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剪道之人

遥遥地锦衣卫人马离开了董袭的草堂,姚士奇,萧成麒在婉儿与周万里身侧一同前行。碎叶与阳光,斜打在这一片密林之中。

周万里哪里还有那一丝丝的忧愁,昨夜的那一曲洞箫也不知道在这喜悦中去了哪里!得意忘形,那一股子气在这不经意间就被这姚士奇给抓到了。

满招损,谦受益啊,周万里以为有了这至宝,就以为天下就是他能掌握的了,可以高枕无忧了。姚士奇摇了摇头,心中叹道:不详啊不祥。但是他不露**,在周万里不亲自找他之前,他是不会说得。

“婉儿,我听化麟(萧成麒字化麟)说,你带了一个百人卫去筹钱去了,今日里看你如此大方,想必是有不小的收获吧。”周万里心中高兴,说出的话来也有些轻飘飘。

“不多也不少,倒是足够这一段日子了。”婉儿轻笑,卖了个关子。

“到底有多少啊?”周万里问道。

“哈哈,周哥,有一万金啊,一万金啊!”婉儿笑道,完全不顾及她那淑女的形象。眉飞色舞,丝毫不掩饰那心中的喜悦。

万金,这在周万里来这里前他是不敢想象的,万金之数,六万两白银,这是一笔巨款。他猛然吸了一口气,对着婉儿道:“这万金让我惊讶,六万两白银,可全是兵马将士啊。”

“是啊。”婉儿点头,说着在这空中一划拉,一个小小的界面出现在了婉儿手中,“周哥想要什么兵马呢?”

周万里盯着界面,底下那一串零,成了六萬两三个大字,六万两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在这部队当中,能够挑选的却也是不少,只是能够成建制招募的也就只有那么几个。周万里需要的是大军,他现在不需要那些散兵游勇,就像他能招募几个机枪兵,但是除了自带的子弹外,他也给不了他们再多的子弹,最后反倒只能沦为那些手拿冷兵器的士兵。

“白袍军,倒是不错的一个选择。”一旁的婉儿笑道。

“白袍军吗?”周万里道,他自然听过白袍军的威名,“大将名师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说得就是陈庆之带领的七千白袍大军。陈庆之率领这七千之众,从铚县至洛阳,前后作战四十七次,攻城三十二座,皆克,所向披靡。后攻入洛阳,渡过黄河驻守中郎城与北魏的十万大军血战最后全部战死。

可是他却并不是最想要这支可以招募两千人的白袍军,他想要的是天子亲军,天子仪仗。是腾骧卫,羽林卫,甚至是锦衣卫中的那些站桩子。

“锦衣卫的这支宿卫皇宫的部队如何呢?”周万里轻声问道。

“华而不实,不过是站桩子罢了。”不等婉儿回答,一旁的姚士奇抢话过去,“虽然里面不乏有些精锐,但是和这普通的地方卫所比起来也是大大地不如。”

“这……,化麟怎么看?”周万里不由得有些语塞,他看了一眼萧成麒,一路上交流,让周万里知道这位千户统领曾经也是这站桩子的一员。

“虽然师兄所说有些不给颜面,但是却是如此,如果可以大人不如就定下这白袍军。”萧成麒沉声道。

“白袍军,那就选白袍军,这六万两白银刚好能够招募两千白袍大军。”周万里点点头说道。

点下招募,界面中那六萬两字样立即又变成了一串零。

大军继续向前,几人相对无言。阳光透过那细密的树叶缝隙,在这路上洒满了斑斑孔孔。

萧成麒在一侧缓缓地走着,身后突然传来“腾!”的声音,不用回头,萧成麒也知道这是他的亲信属下锦衣卫百户杨浪成。作为萧成麒的亲信属下,不用萧成麒交代他也知道他的职责是什么。

“大人,有一支山贼正向周大人处围去!”杨浪成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似乎再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萧成麒点了点头说道:“招呼好各部,务必保证大人的安危!”

“是,大人!”杨浪成恭敬地点头答应,然后又“腾”地一声跳离!

“化麟,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周万里自然看到萧成麒与杨浪成的耳语了,悄声问道。

“回大人,前面有一支三千人的山匪正在像我们包围。”萧成麒回道。

“三千人,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听到这个数字,姚士奇不由得惊讶,问向萧成麒,“确定是山匪,而不是佯装成山匪的兵马?”

“是啊,是啊,我今天上午打得那些山匪,至多不过二百余人,这三千人是山匪吗?”婉儿也在一旁问道。

萧成麒点了点头:“我还是相信浪成的,山匪和军伍他还是分得清楚的。”

“三千山匪,恐怕不是倾巢而出,也得是绝大多数了,这些山匪向我们围拢,怕得不是这些山匪,怕得反倒是引诱山匪来此的人。”姚士奇不由得叹道,“看起来有一支黑手在我们周遭啊。”

“什么!师兄说得是?”萧成麒颇为惊讶道。

“不知道,不过恐怕这支黑手也没有什么底蕴,要不然也不会用这招借刀杀人了。”姚士奇叹道,“不过,三千兵马不多不少,倒是不足为惧。”

“那就好。”这时候听到这里,周万里才有些平复,他虽然觉得这姚士奇是个疯子,但是却又对他有些佩服,无论是在董袭的草堂,还是此刻,这姚士奇都是一副掌握在手的样子,让人不得不信。

“那姚师傅可有退敌之策?”婉儿问道。

“退敌之策?”姚士奇笑道,“何须退敌呢!将这支匪徒为我所用岂不是更好。”

“你的意思是……”周万里惊讶道,这姚士奇的意思分明是要将这支三千人的匪徒俘虏啊。

“两千白袍只怕还需片刻,只要托上几刻钟的时间,前后夹击不怕拿不下这块白白送来的肥肉。”姚士奇说道。

“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呢?”周万里问道。

“恐怕要劳烦周大人,婉儿姑娘和师弟了。”姚士奇笑道,“一会儿,我带着这其余锦衣卫隐藏在这森林之中。到时候,只要如此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这般……即可。”

众人点点头,应道,萧成麒大手一挥,身后的这些锦衣卫军士立马便在这森林中隐藏了去。

萧成麒点了点头,不再言语,周万里,婉儿三人就在原地静候着山贼大军的到来。山贼的三千多人过了有两刻钟才慢慢过来,期间萧成麒都已经接到了好几批的报告,白袍军想要过来还有些困难,毕竟这里不在空间内部,距离白袍军到达战场还有几刻钟。

“奶奶的!是哪个孙子告诉老子这里有千百来号人,富得流油的。”山贼头子穿着一件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钢甲,呼喝道。

这时候一个喽啰满脸畏惧的走向前说:“大当家的,刚刚确实有千百多号人,铠甲齐整,我想是个海翅子(大官),没想到,这才一转眼就只剩下了三个两了。”

“哼!那个孙食(男的),爷给你说,拿出点金子,咱都好过!”那土匪头子对着萧成麒说道,看都没看周万里一眼。

周万里听了半天没听懂一句,这个黑话说实在他也不懂,他转过头问道:“萧千户,什么意思?”

萧成麒笑了笑说道:“管他什么意思,宰了这个大当家的先!”萧成麒没有脱去身上华丽隆重的飞鱼官服,只是缓缓把毡帽摘了下来,挂在腰间,铁质的毡帽重的很,当成个暗器不是问题。然后“噌”的一声,绣春刀那刀锋处清冷而锐利的光芒在众人面前一闪而过。

“嘿!这个孙食还掏出了青子(刀)哪个排琴(兄弟)去秋鞭(狠揍)他一顿。”这大当家的满嘴黑话,听得周万里眉头紧蹙。

婉儿听着这话,颇为不爽,当即对着萧成麒说道:“萧千户,割了他的舌头。”

这时候土匪帮子里跳出来一个人,长得贼眉鼠眼的,瞅着婉儿说道:“这个姑娘长得这样好看,怎么这样狠毒心肠,罢罢罢,还是让我老油子来调教调教吧。”

这老油子二话不说从背后拿出山斧,直接冲向萧成麒,萧成麒嘴角微微一笑,只是听到“唰”的一声,紧接着也只看到萧成麒的绣春刀向天际一划拉,那老油子奔驰的身影猛然间一定,满脸不置信的看着萧成麒,双手还举着山斧,却是直愣愣的栽了下去。

此时太阳已经转到了天的另一边,萧成麒手中的绣春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刀刃上闪烁着游移不定的鲜红血液,映得人彻面生寒。

周万里不由得咽了口唾沫,嫣红的鲜血让他恍然一惊。而那山贼头子和周万里却是一样的动作,狠狠地咽了口唾沫,不过随即又回过了神说道:“奶奶的,老子会会你!”也不说黑话了,抱着长刀径直上前。

“倒还像个样子,不知道你能够接得住我几刀。”萧成麒不动**地嘟囔了一句。

“当然……”话还没说完,山贼头子已经揉然直上,手中的四尺长刀划过一道刺目的白芒往萧成麒眉心劈去。他只想杀了萧成麒,看得出来面前的公子只不过是个绣花枕头罢了,萧成麒才是他们三人中的主心骨。

周万里看到那山贼头子偷袭大怒,暗暗说道:“无耻!真他妈无耻!”婉儿也是满脸的鄙视样,却没有多少担心,锦衣卫千户岂会败给一个小小的山贼头子!

那山贼头子在答话时忽然出手,虽然出乎周万里的意料,却是在萧成麒的意料之中。他自幼在锦衣卫中,对于这些明枪暗箭不知道见过多少,这般的偷袭在他看来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想到这里,萧成麒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微微一侧身,就闪过了山贼头子的突袭,同时手中绣春刀往山贼头子的头颅直斩而下,似乎想像刚才一样将那山贼的头颅斩与当场。

山贼头子一惊,偷袭忽然落空,他大为意外。但是他也算是杀人无数了,随即硬生生地止住身形,一个急转将长刀高举挡住绣春刀,顿时一股大力涌来,火星四溅中,连连后退了数十步。这山贼头子只感到肩头一阵剧痛,却是有些血液隐隐流出,原来刚才已经被萧成麒的刀锋掠过,如果没有钢甲遮挡的话,只怕半个肩膀都没了。

山贼头子咬了咬牙,正要挥刀再上,忽然“砰”的一声巨响,这山贼头子忽然觉得眼前烟雾弥漫,随之不省人事的倒了下来。

“火铳!”周万里喊道,萧成麒手中握着一支不足一尺的火铳,火铳口还冒着一丝青烟。而山贼们却已经吓得不轻,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听到一声巨响,头子就倒地了。

数千人寂静无声,不知何人突然狼嚎一声,整个山贼团都不战而乱了,有几个头目心有不甘,长刀山斧连斩了十几个身旁的逃兵,但是丝毫阻挡不住溃散的兵马。

密林中,传出来“啾啾啾啾”几声响声,十几支毒针射了过来,那几些个小头目还没有反应过来,便都直愣愣地倒在了地上。数以百计的弩矢,铅丸射杀而来,山贼中的头目或是胆大的纷纷被击毙,战场之上一片狼藉之声。

这时候,远方也隐隐听到了兵马声,白袍军终于到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