”

颜雪茹很是愉快的问道:“他在医馆的前院,帮你照顾店里的生意。”这时她话锋一转,嘟起小嘴,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不过,那个蒋菡嫣像来吃白饭的,除了在这里喝茶,店里的事情却一点都不帮忙。”

这时,苏瑛放下抓着颜雪茹的手,想起昨晚杨白和蒋菡嫣的对话,以及她的遭遇,她就有些气得咬牙切齿,想到这,她的身体就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忍不住的咳嗽,痛感立刻蔓延到全身。

颜雪茹看到苏瑛如此痛苦,走上前去温柔的帮她拍了拍背,说了一些安慰的话,让她不用担心医馆的事,因为有他们这圈朋友在,不会有事的,让苏瑛放宽心。

苏瑛好了一点后,只是笑了笑,她知道颜雪茹并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蒋涵嫣来刺杀的事,其实她是知道的,杨白和蒋涵嫣两人都以为苏瑛那时正昏睡过去,其实当时她是清醒的,只是被病魔折腾得有些虚弱无力的她,根本无法和他们对话,所以她就乖乖的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他们说话。

颜雪茹把药喂完后,就离开了,而苏瑛又一个人在房间里发呆,这里并不是苏瑛的房间,而是医馆后院的一个简单的休息室,所以在这简单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比较简陋的床,而在床的另一头,有两张八仙桌,以及一张较长的桌子和一个柜子。

两张八仙桌上,一张放着笔墨纸砚,纸上的字迹很是好看,但上面的内容全是写着药材的成分和药草的名称,甚至是种植草药的心得体会,一看就知道那是苏瑛写的,而另一张却只是摆了茶壶和茶杯而已,并没有做太多的摆设。

而那张较长的桌子上,摆满了瓶瓶罐罐,但它们都很整齐的罗列在上面,罐子上写了很多标签,比如:迷迭香、跌打散、金疮药什么之类的,看起来是炼制药物的成品。打开柜子,柜子里一共有三成,第一层放的都是草药之类的,根本没有进行碾碎和提炼。第二层也是摆满了瓶罐,不过上面的标签除了药品的名字还在后面标注了“未完成”三个字样。第三层的东西也有不少,但都是一些药物的种子,这和苏瑛喜欢种植草药有关。

这间房子显得稍微破旧,屋子的砖和东西的样式明显有些陈旧,但经过主人的精心打理,以及购置一些新的家居,房间里还是给人一种干净整洁,明亮宽敞之感,让人有舒心愉快的心情。

苏瑛看着房间的四周,不知道在想什么,有点像是在发呆,又有些在想事情,就在她还在望着四周时,一位不速之客连门都没敲,就这样闯进她的房间。

来的人是一位绝代佳人,脸上微施粉泽,一张朱唇画得很是美丽,年纪仿佛十七八,步子稍稍迈得有些大,一身桃红色的衣裙显得俏丽可爱。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