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扑朔迷离

当天中午,周万里便在这海西军塞中的大堂内为众将士设宴,以此来昭显大胜之功,凡是在海西的武将尽皆出席!

当天,海匪吃到了久违的肉味,而大堂内也是欢聚得很,白袍军中的曲长以上都应邀参加了宴席!只是杨浪成在诊治魏凌,并没有出席!

庆功宴结束后,萧成麒便轻马直奔位于军塞西北的锦衣卫衙门处!在门口守卫的两名锦衣卫校尉连忙迎上前去,从萧成麒手中接过缰绳,将萧成麒乘坐的战马牵到后院喂养。

“大人,你回来了!”杨浪成匆匆从衙门内赶出来,见到萧成麒立刻躬身禀告道,脸上有些忧色,显然对于魏凌的情况不容乐观!

“来!有事进去再说!”萧成麒一伸手,示意杨浪成暂且不要声张!

进了内堂中,萧成麒遣散了把守在门口的锦衣卫校尉,对着杨浪成问道:“魏凌怎么样,他身上的毒搞清楚是什么了吗?”

杨浪成脸上更加凝重了,萧成麒觉得有些奇怪,连忙又问道:“难不成魏凌已经……”这话没说完,说完就是难不成魏凌已经死了!

摆摆手,杨浪成回答道:“这倒没有,魏凌身上的毒,卑职已经解开了,魏凌现在也在修养,已无大碍,只是魏凌身上的毒不是一般的毒药,我在诏狱那么多年,天下的毒药识过来大半,但是这毒药却绝不可能在此时出现!”

萧成麒眉头紧蹙,问道:“到底是什么毒药!”

“鸾秋杀!”杨浪成眉头紧蹙说道,“我只在古书里见过有人使用过这种毒药,但是那是在唐朝!”

“唐朝!”萧成麒在屋中徘徊了两圈,他望向杨浪成问道,“可有解药?”

“古书中记载虎肉可解毒!”杨浪成回答道!

萧成麒看向杨浪成问道:“如果是虎肉倒还罢了,或许那个猎户能够帮下这个忙!”

“大人是说……董袭?”杨浪成问道!

萧成麒点了点头,走到内堂门口,说道:“大人想要建立北府三卫,飞骧卫已经定下人手,董袭对他有救命之恩,且有勇有谋,师出名门,于情于理,大人都会召他为将,想来也就这几天了!”

说到这里,两个人都沉默了,到了现在事情就更加扑朔迷离了,鸾秋杀,唐朝时才有的毒药怎么现在就出现了呢?

“大人,最近魏家和罗堤堰的往来更加频繁了,我已经按大人的吩咐严密监视了这批人,还没有动手,罗堤堰似乎透露出了不少……大人是不是……!”杨浪成说得含含糊糊,但是萧成麒都明白!

萧成麒一摆手说道:“暂且不必,会稽城的世家能够组成什么联军,充其量不过是一群农民罢了,我想真正的精兵他们会雪藏在自己的庄园内吧!哼!凭这些人来,岂不是厕所点灯——找死(屎)吗!”

“哈哈!大人所言极是,只是我们要不要告诉周大人!毕竟这么大的事情……!”杨浪成挥了挥手,似乎周万里就在他身旁一般!

“这件事情我来处理,从现在起,你就调派人手严密监视魏家的人等,所有探视者,来访者一律不准放入!”想了想,萧成麒吩咐道!

“是!大人,卑职这就去办!”杨浪成领命道!

点了点头,萧成麒迈步离开内堂,前往周万里平日待的军塞偏堂而去!门口把守着的正是一直跟随周万里的柳如是和冯玉!

“大人在里面吗?”萧成麒问道!

冯玉回答道:“回萧大人的话,大人和婉儿姑娘在里面!”

“哦!是吗!”萧成麒应声道,“那我过会再来!”

萧成麒刚准备离开,屋内传出来了周万里的声音,“是化麟吗?进来吧!”

应了周万里的话,萧成麒推门而入!

周万里已经走下了上首的位置,迈步向萧成麒迎来,说道:“来得正好,我与婉儿正打算与你商议前往拜访董大哥,我欲请董大哥出山担任飞骧卫的副将!”

“大人,恰好我来此也是为了这件事情!魏凌被人下了毒,浪成诊治是慢毒鸾秋杀,需要虎肉解毒!”萧成麒回答道!

“鸾秋杀,那不是唐时的毒药吗?怎么会出现在这时候!”一旁的婉儿听到这话不由得惊讶地问道!

“管他什么鸾秋杀和喀秋莎的!既然此毒虎肉能解,自然需要猎虎,再说此次出行也并不安全,化麟你去挑选五十名小旗统领,尽着麒麟青衣,随同我们一同前去,什么事情,路上相谈!”周万里对这事明显不放在心上,虽然魏凌是他点名要救得,但是此刻魏凌的作用并没有一个董袭来得那么实在!

“是!”

半个时辰后,周万里,婉儿和萧成麒随同五十名锦衣卫小旗统领一道出了海西向着董袭的草堂而去!

树木幽深,古树参天,随着缓坡徐徐上升,视野所及,一片葱绿,绵长的峰峦,葱茏的树木,一眼弥望的苍翠蓊郁!

五十余人各自骑着战马,萧成麒与周万里齐头并进!

“大人,有一事在东冶的时候没有与大人讲!”萧成麒在马上对这周万里说道!

周万里转过头看向萧成麒说道:“是关于罗堤堰的事情吧,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知道了?”萧成麒吃了一惊,连忙问道,“是杨百户……?”

周万里手中持着马鞭,笑道:“化麟啊,你去会稽的那几天,罗堤堰就露出了马脚,我便派人严加看管,后来这些匪徒的一些统领也交代了他们和会稽世家的关系,事情就一目了然了!”

萧成麒有些奇怪,不由得问道:“大人,知道罗堤堰就是魏家的少家主,为何?”

摆了摆手,周万里笑道:“化麟,你不是也没有打草惊蛇吗?有罗堤堰在这里魏家也不会轻举妄动……”话说到一半,周万里突然有些奇怪,他看向萧成麒,问道:“化麟,你不觉得这刺杀是不是太过于草率了?”

“大人,不仅如此,魏凌在船上被人下毒,大人想过没有这里面……定然有一只大手在后面擎着!”萧成麒回应道,面色有些难堪,锦衣卫什么时候被如此的戏耍过!!

马蹄哒哒,止不住的打了几个响鼻,树木丛中,秋意渐浓,寒气不由得逼迫了几分,周万里面色显得有些难堪!

“哼!化麟,再狡猾的狐狸也会露出尾巴的一天,我看他们能翻起来什么大浪来!”周万里在马背上脸色显得有些阴沉,隐藏在局势背后的势力到底是一个庞大的黑手,还是投机的小丑呢?周万里有些不屑,他一挥马鞭,道,“驾!驾!”良马吃痛在丛林中放肆纵蹄!五十余人也是跟随这周万里而去!

狭窄的老参道,弯弯曲曲,颇有些难行。当晓月替代了残阳,漫天的繁星出现在天空之时,周万里一行人才来到这草堂附近,数十日不见,山道已经被荒草覆盖,变得陌生了起来!只到夜星闪烁,周万里才缓缓到了这草堂附近!

“驭——”还未近到草堂跟前,萧成麒便率先驻了马!一片马蹄声错杂,还伴随着战马嘶鸣!周万里一身武装走上前来问道:“化麟,什么情况?”

依着朦胧的月光,透过错杂的枝桠,萧成麒给周万里指着遥远处的一座营寨,就建在董袭草堂的外面!顺着萧成麒手指的方向,周万里也看到了那不远处的情景!萧成麒轻声道:“大人,可能是山贼!”

“山贼!”周万里不由得眉头紧促,说道,“山贼来这里作甚,这里穷山僻壤,鸟不拉屎的!”

话说到这里,周万里也有些不耐烦,对着萧成麒说道:“这么小个营寨,顶多只有百来号人,化麟,管这么多干什么!带着人马,杀进去!”

“是!大人!”萧成麒应声道!

一挥手,三十余个小旗统领随着萧成麒便缓缓地靠近了那个营寨,锦衣卫在夜间打事件一般会穿刺服,只是今夜并没有带来,麒麟服在月光下显得阁外耀眼,天已经渐入中秋,枯木败草在这山中也并不少见,一个小旗统领突兀的踩到了一根树枝,“啪”地一声,惊动了在岗哨值夜的士卒!!

“什么人?”哨岗上,手持火把的士卒立即发出了喝问,并拉响了哨岗上的警钟,钟声阵阵,营寨内的士卒没有半刻种便冲出了营帐,手持弓弩对准着萧成麒等人!

对于萧成麒来说,一百来个弓弩手他也能轻松躲开,但是此刻他身后还有三十个小旗统领!

密林里,周万里已经暗暗感到不妙了,虽然没有听到那声树枝断裂的声音,但是看到营寨内灯火突然明亮了起来,周万里八成也知道萧成麒是被发现了!

“众小旗听了,随我前往支援萧千户!”周万里从马背上取下大刀,就准备杀奔过去,却被一旁的婉儿给拉住了!

婉儿道:“周哥,你出去纯属是找死,反而会给萧千户他带来麻烦,你要相信这些大明锦衣卫,解决几个山贼还是轻松的!”

“这我自然知道,可是毕竟敌我悬殊啊!”周万里叹道!

婉儿突然间,眼睛发亮,捅了捅旁边的周万里,说道:“周哥,你看!”

这座营寨和董袭的草堂相对,草堂外那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草堂的人!只见两个彪形大汉从草堂中走出,一个身着皮甲,在近处的萧成麒自忖没有见过,另外一个便是董袭!

“怎么回事!怎么在外面吵吵嚷嚷,还把弓弩给架上了,是哪些个不要命的小贼,抢到了我们头上!”这个彪形大汉骂骂咧咧,显然也是一个流寇!

值夜的士卒见是此人,连忙回道:“二将军,有一群人身着锦衣,私欲攻寨!”

“一群人?”这人不由得有些疑惑,大晚上的怎么会有一群人来这深山老林呢,不由得看向了萧成麒一伙人!

见到萧成麒,董袭不由得一惊,连忙问道:“萧将军,怎么是你?”

“董壮士,别来无恙啊!”萧成麒看到董袭出来,也悄然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这董袭与这人是何关系,但是至少减免了一场冲突!

这时间,周万里也随婉儿匆匆出了密林,周万里和婉儿自然在密林中看到了董袭,这才连忙赶了过来!

“董大哥!”周万里整了整被树枝挂得有些凌乱的衣服,朝着董袭拱了拱手!

董袭又是一惊,说道:“周……周公子!”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